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患了选择性失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所谓的选择性失忆,是指一个人在受到外部刺激或者头部受到伤害之中,遗忘了一些不愿记得的人或事,于是生理上进行了选择性的遗忘。
  齐海峰曾经看过这一类的电视,所以他第一个反应就是觉得楚欣然很有可能因为收到的刺激过大、她不愿再记得冷夜寒给她的伤害,所以变成了选择性失忆。
  发现楚欣然是这样的情况,齐海峰在照顾她之后连忙联系医生。在医生的各方面检查之后,终于确诊楚欣然的确是得了选择性失忆症。
  病房外的走廊,齐海峰与楚欣然的主治医师在交谈——
  “医生,她这样的情况,想要恢复的几率有多少?该不会一直这样下去吧?”齐海峰一脸担心的询问医生,虽说楚欣然还记得其他人以及发生过的事,而且齐海峰也觉得让她忘记对冷夜寒的回忆也挺不错,可是一想到楚欣然这样是病态,他的心里还是难以安定。
  医生面色凝重,“这个真的不好说,每个人在生命的旅途中,都会遇见一些不称心意的事,遇见并不像见到人,或多或少受到一些伤害。面对这种情况,人的记忆力有的会很快就淡忘,有的需要很长时间也没有办法忘记,这种情绪就会逐渐加深,每天折磨着病人的神经。”
  齐海峰点了点头,楚欣然就是这样的情况。见他认可,医生继续道:“长久的精神刺激与折磨,会让病人的神经游走在崩溃的边缘,一旦有什么事触发了她的愤怒委屈耻辱憎恨等等情绪,就会彻底失去控制。往往这个时候,病人的生理结构会自然调节成选择性失忆的状态,其实这在心理学上属于一个防御机制。”
  “那么……也就说,她根本就不是真正忘记了对么?”齐海峰是师范院校毕业的,所以他曾经学过相关的心理学,尽管不如医学上这么专业,但是至少也是接触过了解一些的。
  “没错,就是这样。”医生轻推了一下眼镜框,“病人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忘记了她不想回忆的不愉快的事,可是那些阴影还是存在内心的,包括她以后的日常生活,都会不受控制的受到那些阴影的影像,慢慢的会让病人分不清现实与深埋的记忆,长久以往会成为心结。”
  医生的话,让齐海峰心里感到很难受。他知道楚欣然的事情没多久,可是却了解到这件事发生了一年多的时间。这么久以来,楚欣然都在忍受着那么巨大的折磨和精神压力,本以为可以得到爱情,却又被冷夜寒如此残忍伤害,不产生这样的症状,齐海峰都不会相信。
  “选择性失忆的病人,有的在时间积累中会逐渐恢复记忆,不过如果那段失去的记忆曾经对病人的伤害过大的话,她可能会一直选择进行遗忘,那样的话治愈的可能就几乎为零。”
  医生这样的结论,无疑是在齐海峰的头上泼了一盆冷水。依楚欣然的经历和目前的状态来看,她的潜意识在大脑中进行自我保护,到底是否是医学上所说的选择性失忆还不一定能够确认,也许她只是想用这样的方式逃避然后自欺欺人,只是这种结果很难查得到。
  ……
  入夜,齐海峰一直在楚欣然的病房里照顾着她。
  通过选择性失忆来忘记对冷夜寒的回忆,齐海峰总感觉楚欣然故意逃避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可是当他看到楚欣然一听到“冷夜寒”三个字时那一脸茫然的表情,又不得不相信了。
  “楚欣然,虽说你不记得某些人我觉得也挺好的,可是老师一想你这样并不是正常的状态,就很想让你恢复回以前。哪怕那些记忆力有痛苦也好,你去面对接受并且控制,情况会比现在更好一些,起码没有那么大的精神压力。”
  齐海峰太过于关心楚欣然了,不知不觉的话也说得多了一些。听了齐海峰说的话,楚欣然继续露出不解的神情看着他,“回忆什么?恢复什么?我感觉现在很好啊!况且这点伤过不多久就会好了,我现在完全可以出院的。”
  楚欣然要出院,齐海峰当然不同意,“你现在不能出院,还得再修养几天。”
  “我待不下去了,真的很想出去。”楚欣然看齐海峰那副坚持不让步的模样,她只好妥协的点了点头,“那么这样吧老师,你帮我联系黎皓希,让他来这里接我离开,这样行么?”
