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爱到浓时情已殇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雅德公馆一号楼,楚欣然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
  听到齐海峰说冷夜寒在这里,楚欣然不管不顾的跑来了这里,尽管她已经知道了冷夜寒和别的女人混在一起的事,可是心里却还是有些不甘,想要亲眼见到才能死心一样的跑来。
  楚欣然抬起颤抖的手,握上门拉手的那一刻突然发现门没有关严,她的脸上露出一抹复杂的笑,“冷夜寒,就猴急成这个样子么?甚至门没关严都不知道。”
  心里越是这样想,就越觉得难过不已,楚欣然沉了沉气推门而入。这是一栋内里敞开式的迷你墅,走进门里见到的是充满一片旖旎暖色的开间。
  明亮的白月光透过高大落地窗洋洋洒洒的铺散在整个房内,如同追光灯一样照在一幅原始的画面之上。见到眼前的真人秀,楚欣然眸子瞪得很大,身子像是被钉住了一样站在那里。
  楚欣然感觉全身血液似乎瞬间从脚下向上窜流,心像是被刀子绞割般疼痛,眼泪也不争气的涌出,滴落在冰冷的地面上。眼前的一幕深深地刺激到她的心,给了楚欣然沉重的打击。
  “寒少,有人来了嘛!”
  女人娇滴滴的埋怨,却传来冷夜寒不屑的一笑,“她都好意思看,难道你还害羞了不成?”
  “哎呀,你真讨厌啦!”女人娇媚的轻笑。
  “冷夜寒,你……好过分……”楚欣然紧紧握着双拳,纤细的手指关节突兀泛着森森地白,指甲也深深嵌入掌心皮肉,疼痛如同心被魔鬼啃噬,让她心疼得快要窒息。
  但是冷夜寒却完全将楚欣然当做空气一样对待,她的耳边还残留着冷夜寒对她说的诺言,转眼间竟然做出这样的事。
  楚欣然的心在一下下地沉落,踉跄的脚步不小心撞到墙边装饰的高大古董花瓶,瓶身磕碰到一旁的工艺摆台,哗啦一声碎裂满地。
  楚欣然摔倒在地上,尖利的瓷器碎片割伤了她的手臂,鲜血顿时涌了出来,染红了她身上的那件白色连衣裙。楚欣然顾不得用手捂住伤口,抬起满脸泪痕抬头看向冷夜寒。
  “冷、夜、寒。”名字似乎从楚欣然牙缝里挤出,她恨极了这个无情的男人,也恨自己明明知道他这样做,还非得来亲眼看一看才会死心。
  楚欣然的泪水悄无声息的从脸颊滑落,一颗颗掉落在地上混进了血水之中,碎裂的心却比割裂的伤口更加让她痛彻心扉。
  “寒少,不要让人家走好不好?我想留下来陪着你嘛!”
  激情过后,女人仍然缠着冷夜寒不肯放,却被他一把搪开想要抚过来的手,“乖,你先离开,事后我再打电话给你。”
  冷夜寒话都已经这样说了,女人也不好再反驳什么。她嘟着嘴不太乐意的起身穿衣,走向房外时特意从楚欣然腿上迈过去,还故意用高跟鞋尖儿刮了下她受伤的手臂。
  “唔……”楚欣然强忍着疼,扭头看向已经穿戴好坐在沙发上吸烟的冷夜寒。他微眯着双眼吞云吐雾,样子依然是那么邪魅又帅气,活脱脱是一个吃人的魔鬼。
  “非得亲眼看过你才相信,这样做很有趣是吗?”冷夜寒的眼底充满了嘲讽与冷笑,他的态度让楚欣然的心完全冷却。
  “为什么?你为什么一定要这对我?!”楚欣然歇斯底里的大喊着。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从来就没有认真对待过你的这份感情,而且我也厌倦了你的身体。”冷夜寒说完,将烟在烟灰缸里用力熄灭。
  这话太过伤人,楚欣然的身子无法控制的颤抖着,“冷夜寒,是我太笨太傻,就那么相信了你说的话!你说你爱我,我……便以为那是永恒,我相信了你!可是……海誓山盟……终究抵不过你的谎言与欺骗!”
  楚欣然愤怒地嘶喊着,她哭碎了心。见她如此,冷夜寒却无所谓的微微一耸肩,“你说的没错,海誓山盟终究抵不过我的谎言。所以你也该死心了吧?”
  “你……”楚欣然一脸痛苦的看着冷夜寒,他终于说出了狠心决绝的话。
  “楚欣然,我已经让齐海峰告诉你离开我别再回去,难道你没见到他么?”冷夜寒继续说着无情的话,“估计你应该见到了吧?不然也不会找来这个地方,不过你这个女生也太没自尊心了,还非得跑来拽着我不放丢人现眼才高兴吗?”
  冷夜寒的话说的特别过分,楚欣然贝齿紧咬着下唇撑起身子晃晃悠悠的站起来,“冷夜寒,你……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她扑过去,一把抓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冲向冷夜寒。
  见楚欣然如此,冷夜寒不禁眉色一暗,沉声道:“楚欣然,你少给我弄什么‘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鬼把戏,我冷夜寒不吃那一套!”
