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心若动、情亦浓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楚欣然待在冷希希的房间,对于摆在面前的糕点没有任何食欲,整颗心都放在手里的日记簿上。这本日记簿是冷希希偷偷拿来的,还很神秘的和楚欣然说里面都是冷夜寒的亲笔。
  楚欣然本就对冷家的某些秘密比较好奇心,今天冷希希居然像是献宝一样的推荐她哥哥,又把冷夜寒的另一本日记簿给亲自送来了,这让楚欣然在心中犹自激动了许久。
  可是,看完了日记簿之后,楚欣然的心感到无比沉重。
  “我哥哥怎么样?很好的一个人吧?”冷希希期待着好结果,她希望楚欣然对冷夜寒的看法改变,真心想要让这两个人能够走到一起。
  楚欣然微微点了点头,“嗯,内容虽然不多,但是已经足够了。”
  “足够怎样?”冷希希有些着急了,“你别把话说的这么迷糊嘛,快点儿把你内心的想法说出来,我好把日记簿给哥哥送回去,毕竟偷看人家的日记不好。”
  “拿都拿来了,你还好意思。”楚欣然额头满是黑线,冷希希这到底是什么逻辑?
  “是啊,没错!日记簿的确是我拿来的,可是我没看呀!看的人是你嘛!”冷希希说完这话,毫不掩饰奸计得逞的心态哈哈的大笑起来。
  “真是受不了你,不过……这屋子供暖太好了有些闷热,我去花园里待一会儿。”楚欣然说完,就离开了冷希希的房间。
  冷希希这次没有跟着楚欣然出去,因为她从沙发旁的窗户已经看到了楼下花园里的那个人,“还想骗我呢,一定是有了感觉,呵呵!”
  冷希希坏坏的一笑,她知道楚欣然是看到了冷夜寒才出去的,因为她刚才坐着的位置正对着窗户,这样不仅逃避了冷希希的问话,还可以出去跟冷夜寒见面,一举两得。
  “简直是一石二鸟,我还是趁机快点儿把哥哥的日记簿送回去吧。”冷希希顾不得多看一会儿好戏,拿着冷夜寒的日记簿跑去了他的房间。
  ……
  冷家花园,冬日的阳光照在堆积着白雪的庭院,看起来干净清透还很安详。
  冷夜寒站在花园里,抬头望着被微风吹动的枯树叶,这是树枝上残留不多的叶子,虽然在风吹中不停的摆动,却很顽强的牢牢抓住树枝丝毫没有要落下来的意思。
  楚欣然站在冷夜寒身后默默注视着他的背影,心中不禁想起冷夜寒日记簿中的内容——
  “说出来的永远不叫誓言,有时候承诺不过是用来让人心安的话。如果真的对此深信不疑,那说明心中已经感觉到了强烈的痛楚,而最好的良药不仅仅是时间,因为还有沉默……”
  当楚欣然看到这段话时,她的心禁不住的为之一疼。
  冷夜寒保持沉默站在那儿,好像寒风落叶飘飘零零,从未有人真正想过他是否开心需要的又是什么,就好像冷夜寒曾经说过的话一样:不被了解的人,永远都是最孤单的那一个。
  “心绪总会抑制不住的产生不安的波动,那种感觉让人无法述说得清。人们一直常说幸福是什么?幸福到底是什么?总觉得抱有这样想法的人太天真,相信的人傻得可爱。或许因为从未这样深刻的去想过,所以才会产生迷茫,在找寻不到答案的时候选择了自我迷失……”
  日记簿中的这段文字,似乎是楚欣然更加直接了解冷夜寒内心的凭据,话虽然说的不是很多,可是却已经直接代表了冷夜寒的想法。他的心早就已经被伤透,变得不相信自己也会得到幸福,于是就一直的迷失下去。
  楚欣然的心底止不住的为冷夜寒感到心疼与难过,他真的不像最初所想的那么坏,反而是背负了许多自身的与家人的痛苦情感,一个人咽下这些苦楚不对任何人诉说。
  心里想着想着,楚欣然的眼眶就又湿润了起来,而且她来到花园已经半天了,冷夜寒居然都没有发现,可见心思完全沉陷在那些思绪之中了。
  这时微风吹过,树上积压着的雪被风吹散,细细的雪花飘到了楚欣然的脸上,让她突然感觉鼻子痒痒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啊……阿嚏——”尽管楚欣然隐忍了很久,但是最后还是没把持住打了一个特大喷嚏。
  身后突然传来喷嚏声,冷夜寒很明显被吓了一跳,他身影一顿快速转过身看向楚欣然。
  楚欣然揉了揉鼻子,看着冷夜寒的眼神忍不住笑了起来,“没想到冷寒冰也有被吓到的时候啊?我还以为你是钢铁铸造的,什么事都不为所动……呢……阿嚏——”
  楚欣然本来就被日记簿的内容所感动,这会儿又被喷嚏打得眼睛红了起来,泪珠子挂在她的睫毛上,脸也被冷气吹得红红的。
  “走进来也不吭个声,换做你不会被吓到么?”冷夜寒用埋怨的口气说着楚欣然,脚步已经向她走过去一把将楚欣然抱了起来。
  “喂喂!你干嘛呀?”楚欣然嘴里这么叫唤着,但是却没有像以前那样推拒着冷夜寒。
  “穿着这么薄的外套跑出来,外衣感冒了怎么办?明知道自己是病娇体质还不多注意点儿,你这是作死的节奏是不是?”
