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冷云天内心猜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朵拉主动说话,让冷夜寒的心躁动异常,他这一次彻底相信什么叫做妇女感应,尽管他还沒有直接公开确认戴维娜是楚欣然,肯定朵拉和朵汐就是他的女儿。
  冷夜寒微微一笑,用他无比温柔的语调回应着朵拉,“叔叔喜欢喝果汁,因为这种果汁是叔叔喜欢的人最爱喝的。”冷夜寒说完,故意看向身旁的楚欣然。
  被冷夜寒的话这么一提点,楚欣然看向他手中的果汁,那个口味果然是她的最爱。可是那件事,楚欣然自己都已经不记得了,她从未想过只是那个夜晚和冷夜寒吃了一次快餐,就被他完完全全记住了这个喜好。
  “诶。我妈咪也喜欢呢,叔叔喜欢的和妈咪是一样的,那叔叔喜欢的人是不是也像我妈咪一样漂亮呢。”楚欣然越是心里烦乱着什么,朵拉就像是在揭她的短一样越说越多。
  “朵拉,不要和陌生人说话,而且你还说了那么多,”楚欣然真想捂住朵拉的嘴,她叫來服务生帮忙拿快餐盒打包,心里也很后悔点餐的时候干嘛不直接要求带回去吃。
  楚欣然一脸不悦情绪的带着两个孩子离开了,出门时,朵拉还不忘记带着甜甜可爱的笑脸回头看了眼冷夜寒,挥着小手跟他说再见。
  冷夜寒微笑着跟朵拉再见,也把他温柔的眼神传递给了同样回头看过來的朵汐,只不过那孩子脸上沒有任何表情,那种反应让冷夜寒心头一紧。
  冷夜寒并沒有跟踪楚欣然,他只是在房间待不住才來的这里,无意识的点了杯楚欣然说过她最爱喝的果汁,却沒想到遇见了楚欣然母女三人。
  “或许,着真的是冥冥之中注定的缘分。”有了与朵拉的交谈,还有看得到楚欣然脸上显露出的慌乱神态,冷夜寒心里真是说不出的高兴。
  ……
  几天后,结束了J市的一切事宜之后,楚欣然带着两个女儿回到了久别的C市。
  熟悉的街头马路,却有了一些不一样的小变化,尤其在经过四年前发生械斗的那条巷子时,楚欣然差点儿控制不住的哭出來。
  车子缓缓停进“钻石中央LOFT公馆”的地下停车场,楚欣然抱出女儿,带着他们走进电梯,來到位于A座十楼的C市新居。
  高大宽敞的双层复式结构的LOFT住宅,无障碍开放性的户型全方位组合,在视觉上给人开敞通透舒适大气的即视感,也让楚欣然拥有一定的灵活空间自由组建,能够亲手为女儿创造出一片充满童话色彩的快乐家园。
  “哇哦,这个房子好棒呢,”朵拉忍不住的赞叹起來,“妈咪,比咱们之前住的要大很多呢,而且还有带滑梯的楼梯,以后我和妹妹就可以在家里玩耍啦,”
  朵拉很喜欢,朵汐的嘴角也露出了一点点不太容易被见到的弧度。看到孩子们满意,楚欣然自然也会很满意,而且这间LOFT公寓很对她的胃口,能够让她发挥艺术审美的情趣。
  “好了,既然你们喜欢,那咱们就把东西拿进來吧,”楚欣然转身走出门外拿行礼,她们母女三人一直到处为家,随身携带的东西只不过是一大两小三个皮箱而已。
  不过,当楚欣然走出门去拿之前沒有放进來的皮箱时,对面的那户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让她感到万分讶异的人,,冷夜寒。
  “你……”楚欣然差点儿叫出冷夜寒的名字,她拼命的把那两个字咽了回去,随即冷着一张脸问道:“你怎么在这里。”言下之意,是在质问冷夜寒跟踪她來的吧。
  冷夜寒无视楚欣然的不爽情绪,露出温柔的一笑,“我住在这里,咱们还真是有缘,沒想到在这儿也能遇见你,更沒想到你是这个房子的新住户。”
  “你沒想到的事情还多着呢,”楚欣然甩给冷夜寒一句后,拎起最大的皮箱转身送进到门里,当她回身再去拿另外两个皮箱时,冷夜寒已经提起來给她送进去了。
  “喂。,你……”楚欣然刚要发作情绪,就被冷夜寒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给制止住了。
  “有孩子在呢,你也得多注意一下形象吧。咱们是邻居,又不是敌人。”冷夜寒说完,冲着爱说话又很活泼的朵拉使了一个眼神儿。
  “你在干嘛。你刚刚那是在干什么。,”楚欣然的反应十分强烈,冷夜寒刚才那个动作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她看得很清楚。
  “行,你住在这里我管不着,但是希望你不要有事儿沒事儿的骚扰我女儿,”楚欣然说完这话,推了一把冷夜寒“砰”地一声把门关上了。
  看着紧闭的入户门,回想起楚欣然刚才充满别扭气愤的表情,冷夜寒笑了起來。他不会告诉楚欣然其实早就通过各种门路打听了她下一步的行程,所以才提前一天回來,在楚欣然办理好租住的房子对门买了这个LOFT公寓,并且连楚欣然住的那个也一同买來转了合同。
