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塞进手中的钥匙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楚欣然沒有太为难罗逸凡,果然就在一楼的区域里看书,罗逸凡则坐在距离她而是多米远的地方,手里拿着一本书半遮这脸。
  虽然和之前说的三十米有段距离,不过楚欣然也不是那么挑剔还找刺儿的一个人。当然了,基于两次都在这里见到过霍庭恩,这会儿即使不在楼上,她的眼睛还是忍不住到处扫描。
  “楚丫头,还真是心不静啊。”罗逸凡轻轻摇了摇头,他不是很喜欢看手里的这本女性杂志,应该说十分沒兴趣。可是无奈的,一楼都是这类的相关书籍,总不好坐在这里不看书吧。
  于是乎,在保护楚欣然的先提条件下,罗逸凡华丽丽的成为了这里唯一的一个阅读女性杂志的男性,而且还是个花美男,引人注意的自然就是他咯。
  楚欣然有一搭无一搭的翻着书的光滑页面,从那天舞会之后她就沒有见到冷夜寒,不过脚崴了之后的疼可是持续了好几天。
  而且要是按照以往,罗逸凡也会给她上个药啊什么的,可是这次罗逸凡彻底性情***了,都沒给楚欣然送什么衣服药水的,一切都靠她自己完成的。突然变成这样,楚欣然倒是有些念想起之前冷夜寒和罗逸凡都來照顾她的日子。
  “哎,好烦。”楚欣然长叹了一口气,她此时的心情真的是乱极了,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想做什么。
  ……
  时间在罗逸凡的纠结等待中、以及楚欣然不专心的看书和叹息中流过。
  看着來來往往的人也沒一个是霍庭恩,楚欣然有些想要放弃了,“哪有那么巧庭恩哥哥天天來呢,还是算了吧。”
  收回视线,楚欣然有些无力的趴在桌子上,她歪头瞅了一眼罗逸凡,那丫的这会儿已经被几个女女给包围了,“真够受欢迎的,而且还让人感觉……有些小吃醋呢。”
  楚欣然一只手抚在心口,她的这种感觉來得很莫名其妙,“可能是因为最近罗逸凡总是跟在身边的缘故吧,总有一种他是专属于我一个人的保镖不能和别人接触的感觉,所以……”
  心里想到这些,楚欣然嘴角弯起一抹自嘲的冷笑,“楚欣然,你在这里胡乱想些什么东西呢。罗逸凡是冷夜寒的兄弟,不能把心思完全放到他的身上,淡定,一定要淡定,”
  楚欣然一边安抚着自己躁动的心情,一边大口大口的做着深呼吸,但是她还是忍不住要去瞅一眼罗逸凡那边,包围他的女人真的是越來越多了。有的甚至只是花痴一样坐在那里双眼泛红心的看着,似乎就觉得特别的满足了。
  “一群沒见过的男人的花痴,真沒劲,”楚欣然别过头去,正巧见到了从外面走进來的黎皓希,她一愣,“黎皓希。,”
  还好惊诧的声音只是停留在心里,楚欣然怕自己大声引起别人的注意,尤其是罗逸凡的注意。楚欣然连忙捂住嘴朝着黎皓希跑去,边跑还边回头瞅一眼罗逸凡,他这会儿忙着女人呢沒时间打理她这边的情况。
  “还说保护我呢,最终不也是拜倒在女人的石榴裙下,哼,色狼一只,”楚欣然在心里叨怨着罗逸凡,脚步已经來到了黎皓希的面前。
  “楚丫头,我是來找你的。”不等楚欣然开口问黎皓希怎么就这么巧。黎皓希自己主动承认了他的意图,“说实话,之前我就见到你和那个人进了这里,犹豫了许久,我还是进來了。”
  黎皓希的话像是给楚欣然当头泼了一盆雾水,她感觉有些悟迷,黎皓希这是在说些什么话呢。他这话的意思是什么。为了找她才进來的。那找她又有什么事。
  与此同时,楚欣然又想到另外一个让她倍感紧张的事情,那就是黎皓希如果在暗中跟踪她,岂不是总有一天也会知道她和冷夜寒那些纠结关系的事。
  “闲话少说,跟我來就知道了,”黎皓希看出了楚欣然眼底的疑问,沒等她问什么呢,抓起楚欣然的手腕就往外跑。
  “喂,黎……黎皓希,你干嘛呀。”楚欣然被黎皓希弄得不知所措,只能任由他拽着自己跑到马路上,黎皓希的力气很大,她也沒有办法挣脱,而罗逸凡似乎还沒发现这突然变动。
  黎皓希拦了一辆计程车,把楚欣然往车里一塞,“麻烦你,去东湖国际,”
  “东湖国际。,”楚欣然讶异的瞪大眼睛望着黎皓希,她虽然沒去过那个地方,可是平时也听说过东湖国际这个名字。这是一个刚刚建成交房入住沒多久的住宅区,在很远的旅游区。
  计程车从东外环一路向东南方向的月潭旅游区开去,因为是环城路而且还是旅游区,所以这一路是畅通无阻,仅仅十五分钟就开到了目的地。
  车子停在一幢两百平米、有个小花园的平层田园别墅门前,黎皓希一声“到了”就付钱又拉着楚欣然的手把她从车里带了出來。
  望着眼前的房子还有黎皓希的唐突举动,楚欣然惊讶得好半天都沒说出话來。
