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是否对她真心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让楚欣然感到很意外的是,她提出要去看看楚欣悦,一直不怎么让楚欣然离开的冷夜寒居然同意了,于是她由罗逸凡跟着来到楚欣悦的住宅区。
  “怎么不进去?”对于楚欣然始终坐在外面树后的长椅上观望,罗逸凡表示无法理解。
  “我只是想看看姐姐,但是没想让她见到我。”
  “为什么?”罗逸凡更加不解了,“就算是这样,你也不用拉着我坐在这冰天雪地里吧?”
  “你要是嫌冷,就去帮我买个热饮吧。”楚欣然微微的笑了笑,口气也很客气。
  “哈,我以为你说让我自己去买个热饮呢,结果是给你买。”罗逸凡笑着拍了拍楚欣然的肩,微微俯身看着她,“丫头,你是个女孩子,坐在这里时间久了对身体不好的。”
  “你还真够婆妈的,像个大娘一样。”楚欣然心里暖暖的,罗逸凡真是无微不至的关心她。
  “是啊,我觉得好冷,帮我去这家店买个热饮吧,谢谢你。”楚欣然故意支开罗逸凡,她上次和楚欣悦见面时曾经了解到,楚欣悦下午什么时间去甜品店工作。
  算算时间,这会儿她也应该从住宅区里出来了,那么要想不让罗逸凡看到黎浩泽是否和楚欣悦在一起,就得找个借口让他暂时离开一小会儿。
  心里正想着这类的事情,楚欣然就见到住宅区门内走出两个相偎紧密的身影,虽说现在已经是冬天,不过毕竟是自己的姐姐,楚欣然还是能够看得出那个女生是楚欣悦的。
  “那个男人……”楚欣然使劲儿辨认,她与黎皓泽相见次数不多,单凭印象再加上对方还穿着外套,有点儿不太好辨认。
  就在这时,楚欣悦不知道在衣兜里拿什么,把手帕从里面掉了出去,风一吹就吹跑出了很远。机会难得,这一次,楚欣然彻彻底底看清楚了,给楚欣悦捡手帕的人正是黎皓泽。
  “好你个黎皓泽!居然暗地里偷偷拐带我姐姐!”楚欣然心里有些愤愤不平,尽管她不知道黎皓泽到底打着什么主意,单凭黎皓希这么多年来对她的隐瞒和黎皓泽让人摸不清状况的态度,就足够楚欣然往不好的方向去怀疑了。
  ……
  霍家大宅,霍海东向霍庭恩下最后的“通牒”。
  “庭恩,还有三天就是你和雨朵的大喜日子,这门婚事对于咱们霍家十分重要,你务必要特别上心,完完满满的把婚给我结了。”
  霍海东的话让霍庭恩极其反感,把婚给他结了?倒不如说如果允许的话,霍海东自己和谢雨朵结婚更加牢靠一些吧?
  霍庭恩心里活动十分频繁,但是他嘴上什么也没说。
  与霍海东的交谈结束,霍庭恩回到房间又给楚欣然发去电子邮件,告诉她明天回去学校找她,然后从事前已经考察好的路线逃走。
  邮件发完,霍庭恩心情有些烦乱,马上就要实施计划了,他现在安定不下来心,于是把手机随手丢在床上走进浴室。
  房间门外,谢雨朵轻轻敲着房门,“庭恩,你在么?”
  没有得到回应,谢雨朵知道,霍庭恩根本就不想见到她,“庭恩,伯父让我把礼服给你送来,你要是……没有反对的话,我就……就进来了?”
  谢雨朵等了许久,房间里都没有传出是否让她进去还是离开这一类的话,谢雨朵沉了沉气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却发现没有人在房里。
  “庭恩?”谢雨朵有些纳闷儿,因为马上就要举行婚礼了,新婚仪式是在霍家大宅的中庭举行,所以谢雨朵提前几天住进霍家等待。
  这样决定是霍海东提议的,他知道如果让霍庭恩按照传统去谢家接新娘,他一定不会心甘情愿的去做,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霍海东征询了谢雨朵的意见之后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谢雨朵把礼服放到霍庭恩的床上,看向一侧浴室亮着灯还有微微的水流声,她长吁了一口气,“还以为今天又会和庭恩闹不愉快,我还是快些离开吧。”
  谢雨朵自言自语的转身刚要往外走,这时,霍庭恩的手机响了起来,是电子邮箱传来的讯息声。屏幕亮起,谢雨朵看到了上面在发送邮件下直接的回复——
  “庭恩哥哥,明天老地方见,去处我已经想好了,在东区码头乘船离开。至于姐姐那里暂时不用担心,因为已经有人在保护她了。”
  “庭恩哥哥?难道是……楚欣然么?”谢雨朵感觉全身血液瞬间凝固,直到手机屏幕黑了半天她还没有反应过来,脑海里全都盘旋着曾经见到过楚欣然时的场景。
  “你在这里做什么?谁让你进来的?”一声不悦的质问,换上家居服的霍庭恩走了过来。
  谢雨朵被霍庭恩吓了一跳,“我我……我敲过门的,但是没有听见你的声音,还以为你不在的,所以就……就就……”谢雨朵紧张的语不成句,手指了指床上的礼服。
  霍庭恩看到礼服,了解到谢雨朵是来给他送礼服的,不过当他的视线瞄到床上的手机上时,神色顿时又变得凝重起来,双眸紧紧地盯着谢雨朵,“看到了什么?”
