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放心我有把握的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夜风吹得窗外发出呜呜响声,刚刚还很平静的深夜此刻狂风大作,异常暴风雨即将來临。
  听完许秋雯的讲述,冷云天一脸错愕的回头看着她,“你……你说什么。楚欣然的母亲……翁迪她……是因为你死的。”
  许秋雯低下头,这件事是她心中隐藏了多年的痛,“对于那个孩子,我一直充满了愧疚之情,所以才会在得知她与寒的这些事情之后回來。”
  “我知道了,我现在终于知道怎么回事了……”冷云天脸上带着无法言表的情绪,慢慢伸出手扶住沙发椅的扶手,感到有些无力的坐在了沙发上。
  “云天,不要再做那种事了行么。”许秋雯一脸乞求的抬起头看着冷云天,“因为汐颜的事情,寒始终无法从这个芥蒂中释怀,如果你想让父子的关系有所改善,就要从现在开始。”
  许秋雯的话,让冷云天沉默了许久。看着冷云天此时的状态,许秋雯知道她的话已经说到份儿上了,若是冷云天还有一丝丝作为父亲的情感,他一定会想明白的。
  “你……不要想太多,早点休息吧,我回房间了……”许秋雯说完,起身准备离开。
  “秋雯,等一下,”冷云天突然反味儿过來,他快速站起來一把拽住了许秋雯的手腕。
  许秋雯一怔,回头看着拉住她的冷云天,“云天……你……”
  “秋雯……”冷云天眼底有着复杂的光波在浮动,他此刻甚至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來表述心情,于是顺势将许秋雯拉进怀里,紧紧地拥抱住她。
  “云天……”许秋雯心一颤,他们已经多少年沒有这样亲密相触了。
  “秋雯,对不起……”冷云天更加用力的搂抱着许秋雯,“不仅仅是我和孩子们,咱们两个……也早就应该敞开心扉,可是因为我……你并不信任,才会导致这种结果……”
  “云天……”许秋雯缓缓抬起手,轻轻回搂住冷云天。情绪激动的她除了不停的唤着冷云天的名字,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它的话了。
  ……
  几天后,罗逸东的别墅。
  “嫂子,嫂子你听我说,你不能去,咱们好不容易才把朵拉从那里带出來,你怎么还要自己入户口呀。”冷希希一路从房间里拽着楚欣然,阻止她今天早上的决定。
  楚欣然推开冷希希拉着她胳膊的手,拉过右边的两个孩子继续往前走,“希希,你不要管我了。我不想一直这样拖着,这件事总得有个解决,”
  “可是……这可以再从长计议啊,”冷希希沒想到楚欣然力气那么大,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她居然也沒能拦下。
  冷希希急了,看向站在走廊里沒有阻止楚欣然的冷夜寒,“哥,逸东哥哥说你这几天都被允许留在这里,你是怎么看好自己老婆孩子的。干嘛杵在那里不动。”她实在想不明白冷夜寒现在是怎么想的,好像也默许了楚欣然那样去做。
  “希希,就照然然说的话去做吧,你不要拦她。”
  冷夜寒的回应让冷希希一愣,她脸上的神色不是十分好看,“我看你们全都疯了,”
  得到冷夜寒的默许,楚欣然更加无所顾忌的带着孩子们下了楼,冷希希也跟着一路跑到楼下。见到罗逸东和梁美琪,冷希希开始向他们两人寻求帮助。
  “逸东哥哥,嫂子,你们快劝劝她啊,”
  “希希,大哥说的对,就由她去吧。”罗逸东的回答另冷笑沒想到,梁美琪自然是和他站在一边的,所以现在持反对态度的就只有冷希希一个人了。
  “你……你们……这到底是怎么了嘛。,”冷希希急得直跺脚,“好吧,要去就去,我也要跟着你们一起去,”冷希希沒办法放任楚欣然做这种事,既然阻止不了那就跟在身边保护。
  ……
  冷云天与许秋雯敞开心扉,这几日他们也是在继冷汐颜离世之后,第一次重新住在了同一个房间,也因此沒有离开这处别苑。
  “这些孩子,最近都在忙着什么呢。”早餐过后,许秋雯陪着冷云天在花园里赏花逗鸟喂喂鱼,看似无意的提起了冷夜寒一众人。
  冷云天喂鱼的手微微一顿,但是很快又佯装着不在意的把鱼食全都撒进了池塘里,“忙着过他们的小世界,已经把这边都给忘记了。”
  许秋雯轻轻一笑,“你这个老东西啊,怎么还是这样一幅倔强模样。假如说……我是说假设哈,如果这会儿孩子们出现了,你会怎样做。会不会很感动呢。”
  “我感动。”冷云天虽然心里很明白,可是他的嘴上还是不肯说软话,“话说回來,他们好不容易把孩子从我这里带回去,怎么可能再回來呢。这话简直就是痴人说梦,所以……”
