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冷夜寒是真心的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夜晚,黎皓希处于郊外的居所,黎皓泽突然来到这里。
  看着黎皓泽满面纠结的神色,黎皓希打开门让他进来,“哥,大半夜的来我这儿,是不是刚从楚欣然姐姐那里回来?”
  “是啊,我懒得开车回去,你这儿离着比较近所以就来咯。”黎皓泽说完抿唇微笑了下。
  “不爱回家就直说,别总找借口。”黎皓希已经把黎皓泽的心思看穿了,而且他也知道黎皓泽最近在调查一件事,是事关楚欣悦的。
  “皓希,我说一个消息,你不要感到太诧异哦。”
  “什么消息?”黎皓希不解的看着黎皓泽。
  “啊……事情是这样的,楚欣悦工作的甜品,其实是冷夜寒的姑姑冷冰冰开的。”
  “冷冰冰?”尽管黎皓泽说不要太过诧异,黎皓希还是免不了一副吃惊的表情看着黎皓泽,“等……等等!你说的是……早些年冷家私奔的千金冷冰冰吗?甜品店居然是她开的?”
  “惊讶吧有缘吧?”黎皓泽笑着摇了摇头,走进客厅坐在了沙发里,“楚欣悦这个女孩子对我真是没有一丁点儿的戒备心,甜品店里发生的事,她转身就会告诉我。”
  “你就臭美吧你!”黎皓希甩给黎皓泽一个鄙视的眼神。
  黎皓泽摸着头发笑了笑,“通过楚欣悦我了解到,前段时间的寒假,冷夜寒每天都会送楚欣然去甜品店和她姐姐相聚,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发现那家店是冷夜寒姑姑开的。”
  “竟然会有这么巧合的事儿?”如此巧遇的事情,黎皓希总感觉太过故事性了。
  “而且不仅如此,梁二小姐梁美婷也曾带着她姑姑梁雁翎去找楚欣然的麻烦,不过她没占到便宜反倒是吃了瘪,被冷夜寒那个厉害姑姑还有楚欣然给一顿大犀利!”说到梁美婷吃瘪的事儿,黎皓泽按耐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
  看着黎皓泽那副无良又坏笑的模样,黎皓希眉头紧皱的瞥了他一眼,“你的笑点还真低啊,不过看得出来,楚欣悦和你形容的时候一定也很兴奋吧?毕竟梁美婷针对的是她亲爱的妹妹,梁二小姐吃瘪,楚欣悦应该会很开心,不然的话你为什么这样感同身受?”
  “当然要感同身受咯!因为我心里已经装满了我家悦悦嘛!”
  “肉麻!”黎皓希继续用他鄙视的眼神看着黎皓泽,“你自己找到了心仪的女孩儿,所以就来故意刺激我的是吗?”
  “是呀!是呀!不然我大半夜的,跑这来跟你说这么多干嘛?说起梁美婷被楚欣然给撅了,难道你不觉得开心吗?”黎皓泽故意挑起黎皓希心头伤来说,他觉得黎皓希此时需要的是在刺激的状态下慢慢平复内心。
  “你自己高兴去吧,我懒得再和你说。”黎皓希一瞥黎皓泽,转身准备回房间。
  “喂!”黎皓泽叫住了黎皓希,“老弟,你应该知道我最近一直在调查当初楚欣悦被掳劫的事吧?有什么看法可以说说么?”
  黎皓希眉头一皱停下脚步,又慢慢的转过身看向黎皓泽,“你的意思……是不是说,这件事已经调查处点儿什么眉目了?”
  黎皓泽收起笑意,态度变得严谨了许多,“我想先听听你的意见,而且我猜想,咱们兄弟两人的意见估计是相同的。”
  黎皓希又重新走回来,坐在了黎皓泽的对面,“那件事……我始终不相信楚天锡是畏罪自杀的,因为他绝对不是还未开庭就能够狠心舍弃女儿去自杀的那种人。哥,你和我都很清楚这背后的黑手,但是到底是谁弄死了楚天锡,心里却没有什么底儿。”
  “幕后黑手……呵!”黎皓泽一声干笑,他与黎皓希都心知肚明,只不过碍于那个人是他们的父亲,所以大部分时候都不想触及这件事,“你觉得是老爷子指示人弄死楚天锡的么?”
  “未必是他。”黎皓希说的比较很定,“如果真是爸的话,他干嘛当时不对楚家两姐妹动手?非得弄到最后费事儿的搞那么多事情。”
  “说得也是呢。”黎皓泽一手摩挲着下巴,神色诺有所思,“当初绑走楚欣悦的人,分明是在对楚天锡做出警告,只不过这个人啊没把那件事情当做回事儿,最后害了一家子老小。”
  “与楚天锡之间有利害冲突的,行商的人被怀疑的可能性最大。不然就是他与政界的人真的有点什么关系,抓住了人家的一点点小尾巴,所以才会被人除掉了?”
  黎皓希说完,黎皓泽又忍不住笑起来,“老爷子不就是把楚天锡看成眼中钉肉中刺的行商之人嘛,你知道他针对楚天锡还不明说,是暗指与老爷子走得较近的梁振生嫌疑很大么?”
