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买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季芯澄进浴室冲了个澡,出来时一边擦头发一边打开房门。
  才知道这是个位于高楼顶层的一个三层楼复式,房间在二层,她上下楼都找了一遍,没有见到顾少泽的身影。拿手机想打电话,肚子咕咕直叫,转而寻到厨房。
  柜子、冰箱都空空如也,除了酒水,没有别的。
  季芯澄喝了杯水,打通顾少泽电话。
  “我在开会,怎么了?”
  温和的声音自听筒里传来,令季芯澄自动联想到昨夜里某一些难以启齿的片段,登时红了耳根,好在对方看不到。
  “没什么,我起床没看到你。”她呐呐开口。
  说完连忙咬舌,暗恼,她季芯澄怎么说得出这样的话来,真是丢脸。
  果然对方似乎低低笑了一声,说,“叫点吃的,把要用的东西从酒店搬过来,我晚上就回去。”
  “知道了,我先挂了。”
  出门前,季芯澄一边收拾自己,一边想着要吃什么,顾少泽给她留了一部车子在地下车库。
  才启动车子,接到季欣然电话。
  “季芯澄,你个大骗子!你昨晚是不是跟顾少泽在一起?”
  “……”
  “朋友圈都已经传遍了,昨晚你上了顾少泽的车,然后一个晚上都没有回剧组安排的酒店!你怎么这么卑鄙,一边说跟他没关系,要我有自知之明不要喜欢顾少泽,一边自己又爬上他的床,季芯澄你真是让我恶心透了!”
  说完就“啪”一声摔了手机,不等季芯澄吱声,电话已断线。
  季芯澄收回要将车子驶出的动作,深出一口气,靠在驾驶座椅背上。
  目光所及是与副驾之间的小槽里,顾少泽的一只手表。季芯澄伸手摸了摸,接着拿起来戴到手上,冰凉触感让她心神也跟着静了静。
  平常看他戴在手上没觉得,这时戴在季芯澄手上,表面都宽过她的手腕了。
  平复了一会儿,季芯澄还是给家里座机去了电话,没想到是父亲接的,劈头盖脸就痛斥季芯澄道,“你怎么当姐姐的!欣然死了你很开心吗?”
  “爸,你说什么呢?”
  “你妹妹闹自杀啊!季芯澄,我对你真是太失望了!”
  电话被挂断的手机,季芯澄仍愣愣放在耳朵旁,良久才垂下手来。想了想,又给家里管家去了电话,对方告诉她,“欣然小姐用水果刀割了腕,这会儿已经包扎好了,芯澄小姐不必担心。”
  悬着的心落下来,季芯澄眼角酸涩,强忍着,才没有流下泪来。
  开车在城里乱逛了一通,没有一家餐厅想独自一人吃的,季芯澄猛然一个调头,朝市中心一条宽敞的巷子里驶去。
  酒吧才开门,服务生都还在做营业前的准备工作。
  季芯澄在吧台前坐下来,令对方有些手忙脚乱。
  “不着急,你慢慢来,我先坐一会儿。”季芯澄有些无力地靠在椅背上,对吧台服务道。
  对方是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似乎没有认出素面朝天的季芯澄,但仍一眼就被惊艳,再听她谈吐如此替对方着想,不由红了红脸,递了小盘绿提上来,“刚摘下来的新鲜水果,先吃点。”
  “谢谢。”季芯澄微微一笑,也没客气。
  季芯澄很少上酒吧,在这座城市里,只有这一间她有来过。
  夜色渐浓,酒吧的灯光亮起来,音乐声、人语声,渐渐充斥这个封闭的空间。
  季芯澄断断续续已喝了好几款调饮酒,仍没有想回家的意思。
  周遭人来人往,忽而有一只手搭上季芯澄的肩膀,她慢一拍才回头,见是一个陌生男人。
  男人跟季芯澄搭讪,“美女,又见面了?”
  推开那只手,季芯澄盯着对方的眼睛看了看,“还真巧啊。”
  正是当时在酒吧调戏她,引顾少泽进派出所的那位,没想到在这里也能遇到。
  也是个有本事的。
  季芯澄没真想理他,继续杯中酒,男人却在她身边坐了下来,有意靠近。
  陌生的香水味令季芯澄感到不适,但椅子是固定的,她也不好主动挑事将人家推开。
  “美女喝的酒这么清淡,要喝就喝点烈的,我请你啊!”
  季芯澄看着男人贪婪的目光,想想算了,酒吧就这么点大,要根本解决还是让此人死心得好。
  遂道,“先生来打个赌怎么样?”
  男人立刻来了兴致,“好啊,美女想赌什么?”
  “你看起来很懂酒,我们互相给对方调一杯,谁倒下谁输?”
  “就一杯?”
  “就一杯。”
  “赌注呢?”
  “谁输了,立刻离开这间酒吧。”
  “这,这算什么赌注呀,不如换换,谁输了就要留下来陪对方?”
