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暴怒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房间的门被人一脚踹开,趁着身边的人晃神的那几秒,季芯澄用尽全身的最后一丝力气,狠狠地推开了他。
  男人没料到这一出,整个人被推得踉跄了几下。
  季芯澄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四肢绵软无力,她的背勉强靠住了背后冰凉的墙上,试图缓解自己内心的燥热。
  她虚掩着眼睫,迷糊之中听到清脆的皮鞋声,一声一声,带着说不出的冰冷和压迫。
  茫然的水眸努力抬起,直到看清头顶的人,季芯澄的眼睛一下就瞪大了,小小的眉头越蹩越紧。她拼命地又眨了眨眼,像是一遍遍地确认自己不是再做梦。
  “顾少泽?”
  一开口,声音嘶哑无比,还透出一丝丝迷离的欲望。
  “你们在干嘛?”
  一抹肃杀的猩红在顾少泽深不见底的眼眸里,稍纵即逝。
  “我他妈还想问你在干嘛?”
  被晾在一旁的男人站起身,恶狠狠地问道。
  “大半夜来打扰老子的好事!没事赶紧…”
  滚字还没说出口,霍遇寒的拳头已经挨上了他的脸,只听骨节用力碰撞的声音在空荡的浴室里回响。
  那人硬生生接下了这一记,便直直地向后倒了下去,后脑勺重重地摔倒在地,下一秒,双眼一闭,晕了过去。
  季芯澄仰头看他,舔舔唇,小手扶住了一边的墙,勉强撑着站了起来。
  见她身子晃晃悠悠随时可能又摔下去,顾少则眸子更是寒气冷冽,健硕解释的臂弯一捞,将她带到怀里。
  他眉头紧锁,大掌扣紧了她尖尖的下巴,裹挟着冷怒的气场,俯首而下。
  “喝酒了?”
  季芯澄长长的睫毛轻颤,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俊脸,微微点点头,不施粉黛的脸上泛着不自然的嫣红。
  体内的燥热令她只想紧紧地靠着面前的人,双臂不自觉地缠上顾少泽的脖颈,看他眸子忽明忽暗,薄唇冷冷地抿成一条线,季芯澄垫脚凑上去,火热的双唇轻轻贴在那微凉的薄唇上。
  “你在生气吗?”
  感受到他凉丝丝的体温,季芯澄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嘤咛,在他的唇上反复辗转着,含糊地发问。
  “是因为我吗?”
  她的眼睛微眯着,直直地望着他的眼。
  她心里甚至带着一丝小小的雀跃和期待,和体内的燥热混合交织着,脸上的温度又上升了几分。
  顾少泽的脸色沉了沉,垂眸低声冷冷道:“别把自己太当回事。”
  “那你怎么这么生气?”
  季芯澄眼里闪过一丝失落,略带一丝生涩地继续吻着他。
  “我只是不喜欢我的东西变脏。”
  “你就是因为我。”
  “你当自己是谁?”
  顾少泽眸子晃了晃,淡漠低沉道。
  季芯澄此刻眼神早已迷离扑朔,纤嫩的细指不知何时凌乱地钻入了男人粗嘿的短发中,含含糊糊地小声嘤咛了一句:“给我,求求你。”
  顾少泽眼里闪过一丝松动,大掌狠狠地扣上了女人的后脑勺,将她剩下的话一并吞吃入腹。
  季芯澄感受到面前的人激烈的回应,腰肢不安分地扭动着,两只手胡乱地摸索到他衣领处的纽扣,歪歪扭扭地开始一颗一颗地解开。
  下一秒,她被打横抱起,来不及惊呼一声,她便被重重地摔到了大床的中央。
  感受到面前的人唇舌渐渐往外退去,季芯澄感到一阵无比的空虚,紧紧地抓住他的衣衫不肯让他走。
  顾少则眸子里的晦暗更深了几分,怀里的人就像离不开水的鱼,死死地纠缠着他。他把她额上汗湿的几缕秀发缓缓拨到脑后,大手流连到她的腰间,正准备帮她把衣服尽数褪去的时候。
  门外有几个人猛地冲了进来,有人手里还抄着家伙。
  “就是你这个小白脸抢了我们老大的马子?”
  顾少泽眉一蹩,余光瞥向浴室门口,刚刚晕过去的人正一脸凶狠地走过来。
  “等我一下。”
  他在季芯澄耳边低声安抚了一句,随后缓缓起身,转过身来面对着那些头发染的花花绿绿的小混混。
  “哟,正办好事儿呢!”
  “真是不好意思,你坏了我们老大的好事儿。就算这马子是你的,只要老大看上了,你也必须得让!”
  那带头的黄毛嚣张跋扈地看着此刻一脸阴沉的顾少泽,眼神向周边的人微微示意,几个人不由分说地就朝顾少则扑了过去!
  “喂,是110吗,现在有人在我们这聚众斗殴,请你们尽快来一趟!”
  门外,一名大堂女经理在焦急地拨打电话。
  她刚刚在楼下看到这一干人便觉得很不对劲,便悄悄地跟他们上了楼,果不其然,现在里面不断传出男人的连连求饶声,还有钢管落地的声音。
  “大哥,我们错了。”
  “求求你放过我们!我们再也不敢了!”
  等女经理壮着胆子推门走进去时,却发现那几个小混混跪在一位面目俊逸的男人面前,低头求饶。
  只见那几个的脸上是鼻青脸肿的惨像,而那个面色冷冽宛若天神一般的男人,却毫发无伤。
  “解药。”
  顾少泽抬眸,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对着此刻正瑟瑟发抖地跪在他正对面的所谓“老大”说。
  那人手颤抖着把解药递到他面前。
  “有水吗?”
  女经理见他朝自己的方向看过来,猛然才反应过来,微微脸红道:“有,有的。”
  顾少泽接过经理拿来的水,亲眼看着季芯澄将那粒白色的药片吞咽入喉后,几名警察也随之走进了房里。
  “麻烦在场的所有人,跟我们走一趟。”
  凌晨三点,B市公安局。
  “所以是顾先生打的人是吗?”
  在笔录室里,那几名小混混指着自己脸上的好几处淤青,死死地点了点头。
  一旁的顾少泽瞳色渐冷,薄唇紧紧抿成一条线,一言不发。
  “警官,你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这几位小混混一看便知其秉性,做笔录的那位警察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
  “顾先生,请问你为什么会打这位先生呢?”
  一旁的季芯澄在车上就已经逐渐恢复清醒,她一睁眼,看到旁边坐的人是顾少泽后,心里更是一阵窃喜。
  见旁边的男人迟迟不说话,季芯澄便轻声开了口:“他是因为看到我跟别的男人共处一室,心里嫉妒了,才打人的。”
  她眸子里闪过一丝狡黠,“你说是吧,顾先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