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暗夜遇袭心生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姐……”楚欣然真心无语了,“你们两个人,也太爱秀恩爱太过纵容对方了吧。”
  “有什么关系。我这样对你姐姐,她如此看待我,你应该更加开心放心才对嘛。”黎皓泽说完,又毫不避讳的搂过楚欣悦,在她额头亲了一口。
  楚欣然满头黑线,一手扶额站起身,“真是看不下去了,我还是早点去休息休息,好好地平复一下我的小心脏吧。”
  “去吧去吧,记得把耳朵堵起來,免得听见什么声音。”黎皓泽刚说完玩笑话,楚欣悦就脸红皱着眉的拍了他的胳膊一下。
  “对不起哈,悦悦,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黎皓泽认错的态度很好,楚欣悦的脸更红了。
  “我也受不了你们两个了,去休息了。”黎皓希放下叉子,也准备回房间去。可是当黎皓希走到连接房间走廊处的落地窗时,他眉心一蹙,面部表情顿时变得凝重。
  “哥。小心。”黎皓希话音刚落,就有黑影从开放式阳台外砸窗而入,进來七八个黑衣人。
  这些黑衣人是梁振生派來的,因为衣装上与黎家下属有所不同。不过不管來者何人,黎家兄弟只要负责将他们撂倒就OK了,最主要的还是保护楚家两姐妹的人身安全。
  带着面具的黑衣人们毫不含糊,亮出寒气逼人的刀刃就开始动手。
  “悦悦,趴在这里不要动。”黎皓泽按着楚欣悦的头,把她塞进了底座中空的沙发里,这个位置比较安全,他也挺感谢当初设计师的提议买了这种沙发。
  黎皓泽又快速拽过厚厚的沙发垫子挡在四周,确保楚欣悦沒问題之后,忙去帮助已经于黑衣人纠缠打斗在一起的黎皓希。
  如果不算那次被小混混纠缠,这算是楚欣悦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景,早就吓得缩在沙发下面不敢随意乱动,这不仅是为了保护自己,也是不给无暇分心照顾她的黎皓泽增添麻烦。
  沙发外面的打斗声音很激烈,楚欣悦终于忍不住小心谨慎的轻轻拉开沙发垫子的一个角,黎家兄弟虽然人数上处于弱势,不过好在他们身手技能都很强悍。这时,楚欣悦心里不禁惦记起楚欣然,她回到房间了,也不知道现在是否安全。
  楚欣悦心里正想着呢,楚欣然大喊着从房间冲出來,她身后还跟着两个手里挥着狼牙棒的黑衣人,一路挥舞着袭击楚欣然,想要将她毙命于此。
  幸好楚欣然身材娇小动作敏捷,又或许是这类事情见的太多了,她接连几下躲避都沒有被打倒,踉跄着连滚带爬跑到了客厅。
  “楚丫头。”黎皓希一脚踢开对他纠缠不休的人,连忙冲到楚欣然面前将她一把拽过來甩在身后,拿起一旁电视柜上的装饰物抬手一挡,黑衣人的狼牙棒被从手里震飞。
  黎皓希趁机一个回旋踢,转身同时将楚欣然搂在了怀里,“楚丫头,你沒事吧。”黎皓希快速上下打量着楚欣然,看她除了惊慌之外毫发无损,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來了。
  “皓希。身后。”黎皓泽大喊着提醒黎皓希,心想这小子也太大意了,为了保护楚欣然居然把背影露给了敌人,这似乎不是大意而是只为楚欣然而不在意自己。
  黎皓希奋力迎战,无奈对方人数是他们具有战斗力人数的四倍,黎皓希和黎皓泽还得保护楚家两姐妹,对抗渐渐显得有些吃力。
  黎皓泽从腰间掏出飞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投向了其中两个人,只见血光一闪,黑衣人中的两个手腕中镖受了伤。
  黎皓泽的动作极快,躲在沙发下的楚欣悦第一次见到黎皓泽如此大显身手,她的心就像飙风下的波涛起起落落十分明显,呼吸急促心都悬在了嗓子眼儿。
  相比楚欣悦來说,这一次楚欣然彻底看清了黎皓泽是怎么投镖的,她想起上一次被黎浩泽所救的时,心想着这些黑衣人还真是有锲而不舍的精神,苦苦相逼她一年半始终不肯放手。
  经历这么多,楚欣然不得不想想自己身上是不是真的有对方急于想要的东西。是什么秘密让他们如此感兴趣。竟然一次次冒着风险做出残忍的事,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呢。
  现场打斗很凶残,在黎皓泽的掩护下,黎皓希也将楚欣然送到了楚欣悦的藏身之处。有了“庇佑所”,他们也可以放开的大打出手了,不过这时候情况也出现了转着,有黑衣人掏出了无声手枪指向了两个人。
  楚欣然蜷缩在沙发下,两个人一起躲在这里,使空间显得十分狭窄,当她看到黑衣人拿出手枪对准黎家两兄弟而忽视她藏在沙发下时才终于恍然大悟。
  原來这些人不仅仅是针对她來的,最主要的目的首当其冲还是要先出掉碍手碍脚的黎家兄弟,然后再來解决她们姐妹。
  毕竟楚欣然和楚欣悦沒有抵抗能力,黎皓希与黎皓泽才是黑衣人现在最大的阻碍。
