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争女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当季芯澄第二场戏顺利下场,离开镜头,沈燕第一个袅袅娜娜迎了上来。
  “芯澄姐,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她看起来仿佛真的很开心,能见到季芯澄。
  左右都是人,季芯澄看了她一眼,心下冷笑,淡声问:“你好,也拍夜戏啊?”
  沈燕摇摇头,与季芯澄并肩走向她的休息区,说:“我来试装。”
  “试装?也是这个组吗?”
  “对!”
  唐棠原本正跟别人说话,见她们俩并肩走来,就从座位上起了身。
  听沈燕道:“《故园》的本子少泽看过之后非常喜欢,觉得我可以来挑战一下女主角,所以过来帮我争取试试。”
  她天真无邪的言语和神情,唐棠觉得不能再碍眼,想也不想就接话道:“沈小姐条件这么好,又有顾总那样的大人物帮你引路,哪里还需要争取什么呀!向来不都是想要就拿走吗?也不管东西是谁的!”
  “棠。”季芯澄在椅子上坐下,接过助理递来的水杯,轻声提醒唐棠,别太过。
  “我……”沈燕见唐棠说得难听,当下就红了眼眶,想辩解,又急着向季芯澄道歉,“对不起啊芯澄姐,我事先并不知道,我只听他们说,开机仪式都还没举行过,男女主角也还是在试装阶段,所以少泽才会带我来的,我……”
  “没关系,好不容易化好的妆可别哭花了,让人看到,还以为我欺负你呢。”
  季芯澄仍旧是淡淡地,目光在沈燕硬挤也挤不出泪水的眼睛里停了停,而后微微一笑。
  沈燕神色一怔,被识破伪装的尴尬在眼中一闪而过,接着便扭头走了。
  “装不下去了现在!”
  唐棠朝着那背景十分不屑地吐了一句。
  季芯澄握握唐棠的手,催她回去休息,“我还有一场就拍完,你回去等我啊。”
  看看时间,还早,唐棠就说要在这里等她,又给她打气,“别受这种人的影响,不值当。”
  季芯澄点点头,见副导演向她这块走过来。
  “芯澄,是这样,应平台方要求,我们还需要再拍一段男女主角的对手戏,一会儿你夜戏结束,麻烦再留下来拍一组,你看可以吗?”
  “说不可以就能不拍吗?哪个平台的要求,都这个点才转到你们这?可厉害的啊!”
  唐棠也是制片人,清楚其中门道,平台方有要求是应当的,但临时靠口头传达,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况且,这个副导演看起来明显没有底气,不是心虚是什么?
  正在副导演感到为难之际,季芯澄回了话,“好的导演,您跟吴导说一声,我这里没问题。”
  季芯澄大抵猜到导演也是迫不得已,才让副导演亲自来说。
  果然对方闻言,如获大赦,“好嘞,那你先拍着,我这就去安排布场!”
  人走后,唐棠没好气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季芯澄!”
  季芯澄无奈看看她,笑道:“你都看到了,连吴导这样的人都只能低头,我们又能怎么样?好了,尽人事吧,换不换人也都是明天之后的事儿了!”
  她们都心知肚明,季芯澄这是被安排去试戏了,与沈燕一起,分别跟邱商演同一场戏,让屏幕后头的人来拍板,最终谁来演这个女主角。
  两个小时后,属于导演的工作棚里,吴阅问坐在他身边的顾少泽道,“怎么样,顾总觉得?”
  顾少泽眼前有两台机,各自播放着季芯澄和沈燕分别和邱商的对手戏,一样的场景、灯光、台词,不一样的是说台词的人。
  季芯澄演得那样认真,这还是顾少泽第一次以这种方式看她工作。
  “顾总?”
  吴阅又叫了一声,顾少泽才收了视线,点点头,“很好。”
  吴阅也点头,小心翼翼地,“是,两个都很好,所以,顾总还是觉得,我应该将季芯澄换下来吗?”
  沈燕屏息着,紧盯顾少泽反应。
  可他没有出声,而沉默代表许多种含义。
  沈燕忙道,“少泽……”
  却被顾少泽一个冷然的眼神看去,沈燕当即不敢再出声音。
  顾少泽起身,临走前对吴阅说了一句,“看演员的眼光,还是导演更专业一些,今天打扰了。”
  目送顾少泽一行人离去的背影,吴阅沉沉呼出一口长气,在总导演的位置上坐下来,看一眼顾少泽,又看一眼屏里的季芯澄,然后再看看邱商,吴导心下一声叹息。
  次日一早,剧组负责叫早的同事挨个房间叫人,到季芯澄这里,仍然是,“芯澄老师,今天您第一场戏是9点10分,但8点您差不多要到化妆间了。”
  季芯澄本来已做好准备今天就被通知走人,没想到一夜之后,仍安然无恙。
  不禁问,“吴导今天在片场吗?”
