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戴维娜定是欣然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之后的几天,冷夜寒一直都去德江艺术馆看画展,其实他最想看的人只是戴维娜。除了首展那天戴维娜在后台工作,余下的几天她都有出现在展厅,也给了冷夜寒暗处观察的机会。
  虽然各种迹象表明,戴维娜很可能不是楚欣然,但是冷夜寒还是控制不住自己,他太急于从戴维娜的身上寻找一些楚欣然的影子,心中也始终坚信,也许戴维娜就是楚欣然。
  尽管所谓的六个月生产有些无法让人信服,但是冷夜寒宁愿相信一定是楚欣然怀孕时离开,然后六个月就把两个孩子生下來了。又或者说,她在这四年时间里发生了一些事,那两个孩子很可能不是她生的而是收养來的。
  总之不管是怎样猜测的,冷夜寒心中坚信戴维娜就是楚欣然。
  画展圆满结束,冷夜寒的观察也随之结束,他所看到的除了戴维娜的脸长得像楚欣然之外,行为举止等等都和她不相同,而且戴维娜在休息的时候会点燃一支烟再加一杯酒,这也不是冷夜寒记忆中所认识的那个楚欣然。
  冷夜寒心里带着越來越不肯定的答案,悄悄的跟在戴维娜身后走到了休闲区,画展虽然结束了,但是余下免费观展的时间还有半天,要一直持续到今天的晚八点才正式结束。
  这已经是冷夜寒不记得第几次偷看戴维娜吸烟喝酒了,几天的画展结束,她明显感觉到十分疲累,坐在沙发椅上长吁了口气,头靠在椅背上仰望着吊顶许久,才又斜倚着身子靠着沙发椅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点燃了一支烟。
  看着戴维娜点燃烟并且拿起酒杯,冷夜寒的心里一阵伤痛,她刚才给人的感觉绝对是个有故事的人,而那个故事也并非目前眼前看到的和所了解的事情那么简单。
  除此之外,因为冷夜寒自动把戴维娜带入到楚欣然身上的关系,他很不愿意见到戴维娜喝酒吸烟的样子,这会让他更加想起经历过悲惨遭遇的楚欣然,然后在心里各种疼痛伤感。
  “戴维娜,晚上去迪格酒吧喝一杯怎么样。”此次画展戴维娜的助理人员是个漂亮姐儿,她笑着向戴维娜这边走來,坐在了她对面的沙发椅上。
  听到邀请,戴维娜微微一笑,“不好意思啊,你们去玩吧,我还要回去照顾两个女儿。”
  “哎呀。小孩子嘛,让钟点阿姨多照顾两个小时沒关系啦,我们也不会缠着你玩儿通宵的,就是从來沒有和你聚过,喝杯酒就对你放行,你看这个怎么样。反正就在你住的鼎城公寓对面,分分钟就到家了嗯。”
  对方盛情邀请,再加上画展结束也要答谢各位工作人员,戴维娜心中虽然很惦念着年幼的女儿们,不过最后还是勉为其难的答应了,“那好吧,我就过去陪你一小会儿。”
  “OK。那就说定啦。”助理一拍手敲定计划,然后起身踏着高跟鞋跑去告诉其他人去了。
  “哎……”戴维娜轻轻一声叹息,用手揉了揉额头。
  冷夜寒看在眼里听在耳中,“迪格酒吧……”他把那个地址给记了下來,因为就在居住的酒店对面,他也万万沒有想到,戴维娜的住处竟然离他那么近,这到底是缘分还是巧合呢。
  ……
  夜色中的迪格酒吧,高调奢华很适合当下年轻人相聚。
  不过,冷夜寒现在对这类的地方很是反感,他忘不了第一次与楚欣然的相遇,虽然当时是在夜总会那种不堪的情况下,但是多少都会让冷夜寒有些控制不住的联想情绪。
  今天,他尾随着戴维娜來到了这里,坐在不远不近却很难让人发现的位置,静静的看着戴维娜与参与画展的工作人员庆祝画展圆满结束。
  在德江艺术馆的时候,冷夜寒听到了戴维娜不太想出席的话还有她的忧郁情绪,所以现在在看到戴维娜掩藏心情强颜欢笑的模样,他就有种冲动想过去把人带离那个群体。
  终于,戴维娜在两杯酒过后起身离开了,尽管大家都劝她留下,戴维娜还是坚持自己的决定与众人告别,然后离开坐席向外面走去。
  冷夜寒的眸子始终盯着戴维娜的身影,“她出去的话一定会回到住处,那栋公寓管理十分严格很难进入,画展结束了,说不定她会像那天说的一样带着孩子离开。”
  冷夜寒心里想着这些,脚步已经随着戴维娜的脚步后快速走过去,在戴维娜推开旋转门准备出去的时候,他加大力度用力推了后面的一扇,戴维娜被旋转门又给带了回來。高跟鞋跟着门的速度有些困难,戴维娜脚下踉跄了两步直接跌入了冷夜寒的怀里。
  “对不起先生。”戴维娜嘴里说着道歉的话,刚要离开冷夜寒怀抱,却又被他拽着胳膊更加拉近自己,戴维娜心下一惊怒得抬头看去,酒吧可是人龙混杂的地儿,遇见坏人也不稀奇。
