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准备逃离的计划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群垃圾货色。”黎皓泽根本沒把三个人放在眼里,他一脸嫌弃的甩了甩刚才碰过小混混儿的手,走过去扶起被混混儿们推倒在地的女孩儿,“你沒事吧。”
  女孩儿抬起头摇了摇头,眼底满是感激之色,可是当黎皓泽见到对方的那张脸时,他惊讶得差点儿叫出楚欣然的名字。
  “你……是。”黎皓泽很快就反应过來,他既然了解楚欣然的情况,自然也知道她有一个不会说话的姐姐叫楚欣悦。现在看來,眼前的这个人一定是楚欣悦沒错了。
  楚欣悦用手语做出感激黎皓泽的话,黎皓泽曾经做过特殊学校的义工,他看得懂楚欣悦的手语,笑着摆了下手,“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你不用这么在意。你住在哪儿。天色这么晚了你一个人不安全,如果不介意的话,要不……我送你回去怎么样。”
  黎皓泽征询楚欣悦的意见,楚欣悦起初并不想麻烦黎皓泽,可是她又环视一下四周的环境,总觉得这种地方说不定哪里又蹿出个坏人來。
  心里想到这些,楚欣悦微微点了点头,对方这么容易就救了自己,在楚欣悦心中黎皓泽就是个天使一样,在她危难时刻降临,各种形象都被放大并且美化了许多。
  ……
  黎皓泽救下楚欣悦的这几天,每到晚上黎皓泽都会去她工作的甜品店去吃糕点,然后等待楚欣悦下班回家之后好送她。
  楚欣悦不像楚欣然经历那么多的事,因此她的双眼总是清澈明亮,黎皓泽承认他有一大部分原因是很喜欢看楚欣悦清亮的眸子,并且会不知不觉间和她多说一些话。
  深夜再至,黎皓泽等待楚欣然工作的甜品店下班之后,和她漫步在沒有一人的路上,有风吹过,天空又飘洒起白色的雪花。
  从住处到甜品店距离不是太远,所以楚欣悦穿得不是很多,这会儿下起雪來,她不由得缩着脖子防止风雪吹进领口里。
  黎皓泽见状连忙脱下外套披在楚欣悦的身上,她一见黎皓泽这样做,忙摇着头表示自己沒事儿,让黎皓泽快些把衣服穿上。
  见楚欣悦坚持不想穿,黎皓泽顺手把楚欣悦搂进了怀里,用宽松歪倒包裹着她娇小的身子,看到楚欣悦露出惊讶神色,嘴角露出一抹好看笑意,“这样咱们两个就都有衣服穿了。”
  黎皓泽的话把楚欣悦给逗笑了,她的尴尬神色也稍稍消褪了一些,任由黎皓泽搂着自己往住处走,双颊却早已染满了绯红。
  “我很受用和你说话时你安安静静听我说话的那种感觉,因为不会有人打断我,这是我以前从未有过的体会,所以我特别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时光。”
  黎皓泽的话让楚欣悦心中像是揣着小鹿一边乱蹿,她微低着头摇了摇头,意思自己并沒有像黎皓泽说得那么好,而且最重要的是楚欣悦不会说话,这才是关键。
  黎皓泽意识到自己说了某些不该说的话,他搂着楚欣悦的手更加用力收紧,“我不是因为你不会说话才有这样的感觉,而是……说实话,我在你之前已经认识了你的妹妹楚欣然。”
  楚欣悦讶异的抬头看着黎皓泽,眼神里写满了探究的神色。
  “有些事情三言两语说不清楚,以后你慢慢就会知道了。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对你的感觉绝对沒有掺杂其它的水分,这一点请你放心也毋庸置疑。”
  楚欣悦不知道这样的话算不算是黎皓泽的告白,她宁愿是自己想多了,可是经过这段时间与黎皓泽的相处,楚欣悦的心早已不知不觉的向他慢慢靠近。
  在这之后,黎皓泽再沒有说些什么。他把楚欣悦送回了住处,一如以往那般在楼梯楼注视着她上楼进门,然后摆了摆手转身离开了这里。
  黎皓泽沒有想到,他在那次偶然与楚欣悦相遇之后,竟然会对这个女孩子快速产生某种不同的感觉,那种感情甚至更超越他心中对楚欣然的好感。
  “真是想不到,现在的黎皓泽居然过起了下午送她去甜品店工作、晚上再去等着她下班的日子。”黎皓泽笑着摇了摇头,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些什么,只知道这样做很开心。
  ……
  自从霍庭恩和楚欣然说起逃离的事,楚欣然就一直在暗地里做准备。
  最近冷夜寒始终在忙公事,并且在新年之后他就要和梁美婷举行订婚仪式了,这会儿的心思好像都不怎么在楚欣然的身上一样,甚至都不怎么和她打照面了。
  冷夜寒的疏远让楚欣然心里说不出的难受,而且罗逸凡再次被冷夜寒指派了一些不知名的新任务,关注楚欣然的眼睛一下子松懈了许多,却也给了她逃离冷家的好机会。
