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暗放冷箭误生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搞个这么难看的照片粘在这里,真是自恋,”楚欣然嘴里嘟囔着,但是嘴角却不知然的浮起了一丝丝浅浅的笑意。
  “冷夜寒一定不会主动做这种事,说不定是罗逸凡呢。”但凡有这一类的事情出现,楚欣然想当然的认定是罗逸凡所为。
  想想最近和罗逸凡之间看似冷淡的相处,楚欣然心里又是一阵酸楚在随波荡漾,“或许……应该和他说说话的吧,毕竟……毕竟已经快到新年了……”
  无意之中,自己提起了元旦,楚欣然的表情又变得万分落寞哀伤“不知道……冷夜寒和梁美婷的订婚仪式会是怎样,不用想都知道,隆重浪漫自然是少不了的……”
  ……
  圣诞节刚刚过去,冷夜寒又迎來了一件让他比较棘手的事。
  一大早,冷希希就一脸神色慌张的在走廊里狂奔,门也沒敲的闯进冷夜寒的房间。
  “哥,你快看这个新闻,”冷希希拿出手机给刚刚从浴室走出來的冷夜寒看,“这是今天早上C市的最新新闻,竟然全都是你和楚欣然的照片,而且不仅如此,旁边还配有文字呢,”
  冷夜寒瞅都沒瞅冷希希一眼,直接走进了衣帽间,“那个新闻我凌晨的时候已经看到了。”
  “看到了,”冷希希惊讶的瞪着眼睛,冷夜寒在衣帽间换衣服她不方便进,于是倚着衣帽间门口隔着移门问冷夜寒,“你说……这会是谁放上去的,梁美婷么,”
  “不是她。”冷夜寒很肯定的否认了冷希希的猜测。
  “为什么不是她,你怎么就那么有把握不是,”梁美婷早已经在冷希希心里黑化了,她才不相信那个刁蛮任性的梁二小姐是清白的。
  “曝光我的事情对梁美婷沒有好处,她宁肯委屈自己把这件事吞进肚子里不和任何人说起,然后无风无浪的和我把婚结了,也不会曝光这种照片來打自己的脸。”
  “说得也是啊,可是……到底是什么人针对楚欣然,”
  “你怎么不觉得是在针对我呢,”冷夜寒换好衣服从衣帽间走出來,在冷希希额头力度不轻的弹了一下,“榆木脑袋,这个很难猜么,谁想带走楚欣然,当然就是谁在暗中对付我。”
  “你说是霍庭恩,,”冷希希一声怪叫,随即摇了摇头,“不可能,那小子我见过,虽然沒有太多交流……其实也算沒有交流吧,但是我觉得他既然想要带走楚欣然,应该是想保护她的,绝对不会做出曝光这种事把关心的人抛到风头浪尖上去吧,”
  “听你这样分析,我收回刚才对你‘榆木脑袋’的评价。”冷夜寒笑着掐了掐冷希希的脸。
  “干嘛掐人家脸呀,”冷希希拽开冷夜寒的手,一脸不解的望着他,“哥,你都摊上这样的事儿了,怎么一点都不显得着急呢,”
  “急有用么,”冷夜寒反问道。
  “沒……我觉得沒什么用。”冷希希摇头。
  冷夜寒走到沙发那儿坐下,点燃一支烟深吸了口后轻轻吐出,“事情如果和霍庭恩沒有关系,必然会和霍海东有关,不过这些照片的真正來源,应该与霍庭恩拖不了干系。”
  “霍海东,”冷希希更加纳闷儿了,“我记得……那天带回楚欣然之后,你和逸凡哥哥不仅一次说起过霍海东这个人。她既然可以把楚欣然的行踪告诉给你,应该不会针对你吧,”
  “虽然那个时候他是偏移向这边的,可是不代表一个月后他还是那样的想法。只要有机会可以扳倒我,我觉得谁都会把握机会明箭暗箭的投來。”
  冷夜寒的话让冷希希一时间无法很好的消化掉,她又拿起手机看着上面的新闻画面,,C市举足轻重的人物冷夜寒,竟然在即将有婚约的情况下与学生妹交往非同寻常疑似援.交。
  这个长长的大标題太震撼也十分吸引人,可是事实却并非如此。
  ……
  楚欣然倚着沙发摆弄手机,因为冷夜寒的关系,她平时也不怎么浏览网页更不聊天。可是今天,楚欣然说不出來心里是怎样的感觉,总想点开手机浏览器看看最近有什么样的新闻。
  手机满屏都是明星娱乐,楚欣然翻了翻觉得沒什么意思,不禁叹了一口气,“这就是我不愿意浏览网页的原因,真是沒有丁点儿兴趣。”
  手指动了动刚要关掉网页,楚欣然想了想又打开百度,在百度贴吧搜索进入了C市的贴吧地址。楚欣然不知道自己要看贴吧什么内容,她只是下意识的想要看看,不过这次沒有辜负楚欣然的想法,她果然见到了让人惊诧不已的新信息。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楚欣然惊得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紧盯着手机屏幕,那一张张不同时期的画面,让楚欣然回忆起和冷夜寒相识后的点点滴滴。
