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四年后惊诧相见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四年后,距离C市几百公里外的内陆近海城市J市。
  德江艺术馆,是J市最大的一所艺术馆。曾凭其新颖独特的造型以及内部装饰,荣获亚东区第六届设计大赛一等奖。
  冷夜寒走进德江艺术馆,充满艺术气息、气派又高大上的展厅,环挂着几十幅不同类型的画作。对于艺术有着强烈感觉的冷夜寒只是一打眼儿,立刻发现了画作中的不同之处。
  这些画作都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可是每一幅画作的风格却不同,除了右下角的那个署名之外,完全让人感受不到这是同一个人画的。
  冷夜寒翻开手里的宣传册,看着创办此次展出者的资料。。新兴画家戴维娜,他的面色变得十分凝重,心里自然而然的想起了一个人。。楚欣然。虽然宣传册上的照片只有一章侧面的,但是冷夜寒还是觉得怎么看都像楚欣然。
  在这之前,冷夜寒曾经在网上看过戴维娜的画作,虽说她的画风并不固定也不与其他人重合,但是却让冷夜寒从画作中看出了他认识中楚欣然画面中所含带的一些影子。所以在得知戴维娜在J市举办画展后,就一刻也坐不住的來到了这里。
  冷夜寒手指轻抚着宣传册,尽管当初沒有找到楚欣然,现场给人的感觉也是以为她自杀了,不过冷夜寒始终不相信楚欣然就这么轻易的离开他。
  因为在那些事情平息之后还要寻思,根本不是楚欣然的性格,她可以离开也可以狠心制造假象,绝对不会抛下楚欣悦去寻死的,再加上戴维娜是画家,这才引起了冷夜寒的猜测。
  不过,整个画展看下來,冷夜寒都沒有见到举办人、新兴画家戴维娜的面儿。这与他平时所见到的画展不太一样,还是第一次遇见了主办人不出面的情况。
  沒有看到想要确认的人,冷夜寒的心里难免有些失落情绪,他犹豫了许久最终决定暂时不离开再等等看,于是走出展厅坐在露天街道的休闲区看着來來往往的行人。
  正午时分,当天的画作展出时间结束了,德江艺术馆内观展的人们都陆续走了出來,直到最后一个人走下台阶,冷夜寒还是沒有看到他想要见到的人。
  “看來,真的是无法相见了是么。”冷夜寒自言自语着起身,虽然他很不甘心就这么离开,但是现实证明今天真的无缘得见戴维娜了。
  “妈咪,买那个棒棒糖好不好。我要嘛,而且朵汐也要吃,”
  正当冷夜寒抬步要走时,身后传來了甜甜撒娇的小女孩儿声音,不禁吸引了他的好奇心和留下了脚步,回头向声音的方向看去。可是这不看不要紧,看到同时冷夜寒的心头不免一紧,“然……然然。果然是然然……是吗。”
  冷夜寒终于见到了他想看到的人。。戴维娜,并且还是近距离的正面,当看到她那张与楚欣然如同一个模子刻印出來的脸时,彻底证实了心中的那个猜想。。戴维娜就是楚欣然。
  得到这样的确认,冷夜寒激动得真想上前一把搂住那个人,不过理智还是让他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因为戴维娜除了相貌与楚欣然相同之外,她身上其它的感觉和楚欣然完全不同。
  冷夜寒记忆中的楚欣然像是一汪清泉,然而眼前的戴维娜却更多了一些性感,她的身材也比起楚欣然丰腴了一些,短发微卷的造型和干练的着装毫无意外就是个女强人。
  总之不论哪一点,都和冷夜寒记忆中的楚欣然不相同,最为不同的当然是那个叫她妈咪的小女孩儿。当初楚欣然失踪时并沒有怀孕,如果戴维娜真的是她,那么这个孩子又是谁的。
  冷夜寒心中各种纠结各种挣扎不确定时,戴维娜已经带着孩子离开了,他反应过來时发现戴维娜坐上一辆车开走,冷夜寒连忙跑到停车区驱车追在戴维娜车后一路追去。
  几分钟后,戴维娜的车停在了J市某儿童心理医疗室门前,她停下车从车后座抱下小女孩儿走了进去。冷夜寒按下车窗看去。
  两分钟之后,戴维娜又从里面出來了,并且她的手边又多了一个小女孩儿,这个孩子与之前的那个孩子除了裙子不同之外长相一样,因为她们是同卵双胞胎。
  在上车之前,戴维娜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蹲在刚刚接到的那个孩子面前轻抚着她的头发,“朵汐,妈咪的画展再过几天就结束了,到时候带你去有海的地方玩儿,你高不高兴呀。”
  “高兴,终于可以见到海了,好开心呢,”叫做朵汐的孩子沒有开口说话,甚至都沒有什么表情,可是在德江艺术馆前要棒棒糖的小女孩儿却高兴地拍手叫好。
  戴维娜温柔的看着自己的两个女儿,冷夜寒注意到了,她在看着沒有说话的朵汐时,眼底闪过一抹几乎不被人察觉的忧郁与疼痛之色。
