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必须好好活下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两天后,楚欣然身体无大碍出院了,此时,也正好是团圆吉庆的新春佳节。
  住宅区内,家家户户都张灯结彩喜迎春节,唯独冷家冷冷清清沒有任何生气。罗逸凡的葬礼在昨天结束,冷家原本多年來不太乐融融的气氛显得更加阴冷孤寂。
  楚欣然一个人站在冷家的花园里,望着黑漆漆甚至沒有星星的天空,心里忍不住想起往昔有罗逸凡相伴的日子,心中悲凄却流不出泪來。
  这两天哭的太多了,楚欣然的眼睛已经哭的红肿得像是两个核桃,她的眼白里也全都充了血,再加上晚上根本无法入睡,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不是很好。
  时钟指针指向午夜十二点,住宅区内新年的钟声绵延敲响,爆竹声声人们欢腾,可是那些热闹的景象却和这边沒有任何关系。
  “罗逸凡,如果不是因为我,你是不是也可以这样和我站在这里听新年的钟声,”楚欣然慢慢的蹲下身,沒有戴手套的手揉起一团雪,眸光紧紧地盯着手中揉出來的雪球。
  就在这之前的两天,罗逸凡还陪着她在庭院里堆雪人打雪仗,他会尽可能的让楚欣然不感到烦闷开心起來。还有那些画具,罗逸凡考虑的很周详,但是楚欣然当时却沒有领情,而且还口气十分不好的责怨他。
  “不能再这样继续回忆过去,不行……”楚欣然一手撑着地面一手抚着额头,现在她只要一想起那些就会感觉到胸口憋闷,头晕目眩似乎快要无法呼吸。
  “咔,,”
  熟悉且充满残冷的声音,楚欣然身子一僵,这个感觉她很熟悉,那不就是……
  慢慢的转过身,当楚欣然看清站在眼前的人是谁时,她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痛苦蔓延让楚欣然沒有听到声音,就连罗逸东是什么时候站在身后的都不知道。
  罗逸东高大的身影站在楚欣然面前,他的手中拿着一把枪,此时枪口正对着楚欣然的额头,面色冰冷却带着从未有过的悲痛神色。
  “逸凡是因为你才死的,你要为自己的任性付出代价。”
  罗逸东的话让楚欣然呼吸一滞,看着他那张与罗逸凡几近相似却沒有阳光笑容的脸,充满悲凄的双眼慢慢的闭上。
  “我这条命当初是你救的,那天……还有过去的几次,如果不是罗逸凡救我,我也不会活到现在。我的命是属于你们兄弟两人的,所以你要取回去我沒有任何异议。”
  虽然罗逸凡的死是场意外,但是他的的确确是因为楚欣然才丢掉的性命。罗逸东就算再怎么理智,也绝对会在这种新春佳节时疯狂想念弟弟,才会带着愤恨的心情來找楚欣然。
  罗逸东本以为楚欣然会哭泣会哀求,却沒有想到她竟然会如此安静的闭上眼睛等待死神降临,这样的举动着实让罗逸东的内心受到不小的震撼。
  “你早就该死了。”罗逸东压抑住胸口涌动的情绪,正当他的手指即将扣下扳机为弟报仇时,身旁传來脚踩雪地的沙沙声打断了即将听到的那一声。
  楚欣然颤颤的目光游移向那边,当她发现是冷夜寒來到这里时,眼里情感异常复杂。
  “你是來阻止我的么,”罗逸东眸光始终沒有离开楚欣然的脸。
  冷夜寒瞅了眼楚欣然,淡然道:“我不会阻拦你,因为我知道你不做这种事,内心永远不会得到平静。不过我很想问你一件事,你是否还记得当初对我说过的话,”
  罗逸东一怔,他听得懂冷夜寒话里的意思,眉头紧蹙着冷冷答道:“记得。”罗逸东当然记得,因为当时是他和冷夜寒说不管楚天锡是畏罪自杀还是被人陷害灭口,都不应该把这件事牵扯上楚欣然,毕竟错不在她、罪不至死。
  世事难料,沒想到竟然会出现这么大的逆转,让人有些措手不及。
  罗逸东眉心紧蹙额头青筋暴起,眼底充满着各种纠结与愤恨的神色。冷夜寒果然沒有出手阻止他,那种感觉就好像楚欣然的性命对于他根本就不重要一样。
  时间在点滴煎熬中流过,罗逸凡最终还是放下了紧握在手中的枪,带着他满心的纠结于伤痛放过了楚欣然,转身离开了花园。
  罗逸东离开了,这证明今天楚欣然的性命不会再受到威胁。当罗逸东的身影彻底消失在眼前时,楚欣然全身像是散了架一样瘫倒在地上。
  冷夜寒连忙过去扶起了楚欣然,不等她开口便把楚欣然紧紧地搂在了怀里,“你知不知道,其实……我真的恨你恨得想杀死你,可是……”冷夜寒的声音带着一丝黯哑,似乎还有点点觉察不到的颤抖,“如果说以命抵罪,那我绝对是罪魁祸首。”
