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年末订婚的谋策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冷家后面庭院的小楼,冷夜寒脸色极差的坐在沙发上。
  罗逸东倒了一杯红酒放到他面前,“你和梁美婷的事情,真的不打算让楚欣然知道么?”
  冷夜寒微微挑起眸子,“就算我不说,她过几天也会知道。”
  “从别人口中得知,或者自己亲眼看到,都不如你亲自和她说来得重要。”
  罗逸东的话让冷夜寒心里憋得慌,这是他不肯承认的事,却又无法忽视,“上次我那么直接的拒绝梁振生,现在又突然同意梁美婷主动为自己提婚,我想楚欣然总不会笨得猜不出来我是做戏的吧?要不是为了接近梁家得到点什么信息,我根本不会多看梁美婷一眼。”
  “万一她猜不出来呢?”罗逸凡忍不住开口,“丫头总是时而犯浑,这一点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假如说她把这件事当真了,然后彻底对你痛恨疏远,到时候你该怎么扭转局面?”
  “逸凡!”罗逸东故意等罗逸凡把话说完,才看似出言阻止他的言论。
  冷夜寒拿起面前的红酒,不禁叹了口气,“她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的想法,我本应该不在意她的心中到底对我怎么想。”
  “接近梁家的事由我来做就好了,你还是保持原有不变吧。”罗逸东说出自己的想法。
  “逸东,你和我不一样。”冷夜寒定定的望着罗逸东的眼,让他不要回避自己的心意,“虽然你最初的确是故意接近梁家大小姐梁美琪,可是我知道你对她的想法绝对不是那么简单。”
  “哥?你……你喜欢梁美琪?”罗逸凡听了这话感觉十分讶异,他一直没有关注过罗逸东的感情世界,没想到让罗逸东暗暗在心中恋慕的人,居然会是梁振生的女儿。
  “这种再说吧。”罗逸东摆了下手,示意罗逸凡不要再继续追问。
  罗逸东虽然不想说,不过罗逸凡大概也听得明白了,他了然的耸了耸肩,“好吧,你们两个慢慢研究自己的事情,我不参与了。”
  罗逸凡离开了这儿上楼去了,冷夜寒与罗逸东四目相对,过了好半天他再次强调,“我和梁美婷的事情暂时这样定了,逸东,你也去休息吧。”
  “嗯。”罗逸东起身刚要离开,又忍不住回头看向冷夜寒,“既然关心她,就尽可能心平气和的相处,切莫让你对她的保护欲变成一把利刃。”
  冷夜寒微微一怔,罗逸东也上楼了,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着摇动的钟摆,“是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种心态……已经满满的占据了整颗心。”
  ……
  黎皓希一个人游逛在飘着白雪的黑夜,他现在极度痛恨自己,明明发誓要好好的保护楚欣然,却在面对冷夜寒时根本就无能为力。
  夜晚的冷风伴随着雪花嗖嗖直蹿,黎皓希不知不觉走到一处老城区的彩钢房前,这里是只有老城区才能看得见的路边酒馆,再加上现在已经入了冬,其实已经不常见了。
  如果是过去,黎皓希一定不会来这种地方买醉,可是今天不同,他的心里难过得很。黎皓希走进了小酒馆,烧着蒸锅的小空间热气腾腾,小老板立刻热情的招呼该过来。
  虽说是冬天路边酒馆,不过这里的生意还挺火热,满满的挤了几张小桌子,看样子好像没有位置可以坐了,最后再小老板的活动下黎皓希和另外一个单独坐的人合用着一张桌子。
  随意的点了两盘小菜和一瓶烧刀子,待小老板转身离开,黎皓希听见坐在对面以手覆面的人发出一声冷嗤,“黎家的二公子居然会来这种地方吃饭,还真是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听闻此言,黎皓希不禁一怔。对方放下了手,他这才看清楚坐在对面的是什么人,脸上露出了讶异的神色,但是很快又转为冷笑,“你还好意思说我?身为霍海东独子、鼎城集团总裁,你不是也一样出现在这儿嘛。”
  霍庭恩笑了,“我和你不同,你是含着金汤匙出生、养尊处优长大,而我呢?在回到霍家之前的所有一切,全都是我和我……养我长大的母亲辛苦努力得到的回报,其中辛苦各种滋味儿只有我们自己知道。至于霍家的那些……如果不是需要我这个所谓继承人的身份,我想我永远都不会和霍家有所交集。”
  霍庭恩的话让黎皓希心中有所猜测,他紧盯着霍庭恩的眸子,似乎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什么不平静的、甚至不被人知的讯息,“话不需要说得多么明白,我大概可以懂得你的意思。”
  霍庭恩苦笑着摇了摇头,“或许你能懂吧,又或许……算了,不说这个,说说你。”
  “我?我有什么好说的?”黎皓希的酒和菜上来了,他拿起口杯满上一杯递给霍庭恩。
  “能在这儿遇见你,这样也算咱们两人有缘吧,而且我也知道你的一些其他秘密。”
  黎皓希端起酒杯的手微微一顿,霍庭恩从他手中拿过酒杯,“这样说吧,其实你和然然重逢的那个舞会我也在那儿,只不过你先和她打了招呼,所以我突然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出现,就在暗处看着你们了。”
  “偷窥呀!你这是……”黎皓希哈哈哈的大笑起来,“你这个青梅竹马的邻家哥哥我倒是以前听楚欣然说起过,后来还挺讶异,你居然是霍海东的儿子。”
  “这酒还没喝呢,你就开始醉了是不?”霍庭恩和黎皓希的话题打开了,两个人对碰一杯一口干掉,“我说你知道的还真不少呢,那么关于然然目前的处境,你又了解多少?”