  手机从手里无力的掉在腿上,楚欣然顾不得被砸到的痛,整个人怔在了那里,“是冷夜寒做的么,还是……梁美婷,”
  刁蛮任性的梁二小姐给人的印象中真的非常不好,不仅冷希希一个人认为是她做的,就连楚欣然第一反应都是这样觉得。
  可是冷静下來想想,楚欣然想到了和冷夜寒一样的问題。梁美婷订婚仪式在即,她似乎沒有什么理由在这个时候制造生非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冷夜寒就更不会了,他的身份非同一般,一点点的负面信息都是对他的致命打击。冷冷夜寒本身并不希望太多人知道他和楚欣然之间的关系,最好别有人知道。
  虽说冷夜寒偶尔会带楚欣然出席一些场面,不过他以往也会带不同的女伴出席,这一点不会惹人关注和怀疑。再加上楚欣然每一次的着装也不相同,间隔的时间又比较长,很快就容易被人忘记,所以也是不必担心的事。
  “如果不是他们两个的话,那会是谁,是谁,黎……黎皓希吗,还……还是……黎皓泽,”楚欣然现在脑袋里面已经乱糟糟的了,她想到了所有人,却唯独沒有去怀疑霍庭恩。
  ……
  “谢雨朵,”
  霍家大宅的阳光花房里,传來霍庭恩暴躁如雷的声音。
  谢雨朵正在花房里给花们浇水,一听到霍庭恩这般暴怒的声音,她的手一抖浇水壶掉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咣当声。
  霍庭恩全身带着杀气走进花房,挥退佣人直奔谢雨朵。见霍庭恩气势汹汹的走來,谢雨朵脚步连连后退,最终被他逼近了花房的角落无处可躲。
  “庭……庭恩,你……这是要干什么,”谢雨朵不敢去看霍庭恩的眼睛,他现在双眼通红,似乎随时可能做出失去理智的过激行为。
  “这是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霍庭恩举起手里的报纸,厉声质问谢雨朵。
  谢雨朵一脸茫然的瞅着霍庭恩手中的报纸,“我不明你在说什么,”
  “你不知道,你会不知道,”霍庭恩愤怒的把报纸甩在谢雨朵脸上。
  报纸掉在谢雨朵手上,她忍着脸上的疼打开报纸,顿时被那大幅标題震惊得说不出话來。
  “装,你继续装,”霍庭恩手指着谢雨朵,今天的新闻简直快要让他气炸了肺,“照片是哪里來的,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碰过我手机的人只有你一个,发布新闻信息的报社是老爷子的挚友,如果不是你把照片给了他,他怎么可能得到,你说,你要怎样跟我解释,,”
  “庭恩……这事不怨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是看到你手机沒电了,所以充电……”谢雨朵不知道该怎样给自己辩解,她知道说出來霍庭恩也不相信。
  “你给我手机充电,你可真够好心啊,”霍庭恩嘴角露出鄙夷的冷笑,“我那样对你,你还主动为我着想,我是不是该好好谢谢你嗯,”
  “庭恩……”谢雨朵摇头,她真后悔当时去动霍庭恩的手机,明知道因为上次电子邮件的事霍庭恩就对她心存戒备,还不往心里去好心的替他给手机充电。
  霍庭恩心头怒火中烧,手机里的照片是他几个月來跟拍的,当时是打算到了合适的时机发到媒体曝光破坏冷夜寒的名声,打击到他可以伺机解救楚欣然的处境。
  可是后來一想连同楚欣然一同曝光未免太过残忍,于是霍庭恩打消了这个念头,只是将这些照片储存在了手机外接内存卡内,并且设置隐藏不在手机内存中显示。
  昨天晚上,霍庭恩整理完文件想要打电话却找不到手机。见他寻找东西,谢雨朵才猛地想起她看到霍庭恩的手机沒电了,所以在去偏厅的时候顺便拿去充电,不过忘记拿回來了。
  在霍庭恩发火之前,谢雨朵连忙跑去偏厅取回他的手机,把手机送回霍庭恩手中时,十分识相的借口躲出房间避开了霍庭恩可能出现的愤怒。
  当时霍庭恩看着依然关机中的手机,心想偏厅平时除了谢雨朵去看书沒有其他人去,再加上开机之后接到电话说他一直处于关机中,霍庭恩才沒有多想把这一页暂时翻了过去。
  但是今天早上的新闻一出來,霍庭恩再也无法当做这件事沒有发生,并且马上联想到谢雨朵应该是把手机给了霍海东,她之后从房间出去也一定是与霍海东商议发布新闻的事。
  在痛恨自己一次沒记性两次疏忽大意时,霍庭恩怒不可遏的來到阳光花房找谢雨朵质问,此时谢雨朵在霍庭恩的眼中,就跟带着人皮面具的邪恶巫婆一样可恶可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