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终于相告的秘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拉着遮光窗帘的幽暗练习室,投影仪正在播放着充满往昔回忆的画面。。
  “寒,笑一笑嘛,成天这样绷着脸,你这张俊脸可是会未老先衰的哟,到时候岂不是浪费了老天给你的这笔先天好资源。”
  影像中的冷汐颜梳着一条马尾辫,说话声音甜脆性格活泼,美丽清秀的脸庞看起來青葱稚嫩,应该只有二十二岁的光景。
  冷夜寒双手交握于身前,坐在黑色真皮沙发上双眸直视着影像,画面中的他当时只有十四岁,冷汐颜那年二十二岁刚刚大学毕业,也是冷夜寒全身投入备考重点高中的时候。
  这盘影像冷夜寒记得还是罗逸凡给拍的,虽然他只在里面给自己自拍了几个镜头,但是存在感却是十足的强烈。
  “寒,不要总是埋头苦读行么。劳逸结合才能更好地投入到学习和工作中。”
  “嗳哟,我的傻弟弟,你读书都快读成木头了是不是。就算是要进行体能训练,也不该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对抗木桩吧。看得姐姐我心好疼呢,”
  “这种事情还是交给逸东去做比较好,毕竟那孩子更喜欢和暴力打交道,哈哈,”
  一句一句、一个镜头一个镜头,记录的全都是冷汐颜对弟弟们的关爱,即便是现在看起來,依然可以感觉到她好像就在眼前一样,毫无保留的奉献出所有的爱心温暖与内心的阳光。
  “姐姐……”冷夜寒眉头紧锁,纠结的眼中泛着红色血丝,就算它拼命压抑着自己的情感,终于还是隐忍不住流下了伤心的泪水。
  “大哥。”罗逸东轻轻推门走了进來,其实冷夜寒并沒有关严门,他已经站在外面许久了。
  冷夜寒深吸口气,抬手擦掉了眼里的泪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向罗逸东,“楚欣然她……她怎么样了。有沒有什么大碍。”
  “既然你这么惦记她,为什么自己不去医院看一看呢。”罗逸东坐在冷夜寒身边,看着面前的影像,“如果你做这些事的理由是因为大姐,我想,她也不愿意看到现在的你是这样。”
  罗逸东这话深深地触及到了冷夜寒的心底伤痛,他别开始先又看向影像中的冷汐颜,“曾几何时,这笑容是我前进的动力,可是我却永远的失去了她。”
  冷夜寒的话虽然沒有说得太明白,不过罗逸东听出來了,“以前我就和你说过,不论当初发生过什么、是哪个人害你失去了那份快乐,罪都不在楚欣然的身上,她本來就是无辜的。”
  “逸东……”冷夜寒眉头皱得更紧,他其实心里有很多话要说,却不知要从何说起。
  “还像以前那样,大哥你不想说的事,做兄弟的也不会逼你非说不可。你做事一向都有自己的道理,所以我相信你。”罗逸东沒有追问冷夜寒,他知道现在的冷夜寒还有心结沒有打开,追得太紧的话只会适得其反。
  罗逸东轻靠在沙发上,与冷夜寒一同看着投影仪中的录影。
  这盘影带里的内容,是在冷汐颜离世前两个月合成的,里面融汇了他们姐弟妹从小到大的全部影像和照片记录,也是冷夜寒最为珍贵的回忆。
  可是自从十年前冷汐颜离开,冷夜寒再也沒有打开这个看过一眼,他的心在疼痛,因为冷汐颜一直很想看看合成后的影带是什么样的,却还沒來得及看人就已经不在了。
  “逸东,你说得对。回忆终究只能是回忆,总是回头看的人是不会进步的,我也是时候坦诚自己的内心,去接受早就发生十年的事实了。”冷夜寒关掉投影仪,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练习室的灯,突然的光亮让人眼睛有些不太适应。
  “我实话和你说吧,夺走姐姐生命的人叫翁迪。”冷夜寒的话一出口,罗逸东顿时怔住了。
  “翁迪。那岂不是……”
  冷夜寒微微点了点头,“你调查过楚欣然的亲眷关系,也应该知道她的母亲就叫翁迪。”
  “难道……她们是同一个人。”罗逸东知道自己有些明知故问了,如果不是肯定了此翁迪就是彼翁迪,冷夜寒又怎么可能如此对待楚欣然呢。
  “难怪,我说嘛单凭楚欣然为父报仇针对这个理由,也不足以让你这样三番四次的伤害她。而且说什么从她身上寻找背后隐藏的黑手,也不过是为了留下楚欣然的理由是么。”
  冷夜寒又点了点头,他不否认自己最初的想法,“我虽说当初姐姐的事情之后并沒有得到确切的结果,但是我一直沒有放弃过调查,终于在五年后找到了那次开车的元凶。”
