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一场别扭的婚礼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夜无眠,早上七点半,天终于亮透了。
  楚欣然经过这一折腾有些感冒,她有气无力的靠在床头早饭也沒吃。
  房门被人轻轻敲响,罗逸凡在外面询问,“丫头,我可以进來么。”
  一听见罗逸凡的声音,楚欣然就气不打一处來,她本不想让罗逸凡进房间的,但是心里面又憋着一口气想要发泄,于是沒好气儿的道:“进來,”
  得到楚欣然的许可,罗逸凡推门而入,看到摆放在床头桌上还沒有动过的早餐,他眉头轻轻一蹙有些担心,“丫头,不管心里怎样别扭,也不能用糟蹋自己身体的方式去恨别人。”
  “我恨的就是你,”楚欣然的导火索一下子被点燃,她一把拽开被子从床上站起來,“罗逸凡,我真是看错了你,这么久以來你都知道冷夜寒是怎样的想法,在我面前却装作沒事儿人一样只字不提,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这就是你说的真心为我着想么。是吗。,”
  楚欣然歇斯底里的冲着罗逸凡大喊大叫,看着她这副模样,罗逸凡沒有为自己做什么辩解,他的心里是真的关心楚欣然,是否辩解已经显得不重要了。
  “说话啊,你怎么不吭声了。你倒是说句话呀。,”楚欣然泪流满面的嚷嚷着,罗逸凡不吱声,她剩下的也就只有大声哭泣。
  罗逸凡站在那里看着楚欣然,他哭了许久还沒有要停下的意思,罗逸凡犹豫着把手帕放在了楚欣然的面前,“丫头,既然你这么讨厌看到我,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我先出去了。”
  罗逸凡只是想看看楚欣然怎么样了,现在也看到了,他是时候离开这个房间里。
  楚欣然本來心里还有好多要说要发泄的话和情绪,结果罗逸凡却沒有像以前那样劝慰她或者哄她,而是直接走出了房间,让楚欣然心里更加憋得慌。
  楚欣然抓起罗逸凡的手帕,用力地狠狠的扔了出去,“谁要你的关心,黄鼠狼给鸡拜年你沒安好心,我才不要,我才不需要呢,”
  ……
  周末,霍家的婚礼如期在本宅举行。
  霍庭恩被迫与谢雨朵结婚,整个婚礼现场新郎沒有任何表情,新娘谢雨朵脸上也带着各种纠结的神色。在他们两人从铺满鲜花的引道上走过时,霍庭恩惊讶的发现了楚欣然。
  她的身边站着冷夜寒,虽然有披散着的长直发和刘海儿遮挡着脸,却丝毫遮挡不住楚欣然已经哭得红肿的双眼和额头上微微露出的淤青。
  “然然……”霍庭恩在心中念着楚欣然的名字,看她样子也知道一定被冷夜寒冷待了。
  “庭恩。”谢雨朵在霍庭恩身边小声的提醒着他,而且她也见到了坐在宾客里的楚欣然。
  “我心里有数,用不着你提醒。”霍庭恩瞥了眼谢雨朵,口气十分恶劣。
  看着今天有些别扭的新人从眼前走过,楚欣然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她知道霍庭恩对谢雨朵沒有感情,这种被逼结婚的感觉和她被迫留在冷夜寒身边差不多少。
  “见到了老情人结婚,心里难过了是么。”冷夜寒讥讽的言语让楚欣然心生愤怒。
  “庭恩哥哥只是我青梅竹马的哥哥,不是什么老情人,请你注意你的口气,”
  “私奔的事情都能做得出來,还好意思说是哥哥。”
  “冷夜寒,”楚欣然碍于身边有人,沒办法大声冲着冷夜寒喊叫,她尽可能的压低声音与冷夜寒说话,毕竟今天的婚礼如果出现任何差池,对于霍庭恩來说也不是什么好事。
  “现在霍庭恩也已经结婚了,你这颗心该浇灭了吧。要是再继续缠着霍庭恩不放,岂不是对人家新娘子很不公平。”
  冷夜寒的心让楚欣然心里瞬间变得更加不舒服,她和谢雨朵接触的不多,可是也能感受得到谢雨朵对霍庭恩的爱意,那是从眼神里不自然的流露而出的,她不想伤害谢雨朵。
  “谢谢你的提醒,我不会再让你有机会伤害庭恩哥哥。”
  冷夜寒微微一笑,“伤害他的并不是我,而是看你怎样决定。”
  楚欣然瞥了眼冷夜寒,霍庭恩的事情暂时也就这样了,她现在比较惦记的是楚欣悦,不知道楚欣悦是否被黎皓泽好好的保护着。知道她一切举动的冷夜寒是否找过楚欣悦麻烦。
  楚欣然偷偷瞄着來宾,她恨奇怪,上次霍家舞会黎皓泽还出席了,怎么今天的婚礼竟然都沒有來。看看时间,难道这会儿他是在保护楚欣悦么。
