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打算放手的决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楚欣然毕业了,冷夜寒出于对她的保护,并沒有让楚欣然按照原本的心意到意向单位去工作,所以她每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房间里画画。
  冷夜寒与楚欣然的相处虽然少不了偶尔的摩擦与小吵小闹,不过比起以前來说简直太融洽了,这样的日子也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一个多月。
  这一天,冷夜寒在书房整理好文件,抬头看看时间距离楚欣然今日作画结束还有一个小时。他不想在楚欣然画画的时候去打扰,于是犹豫了下,目光落在了摆满了书的书架上。
  自从使用这个书房,这么多年过去了,书架一直都有书房往里面放,却从來都沒有整理过。想到这儿,冷夜寒不禁自嘲的笑了笑,起身走向书架准备用这段时间整理一下书架。
  其实这个书架虽然沒有整理过,但是因为冷夜寒平日里生活都是井然有序的,所以整理起來也沒费多少功夫。冷夜寒纯粹是在见不到楚欣然的这个时间里找个事情排解寂寞,才不大一会儿的时间就整理完了。
  看着手中最后一本沒有放进去的日记簿,冷夜寒心绪又开始了跌宕起伏。这是冷汐颜的日记簿,他平时都会拿出來看一看,自从楚欣然住进这个宅子之后,似乎还是一年前看过。
  一晃就一年多过去了,这一年时间里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让冷夜寒内心止不住的感慨,“是不是要对这个日记簿做个了结呢,”
  冷夜寒自言自语,拿着笔记簿走回到桌前准备放进抽屉里,可是当他弯身伸手去拧抽屉锁时,日记簿一下子从手里滑落,正好背面冲上掉在地上。
  冷夜寒苦笑了下,捡起日记簿刚要放进抽屉里,就发现日记簿后面的书签掉了出來,冷夜寒眉头皱了皱眉把书签推回去,他知道后面的内容写的是什么,也是现在不想想起的事。
  可是有些时候,某些事越是不想去想起不想提及,就越是会在脑海中蹦出來,然后控制不住下意识的做出一些举动,就比如现在……
  书签刚推回去,冷夜寒就发现后面的几页居然还有个夹层,“这里居然还有夹层,”冷夜寒感到很诧异,后面书签特别标注的内容他知道,可是夹层里到底是什么,冷夜寒很好奇。
  面对着这个日记簿,冷夜寒想了半天最终决定打开看看夹层的内容,他拿出一个刀片轻轻割开夹层,里面果然是许秋雯的笔迹记录的日记。
  冷夜寒深吸口气,夹层里的内容跳跃进他的眼中,映在了写满讶异神色的瞳孔里……
  ……
  楚欣然今天作画的时间结束,她看了看墙上的石英钟,不禁撇了一下嘴,“冷夜寒这个家伙,今天竟然又给我迟到,哼,等你來了,我一定不理你,”
  虽然冷夜寒每天都会在楚欣然画完画之后來她房间,不过也难免因为一些原因來晚一些,往往这个时候,楚欣然就会拿出她在冷夜寒面前习以为常的小女人风范,,撒娇加生气。
  冷夜寒从來都不喜欢女人这样,可是对于楚欣然却是他给予的特别“关照”,他喜欢看楚欣然闹小情绪撒撒娇,每次这个时候都会让他找到这份感情的强烈存在感。
  楚欣然最近一直沉浸在冷夜寒给予的情感中,她似乎已经完全想不起來最初接近冷夜寒时的理由,只想把和冷夜寒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深存在心底。
  看冷夜寒一直沒有來,楚欣然发了一通牢骚之后又继续画起了画,“算了,一个人发牢骚也沒什么意思,我就多画一会儿,到时候等你來了再往你的脸上画,画画画,哈哈哈,”
  楚欣然用画笔在她画的冷夜寒的素描上添油加彩,那种感觉就好像画在了冷夜寒的脸上一样,让她乐得哈哈的,甚至都沒有发现冷夜寒轻轻开门王丽瞅了一眼,随即又把门关上了。
  冷夜寒背靠在墙上,脸上充满了痛苦的神情,脑海中回想起刚才看到日记簿的内容……
  原來十年前,楚欣然的母亲翁迪误撞了冷汐颜的车,最终导致她不治身亡。这件事是冷夜寒知道的,也是他在许秋雯的日记簿里看到过的内容。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冷夜寒才痛恨楚欣然,虽然撞到冷汐颜的人是翁迪,可是当冷夜寒知道的时候翁迪已经不在人世了,他把这个怨恨延续到了翁迪的女儿身上。无独有偶,恰巧这个时候楚欣然因为楚天锡的事情接近冷夜要杀他,才有了他们之后的交集与那些伤害。
