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父女俩的首次游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离开罗逸东的书房,楚欣然坐在阳光花房里望着玫瑰花发呆。
  娇艳的玫瑰各种颜色,这是梁美琪喜欢的花种,所以罗逸东为她精心搭置了这个阳光花房,亲手培育这些娇滴滴的玫瑰花。
  回想着以往罗逸东给楚欣然的印象,想他这么一个原本一副冰冷情感大男人,现在居然每天在阳光花房里照料这些鲜花,楚欣然的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儿在一漾一漾的。
  “或许就像罗逸东说的那样,他这么做就当做修心养性了吧。也许梁美琪的心里正是这样想的,所以才会说出那样的话。既考证了罗逸东的真心,也能让他的性格有所磨琢。”
  所谓的磨琢,就是指磨削与雕琢时的可控程度。这是加工下料时最难控制的程度,让罗逸东变成这样的一个人,无疑是梁美琪对罗逸东性格上的雕琢。
  “也许……我应该让朵汐和冷夜寒多交流交流吧。”楚欣然有些心动了,毕竟朵汐患有选择性缄默症,与她所处的环境有着莫大的关系。
  “然然。”身后传來了冷夜寒的声音。
  楚欣然猛地转过身去,冷夜寒高大的身影站在阳光花房的入口处,一脸深情的看着她。
  “你……什么时候來的。有沒有被人发现。”楚欣然立刻显现出了紧张的神色,起身向冷夜寒走去,“我不是说了嘛少接触少见面,你这样万一被你爸爸发现怎么办。”
  “大不了我带你去另一个地方,不然咱们两个一起去面对怎样。”冷夜寒一把握住楚欣然的双手,她的手很冰很冷,像是冻徹了冷夜寒的心。
  “不……不行……”虽说罗逸东已经劝慰楚欣然好半天,可是真正面对的时候,她的心里又有些犹豫不决开始打怵了。
  “有什么不行的。我决定了,就这样做,”冷夜寒更加用力的握紧楚欣然的手,“咱们不能再继续躲避下去,我等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见到你还有女儿们,怎么可能轻易放手。这件事是我沒有处理好,可是我也希望你能相信我,留在我的身边好么然然。”
  冷夜寒真想紧紧地搂着楚欣然,把她揉入到自己的骨血之中。那天已经与冷云天面对过了,而且罗逸东和楚欣然在书房也说了那么多,冷夜寒还以为楚欣然的心有些松动了呢,沒想到倔脾气还多虑多愁善感的她依然如此顽固。
  “我……我可以让你朵汐和你在一起的时间多一些……”楚欣然紧紧地咬着嘴角,让她做出决定,就好比跨越一个山涧那么难。毕竟她现在是有两个孩子的母亲,每走一步都要各种小心谨慎,就怕一个不注意走进了狼潭虎穴。
  楚欣然终于说出了关键的事情,冷夜寒的内心在狂舞欢呼,“这样做,你……你真的可以放心吗。让朵汐单独和我在一起,是……是不是这个意思。”
  “沒……沒错……”楚欣然艰难的说出内心决定,虽说冷夜寒和朵汐是父女,可是做出这样的决定,简直就是在她的心头剜下來一块肉。
  “谢谢你,然然,”冷夜寒拥抱着楚欣然,他知道楚欣然做出这样的决定不容易,内心一定经历过许多难以选择的挣扎。
  “那就……从明天开始,会让你和朵汐适当接触的,时间地点临时联系。”楚欣然的口吻虽然看起來平静无波,可是她的心早就开始泛起了海潮大浪。
  “好,你说什么我都会遵守的,一切以你为主。”冷夜寒很听话,他的听话让楚欣然心痛。
  “等这段时间过后,我们……好好的梳理一下彼此之间的关系。”
  “关系。这是什么意思。”冷夜寒诧异的问道。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因为我还有话想要问你。”楚欣然说完,轻轻的推开了冷夜寒搂着她的手,绕过冷夜寒身边走出了阳光花房。
  冷夜寒回头看着楚欣然的背影,尽管她刚才沒有回答是否共同面对冷云天,但是至少让他和朵汐交往,这就是一份难得的希望曙光。
  ……
  楚欣然让冷夜寒和朵汐第一次单独交往的地方,是在距离罗逸东这个宅子不远处的一个社区活动中心,因为那里有个室内公园,还有许多儿童活动区。
  早餐之后,楚欣然带着朵汐准备出发,朵拉也穿好了鞋子站在门厅想要一同跟去。
  楚欣然低头看着整装待发的朵拉,心里不由得一紧,她蹲在朵拉面前安抚她,“朵拉乖乖的和婶母在家,妈咪很快就会回來的。”
  “妈咪,为什么妹妹可以和爸爸见面,而我不可以去呢。”朵拉的关注点不在楚欣然什么时候回來,而是在意她为什么不能一同去。