  这一次,黎皓希只是微笑了一下,并没有再说什么。他的态度让黎皓泽有了眉目,随手打了一个响指笑道:“我知道了,接下来的方向会更多注意着点儿梁振生的动向。”
  ……
  一个月后,冷夜寒坐在书房的沙发上,面色凝重的看着手中的文件。
  罗逸东一直坐在冷夜寒对面,看着半天没说话的他,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最近的调查的结果,不够让人满意是么?”
  “嗯。”冷夜寒轻轻点了下头,“我原以为梁振生是终极BOSS,不过现在看来,在他背后还有一个更大的隐蔽者。梁振生不过是这个人抛出去的马前炮,有些事情是他做的,其实背后还有主谋,而且那个人之所以这样做,是想利用除掉楚天锡的机会一并将我除去。”
  “针对中天集团不过是个幌子么?”罗逸东说完,随即又摇了摇头,“他们这么大费周章的做这种事,楚天锡的手里必定有他们害怕的东西。”
  “这就是咱们最初的猜测,只是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都没有得到确切的结果。”冷夜寒眉头紧蹙,他现在不想因为这些事伤害到楚欣然,所以自然不能再对她提起。
  “这段时间,那些人看起来好像消停了不少,他们没有再对楚欣然出手。”
  “早晚的事,估计又快出动了吧?”冷夜寒合上文件挑眸看向罗逸东,脸上露出一丝感激的神色,“逸东,谢谢你,这么久以来,你一直在暗中保护楚欣然。”
  罗逸东淡淡的笑了下,隐藏掉眼底的伤痛,“说谢太外道了,况且逸凡也希望我这样做。”
  冷夜寒和罗逸凡兄弟两人相视许久,最终心照不宣的笑了笑。
  ……
  楚欣然坐在房间的床上,手里摆弄着手机。这几天她因为忙毕业论文和答辩的事情,都没有去甜品店看楚欣悦,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最重要的是和黎皓泽相处的怎么样了。
  心里正寻思着这件事,楚欣然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她的脸上露出了纠结的神色,“姐姐?她给我打电话?怎么回事?!”
  楚欣然心慌极了,楚欣悦又不会说话,过去都是用信息和楚欣然联系的,怎么今天竟然把电话打过来了?难道是楚欣悦发生了什么事吗?
  心里这么一想,楚欣然的手都控制不住颤抖起来,连忙按下接听键,“喂?姐姐吗?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啊?!”
  “这么吵吵嚷嚷的,你想把谁的耳朵震聋吗?”
  手机里传出来的是黎皓泽的声音,楚欣然放心的同时又眉头一皱哼道:“你干嘛这么晚了还不回去?想留在我姐姐那里吗?我告诉你,绝对不行!”
  “你这丫头,脾气就不能和缓点儿吗?”
  黎皓泽的口气让楚欣然听得出来,他现在一定在揉着耳朵皱着眉头还摇着头,于是楚欣然干脆一手掐腰,管他黎皓泽是不是能看得到,“说吧,你用我姐姐的手机打电话,到底是几个意思?我姐姐诶怎么了?”
  “你姐姐没怎么,就是我想告诉你一个消息。”
  “消息?”楚欣然一怔,“什么消息?”
  通话另一边的黎皓泽声音顿了下,随即道:“我想带你姐姐离开这里,不知道你是否同意?所以在做出决定时,先来问问你的意思。”
  “离……离开?!”楚欣然感到有些懵,虽然这类的话她听到过,但是今天听黎皓泽说起来,似乎不像是开玩笑的口吻,“你们……要去哪儿?”
  “去个没有是非的安全之地。”黎皓泽笑了笑,继续道:“你也知道,这种环境并不适合你姐姐,也为了你日后没有后顾之忧,所以我征求了她的意思。”
  “我姐姐是怎么打算的?”楚欣然忙问道,黎皓泽说的她很赞同,而且当初黎皓泽也说过这样的话,楚欣然觉得让楚欣悦跟这个人离开也不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你姐姐没有拒绝,只是惦记你的想法。”
  “这样啊。”楚欣然一手抚在心口,深深地吸了口气,“好吧,我……我同意,你让姐姐不要有什么思想负担,我希望她好,只要你能对我姐姐好,可以永远保护她照顾她,我答应!”
  “就知道你不会拒绝的。”黎皓泽笑道。
  “我再问你一次,你对我姐姐真心的吗?”尽管楚欣然话是那样说,可是心里难免担心。
  “绝对真心!天地可证,日月可鉴!”黎皓泽马上给楚欣然做出保证,“并且我也可以肯定,冷夜寒对你的感情也是真心的,他绝对不是玩玩而已。”
  “你……你说什么?”不等楚欣然问话,黎皓泽就笑着挂断了通话。
  楚欣然瞪大眼睛盯着手里的手机,好半天,手机从手中滑落掉在了床上,“冷夜寒……他……”楚欣然嘟着嘴瞥了眼手机,“哼!谁用你告诉啊!我自己知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