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坦白内心真情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楚欣然母女三人住在罗逸东的家里,这样的话朵汐就不能去儿童心理治疗中心了。
  站在楼梯的栏杆扶手往下看,看着静静坐在沙发看着画册并且依然不说话的女儿,楚欣然心里乱糟糟的,朵汐长久处于这样状态,她也不知道这个女儿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开口说话。
  幽幽的叹了口气,楚欣然转身向走廊走去,这时,手机突然响了起來。拿出手机,看着上面显示的是罗逸东告诉她的号码,楚欣然怔了一下,“他不是在花园里吗。为什么还……”
  带着心中的诧异,楚欣然接听了电话,“楚欣然,现在去书房等我可以么。我有话想和你说。”罗逸东这样告诉楚欣然。
  虽然心里不太清楚罗逸东想说什么,不过楚欣然还是答应了,“好的,我现在就去。”挂断了通话,楚欣然眉头皱皱着又回头瞅了眼楼下,然后走去罗逸东的书房。
  装饰清新雅致的书房沒有过多装饰,最为醒目的是放在墙柜上那张镶嵌在水晶框中罗逸凡的照片,看到照片,楚欣然的心狠狠地一滞。
  充满纠结的脚步慢慢向前挪动,自从罗逸凡逝去之后,楚欣然四年未在见到有关罗逸凡的照片,却不曾忘记那个人的阳光笑脸、鼓励的言语和默默相伴。
  “罗逸凡……”楚欣然情绪激动异常,微微颤抖的手缓缓抬起,指尖轻触在冰凉的水晶框面上。罗逸凡的笑容是那么的灿烂,可是手指触碰的冰凉又把楚欣然给带回到现实世界里。
  “以前我就说过,逸凡要是知道你们闹成现在这样,也一定不会睡得安稳的。”罗逸东说着话,从未关的书房门走了进來。
  楚欣然看到罗逸东,连忙把手收回來,神色尴尬的抿了抿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坐吧,咱们聊一下。”罗逸东示意楚欣然坐在沙发上,他走到对面的沙发坐了下來。见罗逸东入座,楚欣然也坐下了。
  为了避嫌,书房的门依然开着,楚欣然倒不是信不过罗逸东的人品,只是她住在别人的家里,最好还是要做更加合乎礼节一些才行。
  “其实……你说的我心里都明白,我只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做……”楚欣然双手不太自然的搅着丝巾尾端,她也知道罗逸东想说的是劝她的话,才故意让她看到罗逸凡的照片。
  “顺其自然去做吧,哪來的那么多顾忌。”罗逸东习惯性的刚要点燃一支烟,但是瞅了眼楚欣然,又把烟给放回到盒里,“你们两个明明对对方有情的,非要被迫离开只会弄得两人皆伤,这样做又是何必呢。何不坦然一些就收彼此就好了。”
  “我……从來不觉得,不被祝福的婚姻是幸福的。”说这话时,楚欣然十分沒有力气。
  果然,罗逸东发出了近似于嘲笑的两声干笑,“你们俩啊两个女儿都已经那么大了,只要在一起就好了,怎么还有那么多心思去想其它的祝福不祝福。”
  “我……”楚欣然也觉得,她刚才那话说的有些矫情了。
  “你们俩举行婚礼的时候,我们也有很多人在场送上祝福的,你就那么看重老爷子对你的祝福么。”罗逸东的发问,让楚欣然沉默了片刻。
  好一会儿之后,她才挑起眸子看向罗逸东,“我也不是非得要什么浪漫啊祝福语之类的才觉得好,就是不想他为了我和父亲的关系始终僵持着。”
  “你太高估自己了。”罗逸东又笑了,这好像是楚欣然见到罗逸东笑得最多的一次,“我们家那位老爷子,就算不知道你们两人的事情,他和儿子的关系也始终是僵持的。所以我才会这样说你,因为你不是起着决定性关系的那个存在,尽管话不太好听,可是理是这个理。”
  罗逸东这话说得虽然不是特别好听,但是楚欣然听过之后,心里竟然莫名的感觉到敞亮了许多,“那么……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闹得这么崩,最初的原因是怎样的。”
  早在四年前,冷希希就曾经说过,冷夜寒最初是因为冷汐颜的关系,才和冷云天之间变得不太愉快也很少交流的。
  可是,这些事罗逸东或许不知道楚欣然听到过,她今天忍不住再次问起來,也是想尽自己的一些力,尽可能的调节一下冷夜寒和父亲的关系。
  “你想成为他们中间的调节人么。”罗逸东一语道破了楚欣然的心思,她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这种事做起來很难,你就不怕再次接近老爷子,他会对你做出人身伤害的事情。”