  “黎皓希?”齐海峰不太认识这个人,楚欣然用可以活动的手做了一个打电话的动作。
  齐海峰了然了,她从楚欣然的衣服里找到了手机,在通话簿里翻找到了黎皓希的手机号码,“他是你朋友么?”齐海峰想要再确认一下,他不能把楚欣然随随便便交给别人。
  楚欣然笑了,微微点了点头,“我们认识很多年了,而且我姐姐现在正在和他哥哥谈恋爱。所以,老师帮我联系黎皓希吧,我想见姐姐,很想和姐姐在一起。”
  楚欣然要找姐姐,这是她的家人,齐海峰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立刻帮她联系了黎皓希。
  半个小时候,黎皓希接听到齐海峰的电话,十万火急的赶来了医院。
  看着黎皓希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楚欣然笑了笑,“我没事,也不知道怎么着,然后就受伤了。那个……我很想我姐姐,你能联系你哥哥,让我去看看姐姐么?”
  听完楚欣然说的话,黎皓希情绪激动得差一点儿没说出话,他平复了好半天的情绪才开口,“你姐姐回来了,在我哥近郊的一所住处,我带你去。”
  “什么?我姐姐回来啦?”楚欣然眼睛里放出了亮光,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痛了,一把抓住黎皓希的手紧紧地盯着他,“我要见姐姐!马上带我去!拜托你了!”
  黎皓希挑眸看向齐海峰,在征得他这个老师的同意之后,把楚欣然从医院带走了。
  ……
  黎皓希把楚欣然带去了黎皓泽近郊的住处,楚欣然与楚欣悦姐妹两人一相见,少不了要相拥抱头痛苦一番,然后再彻夜不眠的叙着旧。
  黎皓希看着与楚欣悦用手语交流的楚欣然,摇着头叹了口气,“哥,你觉得她真的把冷夜寒给忘记了么?看到楚欣然这个样子,我的心里特别难过。”
  黎皓泽拍了拍黎皓希的肩,转身坐在沙发上,“管她是不是真的呢,你就当做是真的好了。至少现在她在你身边,而不是在冷夜寒的身边备受危险。”
  目前事情的关键不是纠结楚欣然是否真的得了选择性失忆,而是要保护她们姐妹两个人的安全。楚欣然离开冷夜寒的事儿,估计这会儿已经被盯着她的人知道了,事情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们的目标很快就会盯上这里。
  “不管楚丫头是否真的得了选择性失忆症,我都会努力让她回忆起来过去的事。虽说那些事有痛苦有不想回忆的内容,但是至少那个时候的她是个正常人。忘记不是真正的公平而是病态,我想努力让她恢复回过去天然不做作的楚欣然。”
  “哎,你这又是何必呢。”黎皓泽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弟弟了,最后只好耸了耸肩,“行了,你想怎样做我不会阻拦,总之做过了,也就不会将来想起来后悔了不是?”
  看着黎皓泽那满脸无奈看着自己的神情,始终面色纠结的黎皓希终于笑了,“哥,我就是这样一个爱情傻瓜,是个不可理喻的笨蛋。”
  “对啊,谁说不是呢。”黎皓泽也笑着瞥了眼黎皓希,视线看向楚欣悦,“小楚丫头现在神经混乱,但是不能把我家悦悦给累倒是吧?我得去告诉她们要早些休息睡觉了。”
  “我先回房间了。”黎皓希提前离开了,把安排房间的事情留给了黎皓泽。
  “你这个家伙,真让人无语。”黎皓泽做了个无奈的动作,谁让这里是他的住处呢,安排房间自然要交给她来做。
  黎皓泽来到楚家两姐妹面前,用一副“我不是要打扰你们”的态度,告诉她们两个已经凌晨了,再不睡觉可就要天亮了。
  楚欣悦做手语让黎皓泽带楚欣然去房间,看着她双颊绯红的模样,楚欣然忍不住诧异问道:“姐姐,你该不会……把自己交代给这个邪魅坏家伙了吧?”
  被楚欣然这样一问,楚欣悦更加不好意思了,她把头压得很低,用动作作为了回应。
  “天啊……哦买噶的!”楚欣然难以置信的摇了摇头,不禁把充满怨色的眼神瞪向了黎皓泽,“你竟然敢碰我纯洁无邪天真可爱的姐姐,黎皓泽,这个仇恨我跟你拉定了!”
  “没规没据的小丫头。”黎皓泽轻弹了一下楚欣然的脑门儿,楚欣悦心疼的给楚欣然揉了揉,“我告诉你,我和你姐姐的事情已经是铁板钉钉儿了,以后见到我要叫我姐夫知道吗?”
  “姐夫个屁啊!”楚欣然忍不住粗鲁了番,她看向楚欣悦,楚欣悦,面色潮红的微微一笑。
  事已至此,楚欣然除了说祝福的话之外还能说些什么?“黎皓泽,真是便宜了你!记得以后好好待我姐姐,否则我可不会饶了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