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流星消逝一瞬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听到罗逸凡说这样的话,正要跑去马路对面的楚欣然突然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他,“你那意思是说,我应该习惯了他这样对我是么。”
  “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知道我沒有那种意思的。”罗逸凡不知道该怎么跟楚欣然表达自己的想法了,他一次次被楚欣然误会,一直以來都是不屑辩解的,可是今天却觉得自己有很多话想要和她说,似乎是不吐不快的感觉。
  “丫头,你冷静一下,咱们好好谈谈行么。你这样子不穿外套的就往外跑,把自己冻坏了气死了,你姐姐怎么办。她还得需要你照顾不是。”
  罗逸凡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话动摇了楚欣然的心,虽然她刚才还说要去找姐姐,但是就这样跑去找楚欣悦,不让她担心才怪呢。况且冷夜寒也绝对不会不作为的吧。说不定就做出上次直面与霍庭恩相对的那种事。
  “不……不要那样,不要……”楚欣然拼命摇着头,她的耳边似乎已经听见了冷夜寒残冷口气奚落她们姐妹的声音。
  “丫头,回來好么。”见楚欣然有些动摇,罗逸凡慢慢的向她走过去。
  在罗逸凡的规劝下,楚欣然的心动摇的厉害,她满脸泪水,脚步也开始向罗逸凡挪动。
  “嘀嘀,,”
  一道刺眼的光照向这边,刺耳的鸣笛声像是在大喊着让楚欣然快点躲开。她猛地转头看向左边,一辆在暴雪中开來的车不停地发出让她躲避的声音。
  楚欣然面色失血一脸惊诧,她想要拔腿跑走,可是双腿也许在雪地中站的太久,她太冷情况也出现的太突然,两条腿像是被灌了铅一样竟然无法挪动。眼看着车子带着风雪呼啸而來,楚欣然下意识的紧紧闭上眼睛,等待终结的那一时刻到來。
  “就这样吧,一切全都了断……”与受人雨夜枪袭那次相差无几的内心独白,楚欣然的眼泪湿了面,她终于要在这份枷锁中彻底的解脱了。
  “丫头,,”
  耳边响起罗逸凡大声呼喊的声音,随即“砰”地一声,楚欣然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可是除了被推开摔倒的疼痛之外并沒有感受到被车子撞飞的冲击感,她不禁一下子睁开眼睛。
  眼前的镜头,楚欣然这辈子都无法忘记。车子撞到的不是她,而是瞬间爆发力把她推开的罗逸凡。而罗逸凡却被车头撞到,巨大的冲击力让他撞碎了车前挡风玻璃,以转体三周做抛物线的弧度重重的摔落在地面上,鲜血顿时在白色雪地上蔓延开來。
  因为雪天的缘故,汽车拉出长长的刹车痕才终于停在前方几十米处,司机只是探出了一下头,发现这边情况危急,又关上车门慌张的开车逃离了现场。
  楚欣然惊诧的望着眼前的景象,颤抖的唇终于发出具有爆破力的凄厉叫声:“不,,”她跌跌撞撞跑到罗逸凡身边,想要扶起他却根本无能为力。
  “丫头……”罗逸凡被撞得不轻,可是即便这样他的脸上还是带着微笑,“你沒事……就……就好了,我……也可以放心了……”
  “不要,,”楚欣然大哭着摇头,“罗逸凡,你不要说这种话,你会沒事的,我马上打急救电话,你一定会沒事的,手……手机,手机呀……”
  楚欣然在身上摸索着找手机,这才发现她沒穿外套就跑出來,手机还在外套衣兜里沒有拿出來,她恨恨地打了自己两巴掌,“楚欣然,你真是能作,你怎么不去死啊你,”
  “丫……丫头……”罗逸凡满是鲜血的手一把握住楚欣然的手,他吃力的摇了摇头,“你不要这样,我……自己可以感觉得到,我的时间不多了……有些话我还沒有说……”
  “不……不会的,你不会有事的,不会……”楚欣然悔恨至极,反握住罗逸凡的手痛哭不已,“我不是要和你生气的,我沒有怪你的意思,因为你……一直以來都对我那么好,我……我是知道你不会像冷夜寒那样,你会包容我……我才那么无理取闹……”
  “我知道,这些我都知道。”罗逸凡的嘴里流出了血,看得出他的内脏已经被撞破,“丫头是善良的,正是如此……我才会任你那样发泄……发泄情绪……”
  “罗逸凡……”楚欣然哭的悲戚,她猛然想起來罗逸凡的手机,于是赶快翻找着他的衣兜,果然手机在呢,马上拨打了120急救电话。
  “我打电话了,救护车马上就到,你很快就会沒事的,会沒事的……”楚欣然身子颤抖得厉害,她好害怕,真的不希望罗逸凡有事。
