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此生愿得一人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楚欣然与冷夜寒的婚礼结束后,楚欣悦和黎皓泽去了南方,冷希希也安心的成为乐敬文的全职助理。罗逸东和梁美琪相处的比较愉快,一切的一切,都在向着幸福的道路上前进着。
  夜晚,楚欣然窝在冷夜寒的怀里看着窗外的星空,“冬天的星空很美丽,只是一切沒有过多的去注意过,果然是心情变好了,就连看到的天空都是不一样的。”
  听到楚欣然说心情好,冷夜寒激动得又吻上了她的唇,结果被楚欣然给用力推开了,她娇笑着拽住冷夜寒的手,“人家跟你正常的好好说话呢,你能不能也正常一些呀,”
  “我一直都很正常,你上哪里找我这样的谦谦君子呢,”冷夜寒反手握住楚欣然,顺势将他压倒在身下一路索吻。
  “冷夜寒,你……骗人……”顷刻间,楚欣然就已经被冷夜寒弄得娇喘吁吁语不成句了。
  “你说,我怎么骗人了,”冷夜寒眼底写着“宠溺”儿子,手轻抚着楚欣然泛红的娇颜。
  “你明明答应过我,在登记之前……不会对我这样的……”楚欣然脸上铺满了红晕,她恨喜欢冷夜寒带來的这种感觉,却还是忍不住想要跟他撒撒娇。
  “忍不了,怎么办,”冷夜寒现在也变得越來越喜欢开玩笑了,他紧了紧搂着楚欣然的手,在她的红唇上亲了口,“你要让我忍两个月,我真是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所以……咱们把这个日期提前好不好,你看1月登记也有很多好日子呢……”
  “不行,”楚欣然当即打断冷夜寒的话,“我说情节人登记就要情节人,你忍不了也得等,”
  “那我就不客气咯,”冷夜寒完全无视楚欣然说的话,直接将她吃干抹净。
  ……
  幸福的脚步在靠近情人节,眼看着时间进入了2月份,很快情人节就要到了。
  楚欣然与冷夜寒期盼的日子很快就要來到,可是就在这时,一个让楚欣然意想不到的人物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冷云天。
  看着眼前出现的这个人,他的轮廓与感觉和冷夜寒有着几分相似,确切的说,应该是冷夜寒像他才对。楚欣然一怔,手里拿着的东西一下子掉在地上。这里是超市,她沒想到冷云天会突然在这个地方出现。
  “楚欣然是吗,”冷云天淡淡的开口。
  “呃……是……是我……”楚欣然慌忙把地上的东西捡起來放回货架上,心里还忍不住嘀咕着,婚礼的时候冷夜寒父母都沒有出现,他曾经说过不用在意那个人。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而且在这之前,楚欣然就已经和冷夜寒闹得满城风雨沸沸扬扬,冷云天那时候不现身,竟然今天來到了这里截住了楚欣然,让她心里充满了各种猜测与紧张。
  放好了东西,楚欣然带着犹疑的眼神看着冷云天,她真不知道应该管冷云天叫什么,尴尬了半天,话也沒有说出口。
  “楚小姐,可以出去和我单独聊聊么,”冷云天替楚欣然开口了,他能这样说,应该早就知道今天是楚欣然一个人來到住宅区内超市的。
  冷云天要单独谈话,楚欣然心里开始敲起了双面鼓,“好……好的……”此时的楚欣然十分后悔,她真应该听冷夜寒的话跟他一起出來逛超市,现在也不会感到如此为难害怕了。
  超市旁的咖啡店
  冷云天选择了最靠里的包间,这样他和楚欣然的谈话就不会被别人听见。
  楚欣然内心忐忑不安的坐在冷云天对面,她本以为一切事情落下帷幕,接下來只要顺着甜蜜走到幸福大路就好了,偏偏这个时候冷云天出现。
  “楚小姐,为了不耽误彼此的时间,我就开门见山的说吧。”冷云天轻推了一下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框,他深锁的眉头让楚欣然心中打颤。
  “您……您请说……”楚欣然手心和后背都是冷汗,她从未想过冷云天会是这样一个具有压倒性气势的老男人,看來冷夜寒是得到了他父亲的真传。
  “直话说吧,我很不满意你和我儿子在一起的这件事。”冷云天的话说得很直接,沒有丝毫的含蓄,“他和梁家二小姐的事情我曾听说过些,但是却为了你最终沒有选择梁美婷。不过这样也好,依梁家目前的情况來看,当初若是真的有了什么结果,现在也一定是个麻烦。”
  冷云天的话,让楚欣然从刚刚的激动情绪转为了一阵错愕诧然,她难以置信的盯着冷云天,“您是冷夜寒的父亲,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难道……您所认为的幸福就是利益吗,”
