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为自保主动求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该说的话已经说完了,冷希希带着试探性的口吻询问楚欣然,“知道了这些事,你……要不要选择留下來继续陪在哥哥身旁,”
  “不,我要回到黎皓希身边。”楚欣然从地上站起身,她的回答让冷希希有些讶异。
  “为什么,你都知道了,为什么还要回去,是因为你姐姐吗,咱们可以吧她接出來啊,”
  楚欣然看着冷希希,露出一丝浅浅淡淡的苦笑,“希希,正是因为我知道了那些事,所以必须地回去。黎皓希此时正在医院前庭等我出去,我得回到他身边。”
  “不要……不要回去……”冷希希拽着楚欣然的手不肯松开,楚欣然轻轻推开了冷希希。
  “我回去不仅仅是为了姐姐,毕竟只有这样才能知道身为黎华清的儿子,他到底有怎样打算,是为自己父亲在利用我,还是那份友谊是真心的,谁让他最初与我相处时就不坦白呢,因此才换來了我对他的不信任。”
  ……
  几天后,白桦林。
  罗逸东受梁美琪之约,來到这里与她见面。
  一见到罗逸东,梁美琪就哭得跟个泪人儿似的,紧紧地拽住罗逸东的手求他,“我求求你……可不可以帮我把妹妹救出來,美婷她……她被黎华清抓走了,”
  梁振生总是打乱黎华清的计划,他的举动让黎华清十分生气,于是也对梁振生做出了反击,趁梁美婷逛街时把她给掳走了,并且还给梁振生打了电话,这个电话让梁美琪听到了。
  听了梁美琪的诉说,罗逸东感到很意外,他沒想到梁振生和黎华清这两个人会在这种关键时刻关系闹掰。看着梁美琪哭得伤心又担心,罗逸东的心难免会感觉到疼,“救你妹妹可以,但是你要让她回家之后,保证以后见到楚欣然不再为难她。”
  “她会的,她一定会照做的,”梁美琪替梁美婷答应了,只要救出她妹妹,怎样都可以。
  罗逸东递给梁美琪个手帕,让她安心,“你先回家吧,我保证会把梁二小姐毫发无损的救出來,然后把她送回家去。”
  梁美琪虽然很担心,但还是按照罗逸东的话去做了。
  ……
  夜晚,凌晨时分。
  梁家人都沒有入睡,满脸担忧与焦急神色的在客厅里。
  古老的钟声在午夜十二点敲响,十二下的钟响,似乎每一次都敲击在人的心头。
  “美琪,这个罗逸东……他真的可以把美婷救出來么,”梁振生心焦得不行,他真得很害怕黎华清会对梁美婷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那个老东西十分冷情,他还是比较了解的。
  梁美琪摇了摇头,这个时候,她也说不准到底应不应该还坚信着罗逸东的话了。
  当时,梁美琪情急之下去找罗逸东,她只是觉得这个人很厉害而且十分值得信任,但是这一整天过去了,罗逸东都沒有带着梁美婷回來,她的心里也开始打起了双面鼓。
  正当梁家人六神无主时,正厅的门被人推开,传來了梁美婷的哭声,“爸爸,姐姐,我回來了,我……我回來了,”
  一听是梁美婷的声音,梁振生和梁美琪立刻冲出会客室,果然见到了一切安好的梁美婷。
  安全的把梁美婷送回來,罗逸东沒有多说什么转身离开,梁美琪连忙追了出去。
  “逸……逸东,”梁美琪叫住罗逸东。
  罗逸东停下脚步,回头看向梁美琪,“最近最好不要出去,免得再给黎华清下手的机会。”
  “嗯嗯,我知道了,”梁美琪用力的点着头,虽然罗逸东什么都沒说,但是看他身上沾染的尘土与血迹,梁美琪大概了解到一二了,“谢谢你救了我妹妹。”梁美琪诚挚的道谢。
  “我是因为看在你的面子上,才会出手救她的,只要她不忘记兑现承诺就好。”罗逸东说完,深深地望了一眼梁美琪后离开了梁家。
  虽然罗逸东已经走远了,但是梁美琪依然用她的目光进行远送,她沒有发现,其实这一切都被梁振生看在了眼里,他的心中又打起了另一个算盘。
  ……
  第二天,吉言餐厅。
  冷夜寒停车在停车区,下车之后向楼上望去。
  今天中午,冷夜寒接到梁振生主动打來的电话,说要在这里用午餐,冷夜寒心里清楚梁振生定有所求,他想看看这老家伙想玩什么花样,所以來了。
  冷夜寒按照预约來到楼上,在服务生的带领下进入了梁振生预定好的包间。
  见到冷夜寒來,梁振生满脸堆笑邀他入座,“真沒想到,你还给我这个老家伙面子來赴约了,不然我真以为今天要一个人用餐呢。”
  冷夜寒微微一笑,“上次我还赴了梁二小姐的约去了您家,怎么可能是不给您面子的人呢,梁先生您真是严重了。”
