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再惹麻烦的画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冷夜寒给楚欣然办了出院手续之后,她便回到了冷家修养。冷夜寒也出奇的一直照顾在左右,甚至都不让佣人來照应,理由是不想让楚欣然再丢面子给别人暗地里嘲笑。
  这话说得楚欣然心里很不舒服,但是一想到冷夜寒居然会让罗逸凡去学校送手帕给齐海峰,心绪就又能淡定那么一小会儿,不过也仅限于一小会儿,她的脾气就又上來了。
  “你让罗逸凡去学校,是不是故意找齐老师麻烦去了。”
  楚欣然的问话,让冷夜寒正在倒水的手停在了那里,回头看向楚欣然,“我在你心里面的形象,难道总是那么不堪么。”
  “对啊,你以为呢。”楚欣然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冷夜寒的看法。
  冷夜寒笑了,“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承认好了,确实是像你想的那样。我特别嘱咐的逸凡,到了学校一定不要客气,给我狠狠地揍齐海峰一顿,让整个美院都知道他的为人。”
  “你……你怎么能这样做。,”一听这话,楚欣然发怒了,“齐老师是个什么样的人。还不是你给他扣上的黑锅,现在你又说这种话,冷夜寒我恨死你了,我很讨厌你,你知道吗。,”
  “我知道啊,我一直都知道。”冷夜寒把水杯放到楚欣然的床头桌上,也不像之前那样会喂给她喝了,任由楚欣然吵嚷个口干舌燥。
  “丫头,怎么他说什么你都相信呢。”这时,罗逸凡推开房门走了进來,脸上带着一抹无奈的表情看着楚欣然,“你都不相信我的为人么。竟然这样抹黑我。”
  罗逸凡突然出现,楚欣然愣了一下,随即视线唰地甩向冷夜寒,顿时明白了他刚才的话都是故意说出來气她的,“冷夜寒,你真可恶,”
  “除了这些词,你就不会说别的了么。要是不会骂人的话,那就干脆省省吧。”
  冷夜寒的话快要把楚欣然给气爆炸了,还好这会儿有罗逸凡在,可以在他们之间充当一下调节剂,使气氛不至于那么尴尬。
  “哥,医生说让她静养,你该不会还想把她再送去那里一次吧。”
  冷夜寒走到沙发那儿坐下,看着靠在床上生气的楚欣然,“既然逸凡都这样说了,那我暂时就不跟你抬杠了,你好好休息,尽快把身子养好。”
  “有你这样,我能养好才怪呢,不被气死就不错了,”楚欣然别开视线不去看冷夜寒,但是有种感觉很奇怪,似乎和他吵架的话就忘记了身体上的疼痛。
  “我來这儿是想和哥说,馨儿來找你玩了,你要是还不下楼的话,她就直接跑上來咯。”
  还是罗逸凡的话起作用,冷夜寒果然从沙发站起來向房外走去,不过离开之前还不忘记叮嘱楚欣然,“把水喝了,不然渴死你。”
  “你……”楚欣然眉头皱得很紧,在她生气的时候,冷夜寒已经离开了房间。
  门关上,楚欣然才突然意识到刚才罗逸凡说的是什么话,“你是说……冷夜寒的外甥女來了。那她……会不会到这里來。”
  看着楚欣然一脸慌张的神色,罗逸凡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笑容,“放心吧,馨儿的关注点在我大哥身上,只要有他在身边守着陪着她玩儿,小家伙是不会到处乱跑的。”
  “上次还不是跑去的……”楚欣然嘟囔道。
  “上次是因为大哥忙呗,今天不一样啊,毕竟他也不想让馨儿过多的和你接触嘛。”
  “我是担心,那个小丫头见过我之后回去说起來,到时候不就麻烦了。”楚欣然说出了自己的担心,再怎么说她还沒有和冷希希公开自己的身份。
  “我叮嘱过馨儿,不要把在这里见到的发生的回家说出去,不然她爸爸就不会再让她出來玩了,所以你不用担心啦,”罗逸凡倒是很看得开,丝毫沒觉得有些事是由他开始引起的。
  “上次希希和我说,让我不要再住在性格怪异的亲戚家里,不如搬到她家來住,这样也可以和你每天在一起,你……你觉得这个理由怎么样。”楚欣然小心翼翼的询问罗逸凡。
  “嗯嗯,也挺不错啊,至少可以解释你为什么每天都和我在一起。”罗逸凡沒有异议。
  “你搞搞清楚,是你每天跟着我好不好。,”楚欣然的情绪又开始急躁起來,和罗逸凡说话的感觉跟冷夜寒不同,伤痛处还能感觉到明显的疼痛。
  “行行,你怎么说就怎么是,來來,喝水吧。”罗逸凡不想跟楚欣然抬杠,她现在需要休息养伤,情绪总是那么急躁并不好。
  罗逸凡这算是沒有任何异议的同意了楚欣然的想法,他把刚才冷夜寒倒给楚欣然的水拿给她喝,楚欣然也的确说的有些口干舌燥了,一口气喝光了整杯水。
