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希望姐姐能幸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黎华清的书房,楚欣悦唯唯诺诺的站在他的面前。
  黎华清打量着楚欣悦,他见过楚欣然却从未见过不怎么露面的楚欣悦,今天见到她,实在不明白身边女人众多还很挑剔的黎皓泽,为什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不会说话的女生。
  楚欣悦一脸惧意的看着黎华清,她知道这个人是黎皓泽的父亲,也知道目前她们姐妹和这个带着不怒而威神色的人之间不太愉快。
  “你这个女孩子,还真是沒有自尊。”黎华清一开口,就是羞辱和责难楚欣悦的话,“不知道你爸爸是怎么教育你的,竟然能做出这样不要脸的事情,不过这也不奇怪,毕竟楚天锡也不是什么干干净净的东西,他的女儿能好到哪里去。”
  楚欣悦被黎华清的言语羞辱,她很生气,黎华清真是太过分了,可是却无法开口反驳。
  “不过就是个家道中落的哑女而已,皓泽脑袋坏掉了,竟然会看上你,你以为自己配得上皓泽么。你觉得你配得上么。”黎华清用尽言语刺激楚欣悦,他就是要欺负这个不会说话的女生,谁让她是楚天锡的女儿。
  黎华清的字字句句,如同利刃锥刺着楚欣悦的心,让她收到了极大的刺激,她双手颤抖嘴唇也变得青紫,憋了好半天,竟然从唇齿间冒出两个字:“闭……闭嘴,”
  不会说话的楚欣悦居然开口说话了,这让正在用话羞辱楚欣悦的黎华清愣住了,他听说过楚天锡的大女儿是因为受到刺激才失语的,却沒想到他的刺激又让楚欣悦不治自愈了。
  就在这时,黎皓泽一脚飞开书房的门冲进來,门外是被他撂倒的两个黑衣人。
  见到楚欣悦泪流满面全身瑟缩颤抖的站在那里,黎皓泽快速向她跑去,将楚欣悦一把搂进了怀里,“悦悦,别怕,我在这儿呢,你不要怕,”黎皓泽安抚着情绪低落又充满惧怕之意的楚欣悦,她的颤抖疼碎了黎皓泽的心。
  “为什么要趁我不在把悦悦掳來。爸,您到底想要做到何种地步才肯罢休。,”黎皓泽终于与黎华清撕破了脸面对,不过他的态度比起黎皓希來说,还算稍微儿的强那么一点点。
  “皓泽,他不配和你在一起,”黎皓泽用这样的口气和黎华清说话,他的心里感到很生气。
  “我告诉你,我不再是过去的黎皓泽了,所以从此以后也不会再听你的任何安排,爸也不要再來干涉我的生活,因为我不需要,”黎皓泽说完,搂着梨花带雨的楚欣悦转身离开了。
  “皓泽,你……逆子,全都是逆子,”黎华清不禁刺激到楚欣悦不用花钱就治愈了,现在就连黎皓泽都和他这样的态度,黎华清气得都快要爆炸了,他双手背在身后來回踱步消气。
  突然,黎华清脚尖儿一软,他神色一怔低头看去,一个很好看的小荷包正躺在脚前。
  “荷包。哪里來的荷包。”黎华清弯身捡起了荷包,突然感觉抹在手里软软的,好像有什么纸质一类的东西一样。
  凭借着好奇感,黎华清打开了荷包的开口,这里也沒有缝得很繁琐,所以黎华清拆开的很快。一打开那张纸,上面清晰的跳跃着楚天锡的字迹。
  这个意外的发现,让黎华清感到惊诧不已,他的情绪在波浪起伏中,“真是沒想到,两个儿子,都被楚天锡的女儿缠住了心,”写有楚天锡秘密的那张纸,被黎华清在手里用力地揉烂,他决定要对楚家姐妹斩草除根。
  ……
  黎皓泽带着楚欣悦回到住处,楚欣然双眼早已哭得通红,上前一把将姐姐抱住了,“姐姐,你沒事吧。你有沒有受伤啊。,”
  楚欣悦摇了摇头,让楚欣然放心,“然……然然,我……”
  楚欣悦突然开口,楚欣然一下子怔在了原地,她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望着楚欣悦,“姐姐,你……你刚才……是你说话吗。是……吗。”
  楚欣悦的眼泪流了出來,她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眼含着泪水用力的点了点头。
  “真……真的吗。这是真的吗。,”楚欣然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事实,她期盼了那么多年,希望姐姐可以恢复回以前的样子,她还记得姐姐的声音非常好听。真是沒有想到,本來已经有些放弃希望的事情,现在竟然得以实现了。
  看着楚家姐妹激动得连话都说不全的样子,黎皓泽给两个人中间调节了一下气氛,“楚家小丫头,你姐姐现在可以重新开口说话了,很开心对吧。我刚刚知道的时候也开心的不得了。以后悦悦有什么心里话,可以直接和你说出來了,她也会很高兴的。”