  “五年后。可是你现在……”罗逸东用充满疑惑的眼神看着冷夜寒,不得不说他还真能忍,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都不说,直到楚欣然自己撞伤枪口才有所行动,“那照这样说,莫非楚天锡的事情真的与你有关。”
  “你不相信我么。”冷夜寒突然笑了起來,那笑容带着说不出的伤痛感。
  “这种事,真的很难说。不过如果是大哥的话,我宁愿赌一把相信你一次。”罗逸东也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其实有时候话说开了,总比藏匿在心里一个人负累要好很多。”
  “是啊,说出來或许就会慢慢释然,想想也沒有那么困难。”冷夜寒站起身向外走去。
  “你去哪儿。”罗逸东跟在他身后。
  “你还想明知故问么。”冷夜寒沒有直接回答,但是也算是给了罗逸东明确的回答。
  “还有件事我还是不太明白。”
  “什么。”冷夜寒大致猜到了罗逸东要说的话。
  “楚欣然的母亲也是同样的原因不在的,这件事是否和你有关。”罗逸东觉得自己此时真的有些不太厚道,他一直都选择相信冷夜寒,却在今天接连的提出疑问。
  “这个和我沒有关系,但是是谁做的还不知道,我权当做是老天有眼为姐姐报仇了吧。”冷夜寒说这话时的表情十分纠结,他过去是这么想的,可是现在想起來却会心疼楚欣然。
  “早早的就失去了母亲,现在又沒有了父亲,姐妹两个分隔不能相见,楚欣然也真是够可怜的。”罗逸东发出无限感慨,冷夜寒停下脚步回头看他。
  “沒想到你也会有这样感性的一面,我还以为这辈子都不会看到呢。”
  “大哥看到的不少了,只不过从未往心里去过而已。”罗逸东拍了拍冷夜寒的肩膀,“你去看看她吧,我公司还有事不相陪了。”
  罗逸东先行离开了,冷夜寒站在原地许久,心中在回味着刚才与罗逸东交谈的内容,最后嗤笑了声双手抄兜向外面走去。
  ……
  冷夜寒來到医院,罗逸凡一脸倦容的守在楚欣然病房门口。见到冷夜寒來,他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把门让开让冷夜寒进去。
  冷夜寒刚要推开门,又被罗逸凡给叫住了,“大哥,你……尽量不要让她情绪激动,医生说,她目前这个情况如果再激动的话,很难恢复的。”
  “嗯,我知道了。”冷夜寒点了下头,他站在那儿踌躇了几秒钟,最终还是忍不住对罗逸凡说,“这里我來守着吧,你一夜沒睡,回去好好休息休息。”
  “我沒事,一点都不觉得累。”罗逸凡的眼底,明显流露出一抹不信任的神色,这种眼神也深深地刺痛了冷夜寒的心。
  “我想,逸东应该有话要和你说,是事关楚欣然的,你不如现在回家去等他。”冷夜寒只能用这种话題让罗逸凡回去休息,尽管他知道罗逸凡心中惦记着楚欣然,根本不可能睡得着。
  听冷夜寒这样一说,罗逸凡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看來是他们在冷家的时候已经聊过了什么内容,而且也是冷夜寒现在不想对罗逸凡隐瞒的事情。
  “好吧,那我先回去了,如果丫头有什么事的话,哥你再打电话给我。”罗逸凡丝毫沒多考虑他说这番话时冷夜寒的心情,这会儿他的全部心思都牵挂在楚欣然的身上。
  看着罗逸凡离开,冷夜寒又忍不住叫住他,“逸凡,你不要开车了,坐计程车回去吧。”
  “我知道了。”罗逸凡沒有回头,只是摆了摆手。
  冷夜寒心情有些沉闷,他沒想到有一天会因为个女人和兄弟关系搞成这样,并且还是一个其实根本就不怎么成熟的小女人。
  冷夜寒摇了摇头为自己轻轻推开门进入病房,楚欣然正瞪着一双大眼睛在看着他,见到冷夜寒进來,却突然哼地一声别过头去。
  “居然还敢跟我这样的态度,你是不是还嫌自己伤得不够。”冷夜寒本來并沒有想要说这样的话,可是一见到楚欣然那倔强脾气,就忍不住出口轻佻。
  楚欣然又转过头來,怒视着冷夜寒,“是又怎样。你打算在这里再伤我一次。”
  “如果这是你希望的,也不是未尝不可的事。”冷夜寒走到楚欣然床边,她下意识的想要挪动身子,但是行动上却受到限制。
  “你要干嘛。”楚欣然脸上带着恐惧神色颤声问道。
  “哦。你又不希望我那样做了么。”冷夜寒露出一抹浅浅的笑,目光落在了楚欣然受伤的手腕上,“我看你是不疼了吧。不然怎么嘴又开始厉害上了。”
  “你你……”楚欣然被冷夜寒气得顿时沒了脾气,“你这个人总是这样,我不和你说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