  现在距离楚欣然越來越近了,冷夜寒就算不出门只趴在猫眼儿往外看,也可以看到他最心爱的女人和两个可爱的孩子。
  “住处落实了,接下來就是接近打动她心的计划了,”冷夜寒这会儿心里特别兴奋,现在他的阻力都沒有了,户口本在手上,楚欣然和孩子住在对面,一切都在朝着美好在前进中。
  ……
  一晃眼的时间,冷夜寒与楚欣然母女成为邻居半个月了。为了不让楚欣然对他引起反感再次逃离,冷夜寒沒有打扰楚欣然的正常生活,他只是在默默的关注着对面的那扇门。
  不过,就在冷夜寒按照自己的计划行进中时,冷夜寒对他表示出了心中的不满。
  位于中湖畔的一栋独门别墅,这里是冷云天的住处。
  冷夜寒开车进入庭院,他脸上的神色冰冷骇人,下了车之后直奔冷云天的房间。
  冷夜寒猜得到冷云天要对他进行什么样的说教,他的心中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不论什么样的所谓说教,都不如重新拥有楚欣然的那份真心更加重要。
  停步在冷云天的房门口,冷夜寒轻轻敲了敲。
  “门沒锁,进來吧。”房间里传出冷云天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他现在的火气特别大,只是在刻意压制着心头的怒火。
  冷夜寒推门走进房间,反手将门关上,然后走到了冷云天的面前。
  冷云天看着冷夜寒,他的眉头皱得很紧,“我给你安排的结婚对象,你为什么连看都沒看,就直接放了人家许家小姐的鸽子。,”
  提起相亲的事情,冷夜寒脸上浮现出不太高兴的神色,“我不想结婚,确切的说,我是不想和除了楚欣然以外的其她女人结婚,”
  “楚欣然她已经死了,死了,你知道吗。,”冷夜寒提起楚欣然,让冷云天的情绪彻底大暴走了,他用力地捶砸着茶几的钢化玻璃面儿。
  “楚欣然沒死,就算是死了,我也不会再娶其她女人。”冷夜寒直接反驳了冷云天,他不希望父亲总是为他做各种安排;因为那些都不是他所想要的。
  “好……好啊,你这个不孝子,”冷夜寒的态度,已经让冷云天不知该如何是好了,“我派人调查过你的行踪,发现你最近和一个叫做戴维娜的新兴画家走得较近,你到底想怎样。”
  听到冷云天问这样的话,冷夜寒的眼里浮现出鄙夷的神色,“这种事还用得着爸您问我么。而且我觉得,这种话应该我來问您才对吧。总是监视着我的一举一动,您到底想怎样。”
  冷夜寒这话呛得冷云天一句话也说不出來,过了好半天,他才终于捋顺了气息,“我告诉你,不管你现在是与那个戴维娜情投意合还是你一个人的自作多情,你都必须马上跟她断绝关系,否则的话,我就绝对不是现在讲仁慈这么好说话了,”
  “啧啧啧,您要把我怎么着。”冷夜寒现在不怕被威胁,他太了解自己的父亲了。
  “你这个逆子,你给我滚,”冷云天后悔把冷夜寒叫过來了,跟他见面交谈,除了各种气愤各种心情不爽之外,就是纯粹自己找儿子过來虐虐耳朵和心脏的。
  冷夜寒巴不得快点儿离开冷云天的住处,所以他沒有丁点儿的犹豫,转身离开了房间。
  冷云天的拳头再次砸落在茶几上,他所得到的眼线回报虽然沒有说戴维娜与冷夜寒关系有多近,不过还是会让冷云天听得出冷夜寒对戴维娜的情感如同江河泛滥一般。
  冷云天拿起手机拨打了个电话,通话连接,他神色显得分外凝重,“把你这几天偷**到的照片发到我手机里,要快,”
  通话结束,冷云天瞅着手机屏幕,很快,一张彩信图片发了过來。
  图片下载打开,冷云天的眼睛都看直了,“楚……楚欣然。,”冷云天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他记忆中始终觉得楚欣然早在四年前就死掉了。
  “难怪寒要缠着这个戴维娜不放,原來……”冷云天的视线落在了楚欣然身旁的孩子身上,心里更加是各种惊诧加凌乱。
  “她有孩子了。这俩孩子……”冷云天很确定戴维娜就是楚欣然,而且他也不管对方到底是不是楚欣然,只要有人阻碍了他所希望冷夜寒去做什么事的道路,那么统统都是敌人。
  不过,冷云天心里在寻思着朵拉和朵汐的來路,两个女孩子的相貌,和楚欣然长得差不多少,所以证明孩子是楚欣然所生而并非领养。
  “这两个孩子,该不会是和寒有关系吧。应该……不会的吧。”寻找不到答案,冷云天开始凭借第一感觉做出结论了,“既然如此,那就应该调查得更加仔细一些。”
  在心中默默的做下这样的决定,冷云天的嘴角露出了意味难明的笑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