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树倒于是猢狲散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楚欣然回到躺在床上,无论如何也睡不着,躺着心烦意乱总想动来动去,于是她为了不影响同房间的楚欣悦和冷希希,决定还是起床去房间外待着比较好。
  回想着之前和冷夜寒交谈的场景,楚欣然苦笑了下,她这是何苦来折腾自己嘛?刚才就直接在客厅待着不就好了,也不至于这么走来走去的。
  心里正寻思着,楚欣然路过了书房,从门下缝透过一丝丝的光线,不禁心里暗道:“这么晚了,难道冷夜寒没有回房间睡觉么?”
  心里带着疑问,楚欣然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小心翼翼的把耳朵贴在了门上,偷听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声音?楚欣然觉得,冷夜寒应该不会一个人在书房,估计罗逸东也在,他们是不是在说什么话题?也学这些话题和她有关也说不定呢!
  果不其然,楚欣然听到了冷夜寒与罗逸东的对话。
  “消声手枪对于远距离来说几乎听不到,但是在宽巷里居住的人还是有听见的,只不过碍于当时的场面,没有人敢出面罢了。”
  说话的声音楚欣然听得出来是罗逸东,他们在谈论入夜时的突袭事件。
  “所以,这也是那些人选择用匕首近距离格斗的原因。要不是正好看到了楚欣然,想必他们也不会轻易使用消声手枪,毕竟不能过分引人注意,远程射击也会受到影响。”
  这次说话的人是冷夜寒,但是他们两人谈论的事情,楚欣然有些听不懂。
  “身份信息及报道方面基本不用担心,黎华清和梁振生敢搞出这种事,他们必然也会为自己清理干净。至于你我就更不用惦记了,我打点好了,不会有不利的记录指证是咱们的。”
  罗逸东的话,让冷夜寒放心的微微点了线头,看着冷夜寒突然沉默的表情,罗逸东又忍不住问道:“大哥,既然你已经得到了有利的证据,为什么刚才说不打算对那两个人出手呢?”
  “我想……也许还不是时候吧……”冷夜寒犹豫着说完,挑起眸子看向罗逸东,“其实你心里应该已经有答案了,只是不想和我明说,怕我会感到尴尬是不是?”
  罗逸东轻叹口气,话都被冷夜寒说了,他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我知道,你是因为梁美琪和我的关系,所以才没有马上对梁振生还击。至于黎华清嘛,自然是和楚欣然有关系了。”
  门外的楚欣然,在听到罗逸东的这番话时,心脏剧烈跳动得让她难以承受。楚欣然知道罗逸东弦外之音是什么意思,因为同样的问题,一个小时之前冷夜寒才问过她。
  听到这样的话,楚欣然觉得她还有什么不能相信冷夜寒的呢?还要怀疑她什么?虽然冷夜寒伤害过她,并且为了保护她的安全作出过过分的事情,可是事到如今,她真的还要在意那些事情?还要在意那么多么?
  楚欣然的心里感觉很愧疚,冷夜寒为了考虑她的心情,没有办法对威胁他的人作出还击的举动。而楚欣然自己,也罔顾了一直说要报仇的心情。
  楚欣然抬起的手,差那么一点点就敲响了书房门,但是最终她还是决定放弃了。不管冷夜寒作出什么的决定,楚欣然都不打算让自己再干扰他的心绪,“一切就让冷夜寒自己选择吧。”楚欣然在心中如是说,然后默默的转身回去了房间。
  ……
  第二天,楚欣然给黎皓希打去电话,询问他们兄弟昨天晚上回到家之后的有些事情,得到的答案自然不是很愉快的。
  黎皓希告诉楚欣然,在与黎华清发生争执之后,黎皓泽离开家说去安排一下他的事情之后,再把楚欣悦接到身边远离那些纷扰。至于他,始终住在酒店没有再回家。
  黎皓希和楚欣然说,他会暂时居住在酒店的,这样他的家人才不会在各处外面的住所里找到他,相对可以安静许多。
  目前的情况就是这样,通话结束之后,楚欣然悬挂着的心也稍稍的放下一些,接下来就是她在冷夜寒的别苑过着日复一日的单调日子,整天里无所事事十分无聊。
  不过,就在半个月后的某一天,一场天反复地的变化打破了僵持的局面——
  都市早新闻资讯:
  近日,利嘉实业董事长黎华清与梁氏集团董事长梁振生相邀茶社,后两方在毫无征兆下发生言语以及暴力冲突,梁振生因此突发心脏病,此前正在梁氏旗下德铭医院ICU重症监护室治疗,尚未脱离生命危险。
  另有资讯,利嘉实业遭内部员工匿名举报,称黎氏旗下食品生产业使用过期违规食品原料,目前被相关部门勒令停止生产接受调查。
  这两则新闻,在一定程度上给冷夜寒解决了不少难题。因为不用他出手,黎华清与梁振生的倒戈相向就已经对对方做出了重击。
  “什么内部员工匿名举报?说白了,还不是梁振生的人混进了利嘉实业嘛!要不就是老梁头儿知道黎华清的事情,所以早就命他手下的人准备这一出戏了!”
