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真相永远都不美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凌晨两点多,此时医院的走廊里静悄悄的。
  医生说冷希希已经从昏迷状态苏醒了,但是意识还不是很清楚,得需要继续观察。
  不管怎么说,冷希希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冷夜寒也可以稍稍放下些心,这个时候,他不禁想起了被自己打伤的楚欣然。
  “既然心里惦记着,就过去看看她吧。”罗逸东看着冷夜寒,他的眼神里写着“其实你早就不淡定了”几个字,“你明明很在意楚欣然,之所以会那样急躁,也不仅仅是为了希希吧?”
  冷夜寒在沉默了许久之后终于点了点头,他确实不单单因为冷希希才会急匆匆的赶到医院。当冷夜寒听说楚欣然再次受到袭击,他的心已经控制不住的躁动起来,却在下一秒又听到了更为震惊的消息——冷希希受伤了正在抢救中。
  “你一直是个会很好控制自己情绪的人,可是现在完全变了样儿。”罗逸东提醒着冷夜寒。
  “我知道了。”冷夜寒站起身,看向走廊更深处。
  ……
  楚欣然头上缠着医用纱布,无精打采的靠床而坐。罗逸凡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病房里只亮着一盏台灯,气氛显得有些讶异。
  “丫头,很晚了,不想休息么?”罗逸凡问道,楚欣然眉头深锁,微微的摇了摇头,她现在怎么可能睡得着呢。
  “或许……在希希的心里认为,找到了一份生命中最真挚的友情,结果却突然发现,原来那一份感动不过只是一场闹剧罢了。”
  “说什么傻话呢,希希不会那么想的。”罗逸凡起身走过去,拿起床头桌上的毛湿巾递给楚欣然,“你还是早点休息吧,精神状况好一些,才能去看希希的对不对?”
  “嗯,我知道了。”楚欣然点点头,拿起毛湿巾擦了擦眼泪和脸。
  这时,冷夜寒推门而入。楚欣然没想到他会在这种时候来看自己,惊讶的手不禁微微一松,毛湿巾掉落在身上。
  “哥?”罗逸凡也没想到冷夜寒会这么晚过来,再加上白天的时候楚欣然被冷夜寒用手机砸伤了,现在真的不太想让他们两个人单独相处。
  “放心吧逸凡,今天晚上这里我来照应,你去希希那儿,逸东还在那里。”冷夜寒情绪平静的说着,尽可能让罗逸凡对他的到来感到放心。
  “罗逸凡,我没事的。”楚欣然轻轻拽了下罗逸凡的衣角。
  罗逸凡回头看着楚欣然,既然她都这样说了,那就再相信一次冷夜寒,“好吧,哥,她一直都没有休息,你别说的太晚。”
  “嗯,我知道了。”冷夜寒这会儿真的是怎么说怎么算。
  罗逸凡离开了,冷夜寒走过去坐在楚欣然床边,看着她头上缠着的厚厚医用纱布,心里的感觉不知道该怎样形容。
  “今天……让你妹妹受到伤害,是我的不对……”冷夜寒没开口,楚欣然先说话了。
  “你也没有想到会有人突然袭击,所以这件事……”
  “不怨我是么?”楚欣然眼底带着悲凄的神色,挑起眸子看着冷夜寒,“其实我真的有些搞不懂,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老天要让我经历这一切?为什么要如此不公平的对待我?是因为上辈子做了孽,所以这辈子来惩罚我的么?”
  楚欣然大喊着,身体发肤的疼远不及心灵上的创伤带来痛更深。她现在的心,就好像在冰冷的湖泊里孤独飘零的残叶,颤抖失落永远也找不到停靠的港岸,最终冰封在寒冷之中。
  “真相永远都是不美的,血淋淋的现实换来的是一身伤痛。”楚欣然露出凄楚的笑,“所以,现在希希遭遇的就是这样的疼,她或许都不愿意现在清醒,不想看到我,更不想因为我的欺骗知道你这个哥哥到底做了些什么!”
  楚欣然的话里提起冷希希,无疑是在冷夜寒心头扎了一根刺,“楚欣然,我来这儿只是想看看你有没有事,不是来跟你争论到底谁对谁错的。”
  “我就是要争论!我就是想说这些!我就是要发泄!我心里很憋闷,我这样说到底怎么了?不行么?难道不行么?!”楚欣然大哭着,她的心里也很委屈,谁来听听她内心的声音?