  冷夜寒的话让楚欣然噗嗤一下笑出声,看着他的眼神也不由的变得柔缓了许多,“你今天怎么像个老大妈一样唠唠叨叨的?”
  冷夜寒瞥了眼楚欣然,“你多听话一些,我就少说点儿话。”
  这种融洽相处的感觉让楚欣然很受用,她故意撇了撇嘴角嘟起嘴道:“我就不听话,你能把我怎么样?再说了,我不是病娇体质,就算是也比你这个傲娇体质好一百一千倍!”
  冷夜寒低头看着楚欣然的笑颜,她这几天心境真的是明朗了许多,不再是前些日子总是深陷在痛苦中纠结自责又日渐憔悴的楚欣然了。
  冷夜寒没有再说话,抱着楚欣然走进门厅直接上楼。又见到他的沉默,这回楚欣然没有埋怨冷夜寒,经过这么久的相处还有日记簿里的内容,她已经多多少少有些了解这个男人了。
  ……
  话还真让冷夜寒给说中了,神经半夜的,楚欣然突然发起高烧。
  冷夜寒的家庭医生匆忙赶来,给她一番检查后打针吃药再观察。
  这样一直忙乎到凌晨两点多,见楚欣然情况稳定了些,冷夜寒叫人把医生送了回去,他自己则衣不解带的照顾在楚欣然床边。
  终于,在天色蒙蒙亮的时候,楚欣然高烧退热了,身上也发了汗。
  楚欣然缓缓睁开眼睛,看到冷夜寒正轻阖双眼一手托腮靠坐在床头桌边,他的脸上带着倦容,这一夜照顾楚欣然都没有睡觉。
  “傻瓜。”楚欣然轻轻说着,伸出一只手想碰碰冷夜寒叫醒他,可是当手快要碰到冷夜寒的时候,她又犹豫着手停在了半空中。
  仔细看着冷夜寒,楚欣然又忍不住想起日记簿里的内容,她的心头一阵泛酸,喉咙也随之一紧,忍不住咳嗽出声。
  冷夜寒听到声音后睁开眼睛,就看到楚欣然半伸着手在看自己,他不禁眉色一沉,“告诉你多穿点儿再出去,你不听,这下感冒发烧了吧?就知道自己瞎折腾。”
  听着冷夜寒埋怨的口吻,楚欣然觉得他说的话真是十分悦耳万分好听,不禁嘴角一扬笑了起来,“谢谢你这么关心我,让人很感动。”
  冷夜寒一怔,随即又瞥了眼楚欣然,“你还有脸笑?我命令你马上好起来,不然的话……”
  “不然的话怎样?”楚欣然露出调皮的笑脸,眨巴着眼睛看着冷夜寒。
  “不然的话我就把你丢出去,让你以毒攻毒!”冷夜寒说完,把视线从楚欣然的脸上别开。
  楚欣然看着冷夜寒那副别扭的模样,嘴角笑意更浓,肚子也发出咕噜噜的声音。
  “饿了?”尽管冷夜寒佯装着对楚欣然不太在意,但还是抑制不住的想要对她好。
  楚欣然挑起八字眉揉着肚子,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点了点头。
  “等着,我让厨房给你做点吃的东西。”这算是最好的离开借口,冷夜寒说完快速闪人了。
  冷夜寒离开房间,楚欣然一个人窝在被子里,房间里很温暖,软软的床被也很舒服,不过就是感觉有些重重的。楚欣然支着身子坐起身,这才发现她的身上盖了两床软被。
  轻抚着软被,楚欣然笑了,“这个家伙,是想闷死我么?”
  冷夜寒站在走廊,他平复了许久也没把跃动的心情给摆平。对于楚欣然的感情真的是越来越明显了,现在已经到了看不见她心里就十分想恋的地步。
  冷夜寒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楚欣然有好感的,回望过去几个月,已经说不清那种感觉到底是从哪会儿出现的。但是冷夜寒可以肯定的是,他现在对楚欣然的感觉十分强烈。
  “楚欣然,不想再让你用这样的身份待在我身边了,我要怎样做才能让你既接受不被控制的身份,还心甘情愿继续留在这里呢?”
  冷夜寒自言自语的问着自己,他现在不知道应该怎样做才好,也深知如果告诉楚欣然他会给她自由,她必定会要求马上离开冷家。
  “说目前不安全吗?要是听到我说为了保护你的人身安全这种话,你一定又会拧着脾气的对不对?不用想一定是这样。”话说完,冷夜寒充满纠结神色的脸上微微露出一丝笑意。
  虽说这几个月来冷夜寒总是和楚欣然态度不悦的互相对持,可是他却打从心底里喜欢楚欣然小倔强大脾气,然后气鼓囊囊的昂着头跟他说着充满怒气的话。
  仔细想想,冷夜寒突然觉得,其实楚欣然生气的模样真的挺可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