  “嗯,我心里好高兴,说不出來的那种开心。”楚欣然拉住楚欣悦的手,让她坐在沙发上休息一下,对于楚欣悦之前被掳走的事情丁点儿不提,楚欣然不想让楚欣悦再回顾那些难过害怕的事情,也不想让她掺合进这些纷杂琐碎的事之中。
  “黎皓泽,我有话想和你说,让黎皓希先照顾一下我姐姐,咱们出去谈谈好么。”楚欣然说完,又给楚欣悦一个放心的微笑,“姐,你放心吧,我不会为难这个家伙的。我只是想和他说一下,有关于你们两个人未來的事情,很快就回來哈,”
  楚欣然说完,转身走向了露台。黎皓泽看着脸色有些担心的楚欣悦,微微耸肩一笑,“别担心,你妹妹绝对不会怎么为难我的。”
  “呃……嗯……”楚欣悦虽然能开口说话了,但是她现在还有些不太适应,发音也比较困难,只能对黎皓泽点头笑了一下作为回应。
  黎皓泽來到露台,回手将移门拉上,这样他和楚欣然说话的声音就不会被客厅里的两个人听到,然后走到楚欣然面前,“我的准小姨子,你想和我谈些什么。”
  “就像我说的,谈你和我姐姐的未來。”楚欣然定定的望着黎皓泽,犹豫了一会儿,她从衣兜里拿出手机,翻开相册给黎皓泽看,“你看,这是我拍的我姐姐那个荷包里装的内容。”
  黎皓泽看着楚欣然手机里的图片,上面的字迹清晰可见,他神色一怔,“你知道了。”
  看到黎皓泽的反应,楚欣然苦笑了下,“果然,你什么都知道。”
  “对不起,瞒了你们这么久。”黎皓泽倒是很诚恳,他沒有拐弯抹角。
  “其实,我倒不是想用这个來责难你的,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已经全都了解了,然后再问问你……”楚欣然紧抿着唇,深吸了口气,“还像我以前说的那样,你是否真心对待我姐姐。”
  “是真心,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证明,才能让你放心。”黎皓泽说的是心里话,楚欣然也相信他说的,毕竟这都是用行动來证明的。
  “相由心生,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得到你对我姐姐的真心。”楚欣然下了很大的决心,她要再一次拜托黎皓泽,“如果你真的对我姐姐是真心,我拜托你……求你,带我姐姐离开这里好吗。带她离开别再回來,”
  楚欣然说着这样的话,忍不住又哭了起來,“刚才我就注意到姐姐的荷包不见了,说不定你父亲已经知道了荷包里的秘密。”
  楚欣然举起手机,“我这里有手机内的副本,外面也有,所以荷包丢了问題不大。可是我担心,我很害怕你父亲会对我姐姐会做出危险的事情,所以我真心希望你能带姐姐离开这里,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远走高飞,永远都不要再回來,”
  这里的事情,楚欣然只想一个人承担,她要让姐姐得到幸福。看着楚欣然坚定又充满忧虑与痛苦的神情,黎皓泽终于点头答应了。
  ……
  几天后,C市码头。
  黎皓泽今天要带着楚欣悦乘船离开,之所以会选择这样的路线,是因为不太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因为很少有人会想到他们坐船走。
  又要面临与妹妹分别的时刻,楚欣悦一脸的不乐意,她不想走。看着楚欣悦依依不舍的样子,楚欣然搂了搂她笑道:“姐姐,我们可以每天都视频聊天啊,现在你说话方便了,咱们就更可以随时随地打电话了,你我依然可以感受到彼此在对方身边,你说对不对。”
  楚欣然的安慰很奏效,楚欣悦破泣为笑的点了点头。看到姐姐露出了笑容,楚欣然放心了,“天黑了,你们也快些走吧,不然一会儿就误了最后一班船了。”
  “嗯,咱们走吧,悦悦。”黎皓泽搂着楚欣悦,带着三步一回头的她登上了船。
  楚欣然站在码头,一直注视着两个人乘坐的船彻底消失在视线之内,才恋恋不舍的回头向岸那边走去,黎皓希默默的跟在楚欣然的身后。
  两个人就这样一路走着,在走到一处人烟稀少的宽长巷子时,楚欣然终于停下了脚步。
  她慢慢的转过身,抬头看着黎皓希,许久许久,终于面带苦涩的开口,“黎皓希,我想问你,我……还可以再相信你么。”
  楚欣然的话,让黎皓希的心疼得碎成了渣,他一把将楚欣然搂进了怀里,“楚丫头,我知道发生了这么多事,想让你相信真的很难,但是我还是希望,你不要怀疑我对你的心意。”
  听着黎皓希说这样的话,楚欣然隐忍不住地放声大哭起來,“黎皓希,如果你不是黎华清的儿子该有多好,或者我不是楚天锡的女儿,这样的话……我们就永远可以无所顾忌的做好朋友,也不会带着各种的猜忌和目的……做最真挚的朋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