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接二连三的事端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说什么傻话呢……”楚欣然神色不太自然的转过身去。
  “傻不傻的,以后就知道了,这个报道其实也挺好的,提前打个预防针嘛。”冷希希看起來信心十足,丝毫不担心楚欣然和冷夜寒的关系会出现什么分歧。
  提起报道,楚欣然的心自然又是一紧。冷希希沒太注意她此刻的心理变化,在窗边的角柜里翻找着东西,“我记得明明把副本放在这里來,怎么找不到了呢。”
  “副本。什么副本。”楚欣然凑过去。
  “就是我哥哥和姐姐以前的录像呀,哥哥那里有一个,我这儿的是副本。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一直沒有拿出來看过,因为怕睹物思人触景伤情。”
  冷希希一边说着手里还一边翻找着,终于在属于在角柜下面格子放置的一堆书本中,找到了曾经她不敢去触及的回忆。
  “找到了,就是这个,”冷希希笑着在楚欣然面前晃了晃DVD,随着时间的沉淀,冷希希已经把对姐姐思念压在心底,她用笑容怀念曾经的冷汐颜,想必也是冷汐颜想要看到的吧。
  “走,我们去看DVD,”冷希希拉着楚欣然的手离开书房,一路快步走去冷希希的房间。
  一路上,楚欣然感觉自己就像个提线木偶一样任由冷希希带着走,她的心此刻正在开足马力狂速跳动,因为很快就要看到曾经的冷夜寒和冷汐颜的画面,那将会是怎样一副情景。
  冷希希房间拉起遮光窗帘,和楚欣然一同观看DVD。
  楚欣然这辈子都无法忘记,当年清新甜美的冷汐颜是多么的深入人心,还有曾经青葱年华的冷夜寒,他虽然沉默可是却不像现在这般冷漠。
  “看过这个之后我才深刻感悟,彻底明白了为什么在提起你姐姐的时候,你会有那样的感情。”楚欣然眼角湿润,这里的每一个镜头每句平实言语,都让她的心感受到强烈的温暖。
  如果把冷夜寒形容成一块寒冰,那么冷汐颜绝对是灿烂的炫日明媚的阳光。
  “你哭了。”冷希希看着楚欣然问道。
  “我……是感动的……”楚欣然连忙擦掉眼泪,她不仅仅是被画面里的那些浓浓亲情所感动,还有为冷夜寒长久以來的纠结痛苦感到心疼而落泪。
  ……
  冷家宅院
  冷夜寒刚要走进门厅,就听到身后有车子开进來的声音,他眉头一皱转过身看去,果然是他猜测的那样,梁美婷神色不悦的从车里走了出來。
  “寒,那些照片到底怎么回事。”
  冷夜寒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质问的梁美婷,他懒得多解释,“就是那么一回事。”
  “什么那么回事。具体是怎么回事。咱们两个马上就要订婚了,你搞出这样的事,让我……让我家的脸面往哪里放嘛,”
  梁美婷快被气爆炸了,她当时看到照片的时候就直接撕了报纸,本想等冷夜寒先给自己一个解释,可是过了这么久他都沒有任何动静,非逼得梁美婷亲自上门兴师问罪。
  “她在我这里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也知道,何必这么在意呢。”冷夜寒的口气很淡定也很无所谓,大有一种“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的意思。
  “你这样就算解释了么。我想听的不是这个,”
  “你想听什么。非得要听到一些确切的事实才满意是么。”冷夜寒瞥了眼梁美婷,他的冷淡态度让梁美婷的怒火更加飙升,可是心里难免会有些害怕。
  “寒,那……发生了这样的事,我们的订婚仪式是不是要……”
  “延后吧。”冷夜寒淡淡的回道。
  “延后。,”梁美婷抓狂了,她本想和冷夜寒说不要等元旦后了,最好现在就举行,这样也可以抵消目前爆料照片的事,谁知道冷夜寒竟然又说延后。
  “不延后也可以,直接取消吧。”冷夜寒说完转身欲走,梁美婷上前一把拽住了他的手。
  “等等,寒,我……我同意延后,你不要……不要取消婚约……”梁美婷慌了,她可以等,只要不是取消婚约、还有那个承诺在,等多久都沒有问題。
  “这件事我现在不想再提,你回去吧。”冷夜寒推开梁美婷的手,径自走进门厅。
  “寒,”梁美婷在冷夜寒身后寒他,可是冷夜寒头也沒回,把梁美婷气得够呛,不过他总算沒有说就此取消婚约的话。
  “楚欣然,都怪这个楚欣然,”梁美婷用力扭扯着手里的包包带,她愤恨的紧蹙秀眉贝齿咬着娇唇,恨不得把楚欣然立即千刀万剐。
  ……
  一转眼,元旦过去了。
  楚欣然不知道冷家过去几年的新年是不是也是这样冷情,她只知道今年的新年冷家气氛冷清的让人感觉全身发寒,空旷的感觉十分不舒服。
  “你想什么呢。都不说话。”冷希希窝在沙发里,一边玩着掌上游戏机一边问楚欣然。
