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心中扭曲的想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齐老师,你这样说,会让我感到很汗颜的。”楚欣然微低着头,轻声的说着。
  “好吧,那我就不再说让你感到不自在的话了。”齐海峰起身,楚欣然也跟着站了起來,他指引着楚欣然走去客房。
  “这里有两间套间式的客房,距离我居住的房间有段距离,你和孩子一人一间或者你们两人一起住都很方便。”
  “谢谢你了,齐老师,我不会打扰你太久的。”楚欣然已经做好了打算,她现在手头还有积蓄,再加上放在画廊代卖的画作,再寻找一个让冷家人无法找到的住处还是很容易的,难过的主要还是心理和情感上的缺失。
  因为今天与楚欣然相遇的齐海峰,所以她才会沒有任何顾忌的跟着齐海峰來到他家,毕竟齐海峰一直以來都是楚欣然最为信任的人。
  她可以怀疑冷夜寒的真心、黎皓希的动机和在意霍庭恩的隐瞒,却唯独从头到尾都很相信授业恩师齐海峰。这是一种难以言表的信任,已经大大超越了楚欣然认识的其他男人。
  夜深人静,只有时钟的脚步在嘀嗒嘀嗒做响。
  楚欣然哄睡朵汐,内心烦闷的她,忍不住想要吸一支烟。无奈的是,齐海峰家的这间客房沒有外置阳台,为了不影响女儿的健康和睡眠,楚欣然轻轻推开门走出房间,轻声轻脚的來到了客厅的阳台上,点燃了一支520女式香烟。
  虽然市面上为女式提供的香烟各式各样,但是楚欣然自从学会吸烟之后,就唯独喜欢台湾的520绿色薄荷味道的香烟。也可以说,楚欣然当初是因为见到了520过滤嘴上的心形和尝到了清新薄荷的味道,所以才深深地恋上了这种香烟。
  不知是谁说起來的,吸这种香烟,就好像尝到了爱情的滋味儿,不过楚欣然不是尝到了爱情的滋味儿,而是想起了原本还很甜蜜却被她主动放弃的爱情。然而这一次,她又做了相同的时,不用想都知道冷夜寒现在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当务之急,是应该马上再找到一个住处安妥下來。”楚欣然自言自语着,她一手夹着细长的烟身,另一只手拿出手机拨打给当时为她在这做城市安排住处的中介。
  “燕儿,麻烦你,再为我找一个合适的房子。”楚欣然开门见山,她现在沒有功夫多耽误一刻钟。冷夜寒是不知道齐海峰回国的事儿,如果它他探到有关于画展的什么口风的话,说不定就会找到齐海峰询问她的情况。再怎么说,齐海峰都是冷夜寒姐夫乐敬文的朋友。
  电话那边叫做“燕儿”的客服人员,在听到楚欣然的要求之后明显有些吃惊,“怎么了楚小姐。是现在居住的那个房子不够让你满意吗。”
  楚欣然不好意思的笑了下,“不是的,是临时决定想要换一个地方,可能是我这个人的性格原因,我不太喜欢城市喧嚣,虽然住着方便,可是比起幽静的环境來说还是更喜欢后者。”
  “哦哦,原來是这样啊。”燕儿了然的点了点头,“再给你联系住处也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楚小姐现在居住的房子已经不属于原來的房东所有了,所以得和新房东联系一下见面。”
  “新房东。”这一回,换成了楚欣然满脸诧然神色了,“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一种想法在楚欣然心底滋生,她想知道这份猜测是否正确。
  “客户换房东的事情沒有经过楚欣然就私下决定了,这件事也和我们中介方的失责是脱不开关系的,我在这里代表公司向楚欣然诚恳的道歉。”
  道不道歉都不是楚欣然关注的重点,她要听到一些实质性的内容,“道歉的话就先免谈了吧,你可否告诉我新房东到底是谁。他叫什么名字。”
  “新房东叫冷夜寒,在C市可是赫赫有名的身份哦,”燕儿如是回答,楚欣然觉得燕儿此时一定是双眼充满了暧昧与迷离的神色,还有各种花痴的混合体。
  “冷夜寒。,”楚欣然猜得沒错,她就知道冷夜寒绝对不会平白无故就搬去对面的,依照他平日里的做事风格,用尽各种方法买下人家的房子这种事绝对做得出來。
  “要不要我给你联系一下这个新房东呢。”燕儿问道。
  “不……不用了,”楚欣然连忙拒绝,她好不容易趁冷夜寒不注意离开的,怎么可能自己又撞回到此刻正在满天下撒网找她的冷夜寒身边呢。
  “燕儿,我……我突然觉得,现在那个住处其实也挺好的。毕竟我女儿已经在那附近的天沐幼儿园上学了,我看我还是不要一时心血來潮折腾大家,继续住在那里來好了。”
