第125章 突然出现黎皓泽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回头看了眼冷夜寒离开的背影,罗逸凡的神色变得不再平静。他对黎皓泽这个人心中有着不善的看法,因为黎皓泽和他以及罗逸东一样,是隐藏在他父亲黎华清背后的一把利剑。
  喝完杯中酒,罗逸凡回去了冷家。此时已经快凌晨三点半了,盛夏季节这个时间天色已经微微有些亮。路过楚欣然的房间,罗逸凡停住了脚步,站在那里驻足了许久。
  “逸凡,你是认真的么。还是一时兴起而已。”
  罗逸东的声音从罗逸凡身后传來,自从冷夜寒把楚欣然送回冷家,罗逸东就一直在楚欣然房间外的楼梯厅守着,罗逸凡是从中门楼梯进來的,并沒有看到罗逸东。
  罗逸凡回头看向罗逸东,微微点了点头走过去坐在了沙发上,“我知道因为自己平日里的随性妄为,你们根本就不相信我会在一见到楚丫头时就被她牵走了心。”
  “你终于肯坦白了,看來是和他挑明说了吧。”
  罗逸凡苦笑了下,“这种事早晚是要说的,我知道大哥现在心里已经很后悔,但是即便如此,他也不会这个时候把我从楚欣然的身边给调走的。”
  罗逸东沒有再说话,他和罗逸凡都知道冷夜寒不会如此出尔反尔搜刮着兄弟的心,他只会把深深地自责留给自己。
  说到底,罗家兄弟一切都在为冷夜寒而付出,并且无怨无悔。这其中不仅仅包含了冷云天对他们兄弟的养育之恩的回报,还有身为手足兄弟的那份情和心。
  罗逸凡从衣兜里拿出楚欣然送给他的有机玻璃标本,这件标本虽然很小,不过在罗逸凡眼中小小标本堪比一座金山让他万般珍惜。
  “楚丫头心中只是把我当做一个时而怀疑时而倚靠的‘朋友’而已,而且那份倚靠也是在万不得已的时候才会出现,怀疑是我无论做什么她都不会彻底撇除的存在。所以我的感情等于沒有任何回报,话说回來我也不需要回报,只要做到日后回想起來并不留有遗憾就好。”
  罗逸凡苦笑了下,他长到快三十岁,从來想过自己这样一个花心大少,竟然还会有一见钟情的时候。他钟情的不是楚欣然的脸有多漂亮,不在乎平日里选择女人的条件。
  罗逸凡对楚欣然的感情,是那种心疼和为她的倔强而有所动容,无法控制的想要关心楚欣然想要对她好,哪怕永远被误解也沒关系。
  “你还真是这茶几上的杯具啊。”罗逸东重重地拍了拍弟弟的肩膀,幽幽的叹了口气。
  罗逸东难得用开玩笑的口吻说话,罗逸凡哈哈的笑起來,“就算这样吧,我希望哥能够变成浴室里的一套洗具。”
  “那可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罗逸东拿出一只烟点燃,他是除了在兄弟面前之外从不会表露自己真感情的人,爱情那种事似乎离罗逸东非常遥远。
  “还有一件事不知道大哥有沒有和你说起过,楚丫头在舞会上和黎皓泽见过面,并且两个人还跳了一支舞,不过楚丫头并不知道黎皓泽的真实身份。”事关楚欣然安危的事,而且冷夜寒也见到了黎皓泽和她接近,罗逸凡不想对罗逸东有什么隐瞒。
  “黎皓泽。他回來了。”罗逸东的反问给了罗逸凡答案,他并不知道,冷夜寒也沒说起过,看來只和他一个人说了,还沒來得及告知罗逸东。
  “黎华清的这个儿子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两年前在暗地里和哥杠了一通之后就彻底消失了,现在突然回來还接近楚丫头,要说他沒带什么目的是绝对不可能的。”
  两年前的事罗逸凡永远不能忘记,藏匿在黎华清背后的长子黎皓泽,在他们兄弟毫无防备的时候突然对他们放冷箭,要不是罗逸东用自己的身体挡在罗逸凡,那么受伤的人就会是他。直到现在,罗逸东的身上还留有那时落下的长长伤疤。
  罗逸东轻轻吐出烟雾,“黎皓泽知道我们的身份,大家迟早还是要再次面对的。”
  罗逸东的话让罗逸凡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罗逸东与他的身份外界所了解的只不过是一知半解而已,但是实际情况却不仅仅是罗翔企化负责人那么简单。
  在C市乃至外省市,有一位道上人称“黑煞”的神秘人物,他是最贵的赏金猎人,并且不会每一次重金悬赏都接单,那个人便是外表身为罗翔企化董事长兼总裁的罗逸东。
  他所接的单,必定是对冷家有所不利的才会出手,当然也会避人嫌疑接手其它的单,这也为“黑煞”扑朔迷离身份更加增添了迷惑不解的色彩。
  然而在与对手交锋时,难免会遇见阻路人,虽说那一次接单与黎华清并无关系,但是黎皓泽却突然出现在那里暗地出手,同时也知道了罗逸东与罗逸凡的真实身份。
