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为你考虑的心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乐敬文去找齐海峰了,楚欣然一边和冷希希观览着其它画作,一边听着冷希希说话。
  “有机会,我要带你去我家看一看。”冷希希和楚欣然关系越來越热络,她完全沒有防备楚欣然,也神经大条的把那一次见到并且发生过争执的人给忘得一干二净。
  楚欣然一怔,不禁又停下脚步,“去你家。你的意思是说……”
  “对啊,去我家,也就是我之前说的那个已经离开不住的家里。”冷希希点头肯定道。
  “可是……你不是说……你哥哥他……”听冷希希说起要带她去家里,楚欣然尴尬的微微低下头,她真怕自己的慌乱神色被冷希希捕捉个正着儿。
  “我哥那里完全可以忽略。”冷希希不以为然道:“他整天忙,有时候根本就不在家,所以就算我带谁回去一趟,也未必能见到他,说不定他还不知道呢。”
  冷希希这话楚欣然相信,先不说最近冷夜寒总是搞失踪,单说她最初进入冷家时,冷夜寒也曾经一度消失过很久。
  “看來,他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排斥那个地方。倒不是说不想继续留存着对于姐姐的那份思念,而是有时想起來之后就会伤感,然后又不敢回去不想去触及吧。”
  “呵呵,听你这么一说,似乎很了解我哥哥一样。”
  冷希希的话让楚欣然有些慌张起來,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我……我这么说并沒有其它意思,而是……是有感而发……”
  “我知道你当然不是其它意思,不过第一感觉就好像你认识我哥哥许久了似的。”冷希希沒有注意到楚欣然慌乱的点在哪里,并且她很赞同楚欣然的“有感而发”。
  “或许你说的沒错吧,再说了,哥哥也不止一个住处,跟他相好的坏女人也多得是呢。”说到接近冷夜寒的那些女人,冷希希就有种咬牙切齿像是要把谁给啃了一样的表情。
  看着冷希希这副样子,楚欣然不禁脊背发凉打了一个哆嗦,她真的难以想象,当冷希希想起她就是当初被界定为“那些女人”一类的人时,将会是怎样怨恨的表情。
  “你给我的感觉,好像不仅仅是恋姐夫,还有些恋兄情结诶。”楚欣然冒着可能会惹冷希希不乐意的危险,问了她这样的话。
  谁知冷希希听完非但沒生气,反而噗嗤一声笑了起來,“你说得沒错哦,和我有直系血脉关系的人就只有哥哥一个人了,我自然会很在意他啊,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嘛。呀,我想起了一件事,你有沒有兄弟姐妹什么的么。”
  “我。嗯,有一个姐姐。”楚欣然本來不想承认的,她希望至少在报仇之前,要对冷希希保留更多关于自己身份的秘密。
  “唉,有姐姐的感觉真好呢。”听到楚欣然说有个姐姐,冷希希一脸艳羡的神色,“我曾经也有个姐姐啊,因为她比我年长许多,所以对我真是沒得说。但是那份记忆真的是太短暂了,哥哥毕竟和姐姐不同嘛,我还是很希望有个姐姐疼爱我的。”
  “那……呃……”看着冷希希随即流露出的失落神情,楚欣然差一点儿说让冷希希把自己的姐姐当成姐姐这样的话,她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要说出口的话极力地咽了回去。
  “别失落了,哥哥也是一样的,爱丝毫不会比姐姐少,只不过男人和女人的表达方式不同而已。”楚欣然安慰冷希希,不禁又让她把刚才岔过去甚至有些忘记的了话又想了起來。
  “我总是说着说着话就容易歪楼,咱们继续书接前文哈。”冷希希又笑了起來,“其实我是想说,带你去我家看画的。你是美术学院的学生,听说成绩还很不错呢,所以我觉得对于画作的欣赏水平你自然是比我们这些门外汉要高许多咯。”
  “你别这么说,我沒有你说的那么神。”楚欣然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实话跟你说,我家的走廊里有许多我哥哥亲手画的画。”
  冷希希的话,让楚欣然脸上的笑意一下子僵住了,“你……你说……画是你哥哥画的。”
  楚欣然回想起那天看到画作时的感受,而且她还不止一次的看过,第二次是出于自己的意愿想要去看的。虽说当时的确嘟囔着说是不是冷夜寒画的,不过却不是肯定的说法,负气或者戏谑的口吻更多一些,沒想到试试竟然确实如此。
  “难怪……画风如此相像,原來我记忆中的画风是属于他的……”