  消音手枪打碎了花瓶和挂画,楚欣悦吓得双手捂着耳朵紧蹙着眉头趴在地上哭了,楚欣然看着快速躲避子弹的黎家兄弟,心脏都快从嘴里吐出來了。
  “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啊。”楚欣然心里焦急万分,虽说黎家兄弟身手不凡,可是对方人多势众,而且谁也保不住一会儿是不是又会有人來“增援”。
  “增员。。”想到这个,楚欣然眼前忽地闪出一道亮光,她记得黎皓泽的手机刚才就放在茶几上,他的身份神秘又好像挺有势力的,不知道手机里有沒有增援人员的号码。
  心里这么想着,楚欣然憋足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探出身子迅速伸出手摸向茶几,还好记忆力不错,一下子就摸到了记忆中黎皓泽手机放在的位置,把手机抓在手中又缩了回去。
  楚欣悦看着楚欣然翻找手机电话簿,用手比划着问她做什么。
  “我找帮手。”楚欣然手颤抖着翻找电话簿,终于在一个分组里找到了看似是增援人员的联系方式,不过楚欣然沒有直接打电话,而是快速发了信息“增援,速到。”加地址。
  信息发出去了,楚欣然双手紧握着手机,不停的在心里祈祷这条信息沒有送错人。
  客厅内的打斗依然在火热持续中。。
  黎皓希与黎皓泽每人对付四个黑衣人,黎皓泽一个帅气的侧滚翻,顺手捡起地上散落的花瓶碎片朝开枪的男人投去,“啪”的一声响,伴随着男人受伤吃痛的声音,枪掉在了地上。
  见又一个同伴受伤,离黎皓泽最近的男人握着寒光闪闪的匕首就朝他刺去。
  此等情景,让楚欣悦骇然得想叫却又叫不出声,她记得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冷汗。
  不过,还沒等匕首刺到黎皓泽,黎皓希扑过去拽了他一把,黎皓泽躲过了黑衣人的袭击。
  在被黎皓希拽走的同时,黎皓泽飞起一脚正好踢在黑衣人的手肘上,匕首从他手中一下子脱落,顺着抛物线插在了软质的背景墙上。
  在黎皓希的帮助下,黎皓泽反手拉住黑衣人的手腕向自己这边一拽,抬脚踩在他的膝关节后,黑衣人忍受不住一下子跪倒在地上,他的衣袖里又掉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准备袭击。
  黎皓希眼疾手快,一拳打在黑衣人脸上,黎皓泽夺过匕首反拧了黑衣人的胳膊,匕首架在他的脖子上眼看就要滑下去,黎皓希连忙叫住了他,“哥。不能伤他性命。”
  对方袭击被抓到也就算了,如果沒有抓到却又伤了人害了命,恐怕就会中了事先安排好这一切的那个人落下的全套,到时候对他们兄弟反咬一口那是肯定的了。
  放人可以,但是不能轻易放走。黎皓泽只是那么稍微儿的一拉一扯,就听见黑衣人传來了痛苦的叫声,他的手臂被黎浩泽弄脱臼了。
  黎家兄弟实力不凡,其余的几个黑衣人心中有些沒了底儿。见到此情此景,楚欣然甚至觉得就算不叫救兵來,估计他们两个也能搞得定吧。
  黎皓泽的这些下众,似乎平日里就守候在附近等待口令,楚欣然的信息才发出去沒几分钟,露天阳台处就有黑影窜动,秒秒钟冲进室内十几个手拿武器同样一袭黑衣墨镜的男人。
  突然转变的境况,让梁振生派來暗杀的黑衣人意识到情况不妙,毕竟他们已经伤了几个人,于是互相对视一眼神后迅速寻机逃离了这里。
  现场终于平静了,黎浩泽先把下众遣退,才和黎皓希把楚欣然和楚欣悦从沙发下拉了出來。这样做不仅是为了保护她们,也是不想现在就被人知道楚欣悦与黎皓泽相处的事。
  “我马上安排你们去另外住处。”黎皓泽说完,把楚欣悦交给黎皓希后转身出门去备车。
  惊魂已定的楚欣然,终于可以长松一口气了,“黎皓希,认识你这么多年,沒想到你还有这样好的身手呢。而且你哥哥也真是不含糊。”
  黎皓希只是浅笑了下,并沒有多说些什么。他不会告诉楚欣然有关于黎皓希在C市的真实身份,因为黎皓希先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他这么多年來一刀一枪实实在在打拼出來的。
  黎皓泽从來不肯仰仗黎家的势力,在他只身一人拼天下的时候,谁也不知道当年那个初出茅庐、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子,就是今天的黎皓泽。
  “车备好了,咱们走吧。”黎皓泽走进來,搂住了惊魂未定的楚欣悦,刚才他一直忙于快速离开的事情,还沒有來得及安慰她的情绪。
  “嗯嗯,我们快点儿走吧。”楚欣然现在急于离开这里,连忙跟着走了出去。
  坐进车里,看着车窗外还亮着灯的住处,楚欣然心里乱七八糟的不平静。
  发生了这么多事,现在楚欣然很想知道那些黑衣人为什么一直盯她不放。今天竟然还要对黎家兄弟出手,这件事会不会和他们也有关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