  提起楚欣然现在的处境,黎皓希的情绪一下子落了下来,“她……如果我们永远是朋友的话,我希望……你这个邻家哥哥……可不可以给她日后一个保障?”
  霍庭恩眉头一蹙,紧盯着黎皓希许久才又开口,“既然我们都是知道某些事的人,那不如敞开天窗说亮话吧,你是不是才和然然见过面?”
  黎皓希点了点头,他真不愿意去回忆之前发生的事,可是不去回忆又怕自己忽略了楚欣然所面临的困境,“楚欣然她……她过的并不好,我很想带她离开那个地方,可是……我也有我自己的无能为力与无奈……”
  内心受到极大打击的黎皓希,在一杯烧肠刮肚的烈酒下腹之后,终于酒后吐真言把他知道的对霍庭恩讲起,然他不免为楚欣然的处境感到更加忧心。
  ……
  两日后的清晨,梁美婷突然出现在冷家餐厅。
  见到梁美婷来,冷希希的脸色变得十分不好看,不过碍于冷夜寒之前特别交代过她别跟梁美婷过不去,才按耐着性子没有直接呛梁美婷。
  看到冷希希不言语,梁美婷知道着一定是冷夜寒交代过了,她刚美滋滋的一扬头,就看到坐在不太起眼位置并且被花瓶挡住的楚欣然,顿时变了脸色。
  “寒,这个人到底和你什么关系?亲戚?上次你不是说是女佣嘛,怎么两次我都见到她和你们一桌吃饭呢?这样不太好吧?”
  梁美婷一开口就是针对楚欣然,她放下餐具起身,“我不打扰你们了,我走了。”
  “坐下。”冷夜寒不冷不热的命令,楚欣然条件反射的又坐在了椅子上。
  “对,坐在这儿别走,如果你吃好了的话,就等我一会儿。”冷希希生怕楚欣然跑了,拉着她的手一边喝着浓汤,还坏坏的一笑,“你也知道,我吃东西一向都很慢的,好无聊呢。”
  冷希希这样也算是在针对梁美婷,她现在是想生气又不太好直接发作,于是娇笑着凑到冷夜寒身边坐下,“寒,我是替我爸爸问的,咱们的订婚仪式什么时候举行?”
  “订婚?!”冷希希噌地一下站起来,声音尖锐得像是被人踩了猫尾巴。
  冷夜寒挑眸看向她还有楚欣然,却被楚欣然那抹充满极度诧异的神色刺痛了心。冷夜寒不明白冷夜寒那神情是什么意思,他觉得是自己多想了,连忙收回了视线。
  “哥,怎么你要和她订婚?”冷希希带着质问的口气冲着冷夜寒嚷嚷着,“难怪你叮嘱我要客气一些,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可是……可是你要是娶了她,那楚……”
  “希希,说话注意分寸。”冷夜寒打断冷希希没说完的话,楚欣然也连忙拽住冷希希的手。
  “希希,你要是吃好了,咱们还是回避一下比较好。”
  “楚欣然,你……”冷希希还想说些什么,楚欣然用力攥了下她的手。
  “你干嘛呀?难道你就这么心甘情愿吗?”冷希希用话点哆楚欣然,她看起来好像不太着急的样子,莫非只有自己看出来她和冷夜寒的那种微末关系?当事人都不知道么?
  “走吧。”楚欣然拽着冷希希,把不情不愿的她从餐厅里带走了。
  “寒,你看她们……”梁美婷嘟着嘴,一脸娇嗔模样儿。
  “订婚的事,等年末事情忙完了就准备。”冷夜寒一句话,就把梁美婷的关注点转移走了。
  “真的?”梁美婷难以置信的望着冷夜寒,这是她期待已久的话,期盼争取了这么长时间,终于可以听见确切时间了。
  “现在距离元旦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我等你!”梁美婷开心极了,冷夜寒却没有什么表情。
  他的心绪都被楚欣然刚才的神色填满了,这会儿感觉沉甸甸的,可是前方的路不能那样去走,毕竟楚欣然的安危还有他的名声都需要维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