  又快到期末考试的时间了,楚欣然借口学院很忙,再加上C市地处东北方,冬季天黑的早,所以她回到冷家时天色已经很黑了。
  霍庭恩在不远处路口拐角那儿看着楚欣然进入冷家宅院,他才刚刚转身离开,衣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來,听來电铃声也知道打电话的人是谁,脸上瞬间变得极其难看。
  “什么事。”接听电话,霍庭恩的口气不是很好。
  “庭恩啊,爸爸希望你快些回來,咱们商量一下婚礼事宜。”
  霍海东的声音让霍庭恩极其反感,最近他逼婚逼得很紧,恨不得让霍庭恩与谢雨朵现在直接送入洞房,來个生米煮成熟饭之后再举办婚礼确保万无一失。
  “我知道了,马上回去。”霍庭恩沒有反驳霍海东,他现在计划要带楚欣然离开,如果太过逆着霍海东的话,行动上必然会受到限制。
  ……
  二十分钟后,霍庭恩回到霍家本宅。
  今天,谢雨朵沒有出现在霍家,让霍庭恩心中的怒火稍稍灭了不少,不然的话,他一见到明知道自己不喜欢还纠缠着他想嫁的谢雨朵,就会气不打一处來。
  霍海东沒有多说废话,见到霍庭恩开门见山直切重点,“我和雨朵的爸爸商量好了,下周末是圣诞节也是个黄道吉日,在这样的日子里举办婚礼既浪漫又吉庆,你觉得怎么样。”
  私自做下决定的婚事,霍庭恩怎么可能给好脸色,“既然爸您已经决定了,这件事就看着办吧,反正和我沒有多大关系。”
  “怎么会沒有关系。毕竟你是新郎嘛。”霍海东无视霍庭恩万分不爽的情绪,他早就习惯了霍庭恩每天冷脸相对,只要与谢家的联姻按照计划举行,受霍庭恩点儿脸色又算得了什么。
  “我有些累了,先回房间了。”霍庭恩说完,直接上了楼。
  “你这孩子,我警告你,婚礼当天不要搞出什么差池。”霍海东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担心话。
  霍庭恩走上楼梯的脚步微微一顿,随即瞥了眼霍海东向楼上走去。不搞出举动。难道要老老实实听他们的安排和谢雨朵结婚么。霍庭恩绝对不会做出那样的事。
  回到房间,霍庭恩给楚欣然的电子邮箱发了一条信息。因为手机会被人看到,楚欣然特别交代过,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就发电子邮件,她会找机会去接收信息。
  这些天,霍庭恩总会默默的在楚欣然身后注视着她,不远不近的距离不会被人发现,甚至有的时候连楚欣然都不知道,所以她的纠结与某种心理也被霍庭恩看在眼中。
  ……
  冷家,楚欣然的房间。
  冷夜寒今天照例沒有來找楚欣然,她一个人倚靠在床头摆弄着手机,这会儿正是上电子邮件的好时机,于是连忙登录接收到了霍庭恩发來的信息。。
  “然然,根据这几日的调查,发现有个叫做黎皓泽的男人一直在接近你姐姐。对于这个人的存在,你是抱着怎样的看法。如果需要我出手摆平,请回复。”
  “黎皓泽。”看到这条电子邮件,楚欣然讶异得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黎皓泽怎么会和姐姐在一起的。他是怎么知道姐姐住处的。这个人……到底想做什么。”
  楚欣然百思不得其解,黎皓泽救过她而且还是黎皓希的哥哥,在楚欣然的心中,这个人虽然邪魅不着边际,不过也不是什么坏人一样的存在。
  “不行,我得找时间去问问黎皓泽,毕竟黎皓希曾经还在身份上欺骗过我,”楚欣然在心中暗暗下着决定,楚欣悦是她唯一的亲人,并且她还不会说话,如果黎皓泽真是带有什么目的接近她的话,楚欣然一定不会放过黎皓泽。
  纠结了一整夜,楚欣然失眠几乎沒怎么睡,冬天黑天的早亮天又很晚,终于在煎熬中等待到天亮,楚欣然一咕噜从床上坐起來,下意识的登录电子邮件查看信息。。
  “然然,根据近日來的观察,你姐姐对黎浩泽似乎很有好感,他每天下午也会准时去接你姐姐,把她送到打工的甜品店后,偶尔还会一直坐在那里等待她天黑下班,然后再送回去。”
  删掉电子邮件信息,楚欣然的心凌乱得更加厉害了,“对了,我可以联系黎皓希,然后再通过他联系上黎皓泽,问问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做出这样的决定,楚欣然又突然想起她要用什么方式去质问黎皓泽。万一对方问自己是怎么知道消息的该怎么办。
  心里乱七八糟的想了一堆,楚欣然决定先去找冷夜寒,就说许久不见姐姐有些想念,然后去那个住宅区蹲守,等到黎皓泽出现之后再装作偶然相遇。
  想到对策,楚欣然激动得一拍大腿,“对啦,就用这样的方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