  楚欣然苦笑着看着冷夜寒,心想这个男人翻脸简直比撕书还要快,“你放心,我不是想跟你闹,而是想要确认一件事!”
  “你要做什么?”冷夜寒神色冷峻,紧紧地盯着楚欣然手里的水果刀。
  “如果你真的对我没有感情,你真的想要抛开我,那么你就……用这把刀子刺向我,用来证明你的心!”楚欣然充满怒意的嘶喊着,她现在只想知道,自己不顾一切爱上的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真的像他说的那样绝情无义?
  听完楚欣然这话,冷夜寒的脸上闪露出一抹极不耐烦的神色,“你应该知道,我最讨厌有人这样威胁我!你以为我不敢碰你是不是?楚欣然,你最好搞搞清楚自己身份,你还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重要!”
  这话无疑是对楚欣然的更大刺激,她拽起冷夜寒的手,将水果刀塞进他手里,“好!就像你说的那样,你证明给我看!证明给我看!”
  血红与眼泪冲刷着双眸,楚欣然紧紧盯着冷夜寒,“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的话不过是玩笑而已,我……啊——”
  不等楚欣然充满悲情的话说完,冷夜寒手起刀落,刀子毫不留情的插在了楚欣然原本受伤的手臂上。鲜血喷涌,她痛苦的扭曲着脸,一手捂着手臂栽倒在地上。
  冷夜寒“咣当”一声丢掉沾血的水果刀,起身冷冷地低睨着蜷缩着身子的楚欣然,“你看好,我冷夜寒说到做到!你也给我好好记住这份感受,记住我说过的话!没有人可以更改我的决定左右我的心,尤其是你楚欣然!”
  冷夜寒说完,嫌恶的踢了楚欣然一脚,一双修长的长腿无情地从她身上迈过去,不管楚欣然死活,径直离开了房间。
  撕心裂肺般的疼痛渲染着满地血红,楚欣然感觉身子渐渐麻木冷却。她忘记了痛苦与**,一双眼睛充满迷离地干瞪着天花板,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不清……
  身上受到的伤害,远不足心灵被踩踏蹂躏之后的痛彻心扉,恨意也在心底不停蔓延,“冷夜寒,如果我……从不曾爱过你,心……是不是就不会这样疼?如果……不曾动过真心,那么这一切……会不会真的变得……无所谓?”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曾经爱过的人,又怎样能……视若不见?”眼泪浸湿了发丝,楚欣然的意识也在飘渺中慢慢消散……
  倘若一切从未开始,两颗相爱的心便不会有所交集,自然不会感受到锥心刺骨的痛。
  ……
  初升的阳光从窗户透进来,照在了楚欣然的脸上。她微微皱了皱眉头缓缓睁开眼睛,入眼一片洁白还有浓烈的药水味道,让楚欣然知道她此时正在医院。
  “楚欣然,你醒了?”见到楚欣然苏醒,齐海峰连忙过来查看她的情况,“你现在感觉怎么样?饿不饿?我去给你弄点东西吃。”
  “齐老师,你为什么……”楚欣然想说什么,但是刚一开口又摇了摇头苦笑了下,“我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在这里?”楚欣然很虚弱,说话也是有气无力的。
  听到楚欣然这样问,齐海峰眼底流露出惊诧的神色,“你……你不记得了吗?”
  “记得什么?”楚欣然一脸茫然的看着齐海峰,他的心也随之狠狠地落地。
  齐海峰是因为不放心你楚欣然,所以跟着她身后去了雅德公馆,没想到让他看到了惊心动魄的一幕。当时如果不是要送楚欣然到医院,他真想去灭了冷夜寒。而且齐海峰也有些无法理解,冷夜寒不再喜欢楚欣然,也没必要做到这一步吧?
  “我睡了多久?”楚欣然又问道,她用的这个“睡”字,让齐海峰后背冒起冷汗。
  “两天。”齐海峰一边回答者楚欣然,一边在心里寻思着她到底是怎么了?是有意的逃避不想去提及?还是因为受到的刺激太大失忆了?可是楚欣然如果是失忆,为什么还认得她?
  “头好疼……”楚欣然眉头紧蹙,痛苦的闭上眼睛,“我手机里……有黎皓希的电话,麻烦齐老师……帮我给他打个电话好不好?让他……到医院来接我,我……不想在这里……”
  楚欣然的话,让齐海峰心里一阵犹疑,楚欣然到底是怎么了?她还记得别人,可是为什么没有提起让她伤成这样的冷夜寒?似乎也把她是怎么进入医院的事都给忘记了。
  “还有……齐老师,我为什么会受伤?”
  楚欣然再次问齐海峰这样的话,他眼里满是不相信与惊诧的神色紧盯着楚欣然,“你真的不记得发生过什么事了么?”
  “记得什么?我要记得什么?”楚欣然接连问了齐海峰两个“什么”,不禁让齐海峰倒吸口气,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选择性失忆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