  “所以你也沒有任何准备,还不知道要怎样做才对是不是。”打开了心结,许秋雯也变得更爱笑了,和冷云天说话时也不再是以前那样冷目相对。
  “什么话都被你说了,我也沒什么好说的了。”冷云天又抓了一把鱼食。
  许秋雯一把按住了冷云天的手,笑着从他手里弄下那些鱼食,“你再这样一把一把的喂鱼作为掩饰,这一池子鱼可就要被撑死咯,”
  “秋雯……”冷云天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事实上,在你面前,我从來就沒有秘密。”
  就在冷云天和许秋雯交谈时,两辆车开进了别苑的宅子里停下。冷云天转身看向正门那边,他的神色一下子变得揪紧起來。
  保镖沒有阻拦就让进來的车,一定是冷夜寒、冷希希又或者罗逸东,不然的话,他们也不会这样轻易让这两辆车开进來。
  车门打开,人从车里走下來。看到走进來的一干人等,冷云天诧然的瞪大了眼睛。因为一同前來的不仅是他的三个子女,还有楚欣然带着两个孩子。
  见到这一幕,许秋雯也感到十分意外,“他们这是……要做什么。”
  “你问我。为什么不直接问问你的好儿子。”重新见到子女们,冷云天别扭的情绪又上來了,那副执拗的样子让许秋雯轻轻摇着头叹了口气。
  “沒想到啊,这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许秋雯万万沒料到,她刚才只是和冷云天开了一个玩笑话而已,结果这些人就真的來了。
  谈话间,以楚欣然为首的一行人走进了花园。
  站在冷云天面前,楚欣然丝毫不畏惧的直盯着冷云天,她有话要说:“我心里清楚,您一直都很讨厌我,但是我今天还是來了。”
  冷云天与楚欣然四目相对,他心里猜测着楚欣然到底想做什么。
  “朵拉,朵汐,过來。”楚欣然从身旁带过两个孩子,向冷云天那边送了两步,“这是爷爷,朵拉已经见到过了,朵汐还不认识。”
  “楚欣然,你到底要干什么。”冷云天一脸疑惑的看着楚欣然,他本來慢慢趋于平静的心情,又因为这些人的出现而引起了狂风波澜。
  楚欣然抬头看向冷云天,嘴角扯起似笑非笑的弧度,“我不会一辈子都偷偷摸摸躲躲藏藏的过日子,如果您真的想要以孩子威胁我,那我倒不如把孩子给您送來。你们毕竟还是祖孙,做爷爷的应该不会对自己的孙女有多坏,况且还有奶奶在这儿,那我就更加放心了。”
  “楚欣然,你……”冷云天猜想了许多楚欣然可能说的话,却沒猜中她要说的是这个。
  “朵拉很活泼,这个您也是见到过的,可是朵汐是个患有选择性缄默症的孩子,需要的是良好的心理治疗以及舒适和乐的环境,这样才有利于她打开心结重新开口说话。”
  楚欣然不管冷云天是否爱听,她现在只想把一切都说出來,“孩子我交给到爷爷奶奶的手上了,相信你们对待血脉传承的孙女不会太坏,而且我觉得,您以后故意也不要再用这类的事情威胁我逼迫我了。”
  “妈咪……”朵拉眨巴着眼睛,扁着小嘴眼圈儿有一点点红,“妈咪不是说……永远都不会再离开朵拉和妹妹了吗。妈咪骗人的是不是。妈咪好讨厌出尔反尔呢,妈咪……”
  无论如何,朵拉都不想再回到这个冷漠的爷爷身边。倒是朵汐,她不会是说话心里却是明镜的一样,眼神里也呈现出恋恋不舍的表情看着楚欣然。
  通过那天冷夜寒带着朵汐去玩儿,她稍稍有了一些进步。楚欣然默许了冷夜寒留在罗逸东的别墅里陪着孩子,其实她也清楚,自己只是在自欺欺人,她也更加需要冷夜寒的陪伴。
  一想起以前的哪些事,楚欣然就在心底暗自的深吸口气,“我逃避了四年,一个人也忍受了许多曾经无法估计搭配的难处。不过,我此时此刻想要告诉您的是,我会重新接纳冷夜寒,从此以后我都要和他在一起,”
  听闻此言冷夜寒一怔,而且不仅仅是他怔住了,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副表情错愕的神态。
  “对的,您听的沒错,”楚欣然看出了大家的心思,她再一次用很肯定的口吻确定了一次。
  “嫂子,不行,”一直强忍着沒开口的冷希希,这一下不肯再让步保持沉默了,“你这是自己把小绵羊推进狼窝啊,”
  “希希,不要这样说话。”楚欣然轻轻握住跑过來的冷希希的手,冲她摇了摇头,“这一步必将跨越,只是不知道结果会如何,所以你还是在这里静观其变吧。”
  “可……可是……”冷希希还想说什么,楚欣然微微摇头打断了她后面的话。
  “你放心吧,我有把握的。”楚欣然送给冷希希一记放心的眼色,冷希希半信半疑的点着头,她那个头点得特别勉强又不自然,然后与楚欣然松开手回到了她身后刚才所站的位置。
  “那么,接下來就谈谈条件吧,”楚欣然看着冷云天,看似铁了心的要把孩子放在这里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