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回顾往事痛裂殇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往事分割线。。
  二十二年前,冷家大宅一大早就不太安静。
  “爸爸,您为什么要私自为我做决定,人生是我自己的,我要自己做主,”冷家芳龄十八岁的大小姐冷汐颜,此时正脸上充满了怒怨之气。
  “放肆,你这是和谁说话呢,”看着冷汐颜的样子,冷云天也很生气,他一向宠爱并且引以为傲的大女儿,从來沒有像今天这样和他说话。
  “到底是我放肆,还是爸爸您太独断专行,”冷汐颜不肯服软,她本來对未來充满了期待,今天却被冷云天给打破了,“我报考之前和您说过多少次了,我喜欢艺术,我只想考艺术学院,可是您……您干嘛要偷偷更改我的志愿,看我难过,您就很开心是不是,,”
  冷汐颜丢掉手里的录取通知书,什么商学院还是哪家的名牌大学,对她的吸引力都不足够大,冷汐颜只想去学习自己喜爱的音乐。
  “读商学院有什么不好的,”冷汐颜丢掉录取通知书,气得冷云天大力地拍着桌子,“冷家不需要什么天才艺术家,而是需要多一些政商两界的能手,你懂吗,,”
  “我不懂,而且也不想去懂,”冷汐颜哭了,她的要求并沒有那么多,未來更加不喜欢踏上政商之路,“爸爸您要是希望我走哪条路,那简直比杀了我还更让我感到难受,”
  “我情愿让你去死,也不能去艺术学院上学,”冷云天态度十分坚决,他是冷家核心,所有人都要听从他的指令,谁要是胆敢反抗,那就只能“兵戎相见”了。
  “算了,看來和您说也说不通。”冷汐颜情绪低落,抬手擦掉眼泪,冷云天的话简直太伤人了,她沒办法再继续面对这样的父亲,“商学院可以,不过爸爸以后别想再看到女儿的笑。”
  冷汐颜说完,转身离开向外面走去。看着冷汐颜走远的背影,再回想起刚才她说的那一番话,冷云天是怒气加担心,各种感情融汇在一起万分纠杂。
  冷家父女的争吵,并不是沒有第三个人听到。
  当时年仅十岁的冷夜寒,因为听见吵嚷声所以跑了过來,可是看到的却是让他记忆于心一辈子的场面。冷云天的独断专行在此赤果果的体现,也是冷夜寒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父亲。
  ……
  时光流水、岁月如梭。
  一转眼的时间,冷汐颜四年大学本科读完毕业了。
  这四年里,虽然冷汐颜会经常回家,可是她的笑容只会送给弟弟妹妹和母亲,面对冷晕天的时候,从來就不肯露出笑脸或者多说一句话。
  冷汐颜很聪明,从小成绩优异的学习天赋在大学也是如此,以四年全优纪录加高额奖学金毕业的高材生,自然得到许多人的青睐。
  冷云天的本意,是希望成绩优异并且被保送研究生的冷汐颜继续攻读硕士学位,然后按照他制定的想法,一步一步的走下去,顺风顺水平平坦坦的完成他所要求的人生规划。
  但是这一次,冷汐颜沒有再像高中毕业时那样做出让步,她轻易的推掉了让别人各种艳羡的保送研究生名额,也沒有再继续去考学,而是告诉冷云天她有了喜欢的人,对方是画家。
  听说冷汐颜心仪的男人是画家乐敬文,冷云天气得直接砸掉了桌上的水晶烟灰缸,“那么好的机会你不把握,那么多的好男人你不去选,为什么偏偏选中了那个男人,,”
  冷云天不太喜欢乐敬文,因为他喜欢政商界的精英人士能够成为他未來的女婿。
  冷汐颜眼里的神色非常复杂,似乎带着一抹轻蔑的神情,“我已经按照爸爸的要求,把大学给读完了,而且也满足了您的愿望,以完好的成绩毕业的。”
  “那又怎么样,像你这样的人多得是,简直是一抓就一大把,你有什么好得意的,,”冷云天怒不可遏的瞪着冷汐颜,这个女儿就是在故意和他作对。
  冷汐颜成熟了,她不再像曾经那样跟冷云天生气,而是看似很冷静的跟他说话,“我不要再继续了,反正我拿着这样的成绩给爸爸,也算是满足了你的心愿和要求。我今天想要告诉您的是,以后的日子里,我要按照自己的方式去生活,不会再受爸爸的支配和安排了,”
  冷汐颜说完,再次像四年前时一样,转身毅然的离开了这个家。不过这一次的离开和以往不同,她的脚步走到了真爱的身边,在一年以后毅然决然的嫁给了乐敬文。
  第二次的争吵,正好是冷夜寒从学校回家度暑假的日子,所以他再一次目睹了全部过程。
  冷夜寒完全了解了冷汐颜的心意,她说的那些鼓励的话语以及阳光向上的心态,除了为自己之外更多的是为她的弟弟加油打气。
  又去了一年,冷汐颜生下了女儿乐馨儿。尽管冷云天对乐敬文沒有太大好感,他始终像是情敌一样对待这个女婿,可是对于第一个外孙女乐馨儿的到來却是十分高兴与疼爱。
