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成功接出了朵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冷夜寒把车停在别苑的宅院,忍不住看向右侧一脸紧张神色的楚欣然。她的脸色有些苍白,手也在止不住的颤抖。
  冷夜寒心很疼,他一把握住楚欣然的手,她的手冰冷异常,“别紧张,我决定了,从今以后如何都不会再放开你的手,一切问題咱们都要共同去面对。”
  楚欣然低头看着被握在温暖掌心中的手,这么多年了,她一直都很怀恋冷夜寒的那份温暖,今天终于再次感受到了。
  “只要你是坚定的,我……今天都听你的……”楚欣然轻声的说着,她有些不敢抬头看冷夜寒,因为很怕触及到他深情炽烈的目光。
  楚欣然只是说今天,而不是说以后或者其它,这让说出刚才那番话的冷夜寒内心有些失落。毕竟他的情感与真心已经毫无遮拦的表达,可是楚欣然却在有意的回避着。
  “我们下车吧。”冷夜寒沒有过深的计较,现在还不是他纠结那些事情的时候。
  冷夜寒和楚欣然下了车,短暂的松开手之后,冷夜寒又主动拉住了楚欣然的手,与她一同走进了别苑的客厅。虽然楚欣然很想甩开那只拥有着炙热温度的手,却又忍不住的贪恋着冷夜寒的温暖,各种纠结中他们站在了客厅里。
  许秋雯与冷云天的冷战依然在继续,见到两个人走进來,他们的话題暂时停住了。许秋雯看着楚欣然,那张与翁迪十分相似的面孔,让她的心剧烈的颤抖起來。冷夜寒读得懂许秋雯的情绪反应,她眼睛里的波涛也完全能够明白。
  冷云天看到冷夜寒竟然和楚欣然手拉手进來的,他冷笑着摇了摇头,“孽缘,我无论如何都想拆散你们,可是你们却非要表现得如胶似漆,这样做很开心是不是。”
  在冷云天的眼里,他始终不想承认楚欣然和冷夜寒的关系。冷云天虽然沒有明说,其实他的心里十分清楚,当初许秋雯是怎样查到冷汐颜的真正死因。她又是如何用所谓的失误撞了翁迪的车。最后又是为了什么才真正打算离开这里去澳大利亚的。
  一切的一切,冷云天心里都很清楚,只不过他从來沒有提起过而已。不过不提不代表心里沒有那个想法,当冷云天知道和冷夜寒在一起的人是楚欣然时,他的情绪再也按耐不住了。
  在最开始,楚欣然以为楚天锡报仇为由接近冷夜寒,冷夜寒又把楚欣然留在身边,那些事冷云天心中有数但是他觉得当时还无所谓。
  再怎么说冷夜寒也是被人称为“冷寒冰”的那种存在,他一旦要针对某个人必定会落井下石到底,却万万沒想到冷夜寒和楚欣然这对水火不容的冤家最终产生感情,而且还要结婚。
  这样,就让冷云天不得不出面进行干预,他无论如何都不想让冷夜寒娶楚欣然为妻。
  此刻,楚欣然、冷夜寒与冷云天和许秋雯四个人面面相对,客厅里的气氛不是很融洽。
  冷夜寒一脸凝重的看着冷云天,“我们不是故意來气您的,只要您把孩子还给然然,我们马上就离开这里,保证不会再出现惹您心烦。”
  “哈,你说得好听,”冷云天冷笑着,“我既然可以把孩子夺过來,就从未想过要把她还给你们,还有,你马上把这个女人从这里带走,否则的话,我让你们永远见不到孩子,”
  “冷云天,你少拿孩子的事情威胁我,”楚欣然愤怒了,不管冷云天有什么样的理由,他这样的做都太过卑鄙可耻了,“你是个做父亲的人,心里很清楚为人父母的总是希望孩子可以得到幸福,可你为什么就不能将心比心的换位思考一下。我是个母亲,我需要我的孩子,”
  楚欣然的眼泪凶猛涌出,她不是想要装可怜让冷云天同情,而是内心悲切无处发散,字字句句都是声泪与情感的混合下产生的感情。
  “云天,把孩子还给他们吧。”许秋雯听不下去了,人家现在都已经找上门了,冷云天还要强硬着态度不肯放下尊严。冷夜寒也是如此,说到底他们父子都是一个德行。
  “这件事免谈,”冷云天态度不肯软下一点点,他要硬扛到底。
  “云天,不要让错再继续下去了,你就放手吧好不好。别再为难孩子们了,”许秋雯情急之下首先放软了口气,开始乞求起冷云天。
  “休想,”冷云天不想再和冷夜寒和楚欣然废话,他转身欲走。
  “爸,”冷夜寒叫住了冷云天,他的脚步微微顿了一下。
  冷云天回身看向冷夜寒,他虽说不想再和这两个人说什么,可是一听到冷夜寒这样叫自己,脚步又会控制不住的停下來。
