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杀心起受割腕伤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深夜,房间里静悄悄的。
  楚欣然裹着被子躺在床上,冷夜寒虽然坐在床的另一边,但是她因为背对着,所以也不知道这会儿冷夜寒不吱声不动作到底在干什么?
  “睡着了么?”楚欣然小声的问,冷夜寒没有任何声音,她不禁皱了皱眉眉头,“看来是真睡了,真是讨厌,让人家睡不着自己倒是先睡了。”
  楚欣然忍着左手臂的疼,小心翼翼的撑着身子爬起来回头看向冷夜寒,他果然倚着床头紧闭双眼,看这样子似乎睡得很熟,就连楚欣然这样动作他都没有醒过来。
  “喂,冷夜寒?”楚欣然试着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心想着如果冷夜寒醒了,就随便找个借口搪塞过去,如果他没醒的话,那么就……
  楚欣然的视线,不竟然的落在了她这侧放在床头桌的美工刀上。那是她平日里画速写时用来削铅笔用的,因为经常使用,所以随手就放在了那个位置。
  可是这会儿,美工刀似乎带着某种命运般的召唤一样向她挥着手,让楚欣然控制不住的慢慢向那边伸出手去,一把将美工刀握在手里。
  长久以来,楚欣然都想杀死冷夜寒报仇,第一次她失手了,才导致今天被迫留在冷夜寒身边。第二次给他下药,也被冷夜寒发现了,但是这一次一定不能失手。
  “一定不能失手!一定不能失手!”楚欣然心里有一个声音,在一边敲着鼓一边大声冲她喊叫,但是手却无法控制的颤抖起来,手心里也全都是冷汗。
  “杀死他!杀死冷夜寒这个恶魔!杀死这个禽兽!”楚欣然不停的在心里告诉自己,都是冷夜寒还得她原本幸福的家变成这样,她必须地杀死魔鬼为父报仇。
  “啊——冷夜寒!你去死吧!”越想心里就越激愤,楚欣然紧闭上双眼,高举美工刀,用力地向冷夜寒的心口猛刺进去。
  “咔——”刀片清脆的折断声,楚欣然手下一空,身子也随之一闪。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手腕就被冷夜寒紧紧握住,扬起的手力度不轻的甩在她脸上。
  楚欣然被打倒在床,身子压到了受伤的左手臂,她疼得满头冷汗。不仅如此,楚欣然发现她的手腕居然在流血,到底是什么时候被划伤的却不知道,只是现在疼得厉害。
  冷夜寒丢掉右手手指夹住的折断刀片,冷冷的看向楚欣然,“你当真这么恨我?非得要让我死,你心里才会舒服是吗?”
  再次失手,而且又受伤了,楚欣然懊恼得大哭起来,“是啊!我恨死你了!我真是恨不得你死!冷夜寒,你不如直接干脆把我给杀掉算了,不要再这样折磨我了行不行?!”
  楚欣然哭得肝肠寸断,冷夜寒的反应也太快了,就那么秒秒钟的时间还能折断美工刀的刀片,而且还能让她受伤,照今天的局势来看,她恐怕这辈子都没有办法报为父报仇了。
  看着楚欣然哭得稀里哗啦的模样,还有已经流了满床的鲜血,他的心也难免的有些为之动容,“先包扎伤口再说。”
  冷夜寒刚要去拽楚欣然,就被侧倒在床上的她用脚给踹开,“你起开!不要在这里假装老好人了行么?我才不吃你那一套呢!”
  冷夜寒被楚欣然踹得晃了一下身子,他冷寒少长这么大都没人敢动一根指头,今天却被个小丫头给踹了一脚,心里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儿。
  心里想到这些,冷夜寒不禁嗤笑了声,“今天的事我不会和你计较,你先让我看看伤口成么?不然照你这样流血下去,很快就会失血过多引发危险的。”
  楚欣然实在是想不通,冷夜寒为什么可以这样淡定淡然的和她说话?
  “流血死掉更好,也省得以后总会有人在密谋要杀死你!”
  “别说气话了,过来。”楚欣然不肯听话,冷夜寒只好再次凑过来,他看起来真的是不想计较的样子,和刚刚对待楚欣然的态度完全不同。
  “你别碰我!不要让我恶心!”楚欣然挪着身子,可是再大的床也不抵她这样子挪来挪去的,很快就挪到了床边儿,还差一点儿从上面掉下去,幸好有冷夜寒出手一把给她拽了回来。
  “你让我掉下去不行么?!”楚欣然依然耍着小性子,她虽然报不了仇,可是性情还在。
  “你再这样闹,就真的危险了。”冷夜寒还能耐着性子和楚欣然说话,按理说平时,他可能早就已经把持不住脾气了。
  “你松开我!除非你让我杀了你,否则我不会给伤口做处理,与其看着你整天活蹦乱跳的在我面前出现,倒不如你就让我挂掉算了!”