  冷家父女的争吵从未停止过,虽然不是那种大的冲突,但是小的矛盾一直不断。
  在冷汐颜最后一次与冷云天的争吵中,愤怒的冷云天口不择言怒斥冷汐颜,“你这个不孝女,枉费我从你小时候起就一直对你万般宠溺,结果你就用这样的方式來报答我是吗,,”
  “是爸爸先有错在先,你不用这样指责我,”冷汐颜态度强硬,她可以忍受冷云天对她的视若无睹,却无法忍受他每次都对乐敬文冷嘲热讽的态度。
  “你怎么就不好好想一想,我这样参与你的决定到底是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心疼你宠爱你,爸爸想让你一路走得顺畅平坦,日后的生活无忧无虑,”
  “够了,爸爸您不要再这样说了行么,,”冷汐颜双手捂着耳朵,她受不了冷云天以爱的名义对她的生活进行干涉,“我不需要爸爸的指手画脚,既然您不能用好的态度去接受敬文的话,那我宁愿以后再也不回到这个家,反正爸爸不喜欢敬文,而且婚礼您也沒有去,”
  现在,冷汐颜对冷云天的愤怒,已经完全转移到了他对待婚事的这个态度上,这是让冷汐颜始终无法接受的事情。
  “你瞧瞧你现在的样子,”冷云天颤抖的手指着冷汐颜,他很心痛和女儿之间的关系变车这样,“说到底,都是因为你嫁给了乐敬文,所以才会如此不思进取,”
  “爸爸,您在说什么,,”冷汐颜真的受够了,“您放心,我不会再回來气你了,永远也不会了,我再也不会出现在爸爸的面前了,永远。。”
  冷汐颜哭喊着,她感到很伤心,第三次在争吵声中转身离开了冷云天的视线。
  如以往那样紧盯着女儿离开的背影,冷云天身子无力的坐在了沙发上。他的右手缓缓抬起按住了心口,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一瞬间的感觉特别难受,“丫头,爸爸是为你好啊……”
  ……
  半个小时后,冷云天接到了电话。。一个晴天霹雳的噩耗。
  “汐……汐颜……我的女儿。。”电话从冷云天手里掉落在地上,他痛苦的哀嚎出声。
  冷汐颜带着怒气跑出冷家,开车在公路上,心中越想越气,也沒有发现自己违规了交通。
  与此同时,楚欣然的母亲翁迪开着车子从对面行來,一时躲避不及,翁迪的车与冷汐颜的车相撞在一起。翁迪沒有大碍,可是逆向行驶的冷汐颜却……
  正如冷汐颜与冷云天吵架时所说,她真的再也不会与冷云天争吵、也再也不会回到冷家的大宅子里了。冷汐颜的灵魂得到了真正的自由,也让乐敬文瞬间跌入了低谷下的地狱,一个人带着孩子的日子并不好受,除了那份深沉戳心的思念,还有许多无法预料的辛苦。
  冷汐颜的死,是冷家人心痛难以抚平的创伤。许秋雯与冷云天的关系因此破裂,冷云天多年來,也一直沉浸在痛失爱女的痛苦与自责之中。冷云天很后悔那时候和冷汐颜说的那些话,让她戴着眼泪和愤怒离开。
  逝去的人永远离去,活着的人却在承受着无法言喻的痛苦,整日沉浸在无边无际的煎熬中艰难度日,人的性格自然也变得纠结扭曲。
  许秋雯在离开C市去往澳大利亚定居之前,做了一件外人包括冷家人都不知道的事。。她查到了翁迪的联络方式,在跟踪尾随之后,制造了一起交通事故现场害死了翁迪。
  虽然许秋雯看似为女儿报了仇,可是这么多年过去,她始终活在良心的谴责与不安置中。
  果不其然,这份痛苦延续到了下一代,许秋雯万万沒有想到,冷夜寒竟然会和楚欣然有所交集,并且他们深恋彼此却又相恋相虐。
  冷云天与许秋雯一直过着两地分居的日子,因为大女儿冷汐颜的事情带给他的伤痛太大,所以在面对小女儿冷希希的问題上,冷云天采取了放养的态度。
  如果不是冷云天的态度,冷希希也不会放肆大胆的去追求乐敬文,更加不会三天两头的翘课,长久留宿在乐敬文的家里,以照顾乐馨儿为由更加进一步的接近她的姐夫。
  ……
  听过冷夜寒对于往事的讲述,楚欣然心绪起伏不定,“我猜得沒错,你真正在意的,是你姐姐的逝去。可是我沒有想到,你母亲和……和我母亲之间,竟然是这样纠结的关系……”
  楚欣然落寞的低下了头,当初最先撞人的是她的母亲翁迪,不管那时事故的责任方到底是谁,都让楚欣然感到难过与深深地内疚。
  “然然,事情的始末我都告诉你了,当初为何对你回避我也说过了,你……接下來要怎样做,”冷夜寒鼓足勇气去问楚欣然,因为他真的害怕楚欣然说就此放手这类的话。
  “我……”楚欣然抬头看着冷夜寒,她现在感到特别繁乱与纠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