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往事要从何说起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自从冷云天发现朵拉被偷偷带走之后,他始终气愤难平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出门。
  许秋雯脸上带着愁容,站在冷云天门前,轻轻的敲了敲门,“云天,已经过去这么多天了,你还不打算出來么。”
  房间里沒有任何回应,许秋雯不禁叹了口气,“这件事,本來就是你做的不对。不管你心里如何反对寒和楚欣然在一起,也不该用夺走孩子的方式來对待她。我是个母亲,深深地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说起这样的话,许秋雯心里一阵伤痛,“其实父亲也是一样的,你自己都说了,之所以这样对待寒,无非是想然他更多在意一些你这个父亲。可是寒的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他很多时候都是像你更多些,轻易服软低头的事情,怎么可能做得出來呢。”
  情到深处,一颗颗冰晶眼泪从许秋雯的眼里掉落下來,“父子俩,哪里來的那么多隔夜仇呢。再说了,你也知道孩子是为什么才会这样针对你,为什么你不主动放下那些心结。”
  “而且这话说到底,也是我这个做母亲的不称职,一有时间就先一个人逃离了……我真是……”许秋雯情绪哽咽,后面的话已经说不下去了。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的话,冷云天始终沒有打开的房门,竟然被他打开了。
  许秋雯虽然一直在劝解冷云天,却沒想到他真的会把门打开,不由得一怔,“云……云天,你……终于肯出來了。”
  此时此刻,许秋雯的心情特别激动。当年因为冷汐颜的事,许秋雯和冷云天分居了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如此表露心声给彼此听。
  “秋雯……”冷云天低低的唤了一声许秋雯,这几天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來,尽管冰箱里有食物和水可以食用,但是冷云天还是明显的消瘦了许多,下颌上也长出了胡茬。
  “秋雯,我……对不起你,那时如果不是我,咱们也不会失去汐颜,更加不会让你远走异国他乡那么多年……”十几年过去了,冷云天第一次为曾经做出的事,而对结发妻子道歉。
  冷云天终于不再说那些冷情又势力的话语了,他这些天并不是单纯的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闭关不出,也在反复的回想着过去所做的那些事情以及孰对孰错。
  听到冷云天的道歉,许秋雯的眼泪更加汹涌的涌出,她伸出微微颤抖的双手捧住冷云天的脸,“云天,是我的错……我沒有和你说事实的真相,我也对不起楚欣然那个孩子,所以才会这样纠结……有着深深的负罪感,这一次听说有事,就直接回來了……”
  良心感到不安的许秋雯,心底始终无法释怀她后來做过的事情,更加因为听说冷夜寒和楚欣然之间的爱恨纠葛而在心中怨恨自己,再加上得知楚欣然离开的事,四年來她也都在深深的自责之中。要不是这次冷希希给许秋雯打电话求助,其实她也准备回国來定居了。
  有些事,注定是要水落石出无法逃避。许秋雯就是这样想的,毕竟她逃避了那么久都沒能躲过良心的谴责和夜不能寐的不安心情,于是许秋雯在各种纠结中最终选择回国,她觉得只有把一切都坦白说开并且接受现实,才能得到心灵上真正的救赎。
  ……
  夜深人静,冷夜寒看着坐在对面的楚欣然,双手交握着眉头紧蹙。
  今天和朵汐玩得很开心,冷夜寒本來打算等楚欣然接孩子的时候,他要用自己的缠人功夫好好的开导一下楚欣然,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让她彻底敞开心扉和怀抱重新接受自己。
  可是冷夜寒万万沒有想到,他还沒有开口,楚欣然就主动要求他今天留在罗逸东那里过夜。这可是一件让冷夜寒不知该如何形容心绪欢愉的事儿。不过,楚欣然留下冷夜寒可不是为了做某些亲密举动,而是想要从他口中得知一些事情。
  “冷夜寒,孩子们都已经睡下了,现在你能不能和我好好说一说,有关于十几年前你姐姐的那些事情。还有……你和你父亲之间的矛盾冲突是怎样形成的。”
  楚欣然直勾勾的盯着冷夜寒,她不想再拐弯抹角拖泥带水耽误时间,更不怕冷夜寒是否黑着面孔说她多管闲事。既然冷夜寒想要让两个人有所关系,那她就有知道事实真相的权利。
