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难以抑制的怒火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二天早上,楚欣然起来的非常早。
  其实因为昨天画展的事情,楚欣然基本一夜都没怎么睡。梳洗之后她下了楼,时间还很早,冷家大宅子里的佣人还没开始工作。
  走到正厅,楚欣然瞅了一眼在摇晃着沉重钟摆的落地钟,才恍然为什么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在这里,原来这才早晨四点刚过。
  “唉,还是醒来的太早了吧?”楚欣然自问着,刚想回楼上,在脚步迈上楼梯的同时又停住了,回头看向一楼那一侧的走廊。
  “画……冷夜寒的画……”楚欣然喃喃自语的着,她想起了冷希希昨天说的话,眼前也浮现出上次看到那些画时的场景。
  “要不……就……再去看一次?”楚欣然嘴里在自问着,人已经向走廊那边走过去。不过楚欣然没有发现冷夜寒此时正站在二楼,手扶着楼梯栏默默的注视着她。
  来到有些日子没有来过的走廊,看着这些色调暗沉的画,回想着冷希希说的那些话,楚欣然的心情说不出来是什么样的感觉。
  说是潮起潮涌吧,似乎又不太像,但是绝对不是平静。
  “真没有想到,这一幅幅画竟然都是出自冷夜寒之手的。”楚欣然感觉鼻子有些酸酸,她还记得第一次看到这些画时候的感受,虽说和冷希希发生了争执,可是感动是存在的。
  “唉,当时我还说呢,冷夜寒不像别人那样附庸风雅,专门弄这些不提名画风还很晦暗的作品挂在这里。哪料到,原来我说的那个重度抑郁症画者竟然是他。”
  楚欣然又叹起气来,她还清楚的记着那天看到画时对于这里的评价——
  “看画?你能看得懂么?”当时的冷希希,还真是盛气凌人。
  “专情于艺术的人,天生带着一种优雅气质与创造力。我觉得,能够把画给画成这样深入人心,除了变态就是精神病。”
  楚欣然没有口下留德,她在不知道冷夜寒就是画作者时并不是在针对作画的人,而是故意说这样的话来损冷夜寒的。
  “你说什么?!”
  “难道你不觉得,能画出这样画作的人,也许心灵受到过很大的创伤。不都说大多个性深沉淡定的人,其实都曾受到过伤害么?”
  想起冷希希那时候的态度,楚欣然深吸了一口气,“难怪她会那么生气,原来是……”
  楚欣然继续沿着第一次来到这里看画时的脚步观览,在得知这是冷夜寒画的之后,她突然有种和那次不一样的感觉,似乎心口不再那么堵得慌了。
  “这是……为什么?”楚欣然在心中自问,她抬头看去。
  依然是装裱在银灰色画框中的画,还是像平时那样在在一排吊顶下的暗黄壁灯映照下展示着,一如既往的带着死寂一般的沉寂,可能因为知道是冷夜寒画的,所以感觉全变了吧。
  此时此刻,让楚欣然动容的不仅仅是再次看到这些画作,还有那天晚上冷夜寒演奏乐器时的样子,他的忧伤情愁都深深地印刻在楚欣然的眼底。
  楚欣然在那之后不经意的听到过《风吹过的街道》原曲,犹记得深沉之中揉入一抹细腻的钢琴声,在与泛音缠绵婉转的二胡相结合中产生的情感。
  那是一种优雅舒缓、寄托于相思却弥漫着忧伤的完美交融,让楚欣然终于了解到冷夜寒的感情变化到底是因为什么。
  “不得不承认的是,梁美婷的钢琴真的弹得很好。”楚欣然这是发自内心的赞叹,抛开梁美婷的人品性格不说,钢琴的确值得赞赏。
  “不过……万没想到冷夜寒那样的禽兽,竟然还是个会画画还会音乐的全才呢,真是不公平!”楚欣然扁着嘴撇了一下嘴角,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给冷夜寒的评价真的是太高了。
  “如果你觉得这样描述我不确切,不如我就继续上演你口中所说的禽兽如何?”
  毫无感情的清冷声音在走廊里传递,尤其是这个时间在这种地方,听得楚欣然猛地打了一个颤栗,快速旋身看向身后走来的人,不仅眼睛瞪得很大。
  “你你……你……你怎么在家啊?”楚欣然慌慌张张,言语也变得支支吾吾。
  “我回家来住,不行么?”冷夜寒的表情看不出他此刻的情绪,随着他的靠近,楚欣然不由得一步步往后倒退着脚步。
  “我……我也不是那个意思,你不是最近一直都挺忙的嘛,所以我就认为……自然会认为你今天也不在家……”楚欣然感觉全身血液似乎都在迅速降温,总是隔段时间就不怎么见到冷夜寒,再次见面感觉又回到最初。
  她不知道冷夜寒站在这里多看久,他到底听到了多少内容?同时,楚欣然也在脑海中使劲儿的回想,刚才毫无防备的自言自语中都说了些什么?有没有不该说的被冷夜寒听到了?