  “说得也是呢。”梁振生硬挤着笑容,“既然你也來了,为了节省彼此时间,那我就……不拐弯抹角的说话了,我直和你说吧。”
  梁振生主动向冷夜寒求和,甚至直言不讳的说了一些原本应为禁忌和秘密的事儿。
  一番相谈下來,梁振生抖搂了许多老底儿,然后笑脸迎逢的对冷夜寒说:“其实我说了这么多你也应该知道,我是希望从此依靠向你这边,拜托你能够保证我和我女儿们的安全。”
  听到梁振生这样说,冷夜寒的嘴角弯起一抹冷笑,“如果梁先生说的是这一件事,那我觉得咱们还是免谈了吧。既然敌人已经做成了,我也不想做什么假兮兮的把手言欢的事。梁先生,请恕冷某不能奉陪了,您还是自己一个人吃吧,告辞。”
  冷夜寒拒绝的态度十分坚决,那种感觉让梁振生想起了当初为梁美婷求婚的事,冷夜寒不愧是外界传闻的冷寒冰,他说的话做的事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容不得一丝含糊与犹豫不决。
  看着冷夜寒离开的身影,梁振生又想起了昨夜梁美琪与罗逸东相处的情景,“或许,美琪那里可以帮些忙……也说不定呢,”
  ……
  傍晚
  罗逸东刚刚处理完公司的事,就接到了梁美琪的电话,邀他老地方相约。
  罗逸东心里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儿,梁美琪过去虽然也会与他约见,可是却沒有像现在这样频繁并且直接,“难道说,她遇见什么难事了么,”
  这是罗逸东心里的第一个反应,最近的梁美琪变得很奇怪,看起來似乎有很多心事的样子,整个人看着都不快乐。
  沒有自己猜测更多,罗逸东开车去与梁美琪见面。
  达到目的地,罗逸东的车子还沒有停下,远远的就能看到梁美琪孱弱的身影在寒风里瑟瑟发抖,他的心一紧,停下车后下车向那边跑过去。
  见到罗逸东,梁美琪漂亮的脸上露出了纠结的笑容,“真是对不起,我又把你叫出來了。”
  “那些无所谓的事儿。”罗逸东用双手给梁美琪捂着冻得通红的脸,口气里也稍稍带些埋怨的调调,“这么冷的天,你干嘛要在外面等我,”
  “因为我想可以马上看到你嘛。”梁美琪微笑着回道,但是很快,皱紧的眉头又回到了她的双眉之间,“其实今天我约你來,是因为……因为想求你一件事,这是关于我爸爸的,我希望……寒少可不可以放我爸爸一码,你帮我去说说情好不好,好不好啊,”
  梁美琪忍不住又哭起來,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很幸福的女生,可是最近发生的事,对于一向平和的梁美琪來说太过冲突了,她想起來就鼻子酸酸的特别想哭。
  罗逸东一脸无奈的看着梁美琪,把哭得稀里哗啦的她紧紧地搂在了怀里,“我知道,这一定是你爸爸逼你來说的吧,”
  “你……你怎么知道,”梁美琪啜泣着,在罗逸东面前,她不想隐瞒什么。
  罗逸东轻叹了一口气,他为梁美琪叹息也为梁振生叹息,“你父亲啊,真的不该把你也卷入这个漩涡之中。毕竟你如果知道太多,危险系数也就变得更大。况且,我哥决定的事情一旦落实了,谁也不可能更改他的决定。”
  罗逸东的话,直截了当的回应了梁美琪,她的心如同刀绞一般难受,“既然是这样,那我就……也不会再和你说这个了……”梁美琪低下了头,她本來也不想和罗逸东说这种事情的,可是为了梁家,彻底放下了面子。
  “对不起。”罗逸东只能对梁美琪说对不起这样的话,他不能对这个女孩承诺的太多,毕竟梁美琪是梁振生的女儿,目前为止虽然梁振生已经于黎华清倒戈相向,但他绝对不是朋友。
  ……
  黎家,黎华清的书房。
  “BOSS,您要调查的女孩儿,我们已经有了确切的信息。”黎华清的下属,将一份调查报告放到了黎华清的桌上。
  “嗯,你出去吧。”黎华清眼皮都沒有抬一下,递交资料的下属离开了书房。
  黎华清拿过那份调查资料,翻开第一页,当他看到上面的照片时,整个人愣住了。
  “怎……怎么回事,,这个女孩子……这不是……”黎华清讶异了许久,前两天他知道了黎皓泽身边有个女孩,却沒想到竟然是楚天锡的另一个女儿。
  黎华清心头燃烧起熊熊的烈火,他简直怒不可遏,“黎皓泽啊黎皓泽,这就是我养的好儿子,一个这样,两个也是这样,”
  想想两个儿子都对楚天锡的女儿有想法,而且据可靠消息说,黎皓泽已经于那个女孩有了亲密的十分正式的关系,这更加让黎华清气不打一处來,他的情绪已经开始大暴走了。
  “來人,把这个楚欣悦给我想办法带到这里來,我有话要问她,快去,要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