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一股暖流入心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不说就不说吧,你最好给我安静一些休息。”冷夜寒的态度虽然强硬,可是他的眼神已经变得柔和许多,并且按着按钮把楚欣然的床给放平让她好好休息。
  “冷夜寒,你……唔……”楚欣然还想要再说什么,冷夜寒松开手按着的按钮,顺势吻住了楚欣然喋喋不休的嘴。
  冷夜寒突然这样动作,楚欣然眸子瞪得很大,她下意识很想推开冷夜寒,但是手受伤了根本就沒办法,只好任由冷夜寒予取予求,直到化掉她所有的力气才终于放开。
  低倪着双颊泛起潮红喘息微微急促的楚欣然,冷夜寒轻抚着她的脸,“现在可以安静了么。如果不能的话,我们可以继续……”
  “不……不要……”楚欣然慌忙摇头,随即又不甘不愿的点了点头。
  看着楚欣然一脸不太情愿的憋屈模样,冷夜寒的眼底浮现出了疼痛,“我沒想到会把你伤成这样,真的很对不起。”
  听到冷夜寒的道歉,楚欣然愣住了,“你……和我道歉。”
  “嗯,目前看起來应该是这样。”冷夜寒的眉头皱出两道沟壑,说明他此时的心里还是有些纠结,可是道歉的话也不是随便应付楚欣然才说的。
  “你上次也是这么说……”楚欣然还想说什么,但是被冷夜寒这样注视着,她又深吸口气摇了下头,“算了,我……我接受你的道歉……”
  就让这次事情过去吧,楚欣然不想再揪着这件事不放和冷夜寒说事儿。本來也是说不出个所以然的事情,计较也不会有什么结果,还说那么多有什么用呢。只会浪费口水和力气。
  “我來之前问过医生,听说你耍脾气不肯吃止疼药,莫非你希望我來亲自喂你吃么。”
  冷夜寒话锋一转,又用他习惯的口气威胁楚欣然。被冷夜寒这样说,楚欣然歪头看向放在床头桌上的止疼药,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看现在不用你喂似乎也不可能了吧。除非你叫别人來喂我喝水吃药。”
  “你是说逸凡么。”冷夜寒终于笑了,而且这次的笑容是发自心底的真正的笑。
  “你要是还这样说话的话,那我就不和你说了,药也不吃了。”楚欣然扁着嘴瞥了一眼冷夜寒,看着他把水和药拿过來,心里再次激荡起一阵暖流。
  吃了止疼药,冷夜寒给楚欣然盖好了被子,“药片里有助眠的成分,你安安稳稳的睡一觉吧,我就在这儿守着你不会离开的。”
  “呃……哦……”楚欣然神色不太自然的点了点头,然后用力闭上眼睛不再与冷夜寒的视线有所交集,也尽可能的让心平静下來。
  她现在心里像是在潮涌一样混乱,明明是冷夜寒让她三番四次受伤的,可是现在给人的感觉却好像救世主一样充满光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大一会儿,楚欣然就在她的这份纠结心情中睡着了。
  冷夜寒注视着楚欣然熟睡的脸,目光落在她受伤的手腕上,小手指的神经还会因为疼痛而不知觉的跳动两下,看得冷夜寒心像是被人用手拧住了一般难受。
  ……
  楚欣然这次受伤比较严重,休息了半个月之后,她才得以重返校园。
  站在画室门口,楚欣然低头瞅了眼还挂着固定绷带的手迟迟不肯进去,她总是接二连三的受伤请假,真的有些无颜面对众多同学和老师了,尤其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齐海峰。
  “楚欣然,怎么不进去。”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楚欣然猛地转过身,齐海峰走了过來,上下打量着她,“既然还沒有完全康复,怎么不多请假些日子。”
  “呃……我……”楚欣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齐海峰,她也对自己感到十分无语,过了好半天才找到理由,“受伤都是因为我自己太不小心,可是伤筋动骨的要休息很久,我总不能因为这种事耽误了上课嘛。”
  说到这儿,楚欣然面前挤出笑容举起了右手,“况且我又不是左撇子,我是用右手拿画笔的,所以上课绝对沒问題。”
  “你总是爱逞强。”齐海峰微笑着摇了摇头,“上次给你请假的那个亲戚,在你受伤之后又來请假。当我听说你这次伤得比较严重时,真恨不得马上跑去看看你怎么样了,不过那个人并沒有告诉你的住址,手机又打不通,这段时间真的很惦记你。”
  齐海峰就差说想要问问乐敬文,再通过他小姨子冷希希联系到楚欣然这种话了。还好齐海峰沒有说,不然楚欣然就真的会调头跑走不会再來学校,就算齐海峰沒有任何想法,她也沒办法继续待在这里让自己感到心神不宁万分紧张。
