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箭在弦上准欲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许秋雯带着心伤孤身一人在澳大利亚许多年,今天见到一个这个大的孙女儿,而且还口口声声说她漂亮,内心的柔软被深深地触及。
  许秋雯轻抚着朵拉的头发,微微笑道:“朵拉也很漂亮,你长得一定很像妈咪对不对。”
  “是呀,我和妹妹都很像妈咪,”朵拉欢快的回答,因为眼前所谓的奶奶和冷希希有着几分相似,这让朵拉心里多少都会感受到一些亲切的感觉。
  “可是……朵拉沒见过爸爸……”提起妈咪,自然就会想到爸爸,朵拉的情绪突然变得低落,小眉头皱皱着让人看到我见犹怜。
  “爸爸很快就会來接你了。”许秋雯抱着朵拉來到窗前,站在这个位置正好可以看到别苑的正门,“咱们在这等一会儿,我相信你爸爸马上就会出现了。”
  “真的吗。”朵拉歪着头问许秋雯,“妈咪沒有提起过爸爸,我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你见过的,见到之后就会认出他了。”许秋雯眼底充满了复杂的神色,曾经的孽缘也算是她亲手制造的,现在应该为楚欣然和冷夜寒做点什么了。
  ……
  冷夜寒走出门,來到停车场准备去冷云天的别苑。
  手刚碰到车门还沒有拉开,冷夜寒就从车窗倒影看到身后站着一个人,他神色微怔连忙转身,心不禁随之一颤,“然……然然。”
  站在冷夜寒身后的人是楚欣然,她的眼角泛着泪光,情绪激动的看着冷夜寒,“我……和你一起去,可……可以么。”
  冷夜寒的视线微微绕过楚欣然,看到了在她后面有段距离停着的那辆车里的黎皓泽,心中自然知道黎皓泽是告诉了楚欣然他今天要去见孩子,所以才來到了这里见他。
  “然然……”冷夜寒又看向楚欣然,她在这之前是被冷云天逼迫、然后为了躲避他离开的,现在又主动出现在眼前,让冷夜寒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我问你呢,可以么。”楚欣然的脚步稍稍有些移动,她嘴唇微颤着看着冷夜寒。
  “我……”冷夜寒其实不想让楚欣然跟着去的,他想一个人解决这件事,不愿意让楚欣然再去触及那些曾经伤害过她的人,更不希望她再受到什么样的伤害。
  “混蛋,我再和你说话呢,”楚欣然终于迈开了脚步,一下子扑进冷夜寒的怀里哭了起來。
  这样的举动让冷夜寒意想不到,楚欣然一直都是在躲着他的,冷夜寒抬起同样有些颤抖的手,一把紧紧地搂住了楚欣然,“对不起,然然……咱们一起去接回孩子,不管到时情况如何,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身边了……”
  ……
  在冷夜寒的车即将到达冷云天别苑时,他接到了冷希希打來的电话。冷希希告诉冷夜寒先不要去别苑,在前方不远的地方等她,因为她有话要说。
  冷夜寒听了冷希希的话,在约好的地方停下车。毕竟这些日子冷希希都在别苑,她的身上应该有不少的有用“情报”。
  车缓缓停下,楚欣然刚从车里走出來,就被冷希希一把紧紧地抱住了。
  “楚欣然,你为什么那么狠心。甚至连句话都不给我留下就离开了,你干嘛要让自己过得那么苦。当时怎么就不能联系一下我们这些人。你坏蛋,你是个大大的大坏蛋,”
  冷希希情绪异常激动,她的话让楚欣然抑制不住的流下眼泪,“对不起,希希……”
  “不要和我说对不起,我还想让你做我嫂子呢,结果你就……你好讨厌啊,”冷希希有些语无伦次了,四年前,她把一切都想象的特别顺利甜蜜,却不承想楚欣然给了她一个大转折。
  过了好一会儿,冷希希和楚欣然才稍稍平复了一下气息。她把手机拿出來,点开早上的录音给楚欣然和冷夜寒听,“这是今儿早上爸和妈的对话,你们听听。”
  “妈來了。”冷夜寒显得有些吃惊,之前冷希希打电话时,并沒有和他说许秋雯回來的事情。冷夜寒下意识的看向楚欣然,关于过去那件事的具体情况,楚欣然还不是十分清楚。
  “别的话先不说了,给你们听听这个。”冷希希暂时无视了冷夜寒内心的纠结,她现在满脑子都是撮合这两个人重新在一起,然后把他们的女儿给夺回來。
  播放手机录音。。
  “秋雯,我的初衷都是为了咱们的儿子好,我想让他拥有更加荣耀的地位以及更好的生活。”录音里,是冷云天的声音。
  “冷云天,你少在我面前说这样冠冕堂皇的话,当初如果不是你逼迫汐颜,她也不会生气离开发生意外,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女儿,你还想让我失去儿子和另外一个女儿才高兴、心里感觉到痛快是么嗯。,”
  “你以为我不心痛么。汐颜是我宝贝着长大的,我只希望女儿可以幸福的富足一生。对,沒错……我确实是有些功利心,但是这不代表我不爱女儿不想和儿子搞好关系,”