  “楚天锡的事情和我无关。”这么久以来,这是冷夜寒第一次主动为自己撇清。
  “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我不要听!”楚欣然双手捂着耳朵拼命摇着头,但是这样的举动让她伤患处疼得更加厉害,脸色也变得煞白。
  “楚欣然!你不要闹了行不行?”冷夜寒一把攥住楚欣然的手,将挣扎反抗的她紧紧搂在怀里,残留着丝丝温度的手轻抚上她的头。
  被冷夜寒这样抱住,楚欣然神色一怔,立刻停止了哭闹。
  楚欣然安静了下来,冷夜寒松开她定定的注视着她的眼,“我知道,我这样说你根本不会相信,不过你信也好不信也罢,事实就是如此,我不会再为自己多做一句解释。”
  冷夜寒的话让楚欣然一时无语,她不知道心里为什么会突然出现某种感觉,好像有那么一瞬间就真的相信了冷夜寒的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回他。
  “今天的话题到此为止,如果你想亲自和希希说些什么的话,现在就给我马上躺下休息。”
  冷夜寒这番话很起作用,楚欣然在盯着他几秒钟之后,终于不吵不闹的乖乖自己躺在床上。冷希希那里需要她的解释,要想取得冷希希的原谅,楚欣然知道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
  几天之后,冷希希的情况进一步好转,楚欣然头上的伤也在治疗和药物的作用下痊愈了。
  乐敬文来看过冷希希,在她强烈的要求下回去忙了。看到乐敬文离开,楚欣然在征得冷夜寒的同意之后,来到冷希希的病房看她。
  见到楚欣然进来,冷希希先是一怔,随即脸色变得特别难看,冲着楚欣然大喊道:“你来做什么?我不想见到你!你给我出去!”
  “希希……”楚欣然双手纠结的勾在一起,不管冷希希怎样说,她都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冷夜寒还有罗逸凡离开了病房,他们知道这种时候需要个诶两个女生单独的时间交流。
  “希希,我……我是来……”
  “你是来看我死没死的对么?”冷希希一改往日的热情神色,一脸冰冷的瞪着楚欣然。
  “不……我不是……”楚欣然慌忙的摇着头。
  “哼!”冷希希一声冷笑,“在‘五环国际’看画展时,你曾经和我说过,认识我真的是太幸运了。当时我真是被你的那份感情所感动,以为你是我真正的朋友,却没想到你竟然是如此攻于算计蛇蝎心肠的人!”
  “希希……”楚欣然眼底含满泪水,她不知道该怎样为自己解释。
  “算了吧!楚欣然,你少在我面前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我现在才不吃你那一套!”冷希希用一种鄙夷的目光怒视着楚欣然。
  “这两天我突然想起了你是谁,你就是那天在我家走廊里看我哥哥画的女人!我真是看走了眼,竟然把你当成我最重要的朋友,还和你说了那么多,结果你只是吧我作为报复哥哥的筹码和工具,现在想想真是让人感到万分恶心!”
  冷希希的话让楚欣然愣住了,原来她已经想起来了。
  看到楚欣然的反应,冷希希的眼底浮现出更加轻蔑她的神色,“无话好说了是么?既然这样,你就快点儿从这里给我滚出去!滚啊!”
  冷希希情绪大暴走,因为这个她的身体又出现了疼痛反应。
  见冷希希这样,楚欣然慌乱了起来,“希希你别这样,你不想见到我可以,我走!我现在马上就离开!”楚欣然说完,转身仓惶的跑出了病房。
  楚欣然跑走了,病房里只剩下冷希希一个人,此刻的她早已经是泪流满面。虽说现在心里十分痛恨楚欣然的欺骗,可是这段时间以来,冷希希是用真挚的诚心在和楚欣然交朋友。
  想起以往的欢声笑语,还有每一次自己的乱点鸳鸯谱以及楚欣然的不辩解,冷希希内心愤恨得用力拽紧被子,眼泪珠子滴落在手背上,“可恶!不值得原谅!永远都不配得到原谅!”
  ……
  楚欣然狼狈不堪的跑出病房,蹲在门边的墙上抱着胳膊大声痛哭。
  “我要怎样说你才肯相信?虽说最初的确是有那样的目的,还有卡包也是我扔掉的,可是……可是我是真心想和你成为好朋友!因为……因为和你在一起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楚欣然旁若无人的大哭一通,过了许久,她才突然意识到自己面前好像有人,不仅啜泣着慢慢抬起头,一双红肿的眼睛看向站在对面的几个人——冷夜寒和罗家兄弟。
  “你你……你们……我……”楚欣然一时间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刚才情绪太过激动,甚至都忘了这几个人刚才出了病房就一直站在这里了。
  “丫头,希希一定会原谅你的,所以你就不要再这样难过了。”罗逸凡先开了口,他实在看不下去一直倔强脾气的楚欣然哭得这么稀里哗啦。
  楚欣然抬手擦掉眼泪,忍着已经有些发麻发痛的腿脚靠着墙慢慢站起身,“我……我知道了,我我……”后面的话实在说不下去,楚欣然又缓缓低下了头。
  “逸凡,我们走吧。”罗逸东的提醒,让罗逸凡跟着他离开了。
  冷夜寒低睨着低头不语的楚欣然,抬起的手刚要抚上她的投,但是犹豫了下轻轻落在她的肩上,“不管你做过什么,希希早晚会明白的,所以你也不能放弃去的她的原谅,知道么?”
  楚欣然一怔,抬起头的同时眼泪从红肿的双眼流出,顺着脸颊缓缓滑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