  冷希希忍不住的开口做着总结,不过当她看到楚欣悦愁容满面担忧的脸以及罗逸东凝重的神色时,顿时觉得自己刚才真是太多嘴了。
  冷夜寒起身离开回了房间,不多时,罗逸东也跟着离开了。
  楚欣然回头看向房间的方向,她皱了皱眉心里有些疑思,然后找了个去卫生间的借口也离开了客厅,悄悄的走到冷夜寒房门口继续上一次的偷听行为。
  “他们这样两蚌相争,也省得你自己出手了。”
  罗逸东的声音,楚欣然心想,他俩果然在一个房间。
  “当我知道你为何要对楚欣然那样时,就想到了一定是梁振生手里握有你不想被外人知道的把柄,事情果然是这样,只是他还没有机会说出来就自己差点儿挂了。”
  冷夜寒冷笑了声,“梁振生是罪有应得,他与黎华清联手用不法商斗除掉楚天锡,又把罪名嫁祸给我,得到这样的下场已经是便宜他们了。”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关于楚欣然母亲的那件事,有没有想过要告诉她实情?”
  冷夜寒眉头紧蹙,双眸紧紧地盯着窗外,“当初让她离开,狠心绝情的话和举动都做得出来,可是在面对事情真相时,却又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起。”
  毕竟一直以来都是冷夜寒给予楚欣然伤害,经历过分别之后再冰释前嫌,才突然意识到其实并没有所谓真正的冰释前嫌,而是陷入了另一场尴尬与难以启齿之中。
  门外的楚欣然听到这样的对话,她不免在心中犹疑思忖,“冷夜寒和罗逸东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关于我母亲的事情?当初不是因为她……难道说,这其中还有什么其它隐情?”
  ……
  在新闻爆出不久,又报道出了最新资讯。
  经过查证,利嘉实业确实涉及违法行为,因此已被吊销执照。利嘉实业如同参天大树瞬间倒地,于是树倒猢狲散成为了一盘散沙。
  与此同时,鼎城集团总裁霍庭恩出资收购了利嘉实业。
  看到了这样的新闻报道,楚欣然的心像是亿万只手在狠狠地捏紧,她终于还是忍不住的跑回房间,给霍庭恩打去一个电话。
  “哥,这样好么?”冷希希忍不住问冷夜寒道:“我知道楚欣然一定是去求她的那个青梅竹马了,但是我觉得黎华清不值得同情,就算因为他儿子也不要这么慈悲心肠嘛!”
  “希希,少说两句吧。”罗逸东给冷希希使了一个眼色,冷希希立刻意识到她又说了不该说的话,于是一脸歉意的看向坐在旁边的楚欣悦。
  罗逸东表示对冷希希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这丫头到底有没有长心?而且她都已经毕业了,完全可以自由的待在乐敬文身边不用来淌这趟浑水。
  许久,都不见楚欣然从房间里出来,于是楚欣悦一脸担心的看了眼那边,然后又看向冷夜寒。了解楚欣悦心思的冷夜寒微微点了下头,起身走向房间。
  轻轻推开门,冷夜寒一眼就看到了靠窗坐在地上的楚欣然,抱着胳膊在那里掉眼泪,他的心也跟着感受到了疼痛,于是关上门走到楚欣然面前。
  “霍庭恩不同意是么?”冷夜寒蹲在楚欣然面前,语调轻柔的问她。
  “嗯。”楚欣然眼泪珠子啪嗒啪嗒的掉落。
  “放心吧,霍庭恩不是那种会对你狠心的人。”冷夜寒说出这种话,他自己都觉得十分别扭,那种感觉就好像比心爱的人更加了解自己的情敌一样。
  “庭恩哥哥他……会放黎皓希父亲一马的是吗?”楚欣然眼含泪水的看着冷夜寒,“还有你,应该也不会再对他一竿子打到底了对不对?对不对?”
  尽管黎华清一直想害楚欣然,可是到了这种时刻,她还是会因为黎皓希以及她未来的姐夫黎皓泽而为黎华清说话。
  “你这个傻瓜。”冷夜寒最终只好在楚欣然面前妥协。
  “对……我是傻瓜!不然的话……又怎么能让自己沦落到这种地步?”楚欣然的视线已经全部被泪水模糊了,她若不是傻瓜,也不会爱得如此凌乱复杂。
  冷夜寒看着楚欣然,她无助哭泣的样子让他的心都跟着一起碎掉了,于是再也顾不得其它,伸出双手将楚欣然搂进了怀里。
  再次感受到久违的怀抱,楚欣然不再隐忍着啜泣,她也同样紧紧地拥抱着冷夜寒大声的哭了起来,“冷夜寒!你是世界上第一号大混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