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争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一夜,季芯澄没有睡好。
  顾少泽少有的拿不定的神情总在她眼前晃来晃去,呵,他也有拿不定的时候么!
  季芯澄不知自己这是痛快还是不痛快,愤愤饮下一大杯清水,才转身离开厨房,与睡眼惺忪的季欣然在楼梯口遇上。
  “姐姐,早啊!”
  “早。”
  季芯澄随口应着,准备上楼,却叫季欣然抬脚拦下。
  “姐姐今天怎么起这么早,黑眼圈有点重哦,昨晚没休息好吗?”
  语气关切,眼神中的揶揄却毫不掩饰。
  妹妹那点小心思,季芯澄用脚趾头想想都能知道,只是这新一天的开始,她实在无心与人争执,便收了脚主动退后一步,不想理会。
  可季欣然哪是愿安生的主,见她难得没有气焰嚣张,反倒来了兴致。
  “我来猜猜,昨晚我走之后,少泽责怪你了?”
  季欣然站在高一极的台阶上,将季芯澄的沉默视作默认:
  “我想起来之前曾听顾伯母说过,少泽在外头那些不过都是逢场作戏罢了,对旗下艺人,双赢互利是基本,别说百万的礼,要是能给集团创造更大效益,千万上亿也不是没有过的。姐姐签约的公司正是顾氏集团下的呢,所以他送你的那个手镯,似乎不应该算是私人的礼物?”
  见姐姐一时无语,季欣然嫣然一笑,又道:
  “还有啊,顾伯伯原先也还提醒我呢,少泽就是这么个脾气,对不上心的人事历来都是三分钟热度!他很小的时候就比一般人要聪明,总能在很短的时间内知道,真正适合自己的是什么,也就对那些不适合他的不会浪费太多精力。不了解这一点的人,说他三心二意,其实顾伯伯说的是对的,他不是花心,只是适合的人没有出现而已。少泽既然早就认识姐姐了,却还去相亲与我见面,这应该足够说明问题了。姐姐你觉得呢?”
  季欣然说完,仔细盯着季芯澄的眼睛,不放过那里可能出现的任何一丝狼狈。
  可结果令她失望了,季芯澄不仅没有感到被冒犯,甚至可说是无动于衷,只是向妹妹投去淡淡的一瞥,绕过她上楼去。
  那一瞥,仿佛对不必入眼的陌生人的无视,季欣然立刻被惹恼,抻手就抓住季芯澄胳膊。
  “季芯澄!你没看到我在跟你说话吗?”
  季芯澄不得不停下脚步来,忍耐着,转身,直问季欣然:
  “扯这一大堆,季欣然你到底想说什么?”
  季欣然最看不过她这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气急道:“别再没脸没皮勾着少泽不放,我提醒你季芯澄,你姓季!你不要脸,我还要呢!”
  “松开。”
  “不松!”
  季芯澄未抬眼,试图挣开季欣然,可季欣然固执起来就是这么幼稚。
  连脚也用上了,霸占整个楼梯口。
  “想吵架是吧?”
  “谁要跟你吵!你答应不再招惹少泽,我就让你上去。”
  季芯澄无奈到心下失笑,终于还是抬眼看住季欣然,冷声道: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招惹顾少泽了?季欣然,你别总是这么一副我永远欠你似地理直气壮,现在连男人都要来跟我争!你能不能带上脑子想一想,顾少泽那种人会喜欢你这样的吗?成天无所事事,就是一只爱慕虚荣的花瓶都比你有自知之明!”
  “季芯澄你……”
  叫季欣然又气又急到红了眼的,倒不是季芯澄的话多重,而是她眼中毫不掩饰的轻蔑,这让季欣然想起顾少泽对自己的冷淡,竟如出一辙。
  这个发现戮痛了季欣然心底深处最不愿看到的,怎能叫她不恼?
  几乎没有犹豫,季欣然双手一推,就将季芯澄狠狠摔向墙侧。
  季芯澄促不及防,起身时也来了脾气,还未发作,季欣然却先发制人一巴掌甩上她左脸。
  “啪!”一声极响,用了全力。
  季芯澄没想到妹妹真会动手,且还发了狠,一时有点蒙。
  待回过神来,季芯澄还没开口说什么,季欣然忽而就变了脸色,仿佛被打的是她季欣然,一屁股颓坐楼梯阶上,委屈地哭出声来。
  “这大早上的,又吵吵什么?”
  季芯澄抬眼,原来是爸爸下楼了。
  “芯澄你当姐姐的,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你妹妹就是心直口快了些,你和她较什么真呢?”
  他责问的话语对着季芯澄,走向季欣然将她扶起的动作却不自觉变得柔和,再望向季芯澄的目光,又是长辈对待不肖晚辈的凌厉,好一个切换自如。
  呵,季芯澄心下失望至极,却也只是淡淡点了点头,掠过父女二人,径自上楼。
  随意挑了宽松的一身衣裳,戴上帽子,在镜子前看到左侧脸颊明显的红肿,季芯澄深吸一口气,取来口罩戴上,然后是墨镜,才开车出门。
  一路加速到公司,办理解约手续比季芯澄预想的要麻烦。
  直到两个小时过去,流程还没有走完一半时,她隐约意识到哪里不对。
  与人事确认再三,对方也只说按规章办事而已。
  “流程到哪了?”