  或许是因为心中依然带着希望吧,很想和冷夜寒像其他的父子那样正常交流,但是冷家人所经历过的那些事情,让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像别人一样。
  “爸,就算您不交出孩子也无所谓,毕竟朵拉是您的孙女。”
  冷夜寒的话让楚欣然一惊,他说的这是什么话。到底什么意思。
  冷夜寒在别人不知道的情况下,稍稍用力握紧了些楚欣然的手,似乎在暗暗地告诉她不要焦急,一切事情都有他在。
  “我想告诉您,我和然然是一定要在一起的,所以朵拉在爷爷身边如果能够得到更好的照顾,我们两个也不介意让她跟着您。”
  “你……逆子,”冷云天沒想到冷夜寒会说出这样的话,他原以为冷夜寒一定要冷言冷语相抗到底,“你们想在一起是吗。好,那我就成全你们,”
  冷云天气愤得转身就走,他不会真心实意的成全那两人的,他们也永远别想再见到孩子。
  冷云天上了楼,许秋雯一脸纠结神色的看着楚欣然,“你放心吧,那些事……都已经安排好了,现在回去应该沒问題的。”
  许秋雯说着让他们放心的话,可是她脸上的神情让楚欣然不懂、让冷夜寒感到心痛。
  “妈,谢谢您专程回來这一趟。”冷夜寒沒有过多言语,现在还不是说那些事的事情,“然然,我们走吧,你很快就可以看到朵拉的。”
  “这……真的吗。”楚欣然有些搞不懂到底怎么回事儿,她的脸上写满了茫然,又忍不住看了眼许秋雯,甚至把她的反应误当成了是为儿女的事操心之后的难过。
  冷夜寒与许秋雯对视一眼,之前冷希希已经在电话里和他说明了情况,既然许秋雯可以如此保证的说这样的话,而且宅子后面也沒传出什么异常动静,事情应该进行得还很顺利。
  “然然,咱们先走吧,不然一会儿就不太好走了。”冷夜寒冲着许秋雯微微点了下头,拉着还一头雾水的楚欣然快速离开了宅院。
  坐进车里,冷夜寒将车飞速开出宅院,楚欣然一把拽住冷夜寒放在方向盘的手上,“冷夜寒,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声东击西,相信我,朵拉现在应该已经离开了别苑。”
  冷夜寒的话像是一颗定心丸,让楚欣然心稍稍落地了一些的同时,又诧然冷夜寒到底是什么时候安排的。为什么之前都沒有和她知会一声。
  “对不起,然然。”冷夜寒看出了楚欣然的意思,他主动道歉,“为了不引起怀疑,所以我在來这儿之前都沒有和你说起过。”
  冷夜寒的意思楚欣然明白,现在他们是站在同一条阵线上的,已经沒有功夫去多抱怨什么了,“你能保证我看到朵拉,这些事我都可以不用在意。”
  “就知道你会这样说。”冷夜寒心疼的看着楚欣然,她满脑子里装的都是孩子的事儿,“然然,能不能好好的为你自己考虑一下。我真的不希望你把日子过得这样辛苦。”
  冷夜寒反手握住楚欣然,久久不愿松开。楚欣然看着冷夜寒,他手里的温度与之前有些不同,那是一种悲伤而留恋的感情,似乎是怕一会儿到了地方之后,她就会甩开他的手。
  楚欣然微微点了点头,她沒有再说什么,也舍不得对冷夜寒说什么狠心决绝的话了。两个人就这样握着手许久,直到冷夜寒将车停在乐敬文家门口,他们二人看向对方深情对视。
  过了好半天,乐馨儿从里面走出來敲了敲车窗,“舅舅,舅妈,到地儿了,”
  听到外面的声音,楚欣然猛地一下回过神儿,冷夜寒也收回了视线。
  “我……我们……來这里做什么。”楚欣然的声音很细微,支支吾吾的也有些尴尬。
  冷夜寒放下车窗,向外面的乐馨儿问道:“馨儿,妹妹在里面呢。”
  乐馨儿抿嘴一笑,“在呀,今天成功把妹妹带出來了,舅舅舅妈快点儿下车嘛,等看到妹妹之后,你们一家子再好好团聚继续亲热甜蜜,”
  乐馨儿的话把楚欣然弄得不好意思了,她一起见到过这个小丫头,那时候就让人很无地自容,沒想到几年过去了,长大的乐馨儿还是那么热情奔放。
  “然然,你听到了么。宝贝女儿朵拉成功接出來了,”冷夜寒的情绪显得有些激动。
  楚欣然的表情立刻有了变化,她在自责自己刚才害羞个什么劲儿。于是也顾不得甩开冷夜寒的手,马上打开车门要下去。
  冷夜寒被楚欣然拉着手,他舍不得松开楚欣然,于是抬起修长的腿迈过去从副驾驶座下了车,和楚欣然一起跑进了乐敬文的林间别墅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