  “在的,吴导全程跟组。”
  季芯澄关上门,回头唐棠已收拾妥当,她要去距离这里二十多公里的影视城探班,完了之后直接回家,也听到门外的话了,就对季芯澄说,“看来他们还是有点底线的!我走了,别太想我啊!”
  季芯澄微笑着,与唐棠拥抱,道谢,然后送她下楼。
  经此一事,季芯澄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对这个角色的演绎也就更加卖力了。
  正式开拍后的一个周天,季芯澄在拍一场高难度打戏时,恰逢雨天,出了点状况,她因此受了点轻伤。本来也没什么要紧,但加上连续熬了几个大夜,整个人状态就不太适合继续拍摄。
  于是导演很大方给了三天假期,她不想在酒店里待着,就收拾收拾回一趟家里。
  刚抵达机场,手机一开机,顾少泽助理陈烽的电话就进来了,让她到公司一趟,顾少泽要见她。
  “有什么好见的,我跟他无话可说。”季芯澄漫不经心道。
  “季小姐受伤的当天,顾总在片场。”
  “……”
  “所以,请季小姐还是来一趟吧。”
  陈烽说完,就挂了电话。
  季芯澄不悦地看了一眼手机,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为她受伤的事?这点事他有什么好说的?难道借此说她能力不行要将她刷下来?
  有了危机意识,季芯澄也顾不得那许多,直奔顾少泽办公楼。
  果然,隔了这许久不见,这人对她第一句话就没给正眼,语气淡漠而疏离,“这个片的女主,你别演了。”
  他双手插在裤袋里,看着窗下不息的人与车流。
  季芯澄站在顾少泽身后两米开外的位置,不愿靠近他的意思很明显。
  她想,果然他还是要给沈燕争这个女主,那为什么不干脆在上次就把她换掉?季芯澄有些恼,当即回道,“不可能。”
  窗前的男人转过身来,走向季芯澄。
  她克制自己,才不至于往后退,不过数日而已,她竟觉得很久没有见到这个人,印象中的霸道无理在此刻又清晰起来,令她感到压迫。
  “季芯澄,你以为我是在问你意见吗?”
  “那你又有什么资格,来做我的决定?”
  “你跟我谈资格?好,你说说,什么样才是有资格?”
  “……”季芯澄别过眼去,没什么好说的,跟这种人。
  “怎么不说话?”他逼近她,语气已经冷得不能再冷,“告诉你季芯澄,我有一百种法子可以让吴阅把你撤下来,不只你,连那个邱商,都一样。”
  “关邱商什么事?”
  “怎么,你倒是很关心他!”
  季芯澄望着这张俊逸非凡的面孔,除了无用的好看之外,到底有什么特别呢?凭什么他这么一次次叫自己失望至极,她却仍能在他面前,轻易就在心里绷紧一根弦,松紧任他左右!
  深吸一口气,季芯澄怒气明显降下,再开口,慢悠悠地:
  “我又不是顾总,身边随时随地都能有床伴自己送上来,对为数不多的仰慕者,当然得关心一下。”
  他眸中怒火顺利被挑起,冷笑重复她的描述,“仰慕者?”
  “对啊!”
  季芯澄理所当然一笑,她仰着头,渐渐靠近顾少泽的脸,“顾总这是在吃醋吗?”也不等他答话,在他酝酿盛怒毫无防备之时,蓦然印上了他的唇。
  这个吻,何止是他,季芯澄其实也不曾有所准备。
  她只是恨恨地想,凭什么他可以轻易左右我,我就不能左右他?
  就这么吻上了。
  双唇触及对方那一刻,彼此皆是一震。
  顾少泽理不清当下状况,惊讶明显地写在他脸上,直到季芯澄笨拙地吮吸起他的下唇,他才突然回神一股,搂上她的细腰,眸色一沉,将她的试探寒入口中。
  这几乎是他本能的反应。
  季芯澄为此而欲罢不能。
  厮磨,辗转,就在季芯澄察觉到顾少泽已全然入迷时,突然退出,在他唇上重重一咬。
  “呃……!季芯澄你!”
  顾少泽痛呼出声,怒目瞪着退开的季芯澄,脸色难看至极。
  “作为顾总让我无故跑一趟的报酬吧!再见,哦不……”她模仿那天在相亲对象面前,顾少泽的语气,“不会再见了。”
  然后脚步坚定,气定神闲地,在顾少泽冰火交融的目光中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