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合作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季芯澄不动声色略过那个身影,假装没有看见。
  却听那位自称武厉的先生对邱商说,要给他引荐一位重要的朋友:
  “你跟吴阅导演感兴趣的那个项目,这位朋友听说后也觉得有意思,择日不如撞日,我请他过来你们俩碰个面聊聊?”
  季芯澄心下一沉,抬眼看向邱商,邱商也正看着她。
  询问的意思很明显了。
  “我没关系,你们随意。”季芯澄大方微笑着说。
  接下来的十多分钟里,季芯澄只专注对付盘中餐,对餐桌上新加入的两人礼貌而客气地保持着适当社交距离。
  她能感受到顾少泽与人谈话时,目光似有意若无意落在她身上,却只当没有看见。
  “季小姐是这次新片的女主角?”
  听武厉问她,季芯澄抬起头,招牌式的微笑显得温婉宁静,“是的。”
  “在这个圈子里就是这样,经常有优秀演员很久之后才被发现,比如季小姐这样的,之前在陈导那里还听她提到你,说你非常有潜力!”
  这是恭维话,季芯澄回以浅笑,“是吗?”
  “怎么季小姐好像不信?少泽也在场,不信你问问他。”
  武厉在说这话时,目光从季芯澄转向顾少泽,别有深意。
  顾少泽则淡淡看了好友一眼,问:“哪个陈导?”
  武厉道:“就那个星娱的,跟韩国人合作的那部电影,最后女主定了沈燕!”
  武厉望着他的好友,目光中有隐秘的揶揄,而顾少泽这回却不再看他,点点头,转向季芯澄,说:“是听陈导说过。”
  “谢谢两位夸奖。”季芯澄也看了他一眼。
  道貌岸然的小人说的大概就顾少泽这样的吧?人前还真一点儿也看不出来!
  季芯澄恨恨咬牙咀嚼食物,面上仍风平浪静。
  忽然桌下有人用脚蹭了蹭她的小腿。
  季芯澄惊而抬首,下意识用眼睛去看顾少泽,他也正目光沉沉望过来。
  果然是他!
  还能面带微笑,笑你个头!
  季芯澄极其自然地回敬他,以细高的高跟鞋跟,踢过去那一脚她还用上了能不引起他人注意的最大力气。
  然后好整以暇,坐收回敬成果。
  “谢谢邱先生的午餐,我还有点事,改天再单独请你。”
  顾少泽起身与邱商握手,面上神色不变,但季芯澄已然从他眼中捕捉到一抹不易被察觉的吃力。
  她为自己这个发现微微一笑,舒心不少。
  目送那两人身影消失在视野中,季芯澄也起了身,对邱商说,“不好意思,我上个洗手间。”
  通往洗手间的长廓上,可以看到窗外夜色很美。
  如她所料,顾少泽没走。
  季芯澄明知顾少泽专程在这里等她,仍目不转睛朝女洗手间走去。
  眼角余光见他没有动作,暗想,难道她料错了?
  结果季芯澄才抬脚踏进女侧,肩膀就被人向后一带,拐到隔壁哺乳室里去了。
  关门,反锁。
  顾少泽将她压在身体与墙壁之间,轻而易举,那双俊眸中有浓得化不开的幽怨和恼怒。
  “你是跟踪狂吗顾少……唔……”
  她方开口,责问悉数被他吞入腹中。
  顾少泽一手抓着季芯澄的胳膊,一手抬起她下巴,准确地含住她双唇,霸道索取。
  季芯澄脑中一片空白,一只手本应去挡他,尽管力量微薄。
  可身体在他的舌闯入时,竟不受控制一般失了力气。
  由原本的推搡变成紧紧抓着他的衣领。
  仿佛令他更靠近自己。
  顾少泽几乎瞬间感受到她的变化,将纤腰揽到怀中,低头加深这个吻。
  在她口中强烈地想要得到更多,辗转,绵长而迫切。
  季芯澄起初本能抗拒,但身体给出的反应比她的大脑诚实,意志已然瓦解,理智更不用提。
  当季芯澄觉得喘不上气,顾少泽才稍稍松开一些,但转而又再次覆上,深吻,如此往复,直到季芯澄惊觉顾少泽的大掌不知何时,已轻车熟路探入她后背,要解她的肩带……
  慌忙回神,狠狠将他的手推开,一矮身,自他臂间钻了出去,站到几步开外。
  “这里的菜,味道不怎么样。”
  他抿了抿唇,示意她,此刻他口中尽是她的味道。
  季芯澄耳根一红,“无耻!”
  他看着她落荒而逃的模样,觉得好笑,也真就轻轻笑出了声。
  季芯澄别过眼去,不理会他肆无忌惮的灼热视线。
  墙上有面镜子,她站在镜子前整理被他弄皱的衣裙。
  看到顾少泽自身后向她走来,季芯澄忙警惕道:“别再靠近我,顾少泽!”