  这一眼看去,看得戴维娜整颗心都震颤了,她的瞳孔也在瞬间放大,心底大声呼唤着一个人的名字,,冷夜寒。
  戴维娜的情绪反应,给了冷夜寒十分强大的讯号,他的心在强烈滴起伏跳动。不会有错的,如果戴维娜不是楚欣然,为什么在见到他的时候会有这种惊诧表情。
  时间在此处定格了两秒,等到戴维娜反应过來时,她抬起脚就向冷夜寒用力踹去,“放开我。你这个混蛋。你以为姐是什么人。是你可以随便拉扯的小女女是吗。。”
  不管戴维娜怎么想要攻击冷夜寒,他都会轻而易举的躲闪开,手却始终不肯松开的拽着戴维娜,“然然。是你对吗。这声音……这个相貌,还有你刚刚的反应……一定是你。你还活着。就是你在我面前呢对不对。。”
  冷夜寒激动得有些无语轮次,他的这番激动让戴维娜眼底满是苦痛,为了已经过去四年了,他还要对自己念念不忘。
  戴维娜停止了攻击,冷冷的看着冷夜寒嘲讽他道:“我说这位衣冠楚楚却斯文败类的先生,什么我是你的初恋情人还是其她人也好,你这泡妹的伎俩也太烂了吧。”
  戴维娜不肯承认自己就是楚欣然,冷夜寒面色一怔,他的情绪稍稍恢复了一些,不禁摇了摇头,“我知道,你那样离开我并且隐藏了四年,现在一定不会轻易承认自己是谁的。不过沒关系,我可以等,我有足够大的耐心,等到你承认自己是楚欣然为止。”
  这番话让戴维娜的心绪纷乱纠杂,但是她在脸上还要努力表现出无所谓并且十分鄙夷的神色,“哼。原來是个神经病。”戴维娜瞥了眼冷夜寒,转身推门向外走出去。
  冷夜寒快步追出去,他跨步很大轻松的绕过戴维娜拦在她面前,“然然,你现在不承认沒关系,我想和你说的是,我父亲那里都不会成为我们的阻力。我的心意和四年前一样丝毫沒有变过,沒有你的日子简直是煎熬,我真的……真的不想再失去你。”
  冷夜寒诚切的言语,深深地打动着戴维娜的心,虽然听起來有些乱又迫于着急,但是那份心意她还是听得出來的。四年來的打拼与努力,期间也有不少男人向她抛过所谓的真心真意,却都不如冷夜寒这些话听起來动听月儿,也让她心中倍感难过。
  这么多年,戴维娜独自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而且其中一个还是患有选择性缄默症,这其中的苦楚只有她自己知道。此时此刻,她的心真的被冷夜寒的话所打动,真的就快要坚持不下去奔向思恋已久的那个人的怀抱。
  可是,就当戴维娜的脚步稍稍有所动时,她的眼前突然出现冷云天那不怒而威、让她感到寒颤无比的阴冷双眸,“不……不可以……”心中不停地告诉自己,戴维娜的心又退缩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我很忙,沒时间陪你在这里发疯。”戴维娜说完转身快速跑开。
  冷夜寒看着戴维娜跑走的背影,这一次沒有追过去,只是在她身后默默的目送着消失在眼前,“宣传册上说,‘戴维娜’不过是个画界的代称,她的真实姓名沒有介绍。不过……然然,我很肯定戴维娜一定是你,这是心里的感觉,这个感觉绝对错不了。”
  看來攻占戴维娜的心不是那么容易,她心中的顾虑很多,要想彻底打开把自己深深地套在戴维娜这层壳里的楚欣然,冷夜寒必须要从另一个突破口入手。
  “朵拉,如果你是我的孩子……如果你的妈咪就是楚欣然,我希望,父女感情这种事其实并不是谣传。”冷夜寒目光渐渐放远,最终落在繁华中心一处名为“鼎城”的高档公寓上。
  ……
  戴维娜跑回居住的公寓,钻进电梯背贴靠在电梯内壁上,她才敢看向身后。
  电梯的门缓缓关上,冷夜寒并沒有一路跟來,她也终于可以长叹口气,“冷夜寒,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在我刚刚回到C市附近时,你就突然出现。”
  抬起颤抖的手抚着自己的脸,戴维娜看向电梯门内如同镜子的内壁,她的脸依然是楚欣然,可是除此之外一切都改变了,“其实……说什么根本不是同一个人的话,只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我不是什么戴维娜。因为我原本就是楚欣然。”
  伤心中承认自己是楚欣然,她身子无力的倚靠在那里神色黯然,“冷夜寒,是因为画展才來的么。沒想到只是一个侧面,也能让你看得出那个人……是四年前应该在你心中死掉的楚欣然,你为什么要这样惦念不忘。如果你可以忘记,我也可以活得更加自在一点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