  “妈咪,我会照顾好妹妹,咱们回去吧,”爱说爱笑的小女孩儿拉起朵汐的手,说话和举动就像个小大人儿一样。
  戴维娜点点头,微笑着说:“是啊,朵汐学习了一上午很累了吧。我们朵拉跟着妈咪去画展也是而别辛苦,咱们现在就回去,妈咪给你们两个做很多好吃的好吗。”
  “吃棒棒糖可以吗。”叫做朵拉的女孩子又开始趁虚而入。
  “棒棒糖不可以,你们会牙痛的。”戴维娜说完打开车门,把两个孩子安放在车后座的儿童座椅上,然后坐进驾驶座开车离开了。
  看着戴维娜的车开走,冷夜寒一时间忘记了跟上,他的心里满满的都被那个喜欢说话的小女孩儿名字给拴住了,“朵拉。是……Dora的音译么。”
  冷夜寒的心,又开始了强烈地震颤,他想起四年前与楚欣然之间开的玩笑,当时笑说如果他们有了女儿,就取名叫Dora,因为Dora是“礼物”的意思。
  长得与楚欣然一模一样的戴维娜,还有个叫朵拉的女儿,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指证着戴维娜就是楚欣然,至于沒有说话的小女孩朵汐的名字是何意思,冷夜寒就不清楚了。
  “朵拉……朵拉……”冷夜寒的情绪十分激动,手也在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再次回过神儿才发现,戴维娜又被他给跟丢了。
  虽然这样,冷夜寒至少知道了戴维娜是去画展的,再加上叫朵汐的女孩子在这家儿童心理医疗室,他的心里多少有些谱了。想到这儿,冷夜寒下车走进了儿童心理医疗室。
  ……
  入夜,城市霓虹掩盖了星空,冷夜寒站在客房的阳台上,看着脚下的车水马龙吸着烟。
  今天在那家儿童心理医疗室,冷夜寒旁敲侧击的打听到了戴维娜女儿朵汐的情况,朵汐的医师说这孩子患有选择性缄默症。
  这类症状的儿童智力发育正常,神经系统也无任何异样,并且也沒有其它身体障碍,多数是因为敏感、羞怯等性格原因产生的。
  出现这种症状的儿童,绝大部分也与内心情感创伤有关,比如家庭关系不和睦或者环境变迁产生的各种因素,最终导致了这样的情况。
  这样的得知,让冷夜寒感到万分心疼。他曾经体验过家庭不和睦、姐姐和义弟离去的创伤,最后又失去了楚欣然,个中滋味心中很有体会,也曾经因此颓废一蹶不振过许久。一个成年人尚且如此,更何况是个三岁半的孩子呢。
  “三岁半……看來,戴维娜就是戴维娜……不是然然……”比起前面的心痛,从医师口中得知女孩年龄的事,才是最最打击冷夜寒的。
  楚欣然失踪四年,失踪之前冷夜寒也沒听说过她提起怀孕的事情,就算两个孩子最快的出生时间,也不能怀孕六个月就生出一对儿存活的双胞胎吧。这样几率也太大了。
  “或许,戴维娜真的只是长得像她而已,他们只是相像罢了……”冷夜寒一手扶额,长长的叹了口气,他四年來未曾断过的毫无目的寻找楚欣然的线,好像今天一下子崩断了。
  ……
  J市中心地段的某公寓,戴维娜哄睡了两个孩子,一个人坐在客厅倒了一杯红酒。
  轻轻摇曳着酒杯,戴维娜眼中映射出不平静的微波,她想起了与那个人最初的相处。。
  “我不会喝酒,”酒杯落下,她愤怒的瞪着眼前的男人。
  “不会。你都是能去‘金圣豪’那种地方的人了,怎么可能连酒都不会喝呢。”
  “说不会就是不会,有什么可能不可能的。,”
  “不会喝沒关系,我帮你快速熟悉起來,学会怎样喝酒。”
  漂亮的液体在灯光下微微晃动,充满磁性的声音像是恶魔般的召唤,“我这个人呢喜欢品酒也喜欢收藏酒,所以我给你提个醒儿,如果你想对我做什么的话,这可是个好机会。”
  强硬的举动,被迫灌下的酒水,五脏六腑像是被烧灼了一样难受。
  回忆起往昔的种种,戴维娜的眼里充满了水雾,“冷夜寒,我现在也像你一样,学会了甚至有些依赖起红酒,因为你并不在我身边,而我……想起那些却全然沒有了恨意,只是……心中涌起的,是对你无尽的思念……”
  冷夜寒猜测得沒错,戴维娜就是四年前伪装投海消失不见的楚欣然。
  悄无声息的离开冷家之外,楚欣然还有件事沒有告诉冷夜寒,那就是她离开时已经怀有三个月的身孕。当初楚欣然去医院检查确定怀孕后本想给冷夜寒一个惊喜,却沒想到冷云天出现了,所以这件事她在离开之前沒有提起过。
  为了冷夜寒好而被迫无奈的离开,已经是楚欣然心头最大的伤痛了,她在孩子一岁半之后又意外的发现,朵汐竟然患上了选择性缄默症。
  医生说这与作为家长的她有着分不开的关系,心痛不已又悔恨万分的楚欣然一边为朵汐治疗一边犹豫,是否要按照医生的建议去一座与生长气候相差无几的海滨城市居住。
  然而楚欣然心中第一个想起的那个地方,自然是她当初伪装逃离的C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