  “别回想了,你说的我都听到了,不过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除了你说我的那些话。”冷夜寒的话让楚欣然感到更加紧张,但是他后面的话又让楚欣然暗自的松了口气。
  “我也不是说你,我其实是……”说到这儿,楚欣然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你……你知道我昨天去看画展了?是罗逸凡说的吗?”
  “我知道,不过不是逸凡说的,而是我亲耳听到的。”冷夜寒的眼神有些嘲讽意味儿的看着楚欣然,他其实这会儿真不想打击这个头脑发昏的女女,“我好像没说画展的事吧?莫非是因为你心虚了,所以就忘记自己刚才都自言自语说些什么了?”
  “啊?什……什么?!”楚欣然真想掐死自己,她这样算不算是不打自招?
  虽然罗逸凡昨天说这种事被冷夜寒知道也没什么关系,可是也不至于这么早就让他知道吧?而且还是楚欣然自己说出来的,她都快要怄死自己了。
  “都已经放暑假这么久了,你还想着和那个齐老师联系,关系真不一般啊。”冷夜寒阴阳怪气儿的说着,他现在整个人的感觉,就好像已经把齐海峰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一样对待。
  提起齐海峰,楚欣然又慌了,“我……我也没想到齐老师在那里啊!再说昨天是你兄弟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带我去看画展的,这怨得着我吗?”
  “逸凡为了你好,你又为了自己出卖他。”冷夜寒看似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不仅仅是带你去看了画展,还有看了你最在意的人。”
  “你别打我姐姐主意!我也没想要出卖罗逸凡什么!”楚欣然情绪又激动了起来,只要一提起楚欣悦,她的情绪就很难不激动。
  与冷夜寒的相对,完全破坏了楚欣然刚才看画时的心情。她觉得她和冷夜寒就不适合面对面说话,然而这个时候的冷夜寒,想到的却是楚欣然和齐海峰站在路边说话的画面。
  “我真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是一个这么可恶的男人?!”楚欣然沉了沉气,双手掐腰态度强硬的抬头怒视着冷夜寒。
  她没有直说和冷希希目前的关系,罗逸凡说的再怎样好听,毕竟冷夜寒不是那样可以一下子就说得通的人。所以在他没有开口之前,最好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比较好。
  “我为什么不能这样?你有什么理由?”冷夜寒完全不否认自己是可恶的坏男人,他那副表情似乎还挺享受楚欣然这样的“赞美”一般。
  “我……这是一种感觉,所以没有理由!”楚欣然不会告诉冷夜寒,她是因为听了冷希希说的那些话、再重新看一次这些画作之后,才在心里产生的这种感觉。
  冷夜寒本是个心中留有柔情、总会时不时的惦念过去情感的人,怎么可能是个坏人呢?
  可是一旦与冷夜寒面对面时,楚欣然心里的那些感觉与动容就全都不见了,她觉得自己和冷夜寒就是剑拔弩张的弓,随时绷紧拉开准备射向对方的心脏。
  不过,变化还是会有的。楚欣然猛然发现,她在面对冷夜寒时,心里的感觉变化得特别明显,而她又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变化。
  “呃……”正当楚欣然失神之际,冷夜寒一把捏住了她尖尖的下巴,楚欣然禁不住发出了惊吓声,心脏像是被提起捏紧了一样,额头后背瞬间浮上冷汗,铲铲的抬头看向冷夜寒。
  “楚欣然我警告你,我给你的自由和通融已经够多了,希望你不要总是把我说过的话当做耳旁风一样听。”冷夜寒的脸色极其阴沉,他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是楚欣然感觉得到。
  因为昨天去看画展的事儿,冷夜寒心里其实是不太高兴的。不过罗逸凡说得也没错,有些事情即便阻止也会发生,他可以控制楚欣然,却不能用这样的方式隐瞒一辈子。
  冷夜寒的气场太过强大,而且他刚刚还没有这样冷情。楚欣然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了,她的身子控制不住的颤抖着,最终慌乱的点了点头。
  “滚!”冷夜寒用力甩开楚欣然,他的力度大得惊人。
  楚欣然脚下踉跄两步,身子撞到了一侧墙壁上。她手扶着墙稳住脚步,顾不得被撞疼的胳膊和被捏疼的下巴,跌跌撞撞的向走廊外跑去。
  看着楚欣然仓惶跑走的娇小身影,冷夜寒许久才终于平定了自己莫名烦躁的气息。或许直到现在,楚欣然都不知道冷夜寒怒火真正的来源,其实并不全是因为齐海峰。
  “想要的结果始终没有出现,把她留在这里却不继续作为,冷夜寒,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冷夜寒一手抚上额头,他承认除了忙碌某些事情之外,更重要的是不太想和楚欣然照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