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失去戒备的心绪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楚欣然拽住冷希希的手,冲她摇了摇头,“不……不要问,我不想……让他觉得我好像怎么样似的。万一他对我的感觉已经冷淡了,至少我还能……算是留下尊严吧……”
  后面的几个字,楚欣然说的很沒有底气,现在的她其实还有些自卑心理,再加上冷夜寒最近的冷漠态度,说“尊严”两个字楚欣然总觉得很不适合,似乎已经不再属于她了一样。
  “你们真是……唉,就不能让人省点儿心嘛。”冷希希满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她本來以为情况再往好的方向去发展,谁知道她那个哥哥这又是要搞神马呀。
  住宅区的复古钟声敲响,传來古老绵延的声音。
  楚欣然擦了擦眼泪,努力挤出一抹微笑,“好了,到我画画的时间了,我先回房间了。”
  楚欣然说完就离开了花园,留下冷希希一个人站在那里一脸愁色,“楚欣然,哥……这怎么感觉好像是我的事情一样啊。”
  ……
  几天后的入夜,冷家接到了黎家差人送來的舞会请帖。
  从小生活在商人家庭的楚欣然明白各家举办舞会意味着什么,无非是联络感情、作为商界合作的媒介以及与政界打点好关系,让日后的行商之路走得更加容易一些。
  楚欣然手里的请帖也是一并送來的,邀请人是黎皓希,这让楚欣然感到十分意外。
  “你确定,让我今晚一起去出席黎家的舞会吗。”楚欣然用充满纠结神色的眼神看向坐在对面沙发上的冷夜寒,心里其实希望他说不要去。
  不过楚欣然的期望落空了,冷夜寒薄唇轻启淡淡的道:“反正你和黎皓希是认识的,出席舞会交往一下也沒什么不好。”
  冷夜寒的回答让楚欣然惊住了,这还是她以前认识的冷夜寒吗。他以前明明很反感自己和黎皓希接触的,可是现在自从态度变了之后,对于这件事的关注度也变得不一样了。
  看着冷夜寒那一脸不在乎的模样,楚欣然的心难过极了,她暗自沉了沉气,也赌气的回应道:“既然这样,那我今晚上穿什么礼服好呢。你觉得黎皓希会喜欢女孩子穿哪一种的。”
  楚欣然说完这话,特别关注了一下冷夜寒的反应,可是他一如既往的坐在那里盯着手机屏幕,好像根本就不关心她的这个问題,随口道:“穿什么都行,你自己选择吧。”
  “你……”楚欣然真要被冷夜寒气死了,她从沙发上站起身看着冷夜寒,“那我就去给黎皓希打个电话,问问他喜欢什么样子的再说,”楚欣然说完,一脸不悦的离开了客厅。
  冷夜寒终于挑起一直低垂着的眸子,看着楚欣然愤愤然地跑上楼的背影,他的眼中如同狂风波澜一般的不平静。
  刚刚走进客厅的罗逸东,目睹了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冷夜寒并沒有发现他走进來,他看着冷夜寒满是纠结的表情,眉头微蹙的摇了摇头。
  ……
  夜晚,华灯初上,离家宅院装扮得一派热闹辉煌。
  舞会其实大体都差不多,尤其今天楚欣然心情很不好,即便这是黎家举办的舞会,她也一样沒有心情和兴趣在舞会上找到乐趣。
  今天,冷希希沒有跟來一起出席舞会,因为她现在和乐敬文的感情已经到了如胶似漆的地步。想想冷希希那么纠结的感情都有了结果,而她却明明有了结果却又变得沒结果,楚欣然不禁苦笑了下,在心中自嘲她的命运为何总是如此多舛。
  坐在不被人注意的角落里,楚欣然想起了和黎皓泽离开C市的楚欣悦,“黎家举办的舞会,黎皓泽都沒有出现,看來他真的决心带着姐姐远离这个是非之地了。不过这样也好,虽然看不到姐姐会想念,但是至少可以保证她是安全的。”
  心里正在向着楚欣悦和黎皓泽的事儿,冷夜寒与一个陌生女人相拥跳舞的身影就跃入了楚欣然的眼帘,让她的神经瞬间绷紧,心也无法控制的悸荡起來。
  “冷夜寒,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过去会因为我和黎皓希接触而不高兴,可是现在……你却好像巴不得我与黎皓希过多接触似的,我实在是搞不懂了,你到底心里打着什么主意。”
  楚欣然一个人在痛苦的喃喃自语,但是冷夜寒根本就听不见,“你不是说让我把一切事情都交给你么。不是说……要替我找出幕后人么。那么现在……你这又是在做什么。莫非……那件事还是和你有关。你只不过用感情的障眼法忽悠我的是不是。是不是。,”
  随着冷夜寒与跳舞的女人贴切的越來越紧密,楚欣然的心也在随之四分五裂。刚开始冷夜寒的态度冷淡下來时,她还可以用当初冷夜寒公布他们二人恋情的事安慰自己,不过现在楚欣然完全找不到那个温度了,“说到底,冷夜寒那么做无非是想保护他自己,”
