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朵拉强行被掳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们慢慢吃,我先回去了。”冷夜寒没有再继续留下,他不想让楚欣然这顿饭吃的不舒服,不过在离开之前还忍不住说了句:“这个社区的天沐幼儿园比较不错,你可以考虑一下。”
  冷夜寒换了鞋开门出去,楚欣然才猛地从他刚才的话里回过神儿来,她不禁追问起小朵拉,“你刚才和那个叔叔说了些什么?”
  “没说什么,就是叔叔问我有没有去幼儿园,我说还没有呢,就这些嘛!”朵拉不以为然的回答着,然后和朵汐打开了冒着香味儿的蛋糕盒子。
  冷夜寒的这次“造访”,让楚欣然的心乱得更加彻底,她差一丁点儿就把持不住与冷夜寒相认,可是一想到冷云天,内心就禁不住的开始打怵。
  不过有一点,楚欣然很赞同冷夜寒的观点,朵拉马上就四岁了,她确实需要去幼儿园上学。而且之前楚欣然就已经有过打算,这两天她也在物色幼儿园。
  “天沐幼儿园……”楚欣然记住了这个名字,幼儿园距离住处不太远,只相隔两条小小的社区街道,徒步到那里也就是几分钟的路程十分便捷。
  既然与冷夜寒的面对无法避免,他也住在了她们母女的对面,楚欣然觉得就算去冷夜寒推荐的幼儿园,也没有多大的问题,一切只要对孩子好,其余的她都可以不在意。
  “朵拉,妈咪明天就带你去办理入园手续。”楚欣然的决定做的很快,听到她说的话,朵拉开心的挥舞起小手,脸上的笑容像是迎着朝阳盛开的向日葵。
  “朵汐,姐姐学了新知识之后,回来教给你好不好?”朵拉小姐姐这样说,朵汐也显得很开心,虽然她是个不与其他人交流的孩子,可是渴求知识的心还是很明显的。
  ……
  半个月后,天沐幼儿园。
  因为朵拉心里对上幼儿园十分期待,所以入园的这半个月她很快就适应了,每天都会很开心的学习和与老师小朋友玩耍做游戏。
  冷夜寒没有采取激进行动,他一直佯装着楚欣然就是戴维娜、是他现在的邻居,在平静中悄悄进行着潜移默化的举动。
  今天也不例外,冷夜寒得了空闲,就会在天沐幼儿园的围栏墙外注视着朵拉。这么长时间,他已经摸清楚了楚欣然的日常安排,这会儿她在陪着朵汐做心理康复治疗。若不是这样的话,冷夜寒也不可能天天都无所顾忌的来这里看孩子。
  课间操时间,小朋友们都从教室里走出来,列好了队开始做热情洋溢四射的儿童广播操。
  朵拉现在还是预班的小朋友,所以目前不用穿幼儿园的服装,看着时尚潮流打扮的朵拉扭扭屁股蹦蹦跳跳的欢快模样儿,冷夜寒的心都被女孩儿给融化了,他的嘴角带着笑意,“楚欣然,品味还是那么与众不同。”
  课间操结束,小朋友们有几分钟的休息时间,朵拉一个人朝幼儿园入门方向走去,似乎是被外面跑过去的一条小狗吸引了。
  冷夜寒刚想凑上去找机会和朵拉说说话,偏偏手机响了起来,他虽然舍不得把视线从朵拉的身影上挪开,但是也不得不停住脚步接听起电话。
  “老师!朵拉不见了!”突然,一个孩子的大声叫喊,让冷夜寒直接结束了通话。
  冷夜寒猛地回身看去,见到的只有刚才朵拉手里拿着的铃铛沙锤玩具,人已经不知去了何处。冷夜寒心里咯噔一下,他快速跑过去询问那个男孩,“小朋友,你告诉叔叔,朵拉去了哪里?是回到教室了?还是被外面的人带走了?”