  “我想应该不会的,毕竟他的孙女需要妈咪,他的儿子也需要我。”楚欣然说完,自嘲的弯了弯嘴角,“我如果彻底消失了,那么朵拉和朵汐就会被扔下。孩子永远见不到母亲,虽然可以暂时让她们待在身旁,可也不是长久之计。”
  这一次,罗逸东沒有打断楚欣然的话,任由她继续说下去,“况且,在这样紧张的关系下,冷夜寒也一定知道我是为什么消失不见的。就算不是涉及到生命安全,受个伤也会让冷云天也不太好交代。我这样说确实有些自负了,可是像你说的那样,理儿就是那个理儿吧。”
  罗逸东再次笑了起來,“抛去浮躁和坏脾气,你还是可以冷静思考的嘛。”
  “你这样说我,算不算是夸奖和鼓励。”楚欣然和罗逸东的谈话变得轻松了一些,看着他微微含笑的面容,楚欣然一时间竟然把罗逸东看成了罗逸凡。
  “只要你的心思是想和他在一起,我们包括逸凡都会为你俩而放心的。反正我大哥的心意我是很明确的,担心的只是你。”
  罗逸东的话又让楚欣然回到了现实,让她看清楚眼前的人是罗逸东而不是已逝的罗逸凡,“我……在你面前不想说假话,也不想隐瞒自己的情感,毕竟……你和罗逸凡……你们都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如果再那样做,就太不厚道了。”
  虽然楚欣然沒有明说,但是她沒拒绝又说不想隐瞒情感的话,已经给了罗逸东答案,“好了,这件事暂时谈到这里,现在我们來说说另外一件事。”
  “另外一件事。”楚欣然微微一怔,除了说她和冷夜寒的事之外,罗逸东还想说些什么。
  “我大哥离开这里的时候,你也看到朵汐的反应了,难道你不觉得,让朵汐多和她爸爸接触接触,或许会让孩子的症状起到缓释的作用。”
  被罗逸东这样提醒,楚欣然的心跳开始狂速跳动,刚刚放在腿上的双手,再次纠结的缠绕起丝巾尾端,“这……这个我……我不知道……”
  “你不是不知道,而是很清楚却想要装作糊涂。”罗逸东把烟盒轻轻推想楚欣然,“男女通用的薄荷香型,新品种,要不要试一支。”
  楚欣然紧盯着茶几上的烟盒,手欲伸过去还带着犹豫,其实从刚才罗逸东想要拿烟时开始,她就已经产生了强烈的想要吸食香烟的**。
  “你怎么……怎么知道我现在吸烟的。”楚欣然问罗逸东道。
  罗逸东不冷不淡的说:“听我大哥说起过一次,是很无意中说起的,后來我又注意过你一次,在身边无人的时候,你也吸过烟的。”
  说起吸烟的事情,楚欣然嘴唇轻轻的颤动着,“你……可以给我一杯加冰红酒么。”
  这似乎是说故事的开始,也是趁机打开心结的钻头,罗逸东当然沒有拒绝。他给楚欣然倒了一杯加冰红酒,拿过來递给她时,楚欣然已经将香烟点燃。袅袅白雾在楚欣然头上云雾缭绕,她的眸底有一丝丝泪光在闪烁。
  “就在朵拉和朵汐出生半年后,我因为生活上的压力和心情郁结,最终拿起了香烟和酒杯。”楚欣然露出凄楚的一笑,她还记得当初自己是不会喝酒的,也忘不了第一次接近冷夜寒时的情景,最初相处的画面深深地刻印在心上。
  “一个人孕育生养孩子不容易,你真是让人心疼的同时又让人生气。”罗逸东话说完,眸光一瞥瞅了眼书房推到两侧的厚重落地窗帘后。
  楚欣然背对着窗户,她并沒有发现窗帘后面其实有人,就好像她当初躲在冷夜寒的书房内暗中偷窥时一样,现在躲在窗帘后的正是想要听听楚欣然心中话的冷夜寒。
  罗逸东刚才说的那些话和感慨,正是冷夜寒的内心所想,只不过由他的口中代为说出來了而已。冷夜寒冰冷的手紧紧地握成拳状,要不是要隐藏不被楚欣然发现,他真的会忍不住猛挥自己几拳头,为什么要让心爱的女人吃这样苦。受这般罪。
  “香烟美酒虽然给人唯美感,却是透着无尽的忧郁孤独与落寞哀伤。”楚欣然深吸了一口烟,其实烟草呛入肺中的感觉并不好受。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情不自禁的想起他,也只有在这种感觉下,才能更加清晰的回忆起那些,感觉到他好像就在我的身边一样。”
  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了下來,楚欣然轻轻的啜泣着,“其实,把我逼入这样境地的人根本就是我自己,所以……我不怨任何人,就算难免忍不住想要怨恨,也会逼自己要冷静,”
  熄灭了香烟,楚欣然一口将酒喝进口中,她紧蹙着眉头咽下冰凉的酒水,双手交叠在膝上,低头伏在那里双肩一耸一耸的哭起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