  季芯澄未置可否,已招呼吧台服务把小支的样酒拿过来挑。
  季芯澄往酒性冲突又难闻难喝的怪味酒里挑,吧台小伙似乎看出来了,不动声色为她添了几个厉害角色。
  季芯澄朝他微微一笑,对方脸又红了。
  见男人手中那杯酒也调好了,季芯澄笑得意味深长:
  “来吧先生,一口干了?”
  男子毫不示弱,两人换了杯子,碰了碰,眼看季芯澄明知男人调的都是烈酒,还若无其事一口闷了,男人也不再犹豫,拿起杯子正要喝,冲鼻的味道却使他一滞。
  “怎么,这就认输?”
  季芯澄一杯烈酒咽下,仍面不改色。
  男人怎么受得了这刺激,闭闭眼,低头就一口灌了下去。
  纤纤玉指在吧台似有意若无意轻轻敲着,季芯澄专心等着,不过三五秒钟的时间,男人果然就慌着起身向洗手间跑去。
  季芯澄扬了扬唇,原来也不过如此而已。
  回头,吧台服务正看着季芯澄,两人目光撞上,对方又红了脸。
  季芯澄对他说,“谢谢,把这些都撤了吧。”
  以为清走了男人,她身边可以静一静,又跟吧台服务要了几款调酒。
  对方建议她,“你刚刚喝的那个后劲很大,我给你调些饮料怎么样?有酒的口感。”
  季芯澄坚持,“不,就要酒。”
  心下对自己道,就今夜,就让我今夜放纵一回,明天开始,谁都别跟她提什么狗屁父女情姐妹情!
  大约近凌晨了,季芯澄还没有接到顾少泽电话,她想他今夜估计是不回来了。
  趴在吧台上一不小心就陷入了混沌。
  忽然男人的手再次攀上她后背,季芯澄反感地要挣开,却发现自己使不出力气,对方笑得淫邪,对吧台服务说,“我女朋友,喝醉了都……”
  季芯澄努力抬起头,看到吧台服务已经换班,换成了一位小姑娘,且对男人说,“先生的女朋友真漂亮!”
  她的心直往下沉,想开口说不认识这个男人,但发不出声音。
  危急关头,她只知道拼命地挣扎,推开男人就往光亮处跑。
  跌跌撞撞不知道撞倒多少人,惊呼声此起彼伏。
  就在男人眼看就要抓到她时,人群中有一只手拉了她一把,然后是不断的深一只脚浅一只脚,等站稳脚跟,她人已出了酒吧大门。
  俯身喘息,人也清醒了些,但抬首,哪里还有拉她的人的身影?
  一旁安保问她是否需要帮助,她摇摇头,很快又说,“麻烦您帮我叫辆车吧。”
  季芯澄在清晨醒来,这一回,顾少泽就躺在她身边。
  她挪了挪位置,头钻到他颈窝里,这个动作将顾少泽吵醒了。
  手抚在她腰上,哑着声问,“昨天怎么喝了那么多酒,嗯?”
  季芯澄这才想起,慌乱中猛一抬头,就撞上顾少泽下巴。
  两人俱是一声吃痛的惊呼。
  而季芯澄在这时才看到自己身上穿的吊带丝绸睡衣,隐约想起一些片段,“你帮我洗的澡?”
  “不然你自己洗的吗?”
  他的声音已恢复如常,低沉而魅惑。
  季芯澄耳根一热,动了动身子,在他下巴上落下一吻,“谢谢!”
  她多少还记得,当时她回到顾少泽住处就歪在沙发上不想动了,之后迷迷糊糊醒来,看到顾少泽温柔地替她清洗身体,认真而细致。
  “我还没刷牙……唔……”
  两人在床上又是一阵激烈纠缠,直至闹钟响了又响,才依依不舍洗漱出门。
  到片场就是一刻也没停的快节奏忙碌,黄昏时在棚里休息,邱商的粉丝应援了下午茶,大家暂时轻松一刻。
  聊着聊着,邱商忽然低声问季芯澄,“你昨晚没事儿吧?”
  季芯澄愣愣望着他,“是你吗?帮我的人。”
  邱商微笑不语,“下次还是别喝那么多了,虽然这间酒吧安保都还到位,难保还是有意外发生。”
  季芯澄点头说知道了。
  两人并肩坐着喝茶,看云朵很高,天空很蓝,有好一会儿只有静默。
  然后季芯澄就问出了自己心里的声音,“邱商,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邱商又是笑而不答,直到季芯澄失了耐性,对他说,“别卖关子!”
  他才道,“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好好想想。”
  卖了更大一个关子。
  “邱商老师,开始拍了!”远处在喊。
  季芯澄只好眼眼看着他带着关子离开。
  她使劲想,怎么也想不起来她之前与邱商有过接触。季芯澄望着那个明快跑远的背影,她想,她总得做点什么才行。

章节目录