  她只怕自己再次失去理智,彻底沦陷。
  但他哪里是会听的主,脚步根本没打算停。
  季芯澄在镜子中,以眼神警告顾少泽,手也放在了墙上红色的紧急呼叫按钮上。
  哪知他根本不在乎,长臂一伸,就将她整个收到怀里,这一次将她压在镜子上。
  季芯澄真有些恼了,扭着腰要挣脱他,再次被顾少泽低头吻住。
  没完没了了还!
  季芯澄打算回击,这时听见手机在包里响起。
  她要去接听,顾少泽不让,电话铃响了一通挂断,再次响起。
  季芯澄终于忍无可忍,踢了顾少泽一脚,才得以让他松一松手,从包里取出手机。
  “我爸,嘘!”
  顾少泽恍若未闻,头一偏咬住她一只耳垂。
  季芯澄背脊一僵,听电话那头的人已很不满,“怎么这么久才听电话!”
  “哦,我在片场呢今天!爸,您有什么事吗?”
  季芯澄心虚的时候,眼珠子会快速乱转,顾少泽一时没忍住,在她耳垂上重重一咬。
  险些惊呼出声,季芯澄恼怒地瞪着眼前的男人。
  “这周天把时间空出来,回家一趟。我之前跟你提过的一个朋友的大公子,我约了他周末跟你见个面,和你说一声,你准备准备。”
  相亲,通知她,而不是询问……
  季芯澄咬了咬唇,落在顾少泽脸上的目光略迟疑了一下,而后给了父亲答复,“好,我知道了爸,周末我会去见他。”
  在季芯澄接电话时,顾少泽与她的侧脸几乎贴在一起,电话里的声音他自然也听得一清二楚,这时见季芯澄答得轻松干脆,他的脸色,以脸见的速度黑了下来。
  当季芯澄将手机塞回包里,抬头正看见顾少泽眼中渐渐升起的一片阴翳。
  她扯了扯嘴角,语带嘲讽,“怎么,顾总很介意?”
  仿佛知道她心里接下来要说的话:凭什么?你以什么立场什么身份介意呢?
  顾少泽松开她腰上的手,退开一步,剑眉已微敛,似蓄势待发,要好好治治她的模样。
  季芯澄挺直了腰背,就看他再张口能说些什么。
  巧的是,顾少泽的手机在这时进来电话,更巧的是,电话那头也是家里替他安排好的一场不得不见的相亲。
  “哈哈……”
  季芯澄是真的觉得好笑,笑得有些不合时宜的畅快。
  “这个时间你不是在工作吗?怎么会有女人的笑声?”电话那头的顾母,敏锐地盘根问底。
  顾少泽低头看着季芯澄,竟有些失神,他有多久没有见她这样开怀大笑。
  “问你话呢!我跟你说小泽,不管你在外头有多少绯闻女友,成家以后都是要好好清理干净的,你晓得没有?”
  顾少泽一口一个知道了,好半天对方才罢休,挂了电话。
  等顾少泽真正将注意力放回季芯澄身上,她已经收敛许多,只是仍然扬着嘴角,令整个面部轮廓看起来愈发柔和,没有了平日的冷傲拒人于千里,他看着看着,就有些移不开眼睛了。
  “顾少泽,咱们合作一个怎么样?”
  “合作什么?”
  “相亲啊,既然都不愿见,相互帮个忙。”
  “怎么个合作法?”他对此倒是兴致颇高。
  “我们家的约了这周日,你要不约到一起,到时候彼此顺手的,互相拆个台,如何?”
  “……”顾少泽深邃视线望住季芯澄的眼睛,没有立即回答。
  季芯澄想了想,就问,“难道这回的对象,顾总其实还是想见见?”
  顾少泽到这里才发现,他不喜欢季芯澄喊他“顾总”,一点也不喜欢。
  皱着眉,低头就在她唇上轻咬了下,“地址发给我。”
  然后不等季芯澄回神,就打开小房间的门,头也不回离开季芯澄的视野。
  安静下来的小房间里,还有他身上留下来的淡淡清香,顾少泽从不用香水,和季芯澄在一起之前,所有的洗浴用品,都是素净无味的,但季芯澄喜欢研究各种香味,自她住进他家里之后,洗发水沐浴露都是按她的喜好采购。
  是她买太多了用不完吗?为什么他一边说着难闻,一边还不换呢?
  “女士您好!有没有我可以帮您的?”一位女侍应路过哺乳室门口,见季芯澄一个人站在那里出神,关切上来询问。
  连忙令自己振作,季芯澄回以微笑,“没有,谢谢!”
  回剧组安排的酒店路上,邱商与季芯澄解释,“吴导的才华在业内是公认的,只是家庭环境复杂了些,这些年不少走弯路,这次他有个新项目需要顾少泽这样的人物来撑场面,哪怕仅仅有意向,对吴导的帮忙都很大,所以……”
  他竟为方才餐桌上让顾少泽入席的事与她致歉。
  季芯澄心下一暖,觉得自己何德何能,可以占有这样一个好人的爱慕之情?
  再想想顾少泽,他又何尝不是在消耗自己对他的喜欢?
  季芯澄为此陷入沉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