  这两天,不单单是楚欣然内疚懊恼得要命,就连冷夜寒都在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他在自责,如果那天沒有对楚欣然动怒,她就不会生气跑出去。
  楚欣然若是沒有跑走,罗逸凡也不会追在她的身后发生意外。说到底,冷夜寒认为这一切的罪责都应该他來承担,毕竟当初也是他让罗逸凡接触的楚欣然。
  这一刻,楚欣然完全了解到冷夜寒这份内责的沉重心情,她颤抖的双手紧紧攥住冷夜寒的衣襟,轻轻摇了摇头,“我不怨罗逸东这样对我,因为这是我应该承担的。但是你……要是连你也这样想的话,罗逸东……还有罗逸凡,他们都不会开心的。”
  楚欣然现在是打从心底里心疼冷夜寒,而且更加心疼失去弟弟的罗逸东,她也明白冷夜寒刚才并不是沒有出手相救,而是用了另外一种方式让罗逸东放手。
  楚欣然失去过亲人,她明白这种痛有多么深刻如同利刃剔骨,所以只要那么一想,她的心就会为这几个人而痛彻心扉。
  ……
  正月十五过去,冷家依然是冷冷清清,不过今天却多了一个人,,心理医生。
  虽然那天罗逸东放过了楚欣然沒有对她出手,可是楚欣然在罗逸凡事件的内心严重重创下艰难度日,心情极度郁结导致患了抑郁症。
  心理医生是冷夜寒请來的,他并沒有与楚欣然正面相对,而是在冷夜寒安放的卧室监控仪中见到了楚欣然的影像,最终确诊人抑郁症的。
  其实,导致楚欣然变成今天这样并不是指因为罗逸凡那一件事。自从楚家遭遇突变,楚天锡又不明不白的自杀,楚欣然长久以來在心中压覆了许多重担,最终精神崩溃成这种状态。
  “哥,怎么办,”冷希希一脸担心的询问冷夜寒,“要不……让医生给她治疗,”
  冷夜寒摇了摇头,“目前还不行,楚欣然一定会排斥医生的。”
  “那该怎么是好啊,”冷希希快要急哭了,她也知道冷夜寒的话说的沒错,按照楚欣然现在的情况來看,的确不适合直接让她与心理医生面对。
  “还以为那天逸东哥哥离开之后她会让自己慢慢平复呢,却沒想到竟然演变成这样的情况,楚欣然心里一定在反复回放着逸凡哥哥那一幕……”冷希希说了不该说的话,她手捂着嘴看了眼冷夜寒,他脸上的神色不太好看。
  “我……我还是去陪陪她吧。”冷希希放下手向房门外走去。
  “我和你一起去。”冷夜寒少有的主动,居然说和冷希希一块儿去楚欣然房间,她虽然有些疑惑冷夜寒要感冒,但是按耐住了沒有多问。
  穿过长长的走廊,冷家兄妹两个人來到了楚欣然居住的房间,因为她目前的情况有些特殊,所以房间里随时都会有女佣在一旁陪伴。
  刚刚走到门口,冷希希抬手准备开门,就听见房门里传來女佣大喊的声音:“楚……楚小姐,你你……你放下刀子,咱们好好说行不行,,”
  “不……不行,”楚欣然带着哭腔的声音,听得让人心碎,“你们不要总是烦我行么,我要一个人静一静,只……只要这一下,世界就全都安静了……全都安静了,”
  “楚小姐,”女佣吓得不行,她想夺楚欣然手里的水果刀,却因为她挥舞着刀子无法靠近。
  “哥,快点,”冷希希招呼一声,大力的将房门打开。
  见是冷希希进來,楚欣然朝那边看去,就在这短暂的刹那间,冷夜寒从冷希希身后闪身而出,飞起一脚踹掉了楚欣然手里的水果刀,她的身子也因为惯例跌倒在地上。
  “你出去。”冷夜寒命令道,女佣如同获得大赦一般立马离开了房间。
  “楚欣然,你这是干嘛呀,”冷希希扶起了楚欣然,她说完又觉得很后悔,楚欣然现在是抑郁症患者,她这样说无疑是在指责楚欣然,让她内心的愧疚感更深。
  冷夜寒走过去,一把抓起楚欣然的手腕把她拽至身前,“楚欣然,你的命是逸凡用生命换回來的,如果你为了图清净就这么死去,你对得起逸凡么,”
  “我……我……”楚欣然目光闪烁,失去血色的嘴唇在不住的颤抖。
  “如果你真想死,倒不如那天让逸东一枪嘣了你,至少可以让他为逸凡报仇解解气,也好过你这么白白死掉一文不值,”冷夜寒说完,将楚欣然用力的推倒在沙发上。
  “哥,”冷希希看不下去了,她扑向冷夜寒用力拍打着他的胳膊,“你明知道她现在这样的情况,还故意说那种话刺激她,你到底想不想让她好了,,”
  冷夜寒扒拉开冷希希,冷冽的眸光始终紧盯着一脸悲凄神色的楚欣然,“我希望你记住我说过的话,别再给我寻死觅活的,你要留着自己这条命好好的活下去。这样做不是为了你自己,而是让你作为逸凡的眼睛继续活在这个世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