  ……
  不太和谐的婚礼仪式完成,谢雨朵局促不安的坐在新婚房间。
  浴室里的水流声停止,不大一会儿,霍庭恩腰间维系着一条浴巾推开门走了出來。
  见他半身裸露在外的健康麦色皮肤、不带一丝赘肉的完美精壮身形,谢雨朵的心难以抑制的狂跳不止,手心里也已经全都是冷汗。
  随着霍庭恩的走进,谢雨朵身子往左侧挪了挪,她支支吾吾道:“庭恩,这天……天很冷,你这样子会……会着凉的……”
  “呵,你很关心我啊。”霍庭恩脸色露出嘲讽的笑意,不顾谢雨朵的躲避靠近她,居高临下的倪视着这个在他心中形象变得不太美好的谢家大小姐。
  “谢雨朵,你要继续装纯真装无辜到什么时候。每天这样伪装自己到底累不累。不如我帮你卸下伪装坦然一些面对怎么样。”
  霍庭恩的话让谢雨朵心砰砰直跳,胆小的心谁都会有。谢雨朵虽然坚持一切想要嫁给霍庭恩,可是当某些事情來临之际,她还是难免害怕不知道霍庭恩会怎样对待自己。
  “庭恩,你……不要这样……”谢雨朵想要躲避,可是她现在已经处于无处可逃的局面。
  “不要怎样。你希望我怎样做才满意。”霍庭恩一手捏着谢雨朵的下巴,眼神里带着骇人的暗光,“你让我对你放松戒备,转身就把我的事情告诉给了霍海东,这种做法还真是够绝啊,我得怎么奖励你才好呢。”
  “庭恩……”谢雨朵很想为自己的行为辩解,但是话到嘴边她又觉得辩解无用。
  霍庭恩一把推倒谢雨朵随即欺身而至,她吓得想躲开却无处可逃,“庭恩,我是为你着想才会这样做的,你知道……你们根本就跑不掉……”
  “你少跟我废话,”霍庭恩恨恨地打断谢雨朵的话,“今天是咱们的新婚夜,不要去提其他人好不好。要是老爷子因为某个人知道了我今天的举动,岂不是又要生气失望了么。”
  霍庭恩口口声声在明里暗里的责怪谢雨朵,裸露的皮肤碰触到谢雨朵的身体,她的身体一阵一阵颤栗,原來真真正正面对她时是这样瘆人的感觉。
  “庭恩,求你不要……”谢雨朵忍不住乞求起霍庭恩,她现在很害怕,说不出來的惧怕。
  “你不是一心想要嫁给我么。今天我已经按照你们的心意完成了婚礼,咱们都是合法的夫妻了,你还扭扭捏捏个什么劲儿。难道这不是你期盼已久的事情么。”
  “不……不是……”谢雨朵的眼泪已经流了下來,“庭恩,我……我跟你说出我自己的真是感受,楚欣然即便和你一起离开,她的心里也只会有冷夜寒一个人。”
  “你说什么。,”一听谢雨朵提起这样的话題,霍庭恩恨不得一下子掐死她。
  “我说的是实话,”谢雨朵眼泪湮沒在发丝里,这话她憋在心里许久了,今天终于可以有机会说出口,“这是我身为女人的第六感,上次霍家舞会我就发现了,楚欣然心里绝对自由冷夜寒一个人,而冷夜寒他……也只是在意楚欣然,”
  “住口,你给我住口听见沒有。,”霍庭恩大喊着咆哮着,他不想听见这样的话。
  “就算你让我住口,我说的也是事实,”谢雨朵突然鼓足了勇气,既然话題已经完全打开了,倒不如一口气说出话來。
  “庭恩,我对你是一见倾心的,是真真正正的感情,为什么你就不能正眼看一看我。楚欣然明明心中沒有你,你却为何……一定要关注她。关注一个根本不在意你这份感情的女孩,然后一个人独自舔舐心头的伤口,你这样糟蹋自己又是何必呢。”
  谢雨朵是真心实意喜欢着霍庭恩,也从那份喜欢慢慢的变成了深爱,她不怕被霍庭恩一次次用难听的言语和态度对待,降低自尊态度放低,只为让那个心仪的男人多注意她一点点。
  谢雨朵真的很想用自己的方式打开霍庭恩的心结,她宁愿承受霍庭恩说的“既然敢嫁给他,就要承受相应的代价”这种话。
  “何必呢,”霍庭恩冷笑,一把扯开谢雨朵的婚纱裹胸。
  “庭恩,不要……”谢雨朵蜷起身子,双手护在胸前。
  “不要,这才刚刚开始就说不要,你以为过程会有多久,”霍庭恩现在是一头狂怒暴躁的野兽,他恨不得啃掉身下看似羸弱模样楚楚可怜的谢雨朵。
  “庭恩……不……”谢雨朵脸上带着恳求的神色,她已经被霍庭恩吓得全身颤抖嘴唇也失去了颜色,可是此时此刻的霍庭恩完全沒有了理智,他只想撕碎眼前这个虚伪的女人。
  霍庭恩三下两下撕裂谢雨朵的婚衣,那代表着纯洁美好与向往的婚纱瞬间变成片缕,飘飘荡荡在空气中散落在地,如同谢雨朵此时的心一样,被人用脚狠狠地踩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