  瞧着朵拉委屈的小模样儿,楚欣然心疼极了,她轻抚着朵拉的头发,“因为朵拉曾经被爷爷带走过,所以妈咪很担心你会在发生那样的事。”
  “那为什么不担心妹妹。爷爷也是妹妹的爷爷呀,”
  面对朵拉的疑问,楚欣然真的不忍心当着孩子们的面儿说出实话。孩子虽然还小,可是让她们知道爷爷是个唯利是图还带着有色眼镜的人,一定会伤到她们幼小的心灵。
  一旁的梁美琪看不下去了,她放下自己的女儿一把抱起了朵拉,“你是姐姐,要做出姐姐的表率,坚强些等妈咪回來可以吗。留下來陪婶母和妹妹一起玩儿,这样好不好啊。”
  通过这几天的相处,梁美琪已经发现了朵拉那种身为姐姐的荣誉感,不论什么事,只要对她提起她是姐姐这样的话,朵拉立刻会像个小大人一样照顾着妹妹。
  虽然这样的话对于小孩子來说有些残忍了,毕竟她也还是个孩子,也是需要人照顾需要有人陪伴的年纪,可是现实沒有办法让人如此放松。
  果不其然,听到梁美琪这样说,朵拉扁了扁小嘴儿,有些不太情愿的的点了点头,“妈咪要早一点儿回來,还有……以后我也要和爸爸一起出去玩好么。”
  楚欣然差点儿就隐忍不住泪奔了,她忙点着头答应朵拉,然后带着朵汐离开了别墅。
  ……
  冷夜寒前一天晚上接到楚欣然邀约的电话,情绪兴奋激动得几乎一整晚沒睡着。
  天刚亮,冷夜寒就起床洗漱着装,尽管和朵汐已经认识挺长时间了,但是他还是想给女儿留下一个清爽亲切的好印象。
  一大清早,冷夜寒就來到了社区活动中心的室内公园里等待,等了将近两个小时也不见楚欣然和孩子出现,他的心里不免有些犹疑。
  “莫非……是我那天和孩子相认时的神态不太好,所以让她不敢來了。”冷夜寒开始到处搜索原因,当时父女相认的场面有些混乱,冷夜寒回想起來,真的怕再次刺激到朵汐。
  左等右等也不见楚欣然來,冷夜寒忍不住掏出手机准备打给罗逸东,可是号码还沒拨出去他又犹豫了,“不对,如果楚欣然真的不想带孩子來的话,逸东会给我打电话的。那我还是……再静静的等一会儿吧,说不定路上堵车呢,”
  冷夜寒在极力的安抚自己的躁动情绪,他明知道这山上的别墅区条条大道通罗马,又不是在市区主干道,哪里來的堵车一说。
  就在心情各种纠结中时,冷夜寒用手抚了抚脸歪头瞅了眼一旁,却惊讶的发现楚欣然正拉着朵汐的小手,站在那里定定的注视着他,看样子似乎已经观察他很久了。
  见到楚欣然來,冷夜寒的嘴角终于弯起了笑意,他起身快步朝楚欣然走去,“然然,你來了多久了。为什么都沒有叫我。”
  “我……想等一下,所以就……”楚欣然表情有些尴尬,言语支支吾吾。
  “好了,那些都不重要,关键是你们能來就好。”冷夜寒很兴奋,他感觉自己的心情瞬间就变成了一只快乐的猴子在上蹿下蹦。
  “朵汐交给你,真的可以吗。”楚欣然还有些不放心,她又左右的瞅了瞅。
  “你放心吧,若是发生什么事,我会用自己的命來保护女儿的安全。”冷夜寒毫不犹豫的跟楚欣然做出保证,他现在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谁也无法阻挡他追回真爱给她们幸福的脚步。
  不知道为什么,有了冷夜寒这样保证的话,楚欣然就放下心了,她点点头,抱起朵汐放进了冷夜寒的怀里,“朵汐,今天和爸爸一起玩儿好不好。妈咪晚些时候会过來接你。”
  朵汐紧紧地抿着小嘴儿,看看楚欣然又歪头瞅了眼冷夜寒,她虽然不说话,不过心里却知道眼前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长久以來的眼神交流,已经让楚欣然能够读得懂朵汐心里的意思了,她轻抚了抚朵汐的小脸儿,然后又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冷夜寒后转身离开了这里。
  如果可以的话,冷夜寒真的很想带着楚欣然和朵拉,他们一家四口一起玩个痛快。
  楚欣然的身影消失在眼帘中,冷夜寒整理了一下情绪,微笑着看向朵汐,“宝贝,叔叔呢……其实就是爸爸,咱们以前都认识的,你对我也不感觉到陌生是不是。”
  冷夜寒主动跟朵汐套着近乎,但是小丫头除了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看之外,就连哼都沒有哼一声。
  冷夜寒并不气馁,既然已经了解到了朵汐的情况,那么就算用上他一生的时间,也一定要让朵汐能够自由的开口说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