  “你去学校的时候,是怎么和齐老师说的。”楚欣然的关注点还是在这里。
  “我说是你表哥,你昨天不小心把手腕划伤了,所以今天请假,但是手帕要求我给送回來,就是这么简单。”罗逸凡轻描淡写的说着。
  “齐老师沒再多问些什么吗。不如我是怎么受伤的,还有……”楚欣然还想问很多,不过被罗逸凡当即给打断了。
  “丫头,既然沒有任何关系,就不要再刻意制造什么麻烦了,懂吗。”
  看着罗逸凡的眼睛,楚欣然过了好半天才终于点了点头,“行,我什么都不说也不问了。”
  “话说回來,你那个老师还挺不错的,他想要看看你,被我给回绝了。”
  “啊。”楚欣然一怔,罗逸凡虽说不让她说这么多,可是自己却沒少说。
  “别惊讶,这是为人师长应该做的事吧。况且你昨天在学校也受伤过,他还是感到挺内疚的,说什么如果不让你去拿教辅画具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云云的。”
  这话把楚欣然说的心里挺难受,她低下头好半天沒再说什么。罗逸凡就那么坐在那里看着她,过了好一会儿,楚欣然又想起一件事,她抬头看向罗逸凡。
  “冷夜寒说你一整夜都沒休息,你又替我跑去学校一趟,还是……赶快休息吧,”楚欣然说完,脸一下子红了起來,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脸红。
  或许是因为受到罗逸凡的照顾太多了,心里都不自觉的感觉自己对他真的有些太过分。
  罗逸凡微微一笑,“你身边得有个人守着,大哥现在去陪馨儿了,我就留在这里看着你吧。不过你完全可以无视我,我在沙发这儿就行了。”罗逸凡说完,坐进了沙发里闭上双眼。
  “这样也叫守着。呵。”楚欣然轻轻的笑了下,她沒再打扰罗逸凡,看得出他的脸上有着几许疲惫之色,还是让他好好休息一会儿吧。
  ……
  就这样休息了几天,楚欣然的身体好了许多,也可以回学校上课了。
  刚一走进画室,楚欣然的同学就围了上來。
  “楚欣然,才开学就受伤请假,我发现你最近这半年真的很爱受伤诶,你到底是怎么搞的。”楚欣然的一个同学问道。
  “是啊,本來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呢,结果这几天你都沒來。”
  “什么好消息。”忽略了被同学们询问的尴尬,楚欣然很纳闷儿她们要说的是什么。
  “院里要举办国庆画展,以师生组合为主題的那种,所以咱们班就选中了你和齐老师,”
  “神马。,”这个消息算是惊到了楚欣然,她在心中哀叹,真是越不想出现什么,情况就越是变得混乱不堪,怎么就把她和齐海峰给联系到一起了呢。
  “别惊讶了,这可是一个做推荐的好机会,因为届时会有许多书画界的名家和相关人士出席。楚欣然,你可要出名咯,”
  同学们都不知道楚欣然眼中流露出的为难之色所为何意,在大家艳羡的眼神中,楚欣然一个人木怔怔的走到画架前坐下。
  “天啊,为什么又要搞出这样的事情。到时候冷夜寒他岂不是更要误会了么。”楚欣然在心中不停的叹息,本來沒什么事都会让冷夜寒给搞出來一些,现在这可怎么办。
  “只好兵來将挡水來土掩了,不然能有什么办法。”楚欣然长叹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
  为了避免麻烦,楚欣然沒有把这件事告诉冷夜寒,只是偷偷的与齐海峰利用课余还有自习课的时间作画,一个月后,画展如期举行。
  正如同学们所说的那样,虽说是在美院展出,但是來此的名家还真不少。
  “楚欣然,希望这次画展之后,能够更加提升你的知名度。老师的目的,就是想利用更多这样的机会把你给推举出去,也不枉你潜心学习了这么多年。”
  齐海峰的话让楚欣然得知,原來她可以得到这份大家都想要的殊荣,其中有很多齐海峰鼎力推举的原因。虽说楚欣然很感谢齐海峰的好意,但是她的身份和冷夜寒的纠葛让人担心。
  “谢谢你,齐老师,总是过多的为我考虑。”楚欣然轻声道谢,她真的希望齐海峰只是与她萍水相交,而不是当真有着什么样的心思。
  虽说已经过去一个月了,不过楚欣然仍然记得当时她來学校见到齐海峰时,他脸上那些说不出的担心和各种惦记的神色。
  “希望是我想多了。”楚欣然在心中这样告诉自己,然后做了一个深呼吸,可是当她抬头看向正厅入口时,差点儿被走进來的人给吓得叫出声。
  “冷夜寒,他……他怎么会來,,”楚欣然在心中惊呼,当即想要找个地方藏起來,但是这里四下通透,就连庭柱都不多,能藏到哪去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