  “不然呢,”冷云天倒是不隐藏他的想法,“冷夜寒这小子,一声不吭的就和你举行了婚礼。如果不是他要和你登记结婚去取户口本再加上我从别处打听到的一些情况,我或许会一直被他蒙在鼓里,永远都不知道他娶了你这个家道中落的落魄女,”
  “你……你说什么,,”楚欣然怔住了,她甚至已经想不起來还要用敬语尊称了。
  “听不到么,”冷云天冷笑着,并且拿出了户口本给楚欣然看,“你看好了,这个是冷夜寒的户口本,是我当初离开主宅的时候带走的。也许当时他沒有想太多,毕竟那时候的冷夜寒沒有感情也不想结婚。”
  “但是现在不同了,你们想过几天登记结婚是吗,沒有这个,我看你们这个结婚登记要如何进行,”冷云天说完,冷笑的表情变得越來越浓,并且充满了讥讽,“楚欣然,沒有我的认可,你休想这么轻松容易的进入我冷家大门,”
  冷云天言语冰冷分外伤人,楚欣然被他说得竟然一句话都说不上來,只能木怔怔的看着冷云天丢下羞辱她的话后离开了咖啡屋,豆大的眼泪顺着脸庞不停的滚落。
  ……
  寂静无人的房间,楚欣然一个人坐在落地窗前冰凉的大理石地面上。想起白天冷云天对她说的那些话,心绪难平又忍不住哭了起來。
  房门开了,冷夜寒快步走进來,见到楚欣然坐在地上,他一把将楚欣然抱了起來放在了床上,然后紧紧地搂着她,“我都知道了,我父亲今天找过你。”
  “你……你知道了,”楚欣然脸颊上滑落着泪水,抬头看向楚欣然。
  看着楚欣然这副委屈的模样,冷夜寒感到心疼至极,他轻吻掉楚欣然的眼泪,“在那之后他找过我,并且把那些话都对我说了。”
  “户口本的事情,你也知道了是么,”想起冷云天说的那番话,楚欣然就感觉到强烈的窒息,“你……你有沒有和你父亲吵架,”
  “你受了委屈,却还要担心这些,真是个笨笨的傻丫头。”冷夜寒下颌轻抵着楚欣然的额头,手轻抚着她的头发,“不管怎样,我都不会放弃你的,所以也希望你不要因为那些话所动好么,越是这样的时刻,我们就越要一起坚守咱们爱的堡垒。”
  冷夜寒紧紧地握住楚欣然的手,她的冰冷与颤抖,就好像亿万把利刃刺透了冷夜寒的心一样,“答应我,给我一点点时间,我会把这件事解决的。”
  “你……真的可以么,”楚欣然哭泣着问冷夜寒,她很想控制眼泪不要流下,却无法控制心里的情绪在潮滚浪涌,“那个人……他毕竟是你父亲……”
  “我冷夜寒决定的事,就算天王老子也奈何不了我,”冷夜寒霸气冲天,他现在十分痛恨自己,当时沒有把冷云天当做一回事放在心上就和楚欣然举办了婚礼,才导致了这个局面。
  冷夜寒这类似宣誓的话,让楚欣然哭得更加无法抑制情绪,“如果……只要是对你有益的……好的,我会……主动让出的,我不想因为我影响到你的……”
  “不要说了行么,”冷夜寒捂住楚欣然的嘴,顺势擦掉她脸颊上的眼泪,“我决定了的事是永远不会改变的,尤其是对你的这颗心永远都不会变。”
  楚欣然被泪水模糊了视线,她拥进冷夜寒的怀里哭得稀里哗啦。
  ……
  多日后
  眼瞅着明天就是情人节了,但是碍于冷夜寒的户口本在冷云天那里,所以他们沒有办法去登记,这份期待已久的期盼开始做好准备延时延期了。
  楚欣然走在冬天的海边,感受着冷风袭來痛彻心骨的感觉,泪水也在睫毛上冻成了冰晶。
  楚欣然停下脚步,回头看向跟在她身后不远处的冷夜寒,他的脸上带着笑意,似乎并沒有因为明天无法登记而苦恼。
  冷夜寒來到楚欣然的面前,看着她一脸凝重的神色,摘下手套给楚欣然捂着冻得通红的脸,“别那么低落情绪嘛,就算2月14日沒有办法登记,咱们还有很多个以后呢。”
  “也就是说,还是沒有办法争取到你的户口本是么,”楚欣然的问題想得有些偏激,她真的太想和冷夜寒在一起了,不想和他分离,“如果当时我同意登记,你是不是也就在你父亲不知不觉时把户口本拿回來了,是不是这样呢,”
  冷夜寒眉头微微一蹙,他虽然沒有直接回答,但是那个表情给了冷夜寒一个答案。
  “说白了,我始终是一个矫情的人。要不是我当时想的太多要求的太多,现在也不会弄成这样的局面,这一切都怪我……”
  “不怪你,咱们谁也不怪。”冷夜寒搂着楚欣然,他不想听楚欣然说这样消极又充满自我愧疚的话,“然然,咱们日后的日子还长着,就算晚一点登记也沒关系的不是么,只要我们的心在一起,那些都不是咱俩之间的阻力,而且我会尽量快些解决这件事的。”
  看着冷夜寒一脸诚恳的样子,楚欣然隐忍着情绪点了点头,轻轻靠近冷夜寒的怀里。她的心里在打鼓,她也会默默的衡量着这些实际情况,最终还是下了这样一个决定,为了冷夜寒未來的仕途更为坦荡无阻,她决定离开冷夜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