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心若碎、情亦殇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几天后的凌晨四点多,此时的天空依然一片漆黑。大片的雪花飘飘荡荡,路两侧的路灯照在雪地上,唯美之中充满了落寞哀伤的气息。
  楚欣然趁着所有人睡着后悄悄离开了冷家,走出门快速跑了一段距离后,她放慢脚步回头看向那个居住了一年半的地方,心底不禁一阵感伤。
  介于冷云天的关系,楚欣然经过了几天的思想斗争之后,最终还是决定为了冷夜寒放弃这段感情,“有时候,爱一个人不一定非得拥有,其实选择放弃,也是爱对方的一种体现。”
  心中默默的说着这样的话,楚欣然的眼泪流了下來。尽管冷夜寒一再安抚她、和她说只要再等等一段时间,他就可以解决这一切,可是楚欣然觉得这样并不是在爱冷夜寒,而是给他列出了一系列的棘手难題。
  如果依然和冷夜寒继续这份感情,或许他的前途都会因此受到影响,楚欣然也不想看到冷夜寒为了和她在一起,和父亲冷云天闹得各种不愉快。
  被迫无奈的偷偷离开,楚欣然不敢想象等到冷夜寒醒來之后见到她留下的信,将会是怎样一幅场景。豆大的眼泪滴落在雪地上,冰冷的唇请说出那急个字:“冷夜寒,对不起。”
  再次说出“对不起”这三个字,楚欣然知道其实什么都改变不了,只是她能够说得也就只有这么多了,于是手捂着嘴转身跑得越來越远,任由眼泪在寒冷雪夜里肆意飘飞。
  ……
  天刚蒙蒙亮,冷夜寒就发现了楚欣然留信出走。
  “楚欣然,你个笨蛋,”冷夜寒愤怒的揉烂了手里的信,狠狠地仍在了地面上,现在的他不仅仅是愤怒,更多的是因为楚欣然的离开感到伤心担忧以及各种复杂的情绪交杂在一起。
  “说什么沒有登记就是沒有任何关系,就算走了也互相不会受到影响,楚欣然,这就是你对这份感情的理解是吗。是这样的对么。,”
  冷夜寒心憋得慌快要爆炸了,与此同时,他也在心里痛恨自己。当初若是早把户口本的事解决,也不管什么情人节不情人节的,直接拽着楚欣然去登记,;冷云天也说不出什么來。
  不过,现在不管后悔怨恨什么都已经沒用了,楚欣然走了,冷夜寒甚至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要到什么地方去找她。
  “找黎皓泽了么。”冷夜寒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楚欣然的准姐夫黎皓泽。但是当他稍稍有点理智之后,又摇头否认了这个猜测。
  不管怎样,冷夜寒都与楚欣然相处了一年半的时间,对于她的一些想法和脾气还是有所了解的。毕竟楚欣悦是看到妹妹得到了幸福,才放心的与黎皓泽去了南方,这个时候楚欣然一定不会联系黎皓泽或者楚欣悦,因为她宁愿一个人把苦往肚子里吞,也不想让姐姐担心。
  黎皓泽与楚欣悦被排除在冷夜寒的怀疑之外,去了不知道是某国的黎皓希,就更加不可能与楚欣然联系上了,况且冷夜寒也听说了梁美娇是追着黎皓希离开C市的,这件事楚欣然也听冷夜寒提起过,所以她一定不会联系到黎皓希。
  除了这些人之外,冷夜寒又想到了楚欣然当初的邻家哥哥霍庭恩,只是这个猜测也在冷夜寒用楚欣然留下的手机拨号时,听到霍庭恩叫楚欣然名字而彻底打消了。
  能够让冷夜寒猜想的地方还有冷冰冰的甜品店,他去找过,冷冰冰听说了这件事,一脸怒气的去冷云天所在处找她哥哥理论,沒有找到楚欣然下落的冷夜寒心也随之破裂满地。
  冷夜寒的漫漫追妻路进行了一个星期,他始终沒有任何踪迹可寻。同时,冷夜寒还在各大媒体报社网络等发布讯息,信息内容是寻人启事加他的真情实意。
  冷夜寒不停地将他对楚欣然的心意散播出去,这样不论楚欣然在什么地方,都可以看到他的真心真意,希望楚欣然还会念及他们之间的感情,回來一起面对难关并且将其度过去。
  可是即便这样,楚欣然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让冷夜寒追寻了许久都沒有找到她的踪影。眼看着楚欣然离开的时间越來越久,冷夜寒的心也沉落得越來越厉害。
  这或许是冷夜寒有生以來的第一次,他的全部耐心与信心,都在寻找楚欣然的时候被磨光了。失去楚欣然的他与行尸走肉沒有多少区别,并且因此与冷云天的关系更加决裂了。
  坐在租住的小小旅店内,楚欣然刚刚完成了手中的一幅代笔画,她伸伸腰放下画笔。雇主需要的这幅画结束了,明天交画稿之后,对方就可以把第二次的代笔费给她。
  这几天,楚欣然一直在用做画匠方式赚取生活费,这些天躲避的日子她也非常不好受。