  楚欣然的不停哭闹,让冷夜寒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表情,“报仇的事我觉得你还是别想了,这个心愿似乎很难实现。再说了,哪有人像你这么笨的?要杀就杀吧,你喊个什么劲儿?是不是因为舍不得杀掉我,所以故意让我听见的?”
  冷夜寒的话让楚欣然一愣,她难道真的是这样想的么?
  “不……才不是呢!你少在这里胡说!”楚欣然摇着头拼命否认。
  “我又没说一定是这样,你慌什么?”冷夜寒瞅了眼楚欣然的手腕,血流的更多了,就连他的身上也都沾染上了血迹,“不行,不能和你这样继续抬杠了,得必须做出处理。”
  冷夜寒说着抱起楚欣然,还不忘叫着罗逸凡,因为他知道罗逸凡担心楚欣然,这会儿必定是在走廊里待着没有离开呢。
  果不其然,罗逸凡快速出现在两个人面前,当他看到楚欣然这副惨兮兮的模样时,心情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言语来形容。
  “马上给医生打电话让他们准备着,我送她去医院。”即便是这个时候,冷夜寒也没有怎样慌乱,依然有条不紊的吩咐着。
  罗逸凡也不像以往那样和冷夜寒还是楚欣然调侃说话了,立刻拿出手机给冷家赞助的医院打去电话。冷夜寒撕掉楚欣然的睡裙边缘用力按压在伤口,避免她继续流血过多。
  “大哥,医院那边已经在准备了。”罗逸凡跟上冷夜寒,也坐进了车里。
  “嗯,我开车,你照顾她。”冷夜寒坐进驾驶位发动车子,罗逸凡把歪倒在后排座面色变得苍白又有些虚弱的楚欣然搂在了怀里。
  一路上,楚欣然都没有再说什么,因为失血过多她感觉头发昏眼前眩晕,也没有力气再和冷夜寒置气吵嘴,只是任由着罗逸凡搂着她。
  冷夜寒用飞车一样的速度,很快就把车子停在了距离冷宅不远的医院门厅。
  罗逸凡抱着楚欣然从车里出来,冷夜寒没有上前搭手,毕竟他的身份很受人关注。像这样的夜晚抱着一个手腕流血的女子冲进医院,明天说不定大名就会出现在报纸的头版头条。
  罗逸凡把楚欣然放在医务推车上,看着医生护士把她推进急救室做包扎处理,心里难受的不得了,于是低头靠墙站着沉默了许久。
  冷夜寒走过去,看了眼没有抬头看他的罗逸凡,“你在生我气是么?”
  “哥做什么事都有自己的道理,我怎么可能生你气呢。”罗逸凡轻声说着,他并不恨冷夜寒这样对待楚欣然,只是懊恼听到他们最初争执时没有破格的冲进去。
  “你早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竟然还能沉得住气,我真是没有想到。”
  “因为我相信哥,绝对不会对她做太过分的事。”罗逸凡终于抬头看向冷夜寒,“哥,反正她也杀不了你,我清楚你在丫头身边根本不可能毫无防备的,所以……请你不要在那样对她了行么?丫头真的很可怜诶。”
  “她的事情绝非表面那么简单,你不要管了,我心里自有分寸。”冷夜寒说完,又微微的扬起一侧嘴角,“放心,我还没想把她弄死。不然的话,我也不会带她来这里了。”
  “可是你这么折磨她,还不如给她个痛快呢!”
  “我折磨她?”冷夜寒表示不能赞同罗逸凡这样的指责,“这两个月我几乎没怎么在家里住过,也给了她相当大的自由。当然这个自由和你脱不开关系,我有说过什么不满的话么?”
  “没有。”罗逸凡摇了摇头,“我承认自己的动容得有些莫名其妙,当初说过的话似乎已经全部忘记了,现在一心只想着楚欣然的事,没想到我有一天会被个小丫头牵着情绪走。”
  罗逸凡苦笑了下,他知道自己这么做对冷夜寒不公平,“而且最重要的是我还说不出来她到底哪里比别人好?为什么那么多人我都没有动心,偏偏对楚欣然这丫头格外上心呢?”
  “这或许就是楚欣然的魅力所在吧,她想生气就生气,想报仇就报仇,毫无做作之意。”冷夜寒给了楚欣然这样的评价,他根本没有预想到今天晚上会演变成这样的情形。
  “好了,那些事先不要在意了行么?你我是兄弟,我不想因为一个小丫头,把咱们的关系给搞僵硬。”冷夜寒轻拍了拍罗逸凡的肩膀,语气里带着其它的意思。
  罗逸凡微微点了下头,他当然清楚这些亲疏关系,可是要说放下楚欣然是绝对不可能的。
  “对不起哥,我以后会多注意自己的情绪。”罗逸凡说完,双手抄兜走向走廊另一边。他现在需要单独一人冷静一下,楚欣然在与冷夜寒的冲突中受割腕伤,让罗逸凡感到心疼不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