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有感而发的心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冷希希带楚欣然进入展厅里面展示精髓的部分去观览,直到进入这里楚欣然才终于明白冷希希刚才所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因为这里只展出一幅画,巨幅的画面上是一个女人。
  当楚欣然第一眼看到这张画时,她下意识的侧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冷希希,不禁在心中发出由衷的感叹,“像……真的好像啊……”
  不用冷希希做介绍楚欣然心里也知道这画面上的模特是谁,那就是冷夜寒的姐姐、乐敬文心心念念无法忘记的爱妻冷汐颜。
  虽说冷汐颜与冷希希姐妹两人有着几成相似面容,可是冷希希却没有冷汐颜身上的温婉娴雅,因为她更多的是活泼和可爱,那种率性与冷汐颜完全是两种特性。
  除此之外,楚欣然还从画面中的冷汐颜脸上看到了与冷夜寒稍有相似的地方,那就是她透着睿智与成熟的双眸和她的弟弟十分相似,这种感觉也是现在的冷希希所不具备的。
  想起那天只见过一次面的乐馨儿,楚欣然觉得她确实是遗传了冷汐颜的许多优点,不过自然也会拥有乐敬文的影子,但是性格上却更像冷希希。
  楚欣然觉得,乐馨儿之所以会这样,或许和她从小就跟冷希希在一起有关。不是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嘛,环境对于人的性格养成真的是很重要。
  “怎么样?我姐姐是不是很漂亮?”冷希希显然根本就没有防备楚欣然,就连冷夜寒从未提起过的姐姐,在她这里完全没有了私密感。
  “是啊,的确很漂亮。”楚欣然是发自真心的赞赏,冷汐颜的美不是用言语就能形容得出的,她的美不仅仅在于外表,还有那种无人能及的高雅气质,这才是名门淑媛的典范。
  看着冷汐颜的画像,楚欣然想到了日记簿里面的内容,她身子可以在眼前幻化出冷汐颜正倚坐在飘窗的软靠上,手里拿着日记本将她的心情、情感和娟秀字迹印入其中。
  “这次画展,我姐夫准备了很久,不过最初他是不打算举办的。”说到这儿,冷希希的脸上露出一抹疼痛之色。
  楚欣然看着冷希希的表情,她没想到眼前这个性格大咧咧近似于有些疯颠颠的冷家三小姐,竟然也会有如此感性让人心底动容的一面。由此可见,冷希希对乐敬文投入的感情远比楚欣然想象得要深刻许多。
  “长久以来,姐夫对姐姐的爱意始终藏匿在自己的心里,即便他再怎样难过也不会轻易说出口。每一次看到姐夫独坐在画室,想着以前都会有姐姐陪伴在他身边,而从那之后他却只剩下形单影只的身影,我就难过得好想落泪。”
  冷希希的情绪来得很快,说着说着眼泪就溢了出来,楚欣然觉得自己这样想冷希希未免也太过分了些,毕竟她的感情全部都是真的。
  “这幅画,其实……是从姐姐离开之后,姐夫就一直在画了。”
  冷希希的话让楚欣然讶异不已,“什么?画……画到现在?这么多年?”
  “嗯,的确是这样。”冷希希点头肯定。
  “天啊……”楚欣然已经找不到人类的语言,用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了,“我刚才第一眼看到时就感觉到,这幅画作绝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却没想到会那么久。”
  这份执着与功力,可见乐敬文对冷汐颜的用情至深。不过想到这儿,楚欣然不免也为冷希希感到心疼起来,“照这么说,这些年来,你一直在陪伴着他完成这幅画作么?”
  “嗯。”冷希希轻轻的点了点头。
  她的回答虽然简短平静无澜,可是楚欣然能够想象得到,那是一种怎样的心情体验。
  虽说画中人是冷希希的姐姐,而且是已经逝去的人了,但是看着心爱的男人一直对冷汐颜念念不忘,也无法对她的感情给予回应,其中的苦楚心情只有冷希希自己能够感受得到。
  “希希,真是辛苦你了。”楚欣然有感而发,情不自禁的握住冷希希的手,她的眼眶竟然也因为这种感情而变得湿润起来。
  看到楚欣然如此动容,冷希希突然笑了起来,“能够看着他陪伴着他不至于孤独,其实对于我来说也是一种幸福。”
  冷希希擦了一下眼睛,她虽然带着笑意,可是泪水已经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我想……并且我相信,如果我姐姐在天有灵的话,她也一定希望姐夫能够摆脱忧伤,希望他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每天开开心心的生活,而不是长久生活在回忆与忧郁之中,你说是不是呢?”