  事实证明,那些想法和忧虑都是楚欣然多虑了。冷夜寒除了稍稍有些小诧异之外,并沒有什么生气等情绪出现。
  “我就知道,这种事一定逃不了,你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问到我的头上。”冷夜寒嘴角泛起一抹苦笑,拿出一盒ESSE爱喜绿色薄荷型女士香烟递给楚欣然。
  看着递过來的烟,楚欣然不禁一愣,“你……这是做什么。”自从学会了吸烟,楚欣然自然对于ESSE十分熟悉。这是一款极有女人缘的韩国女士香烟,入口是冰凉的薄荷味,是比较经典且备受女士喜爱的凉烟。
  ESSE是全球销量第一的品牌,烟身纤长精细,特殊设计的过滤嘴采用最先进的激光打孔以及侧流基技术,在满足女士吸烟的需求与极致感觉的同时,也悄悄的减少吸阻降低吸烟量,是都市女性低投入高品位的极端享受首选。
  “是……罗逸东告诉你的么。”楚欣然现在心绪混乱,她都忘记了曾经有沒有在冷夜寒面前吸过烟或者说起过,脑子里只剩下一根单弦在平移运转,就是想要知道当初的那些事。
  冷夜寒轻轻的叹了口气,眼底充满了心疼的神色,“然然,我看到过你吸烟,就是在J市的画展,你一个人独处时……”冷夜寒的口气有些低郁,带着一种心痛与无法言状的哀伤。
  “所以……你就和罗逸东一样,给我烟。”楚欣然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心情,她可以接受所有人的香烟赠与,却唯独冷夜寒做这种事时,让她心里感到特别难过。毕竟当初吸烟是因为冷夜寒,楚欣然怎么可能不会睹物思人触景伤情呢。
  “谢谢你。”心里想了那么多,楚欣然有些不太痛快的故意道谢,然后打开烟盒拿出一支烟。不过,烟身刚一触手,那种感觉就让楚欣然顿时变了神色,“这……这个是……”
  “这是特制的ESSE电子烟。”冷夜寒解释道:“自从我知道你学会了吸烟喝酒之后,就叫人特别制作了几款模仿女士香烟口味的电子烟,包括造型等都沒有任何改变。”
  冷夜寒的话,让刚才还有些生气的楚欣然一下子回过味儿。
  “吸烟有害健康,我也知道一旦碰了香烟,想要戒掉是很难并且挺痛苦的,就送你电子烟用來作为过渡解瘾吧。”冷夜寒说完,冲着楚欣然微微的一笑,笑容虽浅却无比阳光温暖。
  “你何必要这样做呢……”楚欣然的情绪带着一丝丝激动,“我的瘾……我……我之所以会这样,都是因为你……全都因为你呀,”楚欣然说完,隐忍不住的哭了起來。
  终于再次听到楚欣然坦白心声的话语,这一次比朵拉被冷云天夺走之后,她按耐不住情绪频临奔溃时说得更加直接。
  “然然……”冷夜寒将楚欣然紧紧地搂抱在怀里,为她擦拭着泪水,却沒有哄着让楚欣然停止哭泣,“都是我的错,所以……这几年的委屈,你就尽情的发泄吧……”
  “冷夜寒……你很讨厌知不知道。讨厌……你好讨厌……”楚欣然的手轻轻捶打着冷夜寒,还在不停的啜泣着。她实在舍不得也不忍心用力去打冷夜寒,再怎么说当初抛下他一个人离开的是楚欣然,让冷夜寒这么痛苦的人也是他。
  冷夜寒不还手,任由楚欣然捶打着自己,“然然,其实……我还有很多话想说,可是一时之间竟然忘记了要说什么。不过请你相信我,只要你我在一起,一切都问題都将不是问題。”
  楚欣然啜泣着说不出话,她现在只想放声的哭一哭,把心中的苦楚和烦闷都发泄出來。
  冷夜寒请扶着楚欣然的头发,用自己的怀抱与体温给楚欣然温暖和安心,“然然,说到底,你始终是个爱哭的女孩子。”
  楚欣然一怔,立刻抬头看向冷夜寒,她那挂着泪痕的脸带着一丝丝不服气的情绪,“人都是有七情六欲的,如果沒有这些人类身体上的标准配置,说明她还不是一个真正的人。”
  “你管我爱不爱哭呢。”哭过之后,楚欣然擦擦眼泪又离开了冷夜寒的怀抱,“你不要想着转移话題,我今天是铁定要知道关于过去的那些事。”
  冷夜寒笑道:“你别急嘛,我也沒说不告诉你。”
  “那你说啊。”楚欣然皱着眉头,她知道有些事会触及到她不太想听见的内容,可是若是要打开冷夜寒和冷云天的心结,她就必须要知道当年事情的始末。
  “这种事……让我从哪里开始说起好呢。”冷夜寒一个反问,把主话权彻底交给了楚欣然。毕竟过去发生了太多事,他是真的心绪混乱,不知该以哪个界限为开头。
  “那就……就以你……”楚欣然贝齿咬着嘴角,纠结的皱皱着眉头,“就以你当时为什么要和你父亲闹矛盾开始吧。我知道是因为你姐姐,不过想要知道的更加详尽一些,可以么。”
  “可以。”冷夜寒温柔的回答着,“现在,只要是然然想要知道的事情,不论什么都可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