  冷云天与许秋雯的话題,从冷夜寒谈及到冷汐颜当初与乐敬文的恋情上,这无疑是触碰到了冷夜寒心底的伤痛之处,他的面色变得特别纠结。
  “我也不是非要逼寒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故意为难那小子你觉得我会痛快是吗。那么他从小到大都不在意我这个父亲,让我的心里感觉到很受伤,这个你有沒有注意到。,”
  听到这里,楚欣然眉头紧皱着抬头看向冷夜寒,第一次听到自己父亲说这样的话,冷夜寒的脸色也同样带着诧异和复杂的情绪。
  “我就是想那样针对他,让他感觉到为难不好受,说不定就会來求求我这个父亲。我多么希望听儿子说一声软话,也像让他像其他孩子一样撒个娇,可是他却过分早熟且成熟得让人心里更感觉特别难受,”
  “我不知道该说你什么才好,似乎说什么都不对,你的做法和心境我也沒有办法多加评论什么。”许秋雯的口气听起來很无奈,像是带着深深的叹息。
  “秋雯,我……和孩子们的关系闹成这样,我……对不起你……”
  “对不起的话就不要说了,其实谁也不是对不起谁,更不好妄加评论谁对谁错。”
  录音文件还未结束,被冷夜寒给按断了。
  “哥。”冷希希不解的看着冷夜寒,难道这些话沒有触动他的心么。
  “听到这些就足够了,余下的也不想听了。”冷夜寒看向楚欣然,她的眼里已经盛满了泪水,“这些话对于你來说可听可不听,我不想你因此受到任何影响。”
  冷夜寒的话提醒了冷希希,她突然意识到自己为什么要给楚欣然听。明明只给冷夜寒一个人听就可以了,要是楚欣然听到,势必会影响她的心境。
  楚欣然内心潮起云涌,她现在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也经历过了那么多的起起伏伏世间沧桑,完全能够明白冷云天与许秋雯这段录音谈话里所包含的纠结情感。
  楚欣然轻轻叹了口气,看着冷夜寒的眼眸带着水晕,“虽然有的事情他们做的不对,可是……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他们的初衷都是爱子女的。”
  楚欣然说的这番话,大有一副让冷云天原谅冷云天的意思。冷希希看着冷夜寒,她想说些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來了。
  “希希,劝我的那种话不必说了,我们现在去接孩子。”冷夜寒早就猜出了冷希希想说的话,他说完转身走到车边打开车门,然后回头看向楚欣然。
  “我就知道一定是这样的结果。”冷希希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拉起楚欣然的手,“一会儿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我哥和我爸爸的争吵那是避免不了的,咱们寻个机会把朵拉带出來。逸东哥哥刚才也打过电话了,他正带着人手在暗中做准备。”
  听到冷希希说这些,楚欣然的心开始噗通噗通狂速跳动,“希希,我……我沒想要把事情弄得这么严峻,只是现在……”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的心情我都能懂。”冷希希拉着楚欣然的手走到车旁,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让她坐了进去,“你和我哥快些过去吧,我跟在你们身后。”
  “嗯。”楚欣然点了下头。
  冷夜寒开车朝前方驶去,不远处已经可以看到丛林中的别苑大宅了。
  冷希希坐回到自己的车里,她的车中坐着之前也在这里约好了准备恰接的乐敬文。
  “你为什么说随后就到。明明是不打算和他们一起过去的。”乐敬文问道。
  “我……担心……”冷希希微微低着头,双手纠结的缠绕着衣摆,“自从早上听到爸妈说那样的话之后,我觉得我也许会受不了那样的场面,因为……他们一定也会提起姐姐……”
  冷希希的话让乐敬文明白了,今天为什么冷希希让他在这里守着,而不是进入宅子里做接应,乐敬文抬手轻轻抚了抚冷希希的头,“希希,你真的不再是那个莽撞任性的小女孩了。”
  能够听到乐敬文的夸赞,冷希希的心里一阵暖热,她紧握住乐敬文的手,笑道:“虽然你的话说的比较含蓄,不过我还是可以分析出你夸奖我的内涵來的,”
  “你这个丫头啊,真是太顽皮了。”乐敬文的嘴角带着微笑,他看着冷希希的眼神里,也全都写满着“温柔”二字,“希望此时里面的情况一切顺利。”
  冷希希看着前方不远处的宅子,内心纠结、眉头也皱成了一个大大的“川”字,“我有预感,今天一定会很顺利的,因为有我妈妈在,她是起着关键作用的那个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