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你是在求婚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季芯澄越想越觉得离谱,她不过一个二线不温不火的一个小女星罢了,人家一个当红偶像,怎么可能来蹭她的流量?
  可能是看她被炮轰,出于对同行的同情心,才挺身而出的吧。
  对,一定是这样。
  会场上又恢复了起初的平静,经过刚刚那一出,季芯澄已经没有力气再去笑着和人举杯应酬了。
  她略略扫过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片刻后,她已经坐在了那处的小沙发上,一个人躲在这看着人来人往,小口小口地抿着杯里的酒。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修长的身子蓦然挡在了她的视线。她抬头看着那张脸,又若无其事地当做什么也没看见一般,低下头默默喝酒。
  怎么哪里都有他!季芯澄心里咯噔了一下,只觉得刚刚才平复下来的内心又一阵焦躁烦乱。
  顾少泽今天穿着一身纯白的意大利手工高定西服,头发全梳向脑后,再加上他那一脸淡漠的表情,生生地给人一种距离感,让人不敢靠近。
  不过,他确实把俊逸优雅这个词,展现到了极致。
  顾少泽见身前坐着的那个人将他自然地忽视,眉眼间透露着一丝不爽。他在她身边坐下,季芯澄便坐的离他更远了,两人之间生生多出了窄窄的一条缝。
  “你就这么不想见我?”
  顾少泽眉头紧皱,瞳色瞬间更冷了几分,周身的温度瞬间降低了好几个度。
  季芯澄也不看他,一声不吭。
  “这么快就又抱上了其他金主的大腿?嗯?”顾少泽神色更阴沉,他坐的离她更近,把她逼到沙发的一角,大掌扣住季芯澄的下巴,强迫她看向自己。
  季芯澄长长的睫毛耷拉着,眼底闪过一丝苦涩,她嘴唇动了动,终究仍是一个字没说。
  “所以这是默认了?”
  顾少泽见她红唇紧闭,脸上仍毫无表情,手上的力气加重了几分,墨色的眸子里戾气更深。
  季芯澄似是被他的力道弄痛了,眼睛痛苦的闭上,小脸顿时一片惨白。
  “少泽!”
  身后一阵欢快的声音传来,是季欣然。
  “你怎么在这里啊,我还找了你好久!”
  顾少泽神色微动,手渐渐松开了眼前的人,也让季芯澄终于得以喘息。
  片刻后,他才缓缓起身,转过身去,面色阴沉道:“有事?”
  兴许是他的语气过于冷漠,季欣然有些发愣,随后又一脸灿烂地走到他面前,“好久没看见你了,就想来找你说说话。”
  见男人仍是面若冰霜的样子,季欣然也不恼,她脸上泛着点点红晕,然后指了指自己正带着地那只耳环,“你看,这是我最近新买的耳环,你觉得好不好看?”
  顾少泽的俊脸上更是深深地不耐烦,冷冷道:“随便。”
  “姐姐,原来你也在这!”季欣然往他背后看了看,忽然之间发现了季芯澄。她故意当着男人的面,亲热地和她打着招呼。
  季芯澄在心里暗自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没好气地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季欣然面上闪过一丝尴尬,但很快就被她灿烂的笑容掩盖了过去,“姐姐,你看,这个耳环是顾伯伯送我的哦!据说这一只就好几百万呢!”
  她沾沾自喜着,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一边地季芯澄,脸上带着挑衅,语气里带着刻意的炫耀。
  可面前的季芯澄并没有像她想像的那样,露出自愧不如的难堪,或者不被重视的哀伤,反而慢悠悠地往自己的杯子里又倒了一点酒,放在嘴边细细地抿了一小口,再缓缓地放下酒杯。
  只见她慵懒地倚靠在沙发背上,眼里带着轻蔑和不屑,淡淡道:“哎!我确实比不上妹妹你,能拥有这么多好东西。”
  季欣然心中暗喜,自己这次总算是站了上风。可季芯澄接下来的话,让她挂在嘴边的笑立刻褪去。
  “当初你看到的那个唯一有些值钱的白玉手镯,还是顾总当初在拍卖会上特意买下来,送给我的小小礼物。”
  季芯澄琉璃色的眸子冷冽着,长这么大,她永远能在跟季欣然的吵架中,稳居上风,她永远知道那一处,才能正戳这个妹妹地痛点。
  果不其然,季欣然的脸色开始变得铁青。
  “你不是说你们没什么关系吗?”她努力着维持着自己在顾少泽面前的优雅姿态,强撑起一个笑,硬生生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不过是送了个手镯而已。”季芯澄脸上慢慢的不经意,片刻后她又说了一句:“你觉得我们是什么关系,我们就是什么关系。”
  还一脸认真地发问:“这样,你满意吗?”