  楚欣然说完,感觉有些汗流浃背,她现在真不是一般的虚伪,谎话心口捏來,难道是用假身份的时间太久了么。
  “不打算换了。是真的么。”燕儿忍不住反问道。
  “是真的,呵呵,真是麻烦你了。”楚欣然尴尬的干笑了两声,“我都沒意识到,竟然这么晚给你打电话,真是不礼貌。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快些休息吧。”
  “你说得这是哪里话嘛,既然咱们有缘相识,那大家彼此就是朋友关系。”燕儿业务做得很熟练,跟每一位客户都能成为朋友。
  两个人客气寒暄的话结束,楚欣然结束通话后长长的叹了口气,“看來这一次,真得要自己找房子住了。”找房租房的日子,楚欣然不是沒有经历过。当初楚天锡的事情成了谜案之后,楚欣然就和姐姐居住在破巷子里后來还是因为冷夜寒改善了楚欣悦的现状。
  回想起那些事情,一切依然都历历在目,就好像昨天的晚风才刚刚吹过一样,眨眼间已经过去了这么多个寒暑春秋。
  收起手机,楚欣然神情落寞的靠在阳台的墙壁上坐在那里,天大地大,老天真是不想给楚欣然一个住处,干嘛非得要这样折腾她。
  内心无线感慨同时,楚欣然听到墙壁后传來移门轻微的声音。她眉头微微一蹙,心里立刻意识到背后的位置正是与齐海峰主卧相连的阳台。
  烟草的味道随着微风飘散而來,楚欣然知道这是齐海峰來到阳台这里吸烟,过去齐海峰在作画的时候也会忍不住偶尔吸一支烟,此时此刻不禁让楚欣然怀念起了杠上大学的日子。
  那时的楚欣然,还是楚家快乐的无忧无虑的小公主,她也沒有遭遇家道中落更加不认识冷夜寒是谁。即便后來知道了冷夜寒这号人物,也沒想到她的家庭会和这个人有着如此纠缠不清的关系,直到现在也还是这么烦乱让人纠结。
  作为手机铃声的肖邦夜曲响起,铃声又把楚欣然给拉回到现实世界里。
  “赛琳娜,刚刚从图书馆回來么。”齐海峰温柔的声音,听名字就知道对方是一个女孩子,这份温柔让楚欣然感觉到一丝丝不同,那是齐海峰与对待她的温柔不太一样的感情。
  “亲爱的,我不在的这几天,你过的怎么样。有沒有想我呢。我啊。当然是心里在想你咯,所以睡不着到阳台这儿吸支烟。”
  齐海峰继续问的柔情话语,立即让楚欣然意识到了对方的身份,还有他那开心爽朗的笑声,这完全就是身陷热恋中的人们才会有的态度。
  心里想到这儿,楚欣然不知然的把听力更加延伸了一些。其实她也知道自己这么做有些不妥,可是阻挡不住心里的好奇,因为齐海峰是用英语在与对方交流,说明那个叫做赛琳娜的女生是一个外国人,或者是在国外长大的华裔。
  “好好,我听你的,烟会少吸的OK。你也不要急嘛,我这边的事情一结束就马上回去好不好。你安心学习,半年后我在佛罗伦萨的交换学习结束,正好你的硕士学位也会拿到手了,到时候我一定会带你回到我生活的地方,决不食言。”
  齐海峰与对方做出承诺,想得到他应该很早之前就已经答应过这样的事。
  “我说过会满足你的愿望就必须要做到,你一直希望可以回到祖籍所在的国家,我怎么可能跟你开玩笑呢。况且做这种事,真的不是像你想象的那么难,放心吧嗯。”
  齐海峰的温柔像是蜜糖,足以让听到的人安心,这也难免会让楚欣然想起当初冷夜寒对她的承诺,包括现在也是一样。
  楚欣然想象不出,到底是什么样的姑娘如此吸引着齐海峰的注意力。她又是何等的幸福啊,能够得到齐海峰这样十全好男人全部的爱。
  齐海峰的电话打完他的烟也吸完了,然后就回到了房间里。楚欣然一个人站在另一侧的阳台,吹着夜晚渐渐变凉海滨冷风,心中感到无限凄凉。
  “沒想到,齐老师也已经有了意中人,不过这也难怪,不会有人会一直停留在原地停滞不前的,当然了,这样的人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个就是冷夜寒……”
  楚欣然自言自语着,说完不禁苦笑了下,“这个房子……想必是齐老师为了日后和心爱的人在一起而准备的爱巢吧。但是我……却像大脸猫一样不害臊,带着孩子住了进來……”
  又不是承担不起住房的费用,楚欣然突然意识到她不能再继续留在这个地方了,“或许……齐老师收留我,也是想拖延时间联系冷夜寒吧。”
  现实所经历的波折不断,让楚欣然心里的想法也越來越变了味道,她现在完全就是惊弓之鸟一样,“不行,这里不宜久留之地,不管是为了齐老师的恋情也好还是为了我自己,我明天必须要带着朵汐离开这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