  收拾好画具,楚欣然感觉有些疲累的靠在床上,静悄悄的声音让她感觉到难受,于是打开了电视。不过不打开楚欣然还不知道,这一打开电视就看到了让她心伤感动的寻人新闻。
  看了一遍电视里播报的内容之后,楚欣然就沒有办法再去看第二遍了,她快速的把电视关上,忍不住的哭出了声,“为什么要找我。冷夜寒,放我走好不好。”楚欣然在心中鄙视自己,她明明知道那双手是放不开的,不只是楚欣然,包括她也一样。
  哭了许久,楚欣然擦了擦眼泪,想着下一步她究竟要怎么走才对。
  “继续这样下去,只会让他……还有我感到更加痛苦,与其两个人都要承担这份有情不能相聚的痛,倒不如让我一个人來承担比较更好一些……”楚欣然紧了紧拳头,她做出了一个决定,于是拿起了桌边的电话。
  ……
  找不到楚欣然,冷夜寒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他一身充满了颓废气息,背靠着沙发坐在了地上,就在这时,房间的座机电话响了起來。
  冷夜寒房间的这个座机很久沒有响过了,而且知道内线号码的除了家人就是楚欣然。
  一想到或许可能是楚欣然打來的电话,冷夜寒的情绪立即被点燃,抓起电话就迫切的询问:“喂喂。楚欣然,是你吗。”
  “冷夜寒,是我。”楚欣然强忍着情绪,伪装着很平静的样子和冷夜寒说话。
  一听到是楚欣然的声音,冷夜寒激动得有些找不到北了,“楚欣然,你这个傻瓜,你快些给我回來,听到沒有。快点回來,”
  听到冷夜寒这一声声的互换,楚欣然声音佯装着无恙,眼泪早已经模糊了她的视线,“你要來找我么。三十分钟后我在海正路等你,我们若是真的有缘的话……一定会再相见……”
  楚欣然说完就挂断了通话,她擦掉眼泪,拿起画好的画和对方提供的画具就出了门。
  海正路距离楚欣然现在住的位置不太远,而且她接代笔画的那个人就住在附近。楚欣然把画交给对方拿到了报酬,然后独自一个人來到了冬天无人的海边。
  看着虽然是冬天,却还会涌上一阵阵浪花的大海,那些冻在沙滩与海交接地方的海水已经形成了固态,这些海冰晶晶亮亮的堆积在一起,形成了一道奇妙的景观。
  一身充满了兴奋细胞的冷夜寒开车狂速冲到了海正路的海滩,他丢下车甚至都忘记了锁就奔海边跑了过去,嘴里还不忘记大喊着楚欣然的名字。
  可是,当冷夜寒将海正路沙滩找寻个遍之后,他刚刚燃起希望的心有彻底被击溃了。冷夜寒非但沒有看到楚欣然的人影,还在堆砌着破冰层的地方捡到了她凌乱在哪儿的一双鞋。
  这双鞋冷夜寒认得是楚欣然的,因为是冷夜寒亲自陪着她一起去买的,如今却不见楚欣然的身影只见到了那个位置放着的鞋,一种不太妙的想法在冷夜寒的心中快速滋生。
  ……
  半个月后
  冷家大宅,冷夜寒身影落寞的坐在冬天花园充满孤寂的长椅上,甚至连冷云天來,他都沒有起身相迎以及正眼相待。
  看到儿子愈发的变本加厉,冷云天愤怒得一把打掉冷夜寒手里的鞋,“冷夜寒,你还是我冷云天的儿子么。为了一个女人你这般不吃不喝颓废堕落,你是不是想把自己饿死了,然后好去陪伴那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是不是。,”
  冷夜寒的心,早就已经随着楚欣然的离去彻底碎掉了,再听冷云天这样说以及暴怒的脾气,他的眼中充满了各种厌恶,与冷云天原本就不太和谐的关系更加恶劣到无法拾捡。
  冷夜寒看都沒看冷云天一眼,他默默的弯身把鞋子捡起來,紧紧地搂在怀里面。冷夜寒的那副姿态,俨然把鞋子当做楚欣然一样对待。
  越看这样的冷夜寒,冷云天的怒火就越大,“她的死,也把你的灵魂带走了是不是。我听说你前几天,还一直捧着这双鞋坐在沙滩等着楚欣然回來,冷夜寒,你彻底疯了是吧。”
  面对冷云天这样的咆哮,冷夜寒还是沒有太大的反应,冷云天更加怒火中烧了,“就连警方都找寻不到楚欣然的半点踪影,她不知道被冲到什么不知名的地方了,说不定已经被海里的鱼啊生物等吃掉了,早就已经尸骨无存了你知道吗。,”
  终于,冷夜寒有了一丝丝的反应。他缓缓抬起充血的双眸,直勾勾的盯着冷云天,把他看得感觉全身汗毛都在倒竖。
  “爸,你为什么要这样逼我。当初逼姐姐,您间接的害死了她,所以现在不满足,又來逼我……想要把我逼死您才开心对不对。”
  冷夜寒的眼眸里充满了水雾,泪水从他的眼中溢出。就算再怎么冰冷刚强的人,也有难过痛苦的时候,冷夜寒的心很伤。
  “您说得沒错,楚欣然不在了,我的心……也随着她的离去而沉落……”话说完,冷夜寒又低垂下视线,把一脸愤怒的冷云天完全当成了空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