  一句话里引发人无尽的遐想。
  “少泽,”季欣然眸子里似乎泛起了一层薄薄的水汽,她的声音颤抖着,看向面前的这个人,“她说的是真的吗?”
  顾少泽原以为季芯澄不会跟季欣然计较什么,毕竟这种幼稚的小把戏在她眼里从来都不堪一击。不过,他好像想错了。
  那只白玉手镯是去年他带季芯澄参加的一次私人慈善拍卖会上,见季芯澄有些喜欢,他才专门买下来送给她的,因为这是当时主人家在上几个世纪保留至今的手镯,白玉一看就是过了些年岁,精雕细琢般经历过岁月的洗礼,所以当时确实也花了好几千万,才把镯子买到手。
  季芯澄只在零星几次重大的场合才戴过那只白玉镯子,她曾经对他说过,那是她会好好珍藏一辈子的东西。
  “是真的吗?”
  顾少泽感觉到一只手臂被人抓住了,思绪也渐渐收了回来。他一语不发,眉眼间带着一丝厌恶,将自己的手用力从抓着他的两只手中抽了出来,“别碰我”。
  这已经是默认。
  季欣然看着那一脸无辜地摊着手看她的季芯澄,面前顾少泽地脸始终神情淡漠着不带一丝温度,她紧咬下唇,恨恨地跺了跺脚,怒气冲冲地跑走了。
  顾少泽转过身,刚好敏锐的捕捉到季芯澄水眸里一闪而过的小小的得意,他心里恍然一动,侧脸凌厉地线条好似也柔和了几分。
  季芯澄见他转身,立刻又缩成了一个刺猬,刚刚脸上的那一抹灵动色彩悄然而逝。
  她撇撇嘴,一脸无所谓,但还是解释了几句,“刚刚的话,你别多想。她的脾气一直都这样,我就是气气她,什么意思都没有。”
  男人的冷眸里倒映出她此刻别扭的表情,唇角不经意地向上勾了勾,只见他俯下身子,半蹲在季芯澄面前,淡淡地问她:“解气了?”
  季芯澄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双目瞠圆着,怔楞了好久,才反应他在说什么。
  她的心脏在这一刻不争气地剧烈跳动起来,白皙的脸蛋儿上也泛起了两抹嫣红,她的耳尖更是不自觉地发烫。
  怎么回事,明明下定决心不会再为这个人动心的。可是为什么现在心脏却一直跳个不停,根本不受控制。
  季芯澄,冷静,冷静。你忘了你跟他之间在解约的时候就什么关系都没有了吗?你们之间早就结束了!你别再对他再抱有什么期待了,他给你的伤,还不够痛吗?
  她在心里暗自对自己说,垂在身侧的手握紧又松开,怔楞了几秒后,水眸总算恢复了一丝平静。
  “最珍贵的礼物?”顾少泽显然不打算放过她,再一次咄咄逼问。
  季芯澄眸子晃了晃,那只白玉手镯,确实是她从小到大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了吧。毕竟,她收到过的礼物都屈指可数,甚至廉价不堪。她还清晰地记得,那天顾少泽给她带上白玉手镯的时候,还有嘴唇逡巡到她带着的手镯,连同手腕那处敏感的皮肤的时候,她的心跳整整快了一拍。
  顾少泽看她表情微怔,一语不发着,也不生气,“那我再送给你一个礼物。”
  那人几不可微地低低笑了笑,将自己右手小指处带着的尾戒缓缓拨了下来。
  那是他戴了十几年的尾戒,看起来也没有什么亮点,就是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银白色的小指环,但是指环内刻着的那三个字,正好是他的名字。
  季芯澄水眸里此刻迷离着,一张小脸迷茫着,但如果仔细看她的表情,会发现,那迷茫着下藏着一丝隐隐的期待。
  她始终不说话,顾少泽也不介意,拉过她的右手,眼睛在每根纤长白皙的手指上细细打量了一番,然后就这这个姿势,手上的戒指就要缓缓往她无名指上套,就在要抵达第二根指节的时候,季芯澄的手顿时向后一缩。
  “叮。”虽然会场里人声嘈杂,但这一刻戒指掉在地上的声音无比清晰。
  顾少泽俊眉一蹩,季芯澄的声音冷冷地就这么冷冷地传入他的耳。
  “顾总,你是在向我求婚吗?”
  抬眸,季芯澄自嘲着看着他,冷笑着问道。
  顾少泽心里猛然揪紧,怔忪着与她四目相对。
  季芯澄看着他不明所以的样子,心脏的那一片开始微微绞痛着。
  梦醒了,她也该走了。
  她缩回手,立刻起身,仓皇逃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