  “进去吧。”黎皓希拉着楚欣然的手,把她带进了别墅门里。
  东湖国际依山傍水,室内空间虽然只有两百平大,但是简单却不失温馨的装饰和充裕的阳光,让这里充满了十足的暖意。
  “这……是谁的家。”楚欣然终于说话了,可是她问的并不是心中想要知道的重点。既然黎皓希会带她來这里,这儿必然是和黎皓希有关的地方。
  “你喜欢么。”黎皓希绕开楚欣然的问題,直接问她喜不喜欢。
  楚欣然点了点头,“喜……喜欢……”她说的是实话,不考虑其它的话,她的确很喜欢这里,“但是问題的关键是,我喜欢也沒用啊,这到底是谁的家。你为什么突然带我來这里。”
  “如果你喜欢的话,我把它送给你好不好。”
  “什……什么。,”楚欣然惊诧得连连倒退两步,她才刚刚好一些的脚腕似乎又开始疼了起來,“黎皓希,你……你开什么玩笑不好,偏偏和我说这样的话,真是的……”楚欣然硬挤出笑意,她看得出黎皓希的神色根本就不是在开玩笑。
  黎皓希上前一把扶住楚欣然,眼底带着十分坚定的神色,“我沒有开玩笑,这个地方是我花钱买下來的,和其他人无关,所以我想送给谁全凭我自己的意愿。如果你喜欢这里,那么我就把这个房子送给你。”
  黎皓希的这份执着和认真不同于往,是楚欣然从未见到过的那种态度。看着他这般坚持不是在说假话的模样,楚欣然感觉大脑似乎快要短路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楚欣然不解的问道。
  “因为……”被楚欣然这样问,黎皓希的气息明显变得不太平静,“因为……因为我希望你能过得开心,希望你可以每天都快快乐乐的。”
  楚欣然一怔,黎皓希就连说这种话的口气都和以前不一样,“可是……即便是这样,你也用不着……特别送我一个房子吧。你的这份礼真的是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楚欣然的拒绝是黎皓希早就想到的结果,他知道平白无故送给楚欣然房子,她怎么可能就那么若无其事的收下呢。这不是出现的个性。
  但是,黎皓希又不知道该怎样和楚欣然说明,他这样做无非是想保护楚欣然的安全。黎华清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要是黎皓希不能争取楚欣然的心把她留在身边,那么户外营的那天夜里所发生的事,可就不止有再三再四次了。
  双手轻抚着楚欣然的肩,黎皓希在心底沉了沉气,“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你会怎样。”
  “你……你说什么。,”楚欣然感觉眼前似乎都在眩晕,黎皓希今天真是让她的思路都有些跟不上大脑转动的频率了。
  认识黎皓希那么久,他阳光亲切,不过给楚欣然的感觉好像对女生也很挑剔的样子。正因为如此,所以楚欣然从來就沒觉得黎皓希是会喜欢自己这种女生的人,今天他的突然举动让楚欣然有些找不到北了。
  “你喜欢我。怎么可能,我们是朋友啊,”楚欣然笑了,她的笑容十分不自然,“况且就算是像你说的那样,那你也……也沒必要送我这么大的礼吧。总之不管怎么说,我不能要,”
  黎皓希的眼底暗藏着一抹疼痛之色,他不知道要不要这个时候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诉楚欣然,而且还要相应的承担对楚欣然隐瞒身份的代价。
  这是可以预知的事,如果楚欣然一旦知道黎皓希隐瞒了他黎家二少的身份,怨恨还是最轻的,说不定这辈子甚至都不想和黎皓希再见面了。
  各种权衡纠结下,黎皓希最终还是选择了将真实身份继续进行隐瞒。他的手顺着楚欣然的手臂一路下滑,楚欣然只感觉到手心忽地一凉,她带着讶异的神情缓缓摊开掌心。一枚亮闪闪的复古钥匙,被黎皓希塞进了她的手中。
  “你这是……我都说不行的……”楚欣然有些急了。
  “不管你是否愿意,这个房子我是送定了,无关乎感情。还有这枚钥匙你收着,假如说哪一天你感觉到心情不好或者是心很累的话,一定需要一个避风的隐蔽港湾停歇心情,那么你就可以到这里來放松一下自己的心。”
  黎皓希的话说得很诚恳,而且话在前边就已经把刚才表白的话给掩了过去,让楚欣然稍稍松了口气,原來他刚才只不过是作个比方而已。
  看着手里这枚小小的却分量感十足的钥匙,楚欣然纠结的皱着眉头看向黎皓希,“既然你这么坚持,那么我……就暂时帮你保管钥匙吧。但是,在沒有你待在我身边的情况下,我是绝对不会用它打开这里的房门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