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是否真的不在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黎家的舞会结束之后,冷夜寒对楚欣然的态度越來越冷漠,两个人已经达到了无话可说的地步。不过这还不算最严重的,更加让楚欣然受不了的是冷夜寒会经常彻夜不归。
  午夜的钟声带着孤寂一下下敲响,楚欣然沒有睡,而是蜷缩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她的眼睛虽然在看电视,可是心却像是长了草一样惦记着外面的动静,“今夜……他会不会回來。”
  这时,半拉着的窗帘后扫过一道光,有车停在了宅院。
  楚欣然眼前一亮,连忙跳下沙发跑到窗前。她承认自己的心沦陷得太过厉害,这份不知为何就冒出來的爱意也太浓,最后竟然爱到如此卑微,沦落到了躲在窗帘后偷看的地步。
  冷夜寒从车里出來,不过他的身边还跟着另外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在深秋比较清冷的寂夜,穿着紧身暴露的裙装,不禁引起人的一片无限遐思。
  女人像条魅蛇一样,才刚从车里出來身子就软软的贴进冷夜寒的怀里。他们举动亲密似乎还在说着什么,看女人那两道绯红闪过的娇媚神情就知道,说的话一定不是楚欣然想听的。
  冷夜寒搂着怀里的女人走进门厅,楚欣然心沉了下,转身跑出房间躲在了幽暗的走廊边柱后面。其实有些事她心里已经很明白了,却还要亲眼见到才算确认,然后让自己心疼。
  两个相拥的身影走上楼,他们一路相拥手也并不安分,根本就并沒有发现楚欣然,直接进了靠楼梯口最近的一间客房。
  当房门“砰”地一声关上,同时也碾碎了楚欣然的心。
  “冷夜寒,你……为什么……”楚欣然身子无力的跌坐在地上,这份难过的心情无法用言语來表述,恨意也继而油然而生。
  “楚欣然,”冷希希已经在后面看了她很久,发现楚欣然跌坐在哪儿,立刻跑过去扶起了她,“我都说了,跟他当面说清楚多好,可你就是这么……”
  “不要说了,希希……”楚欣然欲哭无泪,“这已经是最好的答案了,我还需要问什么。”
  “你不问,那我去替你问,我现在就去把那个贱女人给拽出來,”冷希希说着就要过去砸客房的门,但是被楚欣然给拽住了。
  “哎呀,你这样真是要急死个人呢,”冷希希气得直跺脚,她实在想不通,楚欣然原本是个挺干脆的人,为什么在坦白了感情之后变得这么畏手畏脚了。
  ……
  第二天早上,冷夜寒和女人从客房里出來,开门就看到守在哪里等他的冷希希。
  “你走吧。”冷夜寒不带一丝感情的命令女人,女人沒有迟疑,很听话的离开了这里。
  “哥,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冷希希沒有去追女人,她知道那个人不过是冷夜寒随手拉來的炮灰,用过一次就不会再用第二次的存在。
  “什么怎么回事。你那么爱睡早觉的人不在房间躺着,这一大早的是要干嘛。”冷夜寒故意装作不知道,抬步向自己房间走去。
  “你别跟我装傻行不行。”冷希希小跑着追上冷夜寒,拽住他的衣袖不让离开,“哥,为什么好不容易得到了楚欣然的感情,你却一点儿都不懂得珍惜。你这样做到底想干什么。,”
  冷夜寒推开冷希希拽着他的手,一脸不在意道:“因为你是我妹妹,所以我才会跟你说实话,我从來就沒有把这份感情当真,这一切只不过是她小女生的自作多情而已。”
  “什……”
  “什么。,”
  同时发出两个惊诧的声音,冷希希猛地回头看去,楚欣然正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站在那里,眼睛里全都是纠结复杂的神色。
  “楚欣然……”冷希希心里像被浇了一盆冷水,看她的样子,想必刚才的话全都听到了。
  “冷夜寒,我最初想的沒错,你果然是这样的一个人,”楚欣然的心彻底碎成了粉末,在极冷的空气里不停地飘散直至消逝。
  “楚欣然,你……刚才那话……你别当真好吗。”冷希希极力想要给冷夜寒漂白,可是楚欣然已经听到了看到了,再也沒有比这些更好的解释了。
  “什么都不要再说了,我……我全都明白,冷夜寒,在你的心里面……我从來就沒有重要过,”楚欣然冲着冷夜寒愤怒地大喊完,带着一脸愤意转身跑走了。
  “哥,你到底要干嘛呀。,”冷希希气得直打冷夜寒,但是他好像感觉不到一样直接走回了房间,把同样愤怒的冷希希给阻隔在了房门外。
  耳边还能听到冷希希的怒骂声,冷夜寒一拳头重重地砸在了墙上。不管是楚欣然还是冷希希,都不会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更加不会了解他心里到底是什么样的感受。
  “离开吧,或许才是最好的……”冷夜寒喃喃自语道,他脸上全都是苦痛的神色,此时只想给楚欣然自由,剩下的那份爱情苦果造成的心灵创伤,就由他一个人慢慢地独自舔舐吧。
  ……
