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画室打斗矛盾起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齐海峰的画室,就在楚欣然学校附近的一栋写字楼上。
  “齐老师,这幅画也是准备参展的么。”楚欣然一边给齐海峰挑颜料,一边问道。
  齐海峰手拿钉枪,刚刚绷好了一幅油画布框,放在画架子上笑了下,“不是的,记得你曾经说过,在毕业之前希望可以一同作画,所以这幅就作为你毕业之后的留念吧。希望楚欣然同学离开母校开始全新生活的同时,不要忘记曾经有我这样一位授业恩师。”
  齐海峰说着玩笑话,楚欣然脸红了,“我怎么可能忘记老师嘛,放心吧,我就算忘记谁都不会忘记齐老师的。”
  “那你会不会忘记我呀。”冷希希也过來凑个热闹,“楚欣然,我可不允许你把我给忘记了,不然的话我可就要吃醋咯,”
  “好啦,你这样吵吵闹闹的存在感十足,我更不可能忘记你了。”楚欣然说完这话,眼底忽地一闪而过某种伤痛的神色,她忙低下头继续挑颜料,不让其他两个人见到她的异样情绪。
  “你不可能离开我,不如毕业之后咱俩一起合住吧。”冷希希话里有话,楚欣然手一抖。
  “这个……呃……”楚欣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冷希希,她分明是故意这样说的。就在这时,齐海峰那边画布也都绷紧了,她立刻找了个借口开脱,“画框也弄好了,齐老师,现在咱俩是不是可以一起画画了。”
  “可以,一起來吧。”齐海峰把一套油画笔给了楚欣然。
  “你们两个画画,是不是打算把我晾在一边呀。”冷希希嘟着嘴,她想说的话还沒有和齐海峰说呢,自然也知道在作画的时候他们很怕有人出声打扰。
  楚欣然了解冷希希的意思,虽说她是有意思想问齐海峰一些关于乐敬文的事,可是真要开口的话又有些不好意思了。
  “齐老师,上次举办画展的乐先生……也就是希希的姐夫,这次还要和你一起举办画展么。”楚欣然说完,给冷希希使了一个眼神。
  齐海峰早就观察出了冷希希听到乐敬文时的表情变化,他微微一笑,“这次画展他不和我一起联合举办,因为国外有邀需要他些一份学术报告,其中少不了自我实践这个重要的缓解,所以近几个月内他都会很忙,估计不会有时间去做其它事。”
  这种回答让冷希希很满意,她就是想听齐海峰说乐敬文很忙,甚至忙的都沒时间出去应酬。只要乐敬文不出门不应酬,也就证明他沒有机会接触其她的女人。
  “听到你姐夫近况,就不惦记了吧。”楚欣然语带双关问冷希希,她满意的笑着点点头。
  “你们快点儿画画吧,我不会再出声打扰你们的,不过……如果有打下手的事情需要我做的话,就尽管吩咐吧,”
  “你真容易满足。”楚欣然做了个口型,冷希希笑着撇了撇嘴角。
  ……
  寒假期间,楚欣然与冷希希前后去过齐海峰的画室五六次,罗逸凡每次都会守在画室外这栋写字楼单层的休闲区,不让齐海峰知道两个女生背后还有个保护人存在。
  两个人共同作画速度上会上升许多,,再加上楚欣然大学几年來与齐海峰的师生默契程度,所以绘画的过程还是比较迅速的。转眼的时间,这已经是他们画的第二幅了。
  这些日子的共同作画,每当楚欣然离开之后,齐海峰会做当天的画面整理,眼看着这幅画就要完成了,今天画室里却來了不速之客。
  静寂的画室偶尔听见用毛边纸擦油画笔的声音,冷希希安静的坐在一旁,这时画室的门被人突然推开,当看到走进來的是冷夜寒时,楚欣然全身的血液瞬间从脚底开始凝固。
  冷希希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身,神色慌张的看着冷夜寒,“哥……哥,你你……你怎么來了。”冷希希在给冷夜寒使眼神儿,希望他至少在这里给楚欣然六个面子,只说是她哥哥。
  不过,冷夜寒直接忽视了冷希希的眼神儿,他酝酿着不平静气息的眸子看向与齐海峰坐在一起的楚欣然,她身子一僵,手中的画笔啪嗒一声掉在了调色盘上。
  “你是……”齐海峰并不认识冷夜寒,对于这个突然闯进來的人心中感到不满,却也能够感觉到來自于冷夜寒身上的浓浓杀气。齐海峰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受。为何会觉得冷夜寒身上的是杀气而不是别的什么气息。
  被齐海峰询问身份,冷夜寒露出一抹冷笑,“我是谁。你不如问问她。”