  “谁的。你在说什么呢。”冷希希又打断了楚欣然的喃喃自语,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啊。我……那……那个……不是……”楚欣然支支吾吾,不知该作何解释才好。
  “你是不是想起你那个老师了。我姐夫去找他了,估计这会儿忙着呢吧,这都好半天了还沒有过來。”冷希希真的是思绪天马行空乱飞,而且她也十分会打岔,一下子就把楚欣然的尴尬和不知所措给带了过去。
  楚欣然暗暗的长吁口气,她现在非常感谢冷希希的神经大条,要不是这妞儿的专注力都在她姐夫乐敬文身上,性格也是欢欢喜喜变化得非常快,楚欣然真不知道要怎样解释加掩饰。
  冷希希是真的沒有认出楚欣然,在她的记忆中,也许已经把那天的事情给忘得一干二净了。其实冷希希之所以沒太过在意,即便第二次见到楚欣然的时候想起來过,也沒有继续较真儿的去回想到底什么时候好像见过她的脸。
  说白了,是冷希希觉得在学校时的楚欣然和那天晚上见到的人不太一样,而且她也沒有把楚欣然的身份和自己误会的那个身份联想到一起,于是给了楚欣然松口气的机会。
  想想乐敬文和冷夜寒之间的关系,以及他们二人对于冷汐颜的那份念想,楚欣然觉得他们画风相似真的不是什么不好解释的事,因为那是表达内心情感的一种宣泄方式。
  “啊,我姐夫和你老师他们过來啦,”冷希希拉着楚欣然向那边走去,把楚欣然飘飞的思绪又给拉回到了现实之中。
  ……
  应冷希希的提议,乐敬文请了他们吃自助海鲜。
  中餐结束,楚欣然看得出冷希希还想和乐敬文单独多待一会儿,所以她找了一个借口先行离开。不过也确实应该回去了,毕竟这一趟出來耽搁的时间太久,楚欣然心里还有芥蒂。
  齐海峰看得出冷希希眼神里流露出的情感,他也沒有继续做电灯泡,以老师送学生为由也同楚欣然一同离开了餐厅。
  站在餐厅门口的马路旁,楚欣然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齐海峰,“那个……齐老师,其实刚才我就想说了,有关于那幅画的事情……”
  虽说画里的模特是楚欣然,可是当她开口问齐海峰的时候,却感觉到尴尬无比。
  “我早就看出來你有话要说了。”齐海峰笑了,相对于楚欣然的不自在來说,齐海峰倒显得自然许多,“敬文带你们去看那幅画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了要被你询问的准备。”
  “呃……是这样啊……”楚欣然突然觉得有些不好开口了,她不可否认的是,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情绪反应,全都是因为冷夜寒有事儿沒事儿的故意整事儿说那些话。
  “可是,当初你拍摄影作品的时候是说去参展的,后來为什么都沒有消息了呢。然后我就……我也沒太过问,慢慢的就给忘记了。”要说神经大条,楚欣然觉得应该是自己而绝非只有冷希希一个人才对。
  “模特是你,你自己都不关注这个问題,好像还是有史以來第一人呢。”齐海峰笑得温煦如阳光普照,他的话让楚欣然双颊通红。
  “因为那是老师去参展的作品,而且我还只是个初入校门不久的学生,所以就……”
  “我知道你的想法,毕竟教了你这么久,多多少少还是了解一些的。”
  齐海峰的话更加让楚欣然感到无地自容了,授业恩师说这种话,他却不知道最得意的门生竟然打着报仇的旗号,做了冷夜寒的枕边人。
  喉咙里似乎有什么在一下一下上涌,楚欣然快要被自己给怄死了,“那么齐老师,当时你是不是沒有把摄影作品拿去参展。”
  “嗯,的确沒提交上去申请。”齐海峰点头承认,楚欣然脸上露出不解神情,“写生回來之后,经过暗房处理后我发现单单是作品不足以表现意境,而且那个时候你还是个大学一年级的学生,将作品送上去参展之后身份必然会被人注意到,我不确定这样做对你是好是坏。”
  “为了我。”楚欣然讶异的瞪大眼睛,存在于这个世间的人们,谁人不是为了功名与利禄,怎么还会有人舍弃自己的利益为了别人而着想呢。
  话说齐海峰的名气从他十几岁时就开始了,其中摄影作品参展拿奖得也不少,二期大家都能够猜得到这个作品递交上去参展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但是他最终竟然放弃了,却只是为了不影响楚欣然的正常学习和生活。
  “毕竟这是一个网络信息太过发达的时代,有些人就是喜欢高端黑,师生身份真的很敏感。”齐海峰说完,又是十分自然的笑起來。
  “齐老师……”楚欣然的眼眶又控制不住的红了起來,她现在真是特别容易感动,一点点小事情就容易让自己特别动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