  楚欣然跑回房间,为了防止冷夜寒进來,她再次把天锁地锁给锁住了。不过锁完之后想想,心里还挺鄙夷自己的,“楚欣然,冷夜寒都不在乎你了,还锁这个有什么用。”
  内心痛苦难过,楚欣然有气无力的走到床前躺下,她的手机响了起來。
  楚欣然的第一反应,还以为是冷夜寒打來了,她下意识的快速把手机拿出來,当看到上面显示的陌生号码时,心情一阵低落还有一些讶异,“这个号码……是谁。”
  管他是谁呢,既然打进來了,就先接听了再说吧,于是楚欣然接听了來电,“谁啊。”
  “小丫头,每次打电话都不给个好口气,又让人忍不住伤心泪下了。”
  手机里传出的声音,让楚欣然精神为之一振,“黎皓泽。你你你……你怎么又打电话來了。我姐姐呢。我姐姐还好吧。”
  “干嘛每次都那么紧张啊。这么不信任我能照顾好你姐姐,我又要伤心了。”黎皓泽还是一如既往的邪魅姿态,虽然是在手机里联系,不过楚欣然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他的身影。
  “听你这意思,就是我姐姐很好咯。”
  “那是当然,这点你不用怀疑。”黎皓泽口吻里充满了笑意,楚欣然也随之放心了。
  “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却邮寄了张明信片到甜品店里。你是怕冷夜寒知道的不够清楚吗。”楚欣然有些埋怨道。
  “哈,就是因为知道他都清楚一切了,所以才这么无所顾忌的。”黎皓泽的语气,让楚欣然有种想把他从手机里拽出來暴打一顿的冲动。
  “接受视频通话,跟你姐姐见个面吧。”黎皓泽说完,楚欣然的手机屏幕就显示出“连接视频”的邀请,她点了“接受”键。
  视频连接成功,楚欣悦出现在楚欣然的手机屏幕里,见到许久沒有见面的姐姐,楚欣然的情绪不是一般的激动,再加上最近心里感觉十分委屈,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來。
  见到楚欣然哭,楚欣悦的笑容定格在了脸上,她忙用手语比划询问楚欣然到底怎么了。
  “姐姐,我沒事……”楚欣然努力想要不哭,可是她最终还是控制不住,转为嚎啕大哭。
  这一通哭,发泄了楚欣然长久以來压抑在心底的郁结,却也让楚欣悦为之担心起來。
  ……
  几天后,楚欣然再次接到黎皓泽的电话,约她在里约咖啡厅见面。
  楚欣然站在冷夜寒的书房门口,犹豫了许久才终于敲响了他的书房门。
  “进來。”冷夜寒语调清冷道。
  听到声音,楚欣然沉了沉气,“我不进去了,只是想告诉你,我姐姐和黎皓泽回到了C市,我想去和他们见一面。”
  “去吧,我让司机给你备车,另外也会派人保护你的安全,但是你记得天黑时必须回來。”
  冷夜寒竟然沒有任何其它反应,直接就答应了楚欣然出去见面的要求,这让楚欣然既诧异又心生难过,“谢谢你,我走了。”
  楚欣然下了楼,司机接到冷夜寒的指令等候在那里,车上还有两名保镖。冷夜寒表面上不在意楚欣然,可是对于她的安危还是很在意的。
  尽管心里各种的不舒服,楚欣然还是坐进车里去与姐姐见面。车子开出冷家,她忍不住回头看向那座大宅子,心里总有一种感觉,似乎距离开这里的日子不太远了。
  ……
  天色微暗,楚欣然与楚欣悦告别,又坐车回到了冷家。
  今天的姐妹重逢,重点还是在楚欣然的发泄情绪中,在楚欣悦的询问下,她把内心的苦楚和难过都讲给了楚欣悦听。
  原本,楚欣悦不想让楚欣然再回到冷家的,不过黎皓泽说,如果楚欣然不回去的话,事情可能就会变得有些麻烦。冷夜寒不在意是一码事,但是楚欣然不回去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楚欣然心里也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她还是按照约定好的时间回到了冷家。
  车子停在庭院,两名保镖先下了车,然后毕恭毕敬的对楚欣然说:“楚小姐,下车吧。”
  楚欣然微微点了点头从车里走下來,她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冷夜寒房间的位置,发现冷夜寒居然站在窗前往下看。
  这个小小的发现,让楚欣然内心悸动不已,可是还沒等她的激动升温,冷夜寒就一脸漠然的就松开了窗帘,转身离开了窗边。
  冷夜寒的举动,让楚欣然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看來……你是真的……不再在意我了是么。因为不论我和谁见面……我什么时间回來,你都已经不在乎了。”
  楚欣然抬手擦掉眼泪,但是新的眼泪再次顺着脸颊滚滚流下,她嘴角泛起一丝苦笑,“楚欣然,距离你自由的时间越來越近了,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为什么要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