  “沒……沒什么……”楚欣然低下头摆弄着手指,其实她不仅在感慨冷家的气氛,还在心里惦记着楚欣悦。
  圣诞节和元旦都过去了,楚欣然不知道沒有自己陪在身边,楚欣悦怎么度过这种节日的。
  “我家的气氛这么多年都是这样,我也习惯了,要不是哥哥要求我最近不要总是跑出去的话,我一定是和姐夫在一起过新年呢。”
  冷希希口气有些抱怨,楚欣然知道她又想起了乐敬文,“你家哥哥那么多,还有姐夫和外甥女,难道都不在一起热闹热闹的么。”
  “哥哥们的热闹我不清楚,我姐夫是个喜欢安静的人,以前我都在他家。”只要一提起乐敬文,冷希希的眼底就流放着光彩,但是很快她的神色又黯淡了下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脱离戒备期,算了,我不玩了。”冷希希有些心烦气躁,把掌上游戏机一丢,抱起了沙发垫子靠在那里。
  “那就看会儿电视吧。”楚欣然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在冷家这么久,她其实都不怎么看电视,电视机一打开,直接就是当地的新闻频道。
  “本台最新消息,罗翔企划继12月29日下属子公司爆炸案之后,今日再被内部相关人士匿名举报出现食品安全问題。现罗翔企划食品业整体停产接受检查。”
  “什么。,”见此新闻,冷希希扔掉手里的沙发垫子,噌地一下站起了起來,“是逸东哥哥的公司,12月29日……这不是五天前的是吗。可是……哥哥他们为什么都沒有提起。”
  冷希希的话让楚欣然心里倍感紧张,她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初衷,现在会完全因为冷夜寒和罗家兄弟的事情而上心焦急。
  “难怪……最近几乎看不到他们,原來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冷希希说完,拽起披肩搭在身上就往房间外走去。
  “你去哪里。”楚欣然忙跟在她身后问道。
  “他们不在主宅,我知道在什么地方,”冷希希开门出去,楚欣然虽然一头雾水,不过脚步也沒敢迟疑,连忙追着冷希希身后向跑出去。
  ……
  冷家宅院后.庭,那间别墅二楼书房果然亮着灯。
  “下属子公司爆炸事件,和举报食品安全问題是同一伙人所为。”罗逸东神情泰若自然的说着,那种感觉就好像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丝毫不着急。
  “是我疏忽了,竟然让外人混进了公司。”罗逸凡脸上流露出自责的神色,这些事本应是他负责的,但是中间却出了纰漏。
  “这件事和你无关,谁也不能保证会有什么样的人出现。”罗逸东安慰弟弟,他不希望看到罗逸凡如此内疚的样子,“再说了,就算最初沒有被人混进來,也一样可以从内部出内奸。”
  “逸东说的沒错,所以逸凡你不需要自责。”冷夜寒说完,脸上也露出抱歉的神色,“如果真要追究起因,其实都是因为我。”
  “大哥,”罗逸凡制止冷夜寒的歉疚,“好了好了,你们不要这样说了,我不内疚成了吧。”
  听完罗逸凡这么说,冷夜寒和罗逸东相视微微一笑,冷夜寒道:“事情总会有解决的办法,只不过是时间问題而已,目前情况怎么样。”
  罗逸东深吸了一口烟,靠在沙发上轻轻吐出云雾,“虽然食品业停止生产接受检查,但是各大超市卖场的销售因为合同关系不能断货,所以暂时只好从总部发运。这样一來,成本以及其它事项都提升了,利润却相对降低许多。”
  “暗地里发冷箭的人并不是真的针对逸东,主要原因还是在我的身上。”冷夜寒心里明镜一样,他大致已经猜到了背地里做这件事的人是谁。
  “是……霍庭恩么。”罗逸凡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逸凡……”罗逸东想要制止罗逸凡的发言,但是话已出口,他不想收回來。
  “其实你们都心知肚明,针对罗翔企划,自然因为我们是冷家的养子,这件事不是针对义父的,当然和大哥有关系。大哥心里应该很清楚,上次你那样把丫头带回來,霍庭恩又被迫和谢家小姐成婚,他心里可是记恨着你呢,这么快就发生了这些事,说他是清白的谁信。”
  “逸凡说的沒错。”沉默了半天的冷夜寒看向罗逸东,“你和我一样,早就已经调查清楚是谁做的手脚,只是不想说得太清楚而已。毕竟霍庭恩做这事沒打算进行隐瞒,他是明目张胆的來,分明是对我们进行**裸的挑战。”
  书房门外,冷希希一脸愕然的望着已经惊呆的楚欣然。
  “楚欣然……”她轻轻唤了声楚欣然的名字,许久,楚欣然才终于反应过來。
  “庭恩哥哥。竟然会是他……庭恩哥哥做的这种事。不……不……”楚欣然内心无法接受一向温柔青梅竹马霍庭恩是这样的人,而且他做这种事的理由竟然是为了自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