  “没……没……什么都没看到……”谢雨朵一脸茫然,她差点儿就把刚才看到信息的事情脱口而出,紧张得手心里都是冷汗。
  “出去。”霍庭恩下起了逐客令,谢雨朵不敢迟疑,连忙离开了霍庭恩的房间。
  谢雨朵走了,霍庭恩一把抓起了床上的手机,他没有想到谢雨朵会自己进入房间,没有防备手机就这么放在床上,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到里面的内容。
  霍庭恩翻看手机的电子邮箱信息,果然楚欣然回信了,但是他的心里总是感觉有些沉甸甸的,但是转念一想谢雨朵似乎不是那种人,他才稍稍的把心放下一些。
  “明天就是带然然离开的日子,不知道到时候会是怎样的情况?”霍庭恩紧蹙着眉头摇了摇头,只要没有带楚欣然离开C市地界让冷夜寒找不到,那一切就全都是未知之数。
  ……
  楚欣然给霍庭恩发过电子邮箱,本来已经关机的,可是犹豫冷夜寒最近都不怎么搭理她了,楚欣然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起,又开机回想着黎皓泽的手机号码。
  那天,黎皓泽再带着楚欣然去偷窥黎皓希身份的途中,他曾经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过给楚欣然。那时候楚欣然的心思都在他要做什么这种问题上,也没有太在意黎皓泽说的话。
  “没想到,我还真有一天能够用得上他。”楚欣然自言自语,她想了好久,终于记起了黎皓泽那个还算比较容易记的手机号码。
  “直接打电话吗?”楚欣然犹疑不决,“冷夜寒会不会知道我的通话记录?不过……罗逸凡都说他知道黎皓泽了,单凭我和黎皓希之前认识这样的关系,打个电话也说得通吧?”
  楚欣然突然觉得自己想的真是太多了,都要逃离这里逃出冷夜寒的手掌心了,干嘛还要在意那么多他的想法?跑都跑了,为什么还要怕被他知道?
  心里这么一想,楚欣然也就释然了,她拿起手机蒙上被子,直接给黎皓泽拨了过去。
  黎皓泽接听了电话,那边很安静,听声音似乎是在楚欣悦工作的甜品店。
  “黎皓泽,是我……楚欣然,你可以出去接听电话么?”楚欣然开场白就这么直接,时间紧迫,她没有太多时间和黎皓泽猜哑谜。
  黎皓泽没多废话,楚欣然听到甜品店门铃铛响了一声,话筒里传来外面有风吹过的声音。
  “真是稀奇呀,没想到你这个小丫头居然会主动给我打来电话。”
  “你少给我打哈哈了,我今天是想和你兴师问罪的。”楚欣然故意把口气弄得很低沉,表现出她好像是个大家长一样的态度,她直问道:“我问你,你对我姐姐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思?”
  “嘛,原来你都已经知道了。”黎皓泽很坦然的承认了,他也没有多问楚欣然到底是怎么知道的,那些都不是重点。
  “告诉我,你对我姐姐是怎样的想法?只是玩玩儿么?毕竟像你们这样的花花公子哥儿们,这种事情真是太常见了。”
  楚欣然说话的口气不是很好,她清楚这是因为自己很紧张,明天就要逃离这里了,所以心里迫于快速了解到黎皓泽的心思,想听他说对楚欣悦是认真的,哪怕暂时对她认真的也好。
  “我也不绕弯子和你说了,实话讲我对你姐姐很有好感,并且可以跟你保证她绝对不会受到任何危险。我这样说,你能不能放心呢?”
  黎皓泽的话让楚欣然一怔,她一时间被弄得有些无语了。
  “怎么了楚丫头?被我的诚心感动得说不出来话了么?”黎皓泽也学着黎皓希一样的称呼叫楚欣然,他带着笑意的口吻让楚欣然想起了黎皓泽救她的那个夜晚。
  许久,楚欣然才点了点头,“那好,既然这样,我希望今天姐姐工作结束之后,你可以把她带去一个别人找不到的地方。但是,你给我记好了,不许打我姐姐的主意!她很单纯的!”
  楚欣然的警告声有些尖锐,她太怕楚欣悦会因为自己受到什么样的伤害。
  “这一点你尽管放心,我不是那种见到女人就失去理智的型男哟。”黎皓泽开玩笑的口气让楚欣然稍稍缓解了一丝紧张,她的嘴角不知觉的弯起一抹弧度。
  “行了,我想说的就这些,其它的再联系。”楚欣然说完就挂断了通话,掀开被之左右的瞅了瞅,房间里依然只有她一个人,缓缓摊开掌心,手心已经被冷汗浸湿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