  一道清朗男声在身后响起,季芯澄回头,见是邱商,对方朝她微笑着点点头。
  人事见到邱商,公司最大流量担当,神色立马有了不同,为难地告知流程在某位副总处,对方在开会。
  “解约时合同不都经过法务确认了?只是OA上确认流程而已,副总助理是谁?”
  人事刚说了个名字,邱商身边的助理立即打了电话过去。
  而后几个都是如此,三五通电话不过十来分钟,就将流程走完了。
  “谢谢你啊,上回,还有这回!”
  邱商与季芯澄走出人事部,经过长廓,在一处落地窗边停下,季芯澄道谢。
  为了显得礼貌和郑重,她将口罩摘了下来。
  而当邱商看到她脸侧的红肿时,笑意褪去,问她,“出什么事了吗?”
  “一点小意外,没事儿!”
  他没有信,抬手轻轻侧过季芯澄的左脸,极细致去看她的伤处。
  季芯澄身子不由一僵,只道自己与对方似乎还没有这么熟,有些尴尬和不悦。
  但邱商很快松了手,还认真下了结论:“手打的,还真不轻。”
  他坦坦荡荡,倒显得季芯澄小人之心了。
  季芯澄见对方有模有样,就开玩笑道:“邱先生不仅是流量担当,还能看病吗?”
  邱商也笑起来,“看病不会,迅速消肿的膏药倒是有一些,上回子玉姐在片场推荐的,你地址给我一个,回头我让他们给你送过去。”
  季芯澄不过一句玩笑话,对方始终严肃对待,这让她有些随意笑不出来。
  想到上回宴会上他帮自己解围,还有那意味深长的话,她一直想着有机会应该问清楚,便报了地址过去:“那我就不客气了,让快递送吧,不必亲自跑一趟,效果真好的话,回头一并谢你,请你吃饭能排上号吗?”
  邱商让助理记下地址,点着头,眼角眉梢俱是笑意,“那就这么说定了。”
  两人又聊了些各自最近正在拍或者即将要播的片子,只因位置不是人来人往的通道,稍偏了些,在狗仔的镜头下,就成了一手好料。
  一手好料,加上专业的营销号刻意引导舆论,不过三十分钟而已,就迅速刷上了热搜。
  而这一切,季芯澄还一无所知。
  之后又路遇几个昔日同事,一一话别,到季芯澄下到车库已是中午。
  未到自己的停车位,一辆车子险险刹在她脚边,车轮子激烈摩擦地面的声音,十分刺耳。
  季芯澄皱眉,抬眼便看到驾驶座上坐着的顾少泽。
  他隔着挡风玻璃远远将她望了一眼,倾身推开副驾的门,也不看她,只道:“上车。”
  听不出情绪,季芯澄也懒得理他,径自朝前走去,与他车子相反的方向。
  没想到她才走出两步,尖锐摩擦声再次响起,下一刻,车子竟向后退着横挡在她眼前,不过眨眼的功夫。
  而车尾与一旁停着的车子车头,几乎撞到了一起。
  季芯澄心下喑骂了声疯子,转身人已被塞进副驾。
  “咔”一声,安全带扣上,将她摁在驾驶座上的罪魁祸首冷冷瞪了她一眼,“不想我在这里办了你,就坐好!”
  与他对着干,却不能不顾这里遍布的摄相头。
  季芯澄暗暗咬着牙槽,直到顾少泽将车子迅速驶离停车库,她也不曾动作。
  出了停车库,车子却没有并入大道上的车流,而是向右拐向一条小路,又驶了一段。
  季芯澄想问他去哪,却又不愿开口与他说话。
  正别扭着,顾少泽踩了刹车将车子停在一处树荫下。
  季芯澄打量周遭一眼,视野宽阔,职业习惯使然,她晓得这样的位置不适合狗仔蹲点,遂扯下口罩,转向顾少泽,然而不等她开口,对方已趋身上前,不由分说扯去她的口罩,眸光一沉,双唇已覆上她的。
  太过突然,季芯澄慢了一拍,他已乘虚而入。
  顾少泽一手抬高她下巴,一手抚在她发顶,不容她有丝毫抵抗与退却。
  对季芯澄打在他肩上臂上的双拳,更是他视若无睹。
  深入的攻城略地她根本无力招架,偏偏毫无余地,她还能感觉到因他每一个细微动作带来的感触,令她一发一毫都在颤栗不止。
  她不要这样,不能由着顾少泽轻易摆布!
  好不容易掰着他的手,想咬他,却因力不从心,反倒像迎合。
  他显然察觉到这点,愈是变本加厉的掠夺,深入而绵长。
  直至季芯澄感到呼吸困难,他才不舍地退开。
  喘息着抵在她额上,还不松手。
  季芯澄顾不得其他,拼尽全力将他推开,怒极道:“顾少泽,你是不是有病?!”
  他深看她一眼,恍若未闻,沉着声反问她:
  “脸上的伤怎么回事?”
  季芯澄心下一滞,逼自己清醒,不要被对方眼中似有若无的柔情蒙骗。
  眼转到另一侧,不吱声。
  “哑巴了?问你脸上的伤哪儿来的?”
  他再次趋身上前,季芯澄眼明手快,中途拦下,不得不开口:“顾总这是以什么立场表示关心?前老板?还是,前情人?”
  有片刻的静默,两人僵持着,他阴沉的目光自她眼中滑至她唇畔,那里有被咬过的红痕。
  良久,顾少泽退了回去,目视前方,重新发动车子,出声赶人:“下车。”
  季芯澄心下翻过无数白眼,将车门摔得巨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