  这样的话,可能也就只有冷希希可以毫无顾忌的说出口,楚欣然倒是很羡慕冷希希这样随性而为的个性,这也是她所不具备的。
  “和你认识我感觉自己真是太幸运了,因为只要听到你说话,就会感觉阳光当空照、太阳对我笑,心情也莫名的好了许多。”
  “你生活得很痛苦吗?”冷希希突然这样问,楚欣然愣住了,“我总觉得,你的脸上好像有些抑制不住流露出的忧虑和难过,你似乎不是很开心诶。”
  冷希希无意中说出的话,正好戳中了楚欣然的软肋和痛处,她不禁抬手摸了摸脸,佯装着没事儿一样挤出笑容,“难道我让你看上去不是很高兴么?可能是我天生就长着一张这样的脸吧,结果就被人给误解了。哎哎,想想还真是无奈呢,要不要回炉重塑一下?”
  “得了吧你!还回炉重塑呢,你这玩笑可真是开大了!”楚欣然只不过说了简单而且常见的几句话,就把冷希希给逗笑了,她之前还尽可能压抑着的低声调也不免有些许的提高。
  “嘘嘘——”楚欣然连忙做出噤声的动作警告冷希希,她手捂着嘴缩了缩脖子。
  “我不仅撺掇姐夫最终同意举办画展,还在这里闹闹笑笑的。我如此的不严肃,也不知道我姐姐要是知道我这样,会不会在心里骂我呢。”冷希希说完,抬头看着那幅有着诸多内涵和故事的画像,“姐,你千万不要怪我喔,我也是想让姐夫打开紧锁的心结嘛。”
  冷希希的情绪转变就像天上的飘云一样十分迅速,楚欣然感觉自己的思维都有些追不上她的脚步了。不过即便冷希希这样,她还是一个心思特别细腻的好姑娘。
  “我本来想让哥哥也来看的,但是他说忙不肯来。”冷希希突然说起冷夜寒,就好像针一下子刺进了楚欣然的皮肤里一样,让她全身的毛孔瞬间紧缩在一起。
  “忙是一定的,这个我可以了结,不过我也知道,哥哥多多少少也是有意无意的在刻意回避这样的场合,因为他想起姐姐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说起冷夜寒的情绪,冷希希的脸色又变得十分凝重,“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虽然哥哥并没有流泪,可是痛在他的心里,就好像把心掰去了最重要的一部分那么难过。”
  冷希希轻轻的叹了口气,“唉,谁让姐姐是他最重要的人呢,姐姐诶可是是开启哥哥心灵之锁的唯一人,除了她没有人可以让哥哥表露出真正的内心和感情。自从姐姐离去,哥哥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他变得……变得让人无法捉摸,有时候情绪暴躁得甚至让人觉得无法理喻,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他和我父母之间的关系,也是一样不可融通。”
  冷希希的话不禁让楚欣然想到了脾气暴躁时的冷夜寒,他对楚欣然的残虐无情,都在那时得到了完好的体现,真的让人分不清眼前的到底是人还是魔鬼。
  不过除了这些之外,冷希希的话又让楚欣然知道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冷夜寒之所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多半是冷汐颜的离去让他的心理受到了极大的重创与伤害。
  冷希希完全陷入了自己对于回忆的讲述世界里,她都没有发现楚欣然的情绪变化,“在哪之后没多久,我的家人因为无法继续住在这个伤心地,所以决定离开。那个天气渐冷秋风落日的黄昏,哥哥独自一人站在寂寥的庭院里看着大家离开,他却依然坚守在那里。”
  冷希希有忍不住留下了眼泪,“毕竟那个主宅……是可以更近的……触摸搭配回忆的地方,那里留有哥哥和姐姐的言谈与欢笑声。我知道哥哥只是不想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在心中渐渐淡忘了那些曾经的记忆和真实的他与真正的感情。”
  楚欣然也情感动容的鼻子一酸,似乎可以在眼前看到另外一幅画面,身穿驼色毛绒衫的冷夜寒,一手抄兜孤独的站在秋风落叶的冷家孤寂的大宅子中。
  他的眼中透着忧伤,默默的看着家人陆续离开,然后一个人神情落寞的转身,脚下踩着干枯树叶走进宅子,只留下一下又一下叶碎窸窣的声音连绵不断……
  不仅如此,楚欣然又情不自禁的想起了那天看到冷夜寒拉小提琴时的忧伤表情,“原来……他是一个内心有着如此伤痕的人,而我却……从未得知……”
  楚欣然还没有发现自己的喃喃自语,冷希希发出了疑问声,“嗯?你刚刚说什么?什么你未得知?难道说……逸凡哥哥也带你和我哥哥见过面了么?”
  “啊?”被冷希希这样一问,楚欣然猛地回过神儿来,“我……不……不是!我是因为听到你说的,所以有感而发……”楚欣然慌忙摇头否认,心中怨自己怎么会如此的不小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