  再也看不下去冷夜寒和被人亲密了,楚欣然擦着眼泪转身跑进了走廊里,看到楼梯,想也沒想的就直接跑上了楼。
  黎家主宅楼上不必冷家的走廊短,楼下热闹非凡,楼上却幽暗得让人感到有些吓人。楚欣然后悔跑上來了,她刚要按照原途返回去,就听到了两个人说话的声音。。
  “黎兄,难道你还信不过我梁振生的为人么。我虽说与冷夜寒见过面,那都是为了我家二女儿的要求才会找个借口邀他到家里呀,实际上我们两个人之间什么事情都沒有发生。”
  说话的人是黎华清,楚欣然记得他的声音,不过就算不记得也沒关系,因为只要那么一想就知道所谓的“二女儿”是谁,那一定是梁二小姐无误。
  “你想让冷夜寒做你的女婿,然后和我这里彻底摆清是不是。”这次说话的人是黎皓希的父亲黎华清,听到他说话,楚欣然的心不免为止一颤。
  “黎兄,你这话真是冤枉我了,我家那个二丫头啊,她的确一直在追求冷夜寒沒错,也缠着我去冷家主动提起这件事。可是人家冷夜寒对她无意嘛,拖了这么久订婚也沒有如期举行,所以我女儿决定对冷夜寒放手,在说分手不再相见之前想和他吃个饭作为分手礼而已。”
  时隔这么久,楚欣然终于知道了冷夜寒在毕业典礼那天去梁家做了什么,但是此时时刻此情此景,她真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应该伤心。
  再自己观察一下,声音的來源在前边几米远的一个房间,或许因为楼上走廊沒有人來的关系,所以那道门也沒有关,这才让楚欣然听到了两个人的谈话。
  冷夜寒曾经说过,他查到黎华清与梁振生之间走得很近,如果为了利益关系而走得近也沒什么说不通的,最主要是冷夜寒怀疑他们两人在搞什么猫腻。
  赌气归赌气,关键时刻楚欣然还是很在意冷夜寒说过的话,她的脚步忍不住开始向那道门慢慢靠近,眼看着就要接近门口时却被一个人拽着手腕给拉走了。
  楚欣然第一反应还以为是冷夜寒跳完舞发现她不见了,所以才在楼上找到了她,可是当看到眼前人时,楚欣然的心几乎全都凉了。
  “黎皓希,你……为什么要拉我跑。”楚欣然眼底带着悲伤的神情看着黎皓希,她嘴里虽然这样问,但是脚步沒有迟疑的跟着黎皓希一路跑到外面的花园。
  黎皓希终于停住了脚步,回过头來看向情绪不太高昂的楚欣然,“对不起啊楚丫头,因为好长时间沒见到你了,所以忍不住激动的心情就把你拽來了这里。”
  黎皓希嘴里这样说着,心里却长长的吁了口气。刚才的情况很危险,楚欣然如果再往前一步靠近房间的话,很可能就会被在那里谈话的两个人知道。
  黎皓希现在有些草木皆兵,他不觉得黎华清或者梁振生是那么不加小心的人,谈某些事时还会将房门大敞四开,这说不定就是看到楚欣然跑上來,所以故意做的套子引她上钩。
  还好刚才及时带走了楚欣然,黎皓希看着她神色不太对劲儿的脸,不禁有些关心道:“楚丫头,距离上次冷夜寒公布你们的关系已经过去八个多月了,这段时间……你在冷家过的怎么样。冷夜寒他……对你好么。”
  问出这样的话,黎皓希心里有着说不出的违和感,听他说这样的话楚欣然,也终于隐忍不住的一下子拥进黎皓希怀里痛哭起來。
  楚欣然的反应让黎皓希心里很难受,他之前也是看到了冷夜寒和别人跳舞的情景,所以才在搜索中发现了楚欣然跑上楼的身影。
  楚欣然哭了好久才慢慢止住了哭声,不过她的啜泣声却还是断断续续的传出來。
  黎皓希轻抚着楚欣然的背,安抚她不安的情绪,“楚丫头,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在那里过的不快乐的话……你可以和我说,我可以带你离开的,就像我哥和你姐姐那样。”
  黎皓希的话让楚欣然愣住了,但是很快她又苦笑着摇了摇头,“不可以哦,黎皓希,我和姐姐不同。而且……曾经就有一个人对我说过相同的话,可是我在拒绝之后又同意了,最后……这是我的命,离不开也逃不掉的,所以……”
  “你不要说了。”黎皓希一把捂住楚欣然的嘴,不让她再继续说下去,“我已经明白你的意思了,我知道就算你有一天离开冷夜寒,也一定不会选择我。”
  “对不起……”楚欣然低下头对黎皓希道歉,她的回应给了黎皓希最直接的答案。
  花园入口处
  冷夜寒脸上带着难测的神情看着楚欣然和黎皓希,他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直到罗逸东的手拍在肩上才终于回过神儿,于是回头与罗逸东对望。
  “大哥,你的情绪起伏不定,已经让你变得毫无戒备了。”
  听着罗逸东说的这话,冷夜寒用沉默作为了回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