  “谢谢齐老师的关心。”楚欣然低下头表示自己的敬意和歉意,“我保证不会再让自己受伤了,至少不会再旷齐老师的课。”
  “你这说的哪里话,我也沒有说你什么。不过既然你心里是这样的想的,那就快点进画室吧,”齐海峰笑了笑,然后先行走进画室。
  楚欣然用力咽了下口水,再艰难也要面对,她深吸口气也走了进去。
  ……
  午休时间,学生二食堂。
  楚欣然一只手吃饭十分不方便,她也很纳闷儿,怎么平时都爱突然出现的罗逸凡,今天竟然如此消停都沒有來和她一起吃饭呢。
  “罗逸凡最近还真是够淡定啊,该不会是因为我受伤的事,所以和冷夜寒发生什么冲突了吧。”楚欣然在心中自言自语,随即又自嘲的弯起嘴角摇了摇头。
  “楚欣然你真是想多了,人家可是兄弟诶,”想起那天在病房时,拒绝罗逸凡递过來的手帕还有说的那番话,楚欣然现在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罗逸凡。
  而且从那天之后,她和罗逸凡之间也很少说话。虽说罗逸凡见到楚欣然的时候脸上还是会带着笑容,不过能够让人明显感觉到他已经不是像过去那样逗弄楚欣然了,多少有些回避。
  “唉,最终连句道歉的话都沒能说出口,楚欣然你还真是够逊色呢,”楚欣然自怨自艾的长叹口气,餐盘里的食物也沒有丝毫想要下咽的**。
  “楚丫头,好久不见你了,会不会已经把我给忘了。”黎皓希温柔好听的声音传來,他随即坐在了楚欣然的对面。见到黎皓希,楚欣然惊讶的张大嘴巴半天沒说出话來。
  看到楚欣然的反应,黎皓希好笑的问:“怎么了。该不会真的把我给忘了吧。”话正说着,黎皓希突然注意到了楚欣然挂着固定绷带的胳膊,神色顿时变得凝重起來,“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受这么严重的伤。”
  “我……”楚欣然在内心不住地哀叹,她沒想到黎皓希会这个时候跑來学校,尽管他曾经來过,而且这段时间也消失了很久。不过这会儿他既然來了,也少不了要对黎皓希做出解释,“都是因为我不小心,结果……就成这样咯,”
  楚欣然苦笑着挑了挑眉,至少得让黎皓希看起來沒有什么异样才行,但是黎皓希却不像楚欣然表现得那么轻松,“难怪我前几次來学校都见不到你,原來你一直在休假中。”
  “你又來过。”楚欣然诧异的瞪大眼睛望着黎皓希。
  “嗯,还不止一次呢。”黎皓希的眼里全都是心疼的神色,要不是楚欣然现在行动不便不能随意拽她,黎皓希一定会把她扛起來带走永远的藏起來不要被人伤害。
  “楚丫头,上次我和你说的事,你还可不可以再重新考虑一下。毕竟已经过去了这么久的时间,而且又见到你这样,我真的……不放心再把你这么放任不管了。”
  “黎皓希,我……”楚欣然最怕的,就是黎皓希这样的“盛情”,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硬气态度來拒绝,“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我……我很抱歉,我还是不能够答应你的要求。”
  黎皓希的脸上闪过一抹失望之色,“我就知道,你交给我的一定是这样的答案。”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楚欣然不住的道着歉,即便是她根本就沒有什么错。
  “算了,你也不用这样和我道歉,我也不该强人所难的嘛。”黎皓希笑得很勉强,可是他眼里的担忧与心疼却是真的,“能这样看着你就已经很好了,我以后不会再提这种要求让你为难。所以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好好的保护自己,不要再让自己受伤了行么。”
  黎皓希的关心让楚欣然心里一阵阵的暖热,她微微点了点头,“嗯,我……我知道了……”
  楚欣然沒敢和黎皓希说她已经不止一次受伤了,真怕说完之后,黎皓希会直接把她从学校“拐走”,那样冷夜寒一定会想尽一切可能把他们挖出來,并且会用严厉的手段针对他们。
  “下次我來,给你带一点治疗这类伤痛的药膏吧。”黎皓希说道,他们家里有很多类似的药品,自愈效果非常的好。
  “你……你还要來啊。”楚欣然下意识的说完这话,又有些尴尬的红了脸,“我不是说你不能來,我只是……怕你总是为我着想,耽误你做正经事的时间。”
  “能够看到你安然无恙,就是我需要做的最最最正经的事,”黎皓希坚持自己的坚持,但是楚欣然刚才的反问,的确让他的心感觉到了那么一丝丝的疼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