  “丫头,我……”罗逸凡吃力的伸出另一只手,轻抚上楚欣然流着泪的脸,为她擦掉脸颊上的泪水,“其实我……喜欢你已经……很久了,我……真的很喜欢看到你的脸,生气的……开心的……充满别扭情绪的……”
  “什……什么。”楚欣然愣住了,罗逸凡说喜欢她,这种事……
  “我……真的不想死啊……”罗逸凡脸上终于流露出痛苦的神色,身体是他自己的,他能够感受得到此时是什么样的状况。
  “不会的,你怎么可能死呢。你会沒事的,”楚欣然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现在唯一乞求的就是罗逸凡沒事,她真的不想听到罗逸凡说会离去的这种话。
  “丫头,别哭。”罗逸凡擦掉楚欣然的泪,她的泪水再次滑落到脸上,“我……是经历过生死的人,这条命……也算是捡回來的。我对死亡……其实一向看得很轻,可是现在……我真的舍不下,倒不是舍不得自己……而是……舍不得丢下你……”
  “对呀,你不想丢下我,那就不要再说话,你会好起來的,你会沒事的,”楚欣然心里很焦急,她第一次感觉到时间为何会过得如此漫长。急救车为什么还沒有赶到。
  “好,我不说了……”罗逸凡又努力的笑了笑,“我……这回……再也不会吧啦吧啦说一些话烦你了,丫头……你的耳根子……终于可以……清净……了……”
  断断续续有气无力的话最终说完,罗逸凡的手一沉掉落在雪地上,更多鲜红的血从他的口中耳朵里还有身体伤到的地方涌出,将这条路上的白雪染成了鲜红一片。
  “罗逸凡。罗逸凡。,”楚欣然慌了,她颤抖着身子不停地摇晃着罗逸凡已经毫无气息的身体,“罗逸凡,你不要闭上眼,你醒醒啊,你睁开眼睛看我,跟我说话好不好。,罗逸凡,你不是说舍不得丢下我吗。那你就快点醒來呀,你站起來好吗。罗逸凡,不要,不要,,”
  楚欣然怀抱着罗逸凡,在暴风雪种声嘶力竭的大声哭喊着,住宅区四周的住户都纷纷亮起了灯,也引來了找错方向才知道他们在这里的冷夜寒和冷希希。
  这幅惨象无法用言语來形容,冷夜寒感觉他的天瞬间塌了下來,脑海中浮现的是当年看到冷汐颜遭遇车祸的现场,手里拿着准备给罗逸凡打电话的手机啪嗒一下掉在了地上。
  ……
  医院深夜清冷的走廊,寂静的让人心里发慌发凉。
  当救护车赶到现场时,医生就宣告罗逸凡已经死亡,楚欣然当即昏了过去,经过好半天的急救才终于醒了过來。
  但是楚欣然拒绝待在病房里,冷希希搀扶着她來到冷夜寒与罗逸凡这边,就连乐敬文也來了,不过他把乐馨儿安排在了亲属家沒有一同带來。
  罗逸凡的死给楚欣然造成了很大的打击,她的内心收到了极大的重创,再加上之前冷希希转达了冷夜寒想要让楚欣然知道的事,她的内心更是悔恨交加无法比拟。
  “你不好好待在病房里,跑來这儿做什么。”冷夜寒态度极冷的推了楚欣然一把,她脚下踉跄着倒退两步扶住了墙上的扶手。
  被冷夜寒这样对待,楚欣然此刻无话好说,她不怪冷夜寒这样的态度,也看得出一直沒有说话的罗逸东眼底流露出的非善气息。
  冷希希扶住楚欣然,在她耳边低语:“楚欣然,我哥说的沒错,你现在待在这里的确不太合适,咱们还是先回病房吧。”
  楚欣然还想说什么,可是当她看到冷夜寒暗潭一般的眼眸时,还是点了点头由冷希希搀扶着往病房的方向走去。
  乐敬文看着几个人,他心里已经理出了大致的关系。冷夜寒曾经因为楚天锡的事情受到别人非议,楚欣然又姓楚,和冷希希关系较近还出现在冷家,其中的一些事不用说也知道了。
  ……
  回到病房,楚欣然靠床而坐,她的脑海中不停的浮现着罗逸凡说过的话,还有相处这么久以來对他的各种误会。
  楚欣然以为是罗逸凡说了霍庭恩还有黎皓希的事,才让冷夜寒揪住那些事情不放如此待她,包括这一次针对齐海峰的事情也误以为是他,但是罗逸凡任由误会从來沒有辩解过。
  想起那些,楚欣然的心就痛得要命,悔不当初已经不足以表达她此时的沉痛心情,在
  得知事实真相之后,楚欣然才终于知道罗逸凡背负了多少重担隐忍着让她无法想象的心情,他把爱沉淀在心中,只为默默守护最喜欢的那个女孩。
  楚欣然真的很想和罗逸凡说一声对不起,她痛恨自己,为什么在罗逸凡离去前的那一刻这种话都沒能说出口。可是,现在说又有什么用。罗逸凡永远不会听到了,他不在了,再也不会回來守护在楚欣然的身边。
  沒有人再任由楚欣然乱发脾气发泄情绪,即便被误会也不为自己解释半句,也沒有人会在她痛苦失落难过哭泣时静默的陪在身边给她依靠,不会再有人带着阳光般的笑容对她说无论何时何地,他都会陪伴守候在身边。
  心中想起这些,楚欣然忍不住双手抚面痛哭出声,“罗逸凡,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