  “冷夜寒,你够了,”楚欣然大喊着起身冲过去,一把拽住冷夜寒的胳膊冲他大叫:“你來这里是什么意思。是來威胁我的么。我只不过和齐老师一起画个画而已,因为马上就要毕业了,我想在大学生活的最后几个月里留下点点美好的回忆,难道这样也不行么。”
  “美好回忆。和他。”冷夜寒甩开楚欣然的手,一手捏着她的下巴抬起她的头,“姓楚的丫头,你当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是么。你觉得,如果沒有我的默许,你可以和你的齐老师还有你的皓希小朋友见面吗。能么。”
  听冷夜寒这样一说,楚欣然整个人怔住了,好久,她的视线才慢慢游移,果然罗逸凡站在画室门口。这也就是寓意着罗逸凡知道冷夜寒來,却沒有拦着他或者电话i型呢系告诉自己,可能和黎皓希见过面的事儿也是罗逸凡说的。
  “叛徒,”楚欣然恨恨地瞪了罗逸凡一眼。
  “逸凡哥哥。”冷希希也有些不明白了,她知道罗逸凡一向都很在意楚欣然的,可是今天是不是真的是他沒有拦住冷夜寒故意让他來破坏的。毕竟最近出來的的确是太频繁了。
  罗逸凡只是轻轻的摇了下头,他沒有给自己做辩解。
  “我不管你是谁,马上放开她离开这里,”齐海峰也放下画笔站在冷夜寒面前,他不能容许自己的学生被人如此对待。
  “我要是不放呢。而且还想带走她,你能把我怎样。”冷夜寒用一股无法形容的口气和眼神儿看着齐海峰,他的态度带着十足的挑衅味道。
  齐海峰还是第一次见到像冷夜寒这样傲慢无礼而且还十分霸道的人,身为男人并且还是楚欣然老师的他他无法忍受冷夜寒的态度,上前一步把楚欣然拽到身后,“我不允许你把她带走,并且请你马上离开这里,不然的话我要报警了。”
  “齐老师……”楚欣然慌了,齐海峰这样做,无疑是像冷夜寒下起了挑战书,她不能让事情向着那样的方向去发展,“齐老师,我和他是认识的,我……我还是先走了……”
  楚欣然说完,绕过齐海峰拽起冷夜寒的胳膊就往外走。
  冷夜寒沒打算继续纠缠,但是当他转身欲走时齐海峰快步走过來,挡在了他们两个人面前,“楚欣然,如果你真的是受这个男人胁迫,沒关系,你可以和我说,我……”
  “你怎样。报警抓我。然后把她从我身边解救走是吗。”冷夜寒脸上带着嘲讽的笑,他这笑容不是针对齐海峰而是在对楚欣然。
  “你这个混蛋,”一向文质彬彬的齐海峰终于被冷夜寒激到愤怒,挥起一拳就朝他打去。
  “齐老师,”楚欣然沒想到齐海峰也会抡起拳头,她惊得大叫出声。
  冷夜寒只轻轻一闪,就躲过了齐海峰的拳头,但是刚才楚欣然喊的竟然是齐海峰而不是他,这让冷夜寒心中特别不爽,他反手一拳又打向齐海峰。
  “齐老师,不要,”楚欣然扑上去想要拉开两个人,她嘴里虽然含着齐海峰,可是那“不要”两个字却是在喊冷夜寒,说到底,在楚欣然心里此时此刻还是齐海峰最重要。
  有了楚欣然的阻拦,冷夜寒的拳头沒有招呼在齐海峰的脸上,不过两个男人之间的战争完全被拉响,他们两人竟然拳头來往扭打在了一起。
  “不,,不要这样,”楚欣然沒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的局面,她眼底充满惊恐全身止不住颤抖,心中恼悔着如果不是自己明知道冷夜寒针对齐海峰还要來这儿,结果惹了大麻烦。
  一旁的冷希希沒想到事情能发展成这种混乱的局面,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要是被乐敬文知道冷夜寒和齐海峰打在了一起,而且还是她和楚欣然一起來的,心中该会怎么想。
  一想到乐敬文可能出现的表情,冷希希更是急得不行,“哥,你这个干嘛呀。齐老师他是姐夫的朋友,你不能对人家这样无理,”
  但是现在这些话对于打斗的人沒有任何作用,冷希希不禁把求救的目光落在了罗逸凡身上,“逸凡哥哥,你快把大哥给拉开呀,”
  罗逸凡眉头紧蹙,他看着冷希希摇了摇头,“不顶用的,这件事还得丫头才能解决。”话说完,罗逸凡意味深长的看向楚欣然。
  看到罗逸凡送來暗示的眼神儿,楚欣然像是被人当头猛地一棒,她心中有一种猜测,可是还不一定成型,罗逸凡的意思会不会真的是那样。
  心里各种搜索答案却无法肯定,眼看着两个人打得“火热”,楚欣然急得刚要开口说什么,只觉得脑袋嗡地一声眼前一黑,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