  被冷不丁冒出来的冷夜寒这样询问,男孩子被吓得有些哆嗦,“是……是……一个说是朵拉爷爷的人,把她给带走了!可是朵拉不太愿意……”
  “爷爷?!难道说……是他?”冷夜寒的心狠狠沉落,他太大意了,只是一心想着要认回楚欣然和女儿们,却没有把一直对他们的事情进行阻碍的冷云天当做一回事儿。
  ……
  冷云天环境幽雅僻静的别苑,客厅沙发上坐着两名医生,沙发两侧站着几个一袭黑衣装扮的男人。黑衣男人们是冷云天的保镖,医生是他雇来做DNA亲子鉴定的。
  看着面前哭得稀里哗啦的小女孩,冷云天真心感觉直接把孩子带来这里是个错误的决定,因为他已经被强行带来并且抽取血液后哭了半个多小时的朵拉给哭烦了。
  “多久出结果?”冷云天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医生收拾好提取血液的器皿,毕恭毕敬的回答:“最快的话,也得需要二十四小时才行。”
  “嗯,你们去吧。”冷云天眉头紧蹙,微微点了点头。
  医生们离开了,冷云天挥了挥手,让保镖们先离开这里到外面去守着,自然是为了防备冷夜寒找到这里问他要孩子。
  朵拉或许是哭累了,也可能是因为黑衣男人们都出去了,她的哭声渐渐变小了许多。冷云天紧盯着还在啜泣的朵拉,想要从她的身上寻到一些冷夜寒的影子。
  不过,朵拉长得太像楚欣然,一时间还真找不到太多相似之处,“这孩子……真的会是寒的女儿么?”冷云天心里开始犯起了嘀咕,不过不管是不是,他现在都不能让朵拉离开。
  四年前,冷云天本以为楚欣然知趣儿的离开了,他就可以高枕无忧给冷夜寒安排其她的相亲对象。却没想到,四年后楚欣然不仅回来了,还带回了两个孩子。
  虽说楚欣然现在是以戴维娜的身份回到C市,但是冷云天自有办法,他调查到了楚欣然的住处以及两个孩子的情况,今天直接采取行动带走朵拉进行DNA亲子鉴定。
  “只要鉴定结果一出来,就可以知道她们到底是不是寒的女儿了。假如是的话,孩子我是不会再还回去的,只是楚欣然……你也得再次给我离开!”冷云天在心中自言自语,他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拖延和等待,所以才选择了这处很隐蔽又偏远的郊外别苑。
  ……
  冷夜寒找遍了他所知道的冷云天的别苑,可是连一点点朵拉的影子都没有找到。
  “难道说,老爷子还有其它别苑?”冷夜寒实在想不出还有哪里,眼看着天色已经很黑了,他大概也猜得到接听幼儿园通知后的楚欣然现在是个什么样的状况。
  “不知道逸东会不会有线索呢?”冷夜寒拿出手机,给罗逸东打去了电话。
  四年过去了,罗逸东也已经和梁美琪结了婚,他们的女儿刚刚出生不久。
  片刻之后,冷夜寒结束通话,尽管还不是很确定,不过他从罗逸东那里又打听到了冷云天的一处别苑,因为罗逸东曾经去过那里。
  “砰砰砰——”强烈的砸门声。
  冷夜寒知道一定是楚欣然在敲门,他走过去将门打开。
  门开了,早已哭得双眼红肿的楚欣然迎面就给了冷夜寒一记耳光,“冷夜寒!你是个未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禽兽!你把女儿还给我!还给我!”
  楚欣然双腿一软,跪坐在冷夜寒的门口,露出了站在她身后家门口的朵汐。小女孩的脸上充满了惊愕的神情,那双惊慌失措的眼睛刺痛了冷夜寒的心。
  那种感觉极其复杂,冷夜寒无法表述是种什么样的心情,他蹲在楚欣然面前,将无助哭泣的她搂进了怀里,“楚欣然,你不打算再隐藏自己的身份了是吗?”
  被冷夜寒搂着,楚欣然没有反抗也没有再使用暴力,她哭得嗓子嘶哑全身无力,“为什么一定要找我?为什么要把我逼入这样的死角?我明明已经躲得你们冷家人远远的,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一条活路?为什么要这样逼我?!”
  “说什么爷爷带走的……我呸!冷夜寒你说,是不是你和你父亲早就串通好的?然后由你故意暗示我把朵拉送去天沐幼儿园,好让他到时候堂而皇之的把我的女儿给偷走?你说……你说是不是这样?你说呀!你快说……”
  楚欣然不想再隐瞒身份了,她知道在冷夜寒的面前无法隐藏,而且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找回朵拉,其余的已经全都不在意了。
  冷夜寒轻托起楚欣然的脸,一脸诚恳的看着她的双眼,“我可以发誓,这件事绝对不是我和老爷子串通好的。不过请你放心,我会努力找回朵拉,把她平平安安送回到你身边的。”
  “真……真的吗?”楚欣然完全懵掉了,她现在能够相信的也就只有冷夜寒。
  “是真的,我不骗你。”冷夜寒擦拭着楚欣然的眼泪,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楚欣然痛哭流泣,只想看到这个人开开心心的笑脸。
  “老爷子想做的事你应该很清楚,他带走孩子无非是要证明朵拉的身份。如果朵拉不是我的女儿,他会很安全的把孩子再给送回来的。”
  “可……可是……”楚欣然用力地抓紧着冷夜寒,脸上全都是纠结痛苦的神色,“我……我和你坦白,朵拉和朵汐……她们……她们是你的女儿,因为我当初……离开的时候,已经……已经怀孕了。我本想给你个惊喜,却不想……你的父亲出现了,于是我就……就……”
  “傻瓜!”冷夜寒再也听不下去了,他紧紧地搂着楚欣然,“这个世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傻瓜?宁愿一个人承担所有的痛苦,也不想和我说出来两个人一起面对。”
  “我一个人痛苦……总好过两个人难过流泪……”楚欣然的眼泪再次留下,她还是深爱着冷夜寒的,尤其是现在,这份羁绊更加无法放下。
  “傻瓜……”冷夜寒已经心疼到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楚欣然了,“找孩子的事情交给我,你在家里陪着朵汐,知道了么?”
  “朵汐!”楚欣然猛地想起刚才瞬间忽视了的朵汐,她忙从冷夜寒的怀里挣脱开,回身将朵汐搂在了怀里,“对不起啊宝贝,妈咪吓到你了!”
  “你好好陪她吧,我去找朵拉。”冷夜寒安抚着楚欣然,让她明白现在最应该做的是好好守在朵汐身边,楚欣然点头答应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