  这是冷夜寒最初知道的,他却从來不知道翁迪是怎样死的。如果不是今天无意中看到日记簿夹层里许秋雯刻意粘贴起來的内容,恐怕他这辈子都不会知道,翁迪是被许秋雯撞死的。
  当年,许秋雯痛失爱女情感大受刺激,所以在她查到失误撞到冷汐颜车的人是谁时,蓄谋了许久最终开车制造意外撞死了楚欣然的母亲。不过当时楚欣悦也在那辆车里,尽管她侥幸逃过一难活了下來,却因亲眼目睹了事故现场变得从此不再说话。
  相处中,楚欣然曾经提起过楚欣悦失语的原因,冷夜寒当时也沒想到那起车祸是许秋雯一手制造的。要是真的深入追究责任的话,其实翁迪所谓的失误并不完全是她导致的,也与冷汐颜在气愤状态下开车失误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那之后,许秋雯为了女儿制造意外害死了翁迪,这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而他却因为楚天锡的事情以及曾经的那些过往囚禁伤害了楚欣然那么久。想到这一切,冷夜寒内心的愧疚越來越浓,他一手敲打在额头沉吟,“冷夜寒,楚欣然说的沒错,你果然是个混蛋,”
  纠结了那么久,冷夜寒终于可以正视自己的感情与楚欣然表白。他是真的喜欢楚欣然并且已经达到了深爱的地步,可是当知道那一切的始作俑者原來是自己的母亲时,冷夜寒的情感与良心上受到了极大的谴责,他有些无法接受这样肮脏的自己去独占楚欣然。
  “冷夜寒,你是爱她的对吗,可以肯定的是不是,可是……你真的可以为楚欣然带來幸福么,她爱的是不是真的是你,还是这一切不过是你强买强卖下的结果,”
  突然知道了事实真相,一直以來都很纠结的冷夜寒陷入了情感的漩涡中,他甚至已经觉得拥有楚欣然的感情实在很不应该,如果爱她就应该放手给她想要的自由,那样才是真爱。
  伴随着内心各种的纠结别扭的情感,冷夜寒离开了这里向楼下走去。
  ……
  又过去了一个月,C市再次迎來深秋季节。金黄收割吉之后,带來的是一片秋风落叶化思念的萧条与令人内心忧伤的景象。
  回想起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恍如隔世的感觉让楚欣然不敢回首。可是一年以后,她本以为这份感情会一路的走下去,却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又让两个人产生了分歧。
  冷希希从门厅走出來,來到了花园看到楚欣然,“站在这里做什么呢,外面风很大,你穿得这么单薄,小心不要感冒了。”
  听到冷希希这话,楚欣然心里狠狠的一悸,她深吸口气转过身看向冷希希,嘴角露出了苦涩的微笑,“你知道吗,冬天的时候也是在这里,你哥哥和我说了相同的话,只可惜……”
  楚欣然摇了摇头,最近这一个月,冷夜寒对他的态度一下子降了温,他俩这个月里甚至一次温情都沒有过,也沒有发生什么大的分歧,只是冷夜寒单方面的对楚欣然态度冷却了。
  看着楚欣然这副失落的模样,冷希希也神色纠结的摇了摇头,“别说是你了,就连我这个从小在他身边长大的妹妹,现在也搞不清楚我哥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你们吵架了么,”
  “吵架,要是吵架变成这样还好了呢。”楚欣然长叹口气,她和冷夜寒虽然都是傲娇别扭的性格,以前也经常会在相处中不欢而散,可是这一次的疏远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事情转变得太过突然,让楚欣然还沒等从冷夜寒的温柔中缓过神儿,就被他泼了一盆冷水。
  “我估计,像他这种人送外号冷寒冰的家伙,一定是在长久的相处过之后对我产生了厌倦情绪。不过这样也好,省得我的心越來越为他沦陷。”楚欣然后面还有话,只是她沒有明确的说出來,主要还是怕冷希希担心。
  “我哥不是那样的人,”冷希希脸色有些着急的给冷夜寒辩解,但是她的心里也有点沒有底儿,说完之后又马上改口,“至少对你……我哥哥绝对不会那么做的,绝对,”
  “是不是这样,他不是已经做出來了嘛,又不是我在诬陷他。”楚欣然本來想装作不太在意的模样,就好像她过去的每一次那样,可是今天却完全伪装不下去了,说着说着就哭起來。
  见楚欣然哭,冷希希一下子就慌了,连忙拿出手帕來哄她,“楚欣然,你……你不要哭好不好,我哥哥一定不是那种人,我……我用人格担保他不是那种人行不行,还有……等他回來,我去给你质问他最近到底怎么回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