  “本以为那次之后,咱们的身份就会被公开化,都做好了要怎么‘辟谣’的准备,这厮竟然消失不见踪影。现在他又回來,真搞不懂黎皓泽到底抱着什么样的心态。”
  罗逸凡嘀嘀咕咕的自言自语,罗逸东沒有说话,不过他沉思的表情证明心中有事,只是不愿意用嘴说出來而已。
  “嘛……算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走一步看一步吧。”罗逸凡最后给自己做了这样一个总结,头靠在沙发靠背上快速的睡着了。
  罗逸东歪头瞅了眼弟弟,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如果可以的话,我只想让你刨除在这些事情之外。可是你小子也不是那样的性格,让我这个做兄长的真是又心疼又生气。”
  起初,罗逸东所作的事是对罗逸凡进行隐瞒的,报恩还是其它事情只要他一个人做就可以了,罗逸东只希望罗逸凡能够拥有一个平常人的生活,平平稳稳无波无澜的走完这一生。
  可是有些事情总是和设想的不太一样,罗逸凡不是那种甘于寂寞的人,也不是会逃避自己所要背负的责任的人。
  罗逸凡不可能让兄长一个人承担两个人的重担,最终还是和罗逸东一同挑起大梁。罗逸东也沒有打消罗逸凡的坚持,他知道让兄弟感觉最幸福的事,就是让他可以和家人一同努力。
  ……
  一个星期之后,楚欣然和罗逸凡坐在冷家宅院里吃着刨冰。
  “我说,冷夜寒是不是不打算要这个家了。不然怎么一直都不回來。”
  楚欣然的问題让罗逸凡笑了起來,“就说你几天不见他十分想念嘛,你还不承认。”
  一听罗逸凡说这个,楚欣然的脸唰啦一下变了颜色,“谁……谁说的。,他永远都不回來才好呢,我乐得个轻松自在。”
  “那你还总问我。”
  “才……才不是呢,”想起最近的确是不知不觉的多问了几次,楚欣然的心跳的频率变得异常迅猛,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起來,“我我……我只是……只是觉得要是他不打算回來的话,我就把这里变卖一下换成现金,也省得扔在这儿沒有人用浪费了好,”
  “怎么会沒有人用。你和我不是人么。”罗逸凡就喜欢和楚欣然这样抬杠,尤其是这种太阳好好天气晴朗的日子,坐在花园里吃着刨冰抬着杠,让他感觉特别幸福。
  看着罗逸凡那一脸的幸福模样,楚欣然误解了他此时的心里所想,“不和你吵了,在这儿待着真是无聊,我要去图书馆看书,”
  “我也……”
  “你不许跟着我,”不等罗逸凡话说完,楚欣然就严词命令不让他跟着。
  “我不跟着你,谁來保护你。况且要是又遇见兄长大人,那该怎么办呢。”
  罗逸凡卖萌的口吻让楚欣然一怔,这几天她的脑子里都在想着霍庭恩的事情,但是却沒想过日后见面要互相怎么面对。
  “既然已经见到面,还要纠结那些做什么。”楚欣然在心里告诉自己,要更多的保持一颗平常心才行,她在内心的自言自语已经形于表面,只是自己还沒发现罢了。
  罗逸凡看着楚欣然满脸纠结的样子,微微低下头挖了一勺刨冰塞进嘴里,冰凉的感觉无法抚平心中为楚欣然产生的担心。他可以什么都不想,只想这样陪着楚欣然不让她受到外界的伤害,但只怕这份心思也不一定能够得到满足。
  “这样好了,我去图书馆看其它类型的书,不去看漫画就不能遇见庭恩哥哥了。”说出这种话,楚欣然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和青梅竹马的邻家哥哥弄成这样。
  “让我远远的跟着你好不好。”罗逸凡终于提出自己的意见,“你都不知道,在你考试的那天不让我跟着,我这颗心就好像吊了十五只水桶一样七上八下的。”
  罗逸凡的话总是像暖流一样流过楚欣然干涸冰冻的心田,每一次他这样时楚欣然就会在心中埋怨自己,而她现在能够无所顾忌任性撒泼的人也就只有罗逸凡了。
  微微点了点头,楚欣然沒有拒绝,“就……就三十几米远,这样可以吧。”
  “可以,我一个箭步就能冲过十五米,三十米不过是我两步之遥的距离。”
  罗逸凡笑了,楚欣然纠结的撇了撇嘴,“你的步子还真大啊,巨人吗。真能瞎扯。”嘴里虽然这样说着,但是楚欣然的心却是暖暖的,看着罗逸凡的笑脸,楚欣然也笑了起來。
  “行了,你别吃了,咱们快点儿走吧,别耽误我看书时间,我真恨不得马上就能离开这里,待在这儿真是感到索然无趣,”楚欣然掩饰自己表情的转过身,嘴里嘟囔着先跑了出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